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死屍 把膽小謹慎的胡溫折騰得七葷八素(組圖)


假如毛蠟像的頭被扯斷
作者:鍾祖康 (Joe Chung)

早前德國柏林的杜莎夫人蠟像館分館展出希特拉蠟像時,一名曾當警務人員的41歲德國男子不顧阻攔,衝前扯斷希特勒蠟像的頭,當場被捕。他被告上法庭,最後因月入不足985歐元,屬於赤貧人士,極有可能甚至不用賠償一毛錢,儘管該希特勒蠟像價值高達20萬歐元。德國司法部發言人說:「從每月收入不足985歐元的人身上索取賠償並不現實。」在德國,由於希特勒是殺人狂魔,其肖像及其他納粹紀念物一般是禁止公開展出的,所以展出這個蠟像也引起極大爭議。這事自然令人想到中國

中國也有自己的希特勒--即毛澤東。但中國的希特勒只是挑自己人來殺,他也不敢像正牌希特勒那樣乾淨俐落、有數可稽的殺,而是喜歡借刀殺人,喜歡蠱惑群眾互相殘殺,喜歡整人至死,喜歡逼人自發跳樓自殺,並製造大飢荒把人餓死,事後並把死人數字死力隱瞞。所以,毛比希特拉殺人多得多,死於其手者數千萬,而且手法陰險隱晦得多,遠比希特拉可恥。這是為甚麼在中國以外地方,論者常把毛澤東、希特拉、史達林、波爾布特等並列為頂級殺人狂魔。但在中國,曾把中國摧殘殆盡的毛澤東竟然獲中國人奉為神,其肖像高踞於天安門廣場。六四事件期間有「天安門三君子」之稱的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向毛澤東肖像潑油漆,結果余志堅判處無期徒刑,喻東嶽判處20年有期徒刑,魯德成判處16年有期徒刑。當中的喻東嶽更因而已患上精神分裂症,徹底喪失認人、說話及料理自己生活起居的能力。向毛肖像潑油漆已經如此,要是有人在中國把毛蠟像的頭扯斷,那還得了?恐怕這個人的頭也會被周圍的群眾當場扯斷。希特拉跟毛澤東肖像在自己國家的截然不同的遭遇,說明瞭兩個民族的民智分別處於甚麼水平。魯迅罵中國人的「反以自己的醜惡驕人」,以「祖傳老病,誇示於眾。」,意境全出矣!

一具死屍 讓膽小謹慎胡溫折騰得七葷八素
***********************

遷毛屍?胡溫恐難承受政治風險

明報孫嘉業/湖南長沙市市長張劍飛昨天在北京的一個記者會上,否認要將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紀念堂遷回毛的故鄉的傳言。相關的議論多年來一直存在,但今年以來,有關的傳言更加甚囂塵上,未必全是空穴來風。

關於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從建成之日起就爭議不斷,一般相信,當初建堂的決定是時任中共主席華國鋒等凡是派作出,被指既違反國家有關火葬的規定,亦違背毛澤東本人生前遺願。但建成多年來,瞻仰者絡繹不絕,又令歷屆中共領導人不敢輕言搬遷之事。

今年4月,內地自由派媒體《南方週末》刊登作家周濤倡議,在新疆塔克拉瑪干沙漠建立全國土葬公園,將毛澤東遺骸移葬當地,文章刊出後遭到內地不少擁毛派的大力撻伐。上月,內地又有人在網志上撰文倡議,將毛屍遷回故鄉湖南韶山安葬。

胡溫恐難承受政治風險

雖然官方昨天否認了上述說法,但一些蛛絲馬艫仍耐人尋味。有報導說,中央已將毛在北京故居的遺物,全數轉運至韶山,國家又撥巨款,在當地開工建設大規模的毛澤東紀念館。《毛澤東遺物保護實施方桉》、《韶山毛澤東遺物陳列方桉》通過評審,已報中宣部批准。加上今年中央批准將湖南長沙、湘潭、株州三市合併,設立「長株潭改革試驗區」,有關毛澤東旅遊成為該區的一大賣點,更加劇了上述傳聞。以北京毛堂每年吸引的瞻仰人數加上韶山的朝拜人數,商機絕對誘人,將長株潭建成內地「紅色特區」或「左派試驗區」亦無不可,只是遷毛屍的政治風險,胡溫未必承受得起。

