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佳話—六橋才跡(圖)


六橋才跡
 
才子二字,乃文人之美稱。然詩書科甲中,文人滿天下而奇才能有幾人?即或間生一二,亦不過逞風花雪月於一時,安能留古今不朽之才跡在天壤間,以為人之羨慕?今不意西湖上卻有一個。你道是誰?這人姓蘇,名拭,字子瞻,別號東坡,乃四川眉山人也。他生在宋仁宋景佑年間,一生來便聰慧異常,一讀書便能會悟,一落筆便自驚人。此時在父親蘇老泉,雖未曾中得制科,卻要算做當時的一個老才子。只因眼中識得王安石不近人情,是個好人,不肯依附,故爾淪落,他自既不想功名,見生了東坡這等兒子,怎不歡喜。誰知那時的秀氣,都萃在一門,過不多時,他夫人程氏,又生了蘇轍,字子由,這子由的天姿秀美,也不亞於哥哥。故一時人讚美之,稱老泉為老蘇,子瞻為大蘇,子由為小蘇,合而稱之為三蘇,十分稱羨。

卻恨眉山僻在東南,沒個大知己,老泉聞得成都的張方平,一時名重天下,遂領了兩個兒子,從眉山直走到成都,來見方平,要他舉薦。張方平一見了他兩個兒子的文章,即大驚大訝道:"此奇才也,薦與別人,何足以為重輕,須舉薦與當今第一人,方不相負。"此時稱斯文宗主,而立在朝廷之上者,惟歐陽修一人,故張方平寫書舉薦,又叫人將他二人直送到京師。歐陽修看了薦書,就看二人的文字,不禁拍案大叫道:"筆挺韓筋,墨凝柳骨,後來文章,當屬此二人矣。張方平可謂舉薦得人。"遂極力稱讚,直送與宰相韓琦去看。韓琦看了也驚嘆道:"此二人不獨文字優長,議論侃侃,當為國家出力,此朝廷瑞也。"自此,二人才名便轟然遍滿長安。

到了嘉佑元年,蘇軾、蘇轍便同登了進士。歐陽修常將他的文章示人道:"此吾輩中人也,只恐到了三十年後,人只知有蘇文,不知有我矣。"當時仁宗皇帝親試策問,大是得意。朝罷進宮,龍顏甚悅,因對太后說道:"朕今日得二文士,乃四川蘇軾、蘇轍。惜朕老矣,恐不能用,只好留與後人了。"遂欲以唐故事召入翰林,宰相限以近例,惟召試秘閣,及試又入優等,遂直史館,稱為學士,十分榮耀。不料後來神宗皇帝登基,王安石用事。那王安石是個執拗之人,一意要行"青苗錢法",蘇軾卻言青苗法害民不便。王安石又一意要變更科舉,蘇軾又言科舉不當變更,只宜仍舊。神宗要買燈,蘇軾又奏罷買燈,事事相忤。王安石如何容得,遂把他出了外任,通判杭州。蘇軾聞報,恰好遂了他好遊山水的心腸,胸中大樂道:"我久聞得李鄴候、白太付都在杭州留傳政績,垂千古風雅之名,我今到杭州,若得在西湖上也做些好事,與李白二公配饗,豈不快心。"就一面打點起身。那時他兄弟子由同在京做官,見哥哥屢屢觸犯王安石,恐有大禍,甚是憂心,今見他出判杭州,脫離虎口,方才歡喜;又恐怕他到杭州舊性復發,又去做詩做賦,譏刺朝政,重起禍端,因與表兄文同,於餞行之際,苦苦勸誡他一番。東坡深服其言。文同到他臨行之時,恐他忘了前言,又做詩兩句贈他道:北客若來休問答,西湖雖好莫吟詩。

東坡領教而別。不一日到了杭州,遠遠望見山色,便覺不同,滿心歡喜。到任之後,一完了衙門公事,便出遊於西湖之上。果然好一個西湖!但見:

  碧澄澄,凝一萬頃徹底琉璃;青娜娜,列三百面交加翡翠。春風吹過,艷桃浪李如描;夏日照來,綠蓋紅蓮似畫。秋雲掩映,滿籬嫩菊堆金;冬雪紛飛,孤嶼寒梅破玉。曉霞連絡三天竺,暮靄橫鋪九里松。風生於呼猿洞口,雨飛來龍井山頭。簪花人逐淨慈來,訪友客投靈隱去。

此時東坡在西湖上,觀之不足,愛之有餘。政事稍有餘閑,便不論晴雨,定要出遊,見山水風光,變幻不測,晴有晴有的風景,雨有雨的妙處,因喜而題詩一絕道:

