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問責,不要頌歌


汶川大地震造成學校倒塌,無數年輕生命頃刻間消逝.迄今為止,汶川大地震已經奪取69016人的生命,368545人受傷,18830人失蹤。有經濟學家估計大地震的經濟損失高達2000億。

中國知名異見人士學者劉曉波點評說, 毀滅數萬生命和大量財產的大天災固然可怕,但更可怕是天災所凸顯的人禍。大地震是天災,非人力所能左右,但救災是人為,全賴人的作為,而由於制度的和道德的缺陷,大災之後的人禍很難避免。在中國現存體制下,要想從制度上道德上避免類似人禍的重演,最應該清除的官權本位意識和制度性冷血,再不能把全民動員的救災變成延續了幾千年的"恩人政治"。

的確,溫家寳在救災中的表現令人感動,但那不過是他的職責所在;外國媒體對中國政府救災行動的讚揚,也不過送給未成年文明的糖果。這一切,並不能成為民眾匍匐謝恩的資本,更不能成為溫總霸佔大陸媒體中心地位的理由。當政府本職變成"皇恩浩蕩"或凸顯胡溫政權偉光正的資本,救災也就隨之變味為獨裁政治的工具。

的確,在此次大災難中,大陸媒體的表現遠勝過以前,外國媒體的採訪自由度也有很大的拓展,但與這種進步相伴隨的仍然是陳腐的喉舌腔調,大陸媒體上的救災新聞報導的主旋律仍然是"歌功頌德"和"感恩戴德"的大合唱。胡溫等高官前往災區幾天,就會有遍佈大陸媒體的吹捧;軍隊的救災行動,在大陸媒體上全部變成閃亮的"軍功章"。那種肉麻的諂媚腔調,宣示著中國特色的"恩人政治"。當災區民眾的絕望面孔和問責之聲被遮蔽之時,當"感謝黨和政府,感謝子弟兵"的聲音充斥媒體之時,被天災折磨的中國正在重複著制度性人禍--只有頌歌而沒有問責。

比如,5.12汶川大地震,最令人悲憤的現象是堅固的衙門大樓與脆弱的中小學校舍之間的鮮明對比。最為揪心的慘劇是大量中小學變成廢墟,成千上萬的孩子葬身於豆腐渣工程。轉瞬間,那麼多曾經鮮活的生命變成廢墟旁堆積起來的屍體。他們的生活還未真正開始就已經結束,他們還沒有夢想過就失去了未來。而一個無視孩子和輕視教育的民族,即便能夠建造出再多抗得住八級地震的政府大樓,也是在自掘墳墓。

大陸建築行業的豆腐渣工程早就是中國的頑疾之一,但官商勾結的現實使豆腐渣工程得不到有效的治理。要不是大地震凸顯出豆腐渣校舍問題的嚴重,這些草菅人命之舉不可能變成國內外高度關注的新聞,也不會有追查到底的強大民意。

在西方和日本等民主中國,學校都是高質量的建築,每有天災發生,學校都會變成避難所。而在專制中國的天災中,中小學竟成了最大的廢墟,最應該精心呵護的孩子們竟成為天災的最多祭品。這次汶川地震造成7000多所校舍垮塌,官方公布的遇難師生為九千多人,而有心網民統計的死亡孩子高達一萬三千多。

在中國現存的體制下,不能單純指望政府的自上而下的問責,而必須有民間的自發動員而形成自下而上的問責。對大量中小學校舍的大量倒塌,有良知的專家學者和網路民意無不高度關注,綿竹五福鎮遇難學生家長開始請願,要求調查倒塌教學樓的工程質量問題。可以說,當官方喉舌高唱救災主旋律時,民間的問責之聲已經從四面八方響起。向教育部、建設部問責,要求追查那些瀆職官員的責任,讓他們受到行政處罰;要求嚴懲那些黑心建築商,把讓他們受到法律的制裁。惟其如此,我們才對得起毀於豆腐渣工程的孩子及其父母們,也才能讓社會各界的成年人得到警示,以避免斷子絕孫的結局。

近年來,民間權利意識的日益覺醒和網路民意的迅速崛起,形成了對官權的自下而上的監督,使中國的輿論監督狀況有所改觀。比如,每個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的大型天災人禍發生後,如SARS、松花江水污染,黑煤窯事件,大雪災,火車出軌......都會有相關的省部級官員出面道歉,也可能會有省部級高官被撤職。所以,只有民間保持住強大而持續的問責壓力,才會讓官權逐漸學會尊重民意和權力謙卑。事實上,如果沒有年初大雪災時民間和媒體對政府反應遲緩和救災不力的普遍批評,如果沒有西藏危機時境外輿論對新聞封鎖的一致譴責,大概就不會有此次大地震後溫家寳政府的快速反應和新聞開放。

如果說,救人和捐款等善舉是救災的第一步,那麼,化悲痛為問責就是救災的第二步,而且是推動制度改革、防患於未然的關鍵一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