看余秋雨食言又出新書(圖)


 

封筆之後再出新作,總得有點什麼藉口來轉圜吧

被傳三度封筆的余秋雨,將於上海書展期間推出他的新書《余秋雨人生哲言》。雖然書的主體內容是彙編其所有著作中的精華段落,卻也有將近1/4的篇幅是余秋雨特為此書所補寫的新內容。據說,「小人」讓「封筆」的余秋雨無法再沉默。

  時下,「激流勇退」的名人很多。作家動輒封筆,過不了多久,找個理由,又嚷著復筆;演員呢,喊著息影,沒「息」幾天,又獻身藝術了;歌星退出歌壇,數月後再度復出,不愁找不到藉口。一個人的「雙簧戲」,演雙簧戲的藝人不行,如今的名人未必不行。因為幾度封筆有言在先,余先生出新書,大約不好意思。筆伐「小人」算不算一個藉口,不得而知。

  中國自古就有痛恨小人的傳統。但是,究竟何謂「小人」,迄今沒個令人信服的定義。一部《論語》,記述孔子對小人的批評,可謂多矣。諸如「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土者,財富之喻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不勝枚舉。孔子尚且不能言簡意賅對「小人」畫像,只能「拼圖」勾勒,何況我輩?

        余秋雨的新書,還沒有拜讀,不敢說三道四。他對「揭發、告密、謠言、批判」深惡痛絕,稱這些人為「小人」,筆者認為余先生說對了一半:揭發不是小人之舉,批判也不是小人的專利,何必對這兩種行為深惡痛絕,莫非這就是余先生心目中的小人行為嗎?余先生總結出的「整人五部曲」,更是不知所云。也許,在余先生看來,「整人」是門學問,只有他這樣整天處於挨整狀態中的名人,才能深得其中三昧,並從理論上予以升華。

  我很欣賞孔子的一句話:「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慼慼。」人生在世,一次不被誤解、不被錯怪、不被冤屈,就不是人生。以余先生今天的成就,「挨整」能修成如此碩果,也該知足了。「六十而耳順。」先生差不多也有這個歲數了吧。學會「耳順」,多聽聽別人的議論,不管好壞,都該坦然面對。相反,對他人的批評,怒髮衝冠,口頭的不滿還不過癮,繼而筆伐,白紙黑字出書泄憤,這種反應,是坦蕩蕩還是常慼慼的寫照,不說也罷。退一步說,外界對您老的批評、議論,也未必都是小人之言,未必都是以整您為快事的吧?如果有善意的「整」,不妨坦然一點,切莫慼慼的樣子,給自己找難堪。

  余先生曾評價過伽利略,批評他是氣節上的小人。對國外故去的名人,敢於直呼其名,為何對國內的小人,就欲言又止,這和指桑罵槐沒啥區別吧?真正的君子,哪怕批評小人,也該坦蕩蕩的。不點明的批判,讓人覺得有自我炒作之嫌。再者說,「批判」這個武器,不正是余先生所「深惡痛絕」的嗎?既然如此,何必己所不欲,強施於人?

  動筆不必找藉口,不必拿莫須有的「小人」當替罪羊。那樣,恐怕連真正的小人也是不能服氣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