  湖光瀲灧晴偏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也相宜。
 
自此詩一出,人人傳誦,就有人稱西湖為西子湖了。東坡原久聞西湖之名,恨不能一見,今見了西湖,又覺見面勝似聞名,那詩酒襟懷、風流性格,那裡還把持得定,按納得下,便不免要淘情聲色。那時錢塘有個名妓,喚做朝雲,姿色甚美,而性情不似楊花,愛慕的是風流才子,鄙薄的是庸俗村夫。一時有錢的舍人,往往要來娶他,他卻風鑒頗高,看不上眼的絕不肯從。東坡聞知了,因喚他來侑酒。見他不沾不染,不像個風塵中人,甚愛之,又甚憐之。飲到酒酣之際,因問他道:"汝落風塵幾年了?"朝雲道:"四年矣。"東坡又戲問道:"既已四年,則朝為雲,暮為雨,只怕風塵中樂事,還勝似巫山。"朝雲道:"雲雨雖濃,任風吹送,而此身飄飄無主,竟不知誰是襄王。此地獄中之水火也,不克脫去,苦莫能言,尚何樂之有?"東坡道:"既知苦而不知樂,何不早早從良?以汝姿容,何患不逢青眼?"朝雲道:"他若見憐,妾又嫌他酒肉,妾如可意,他又厭妾風塵,這良卻於何從?"東坡聽了大喜,又復大笑道:"我倒不厭你風塵,但不知你可嫌我酒肉否?"朝雲聞言,慌忙拜伏於地道:"倘蒙超拔,則襄王有主矣,無論衾綢,犬馬亦所甘心。"東坡喜他有志,果就娶他為妾,正是:
  
風惡雖然不惜塵,棄生拚死也由人。
  楊花若不沾泥去,尚可隨花落繡茵。
 
一日,東坡宴客湖濱,召一妓叫做群芳來侑酒,酒半,因命他歌,群芳不敢推辭,因歌一道"惜分飛"的詞道:

  淚濕欄杆花著露,秋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細雨殘雲無意緒,寂莫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吩咐潮回去。
 
東坡聽了,嘆驚道:"此詞筆墨風流,卻是何人所作?"群芳初還不肯說,當不得東坡再三盤問,方才說出道:"這就是昨日任滿回去的推官毛相公,臨別贈妾之作也。他再三戒妾,莫歇與人聽,妾因他已去的官,無甚干係,故偶爾歌出。"東坡聽說,因而嘆息道:"毛澤民與我同僚,在此多時,我竟不知他是個風雅詞人,怎還要去覓知己於天下,真我之罪也。"即時寫書,差人去追回毛澤民來,深深謝罪道:"若論小弟,有眼無識,也不該邀寅兄去而復返,苦苦邀回者,蓋欲為群芳的雲雨添些意緒耳。"說罷,二人大笑。遂留毛澤民在西湖上,與他詩酒盤桓月餘,方放他回去。自此,毛澤民大有聲名,又復陞官別地。正是:

  聽歌雖好色,識曲是憐才。
  一首新詞美,留之去復來。
 
東坡在杭州做官,不但詩酒流連,就政事也自風流。一日,有營妓二人,一名鄭容,一名高瑩,兩個都拿了一紙牒文來求判。鄭容牒文是要求落籍,高瑩牒文是要求從良。東坡看過,俱點點頭允了,就提起筆來,做一支"減字木蘭花"詞兒,分判在兩紙牒文上。

  鄭容的判道:鄭莊好客,容我樓前先墜幘,落筆生風,籍藉聲名不負公。
  判高瑩的道:高山白早,瑩骨冰肌那解老?從此南徐,良夜清風月滿湖。
 
判畢,送與府僚諸公同看,諸公看了。都只羨詞義之美。卻不知有何巧妙。東坡笑一笑,因用硃筆在詞兒每句之首,圈了一字。諸公再看,方知已暗暗將"鄭容落籍,高瑩從良"八字,己判在牒上。沒一個不嘆服其才之高,而調笑風流之有趣也。
又一日坐堂。有一個小民,拿一張牒文告道:"原告人吳小一,告為張二欠錢不還事。"東坡因差人拘了張二來。那張二也呈上一張訴牒來道:"訴狀人張二訴為無力可還事。"東坡就當堂審問這吳小一道:"張二少你什麼錢?"吳小一道:"他發了小人綾絹錢二萬,約定三月就還,經今一年,分毫不付,求相公作主追還。"東坡又問張二道:"你欠他綾絹錢,可是真麼。"張二道:"實欠他二萬是真。"東坡道:"既欠他的,為何不還?"張二道:"小人發他綾絹,原為制扇生理。不料製成扇子,適值今存連雨天寒,一時發賣不去,故此拖欠至今。"東坡道:"既是有扇可抵,可取些扇子來。我與你發市。"張二急急出去,取了一篋扇子來。東坡叫人當堂打開、撿取白團夾絹扇二十柄,就將判筆或是草聖,或是楷書,或畫幾株桔樹,或畫一片竹石。不多時即寫畫完了,付與張二道:"快領去賣錢,償還吳小一。"張二抱扇叩頭而出,才走出府門,早有好事的,見是蘇東坡的字畫,都情願出千錢一柄,頃刻之間,都已買盡,還有來遲的買不著,俱懊惱而去。張二得錢還了吳小一這主債,還剩下許多扇子,好不快活,不獨張二快活,連一府之人皆為之感激。