************************

別給大小毛屍塗脂抹粉了

作者:林保華

毛澤東翹辮子已經三十年了。他的罪行,使後來的中共領導人不敢公開 為他招魂,但是"批毛"卻是不可以,因為如同"問候"他們的老爸、老媽一樣,就如90年代毛的御醫李志綏寫了一本回憶錄,毛的那些信徒就如喪考妣,趕忙給毛屍塗脂抹粉,連海外的臺灣左派人士也參加進來,令人作嘔。而一有機會,中共也會主動捧出毛屍來顯示他們統治的合法性以欺騙國人。 如今發展到不但給毛屍塗脂抹粉,連毛子毛孫也"與有榮焉"。

最近毛澤東第二個兒子毛岸青逝世,網際網路上非常熱鬧,出現一片歌功頌德之聲。其中固然有愚民的見識,更多的卻是"以古非今"、"指桑駡槐 ",針對當今中共的所作所為。然而滑稽的是中共官方也來插一腳,那些御用奴才扮演化妝師的角色,簡直就肉麻當有趣。毛岸青因為幼時腦部受傷,成為精神病患者,毛澤東稱自己"無後",就是把這個兒子當成"廢人",然而這次他去世,反而在輿論的操作下活過來了,那些中共奴才善頌善禱幾乎把他描繪成偉大人物。

毛岸青的病情,從文革期間江青在北大的一場演說中痛駡毛岸青的妻子邵華不應該去勾引這個病人而結婚就可以知道了。他們有一個智障兒子毛新宇,也說明毛岸青病情之重所帶來的遺傳。因此有報導說,"毛岸青在中共建政後任職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從事研究工作,曾授中校軍銜,去世前仍任總參管理保障部幹部,享受軍級待遇。"就反映了幾個問題:第一,以毛岸青的健康情況,根本不可能正常上班,因此主要是掛名拿薪水就是,不應對他的研究工作與級別太認真;第二,毛岸青的中校軍銜卻是軍級待遇,顯然因為他是毛澤東兒子而享有優待;第三,毛岸青84歲去世前居然沒有退休還在擔任總參管理保障部幹部,真是對他的"保障"。

看到報章上一些評論更令人啼笑皆非。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凡人'毛岸青"的評論文章,說"毛岸青一生中受了那麼多的痛苦磨難,卻沒有去寫傳記......只是按照他的父親毛澤東的家訓,默默走完人生歷程。也許正因為如此,才顯現出一代偉人之後的高風亮節。"這根本是胡說八道。第一,毛澤東的家訓是要他們"默默"的嗎?江青怎麼可以代表毛澤東成為"文革旗手"進入政治局?女兒李訥何德何能成為"解放軍報" 負責人?完全沒有作戰訓練與經驗的侄兒毛遠新又憑什麼擔任瀋陽軍區第一政委?第二,怎麼能夠要求一個精神病患者寫傳記?第三,如果他不是默默走完人生歷程,難道要對外展現瘋瘋癲癲的樣子走完人生歷程?或嫌中校的級別太低,還應該擔任更重要的黨國職務,甚至到處發表演說,接見外賓?

然而即使毛岸青有病而"默默走完一生",他的老婆,軍銜是少將的邵華可一直想做出一番大事業,至少90年代相當活躍,也利用毛澤東的餘蔭在出版事業上撈了一筆。她還推動兒子毛新宇成為名人,結果只是一場鬧劇。這種在眾人面前獻醜的做法很不人道,心態就像當年為了攀龍附鳳而去勾引毛岸青一樣。

還好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因為中國侵略朝鮮而被美國飛機炸死,毛岸青則是精神病患者,否則他們很可能就是中國的金正日,中國老百姓不知道還要受多大的罪。老天真是有眼!不過喪禮上還有那樣多太子黨來聚會,就像薄一波的喪禮那樣,顯示中國的太子黨不甘寂寞,有企圖在今後左右中國政局的動向,這是更需要我們關注的。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

胡溫批毛,此其時也
◎陳破空

毛時代的前朝舊事,胡溫並無瓜葛,否定毛澤東,可以為中共脫困,開創新時代,立地成佛,留名青史。胡溫不妨大氣一些,手捧毛傳,開卷有益,此其時也。

一具死屍 讓膽小謹慎胡溫折騰得七葷八素
● 1973 年 3 月,大病之後的毛澤東。(杜修賢)

