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死尸 把胆小谨慎的胡温折腾得七荤八素(组图)


假如毛蜡像的头被扯断
作者:锺祖康 (Joe Chung)

早前德国柏林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分馆展出希特拉蜡像时,一名曾当警务人员的41岁德国男子不顾阻拦,冲前扯断希特勒蜡像的头,当场被捕。他被告上法庭,最后因月入不足985欧元,属于赤贫人士,极有可能甚至不用赔偿一毛钱,尽管该希特勒蜡像价值高达20万欧元。德国司法部发言人说:「从每月收入不足985欧元的人身上索取赔偿并不现实。」在德国,由于希特勒是杀人狂魔,其肖像及其他纳粹纪念物一般是禁止公开展出的,所以展出这个蜡像也引起极大争议。这事自然令人想到中国

中国也有自己的希特勒--即毛泽东。但中国的希特勒只是挑自己人来杀,他也不敢像正牌希特勒那样乾净俐落、有数可稽的杀,而是喜欢借刀杀人,喜欢蛊惑群众互相残杀,喜欢整人至死,喜欢逼人自发跳楼自杀,并制造大饥荒把人饿死,事后并把死人数字死力隐瞒。所以,毛比希特拉杀人多得多,死于其手者数千万,而且手法阴险隐晦得多,远比希特拉可耻。这是为甚么在中国以外地方,论者常把毛泽东、希特拉、史达林、波尔布特等并列为顶级杀人狂魔。但在中国,曾把中国摧残殆尽的毛泽东竟然获中国人奉为神,其肖像高踞于天安门广场。六四事件期间有「天安门三君子」之称的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向毛泽东肖像泼油漆,结果余志坚判处无期徒刑,喻东岳判处20年有期徒刑,鲁德成判处16年有期徒刑。当中的喻东岳更因而已患上精神分裂症,彻底丧失认人、说话及料理自己生活起居的能力。向毛肖像泼油漆已经如此,要是有人在中国把毛蜡像的头扯断,那还得了?恐怕这个人的头也会被周围的群众当场扯断。希特拉跟毛泽东肖像在自己国家的截然不同的遭遇,说明了两个民族的民智分别处于甚么水平。鲁迅骂中国人的「反以自己的丑恶骄人」,以「祖传老病,夸示于众。」,意境全出矣!

一具死尸 让胆小谨慎胡温折腾得七荤八素
***********************

迁毛尸?胡温恐难承受政治风险

明报孙嘉业/湖南长沙市市长张剑飞昨天在北京的一个记者会上,否认要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纪念堂迁回毛的故乡的传言。相关的议论多年来一直存在,但今年以来,有关的传言更加甚嚣尘上,未必全是空穴来风。

关于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纪念堂,从建成之日起就争议不断,一般相信,当初建堂的决定是时任中共主席华国锋等凡是派作出,被指既违反国家有关火葬的规定,亦违背毛泽东本人生前遗愿。但建成多年来,瞻仰者络绎不绝,又令历届中共领导人不敢轻言搬迁之事。

今年4月,内地自由派媒体《南方周末》刊登作家周涛倡议,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建立全国土葬公园,将毛泽东遗骸移葬当地,文章刊出后遭到内地不少拥毛派的大力挞伐。上月,内地又有人在网志上撰文倡议,将毛尸迁回故乡湖南韶山安葬。

胡温恐难承受政治风险

虽然官方昨天否认了上述说法,但一些蛛丝马舻仍耐人寻味。有报道说,中央已将毛在北京故居的遗物,全数转运至韶山,国家又拨巨款,在当地开工建设大规模的毛泽东纪念馆。《毛泽东遗物保护实施方桉》、《韶山毛泽东遗物陈列方桉》通过评审,已报中宣部批准。加上今年中央批准将湖南长沙、湘潭、株州三市合併,设立「长株潭改革试验区」,有关毛泽东旅游成为该区的一大卖点,更加剧了上述传闻。以北京毛堂每年吸引的瞻仰人数加上韶山的朝拜人数,商机绝对诱人,将长株潭建成内地「红色特区」或「左派试验区」亦无不可,只是迁毛尸的政治风险,胡温未必承受得起。

