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僧淨塵間


中國文學史上,通曉文藝、善作詩文的僧侶有許多,詩僧的作品,不少是偈頌,但也有具詩味的山水詩、茶詩、玄言詩等等,是中國古詩群裡優秀的佳作。

唐詩的輝煌史,是中國文學的驕傲,唐代的詩人,自然也包括不少詩僧,尤其江南一帶的詩僧,留名詩史者甚多,其中比較出名的有皎然、齊己、靈澈、貫休等。據統計,《全唐詩》便收錄了二千多首詩僧的作品。

唐代詩僧皎然,俗姓謝,是南朝謝靈運的十世孫。他寫過很多茶詩,從他的作品中,披露他和「茶聖」陸羽是好朋友,在《全唐詩》中他寫自己和陸羽的關係的詩作約有二十首。他的〈飲茶歌消崔石使君〉:「越人遺我剡溪茗,採得金牙爨金鼎。素瓷雪色縹沫香,何似諸仙瓊蕊漿。一飲滌昏寐,情來朗爽滿天地;再飲清我神,忽似飛雨灑輕塵;三飲便得道,何須苦心破煩惱。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飲酒多自欺。愁看畢卓壅間夜,笑向陶潛籬下時。崔候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驚人耳。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此時描寫茶道的形式、意境與神韻。許多專家認為這首詩開唐代茶道之先,比日本人早了八百多年。詩人把茶比作「瓊蕊漿」,寫其一飲再飲三飲的感受,頭頭是「道」,讓人誠服。

「律儀通外學,詩思入玄關。煙景隨緣到,風姿與道閑。(又作「煙景隨人別,風姿與物閑’)貫花留淨室,咒水度空山。誰識浮雲意,悠悠天地間。」這是詩僧靈澈的〈送道虔上人遊方〉,全詩最後兩句之意境最受讀者讚賞。

宋代詩僧釋志南的〈絕句〉意境非凡,為世人朗朗上口:「古木陰中系短篷,杖藜扶我過橋東。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最後兩句,千古傳詠。全詩表現春天的魅力和詩人欣喜的感受。杏花雨、楊柳風,沾濕了衣衫,卻帶有杏花的芬芳、楊柳的清香。詩人在春意盎然的天氣裡,搖船、拄仗、過橋,好一幅愜意的春遊圖。

詩僧在淨界和塵俗之間行走,他們的作品有些化俗、有些清雅,往往充滿靈氣和禪意,受到許多人的喜愛。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