毛澤東的罪惡,胡溫未必瞭解
張戎夫婦所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值得每一個人、尤其值得每一個中國人閱讀。既有鴻篇巨製的歷史畫卷,也有涓涓細流的生動故事。穿插的敘述,精彩的筆墨,恢宏的氣勢,精細的刻畫,張戎獨樹一幟。可讀性令人欲罷不能,史料價值更令人刮目難忘。迷信毛的,可能覺察偶像的虛幻和碎裂;維護毛的,可能汗顏而心驚;尚未覺悟的,可能茅塞頓開;已經覺悟的,仍可能嘆為觀止。

最應該讀這本書的,是當今主政的胡溫。毛時代,胡溫先是學生,後為中共基層幹部,對中南海裡的陰風惡雨,都如普通人一樣,全然無知。而彼時,誠如張戎的描述,在當代奴隸主毛澤東的淫威下,黨內高幹盡都淪為奴隸,戒慎戒懼,惶惶不可終日。胡溫遠在基層,所居之處,「山高皇帝遠」,相對閉塞,除了從廣播裡和報紙上,獲知毛的「最高指示」和「親切關懷」,對毛的罪惡,實則無從瞭解。

即使今日,胡溫登上最高位,黨內的禁忌,塵封的檔案,加之繁忙的政務,胡溫仍可能對毛的罪惡無從認識。張戎出書,揭毛罪惡,轟動國際,胡溫必有所聞。此事此時,反而有可能觸動胡溫,使其有所意識。正所謂:「出口轉內銷」。

保毛,出自鄧小平的私心
毛澤東死後,歷史的偶遇,促成鄧小平上臺掌權。鄧平反了被毛打倒的大批老幹部,並開創「改革開放」新局,在黨內外獲得人心。鑒於毛是「大躍進」、大飢荒、文革的始作俑者,如何評價毛,黨內爭議極大。鄧力排眾議,全力將毛保下,把毛的罪行悉數推到林彪四人幫頭上。毛像依然懸掛於天安門城樓。

這種「皇帝無辜臣有罪」、因而「清君側」的做法,無疑出於封建專制思維,也出於鄧的私心。畢竟,是毛栽培了鄧,稱其「人材難得」;即使在文革中,鄧被毛打倒,毛依然對鄧網開一面,保其免受迫害;文革後期,毛重新起用鄧,鄧感恩流涕;毛臨死前,再次將鄧打倒,但仍然留一手:「保留黨籍,以觀後效。」

鄧的私心還表現在:反對徹底平反右派,因為當年反右,雖出自毛澤東策劃,卻由鄧小平主持;反對為林彪翻案(儘管大量事實證明,文革中,體弱多病的林,系被毛強拉下水),因為林與鄧,屬於比毛小十多歲的一代,接班人中,毛最看重林、鄧二人。二人因此成為競爭對手,互為忌憚,互有心結。文革前,林修養一側,鄧走紅一時;文革中,鄧落馬下野,林走紅一時。鄧對林,銜恨更深。

否定毛,胡溫可以開創新時代
中共當政,劣跡斑斑,罄竹難書,僅與其他國家的共產黨相比,也堪稱全球之冠;而中共的萬惡之首,又非毛澤東莫屬,比諸希特勒和斯大林,更勝一籌。赫魯曉夫勇敢否定斯大林,為蘇聯巨變預留前奏;鄧小平死命保住毛澤東,為中國專制延續和屠殺再起,埋下伏筆。「六四屠城」,鎮壓法輪功,都發生在這種大背景下。

懷抱私心的鄧小平,未能成為中國的赫魯曉夫,但中共黨內,依然需要赫魯曉夫式的新人、以及戈爾巴喬夫式的新思維。毛時代的前朝舊事,胡溫並無瓜葛,惟繼承了中共的專製衣缽。否定毛澤東,胡溫可以為中共脫困;而後,改造中共,胡溫又可以為自己脫困。如此層層蛻皮,胡溫既可以開創新時代,又可以立地成佛,留名青史。

胡溫為人,膽小謹慎,未必有此韜略和膽略。但胡溫聲言建立「和諧社會」,不盤點毛時代留下的歷史遺恨,真正的和諧怎能達成?胡溫又常常念叨「記取歷史的教訓」,怎不明白「前車之覆,後車之鑒」的簡單道理?

既已成為大國領袖,胡溫不妨大氣一些。手捧張戎《毛傳》,凝神一讀,是耶非耶,再作判斷。所謂「開卷有益」,此其時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