************************

别给大小毛尸涂脂抹粉了

作者:林保华

毛泽东翘辫子已经三十年了。他的罪行,使后来的中共领导人不敢公开 为他招魂,但是"批毛"却是不可以,因为如同"问候"他们的老爸、老妈一样,就如90年代毛的御医李志绥写了一本回忆录,毛的那些信徒就如丧考妣,赶忙给毛尸涂脂抹粉,连海外的台湾左派人士也参加进来,令人作呕。而一有机会,中共也会主动捧出毛尸来显示他们统治的合法性以欺骗国人。 如今发展到不但给毛尸涂脂抹粉,连毛子毛孙也"与有荣焉"。

最近毛泽东第二个儿子毛岸青逝世,互联网上非常热闹,出现一片歌功颂德之声。其中固然有愚民的见识,更多的却是"以古非今"、"指桑駡槐 ",针对当今中共的所作所为。然而滑稽的是中共官方也来插一脚,那些御用奴才扮演化妆师的角色,简直就肉麻当有趣。毛岸青因为幼时脑部受伤,成为精神病患者,毛泽东称自己"无后",就是把这个儿子当成"废人",然而这次他去世,反而在舆论的操作下活过来了,那些中共奴才善颂善祷几乎把他描绘成伟大人物。

毛岸青的病情,从文革期间江青在北大的一场演说中痛駡毛岸青的妻子邵华不应该去勾引这个病人而结婚就可以知道了。他们有一个智障儿子毛新宇,也说明毛岸青病情之重所带来的遗传。因此有报导说,"毛岸青在中共建政后任职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从事研究工作,曾授中校军衔,去世前仍任总参管理保障部干部,享受军级待遇。"就反映了几个问题:第一,以毛岸青的健康情况,根本不可能正常上班,因此主要是挂名拿薪水就是,不应对他的研究工作与级别太认真;第二,毛岸青的中校军衔却是军级待遇,显然因为他是毛泽东儿子而享有优待;第三,毛岸青84岁去世前居然没有退休还在担任总参管理保障部干部,真是对他的"保障"。

看到报章上一些评论更令人啼笑皆非。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凡人'毛岸青"的评论文章,说"毛岸青一生中受了那么多的痛苦磨难,却没有去写传记......只是按照他的父亲毛泽东的家训,默默走完人生历程。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显现出一代伟人之后的高风亮节。"这根本是胡说八道。第一,毛泽东的家训是要他们"默默"的吗?江青怎么可以代表毛泽东成为"文革旗手"进入政治局?女儿李讷何德何能成为"解放军报" 负责人?完全没有作战训练与经验的侄儿毛远新又凭什么担任沈阳军区第一政委?第二,怎么能够要求一个精神病患者写传记?第三,如果他不是默默走完人生历程,难道要对外展现疯疯癫癫的样子走完人生历程?或嫌中校的级别太低,还应该担任更重要的党国职务,甚至到处发表演说,接见外宾?

然而即使毛岸青有病而"默默走完一生",他的老婆,军衔是少将的邵华可一直想做出一番大事业,至少90年代相当活跃,也利用毛泽东的余荫在出版事业上捞了一笔。她还推动儿子毛新宇成为名人,结果只是一场闹剧。这种在众人面前献丑的做法很不人道,心态就像当年为了攀龙附凤而去勾引毛岸青一样。

还好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因为中国侵略朝鲜而被美国飞机炸死,毛岸青则是精神病患者,否则他们很可能就是中国的金正日,中国老百姓不知道还要受多大的罪。老天真是有眼!不过丧礼上还有那样多太子党来聚会,就像薄一波的丧礼那样,显示中国的太子党不甘寂寞,有企图在今后左右中国政局的动向,这是更需要我们关注的。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

胡温批毛,此其时也
◎陈破空

毛时代的前朝旧事,胡温并无瓜葛,否定毛泽东,可以为中共脱困,开创新时代,立地成佛,留名青史。胡温不妨大气一些,手捧毛传,开卷有益,此其时也。

一具死尸 让胆小谨慎胡温折腾得七荤八素
● 1973 年 3 月,大病之后的毛泽东。(杜修贤)

