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平再爆中國政壇震撼彈

2007-02-24 16:14 作者: 張海山(北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6年前以「皇甫平」筆名撰文推動改革開放思潮而知名的前《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周瑞金,最近在雲南的一個論壇演講後,邀請他演講的機構「二十一世紀興雲講壇」隨即被江派李長春管下的中宣部封殺,周在雲南演講提要是以中共三個二十八年的歷史教訓論證防「左」。


2007年1月12日下午,21世紀興雲講壇首次開壇,周瑞金先生(皇甫平)做題為「中國改革30年」的講座。(新紀元)

再次為中共政壇投下撼彈
  
此事件被外界評為,是繼1月11日,北京國家新聞出版署副署長鄔書林宣布中國的八本新禁書之後,近期中國文化思想領域的又一起重要事件,給北京的政治氣候增加了更加令人難以捉摸的迷霧。但是據悉事後周瑞金錶示會根據演講稿,將有關內容整理成文字,似乎信心十足。
  
果然戲劇性的變化出現,不足一月,《南方都市報》借紀念鄧小平逝世10週年的機會,欲推出系列文章,首篇就是對周瑞金的專訪。其中昔日的「皇甫平」大膽感言,力倡中共必須政治體制改革,學習越南模式,擴大黨內民主和民眾直選層面,從農村到省。被稱為再次為中共政壇投下震撼彈。
  
在中共十七大前夕政壇高度敏感期間,周瑞金能否重演16年前以筆名「皇甫平」護駕鄧小平十四大奪勢之能,也為胡溫十七大護駕?
  
周瑞金的文中要害是首次提出了對大陸情況的五大概括:1,城鄉、東西部差距擴大;2,社會保障問題突出;3,政府決策不透明,資訊不對稱;4,腐敗現象使社會正義受損害;5,道德誠信失現象毒化社會風氣。而這正是對江執政政績的全面總結,也是全面否定,且是來自體制內的第三方的准民意,其對江、曾的殺傷力何其之大。這是胡溫十七大前急需的重要立論,消弱江、曾勢力是頭等大事。

「皇甫平」似乎成為隔代輔臣


在中共十七大前夕政壇高度敏感期間,北京的政治氣候增加了難以捉摸的迷霧。圖為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圖/法新社)


  
讓江澤民、曾慶紅恐懼的是「皇甫平」已經成功轉型為「皇甫胡」。
  
六四鎮壓後,改革陷入停頓,九一年初鄧小平到上海避寒,言談中透露了對此的不滿,時任上海《解放日報》總編輯的周瑞金與報社另外兩人,揣摩鄧的講話精神,以皇甫平為筆名,撰寫了系列文章,鼓吹繼續改革開放,在當時引起不小震撼。周瑞金後來護駕有功,官至《人民日報》副老總,位居中共副部級高位,現已退休多年。
  
周瑞金曾解釋「皇甫平」既是「黃浦江評論」的諧音,又有「奉人民之命,輔佐鄧小平」的涵義。由於為鄧小平推動開放改革的南巡講話造勢,周被認為是中共高級官員和體制內最具改革思維的代表人物。也是胡、江、曾各方勢力竭力爭取的體制內的異議力量。
  
周瑞金為官有術,退休後在發表「異議」或「建議」時,非常謹慎,避免造成中共主政者的困擾。他一般避免接受媒體,尤其海外媒體的採訪;在遣詞用字上週會斟酌仔細,並文章刊登載體的精心選擇等等。
  
海外學者認為,周瑞金目前已「不在其位」,因此,現在說的可能都是他自己的意見。也就是說,從「政治性」來判斷,周瑞金文章的出籠,並沒有任何政治背景。
  
這種模糊定位正是周瑞金的超值所在。
  
周瑞金以目前的「體制內」身份,說非政治背景的話更具有客觀性,更能引導輿論方向。這種意見性輿論的衝擊力被前政協主席李瑞環在一次內部會議中以批評中共的方式描述的淋漓盡致:「我只講四句話,第一,從來沒有這麼多的人對我們有意見;第二,從來沒有這麼多的意見;第三,從來沒有這麼多原來沒有意見的人現在也有意見;第四,我們還不承認人家有意見。」
  
零六年初周瑞金撰寫《改革不可動搖》一文,其背景據周自己透露是「(零六年)三月初,胡錦濤、溫家寶表態,堅持改革方向毫不動搖」。但是在內地網路上招來了不少批評。由於江家幫攙沙子,把鄧、江兩人用「改革」的繩頭拴幫在一起,而把胡溫指出的醫療改革基本失敗和教育改革弊端等倒江矛頭由否江引到否鄧的改革上,刻意把周瑞金樹造成保鄧、保江、保改革的死保派,宣稱周瑞金的《改革不可動搖》是衝著胡來的挑戰,給胡扣的是反鄧反江的大帽子。這是江派勢力企圖離間胡、周並乘機收買周的輿論模式。
  
就在周瑞金批判「仇富」情結之際,胡溫分別去了陝北和山東的貧困鄉村過年,似乎是以身體語言應答周,可謂是第一次磨合。
  
06 年年中,周瑞金髮表了《越南改革值得關注》一文,讚揚越南以黨內民主開始的政治改革,希望藉此推動中共黨內的政治改革和政治民主,受到不少保守人士的圍攻和批評。但是,十一月二日,胡錦濤在越南參加APEC會議並對越南進行黨政訪問期間,肯定和讚揚了越南的改革,這等於為周瑞金解了圍。胡、周磨合欲加有數。
  
周瑞金今年1月12日應邀到雲南昆明,出席由雲南菸草興雲投資公司與《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在昆明舉辦的「二十一世紀興雲講壇」,作為主講嘉賓,發表了《改革發展:期待新的二十八年》的演講,提出了中共黨史的「三個二十八年」說,並透露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思想戰線和經濟戰線三次大爭論的由來,提出了一些頗具洞察力的觀察和提法,激起了與會者的極大興趣,引起了震動。
  
但是江派控制的中宣部突然發難,徹底扼殺論壇,使得周瑞金不得不有所抉擇。隨後就有了對當前中國狀況的五點概括新論,並以此解讀為政治改革的急迫性表達,實際上就是把全面否定江的13年作為進一步政改的前提。
  
周明確的分割鄧、江兩人的改革繩綁,以否江而續鄧的新姿態,十七大前夕與鄧隔代欽定的接班人胡錦濤找到了交集。「皇甫平」似乎成為隔代輔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