毛泽东的罪恶,胡温未必了解
张戎夫妇所着《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值得每一个人、尤其值得每一个中国人阅读。既有鸿篇巨制的历史画卷,也有涓涓细流的生动故事。穿插的叙述,精彩的笔墨,恢宏的气势,精细的刻画,张戎独树一帜。可读性令人欲罢不能,史料价值更令人刮目难忘。迷信毛的,可能觉察偶像的虚幻和碎裂;维护毛的,可能汗颜而心惊;尚未觉悟的,可能茅塞顿开;已经觉悟的,仍可能叹为观止。

最应该读这本书的,是当今主政的胡温。毛时代,胡温先是学生,后为中共基层干部,对中南海里的阴风恶雨,都如普通人一样,全然无知。而彼时,诚如张戎的描述,在当代奴隶主毛泽东的淫威下,党内高干尽都沦为奴隶,戒慎戒惧,惶惶不可终日。胡温远在基层,所居之处,「山高皇帝远」,相对闭塞,除了从广播里和报纸上,获知毛的「最高指示」和「亲切关怀」,对毛的罪恶,实则无从了解。

即使今日,胡温登上最高位,党内的禁忌,尘封的档案,加之繁忙的政务,胡温仍可能对毛的罪恶无从认识。张戎出书,揭毛罪恶,轰动国际,胡温必有所闻。此事此时,反而有可能触动胡温,使其有所意识。正所谓:「出口转内销」。

保毛,出自邓小平的私心
毛泽东死后,历史的偶遇,促成邓小平上台掌权。邓平反了被毛打倒的大批老干部,并开创「改革开放」新局,在党内外获得人心。鉴于毛是「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的始作俑者,如何评价毛,党内争议极大。邓力排众议,全力将毛保下,把毛的罪行悉数推到林彪四人帮头上。毛像依然悬挂于天安门城楼。

这种「皇帝无辜臣有罪」、因而「清君侧」的做法,无疑出于封建专制思维,也出于邓的私心。毕竟,是毛栽培了邓,称其「人材难得」;即使在文革中,邓被毛打倒,毛依然对邓网开一面,保其免受迫害;文革后期,毛重新起用邓,邓感恩流涕;毛临死前,再次将邓打倒,但仍然留一手:「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邓的私心还表现在:反对彻底平反右派,因为当年反右,虽出自毛泽东策划,却由邓小平主持;反对为林彪翻案(尽管大量事实证明,文革中,体弱多病的林,系被毛强拉下水),因为林与邓,属于比毛小十多岁的一代,接班人中,毛最看重林、邓二人。二人因此成为竞争对手,互为忌惮,互有心结。文革前,林修养一侧,邓走红一时;文革中,邓落马下野,林走红一时。邓对林,衔恨更深。

否定毛,胡温可以开创新时代
中共当政,劣迹斑斑,罄竹难书,仅与其他国家的共产党相比,也堪称全球之冠;而中共的万恶之首,又非毛泽东莫属,比诸希特勒和斯大林,更胜一筹。赫鲁晓夫勇敢否定斯大林,为苏联巨变预留前奏;邓小平死命保住毛泽东,为中国专制延续和屠杀再起,埋下伏笔。「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都发生在这种大背景下。

怀抱私心的邓小平,未能成为中国的赫鲁晓夫,但中共党内,依然需要赫鲁晓夫式的新人、以及戈尔巴乔夫式的新思维。毛时代的前朝旧事,胡温并无瓜葛,惟继承了中共的专制衣钵。否定毛泽东,胡温可以为中共脱困;而后,改造中共,胡温又可以为自己脱困。如此层层蜕皮,胡温既可以开创新时代,又可以立地成佛,留名青史。

胡温为人,胆小谨慎,未必有此韬略和胆略。但胡温声言建立「和谐社会」,不盘点毛时代留下的历史遗恨,真正的和谐怎能达成?胡温又常常念叨「记取历史的教训」,怎不明白「前车之覆,后车之鉴」的简单道理?

既已成为大国领袖,胡温不妨大气一些。手捧张戎《毛传》,凝神一读,是耶非耶,再作判断。所谓「开卷有益」,此其时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