東坡又見杭人雖覺富盛,空乏者多,遂將公用不盡的餘錢積了許多,俱買良田,叫人耕種,以養杭城的窮民。所以杭民無論受恩不受恩的,都感之如父母。他又見湖中葑草填塞,因想道:"李、白二公遺蹟,今又將漸漸湮沒,我既在此為官,若不開浚一番,仰視二公,豈不有愧!"正欲舉行,不意朝廷因他四年任滿,又將他轉遷密州。因嘆息道:"不能遂吾志矣,倘與西湖有緣,除非再來。"忙將未完的事體,盡行歸結。正在忙時,忽有一個營妓來投牒,要求從良。東坡是遊戲慣了的,那裡管甚閑忙。一見那妓生得醜陋,便大笑指牒道:五日京兆,判狀不難。九尾野狐,從良任便。

又有一個周妓,色藝俱精,要算做一郡之魁。聞東坡肯判脫籍,便也來援例求脫。東坡道:"汝若脫籍,則西湖無色矣。"不准脫籍,因批道:慕周南之化,此意可嘉。空冀北之群,所請不允。

人見他同是一事,一允一不允,都有妙趣,遂相傳以為佳話。

東坡既到密州任,不多時又遷他到徐州,既到徐州,任不多時,又遷到湖州。你道此是為何?只因他在京時曾論過王安石的青苗法不便,今青草法行,果然不好,又致百姓受害生怨,王安石卻歸罪到東坡身上,說是他起的禍根。因叫門下人尋他的過失,參論他。早有一個心腹御史舒亶,打聽得他在杭州,專好做詩譏消朝廷,遂特特劾奏一本道:蘇軾出判杭州,專好惜詩譏誚時事。陛下發錢以濟貧民,蘇軾則曰:"贏得兒童好音語,一年強半在城中。"陛下明法以課試群吏,蘇軾則曰:"讀書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終無術。"陛下興水利,蘇軾則曰:"東海若知明主意,應教斥鹵變桑田。"陛下謹鹽禁,蘇軾則曰:"豈是聞韶解忘味,邇來三月食無鹽。"蘇軾不臣,乞下獄究治。

這疏上了,當事遂坐他譏諷之罪,差人就湖州直拿到京師,下在御史獄中,舉家驚慌無措。兄弟蘇轍,正在京做官,見兄遭禍,追恨道:"他臨行時,我再三勸戒他,不要做詩,他任性不聽,致有今日之禍。"遂上書,願以自己見任官職贖兄罪。王安石道他黨護,因說道:"官職乃朝廷的恩榮,又不是你的世業,怎麼將來贖罪?"遂連蘇轍也貶到筠州監酒場去。正是:
 
 譏刺休言是不忠,忠心實具是非中。
  倘然明主能深察,疾苦民情已上通。
 
此時在位是神宗皇帝,因見了蘇軾譏刺詩句,在宮中甚是不樂。忽被慈聖曹太后見了,因問道:"官家何事不樂?"神宗道:"朝廷所行的政事,近被蘇軾謗訕,且謗訕之言,竟形之詩句。"太后聽了,吃驚問道:"這個蘇軾,莫非就是與兄弟蘇轍同榜的那才子,四川蘇軾麼?"神宗聽了,也吃驚道:"正是那個蘇軾。娘娘怎麼得知?"太后道:"當日仁宗皇帝親自臨軒策試,朝罷回官,大喜說道:‘朕今日因策試得了蘇軾、蘇轍二人,實大才也,甚為國家生色,但恨朕老矣,恐不能展其才,只好遺與後人大用罷了。'"因流下涕來問道:"今二人安在?"神宗不能隱,只得實說道:"軾方繫獄,轍已謫外。"太后因不悅道:"先帝遺愛之人,官家如何不惜?"神宗受命,就有個釋放之意。恰又值東坡在獄中,自念眾奸人虎視眈眈,料不能兔。又想子由臨行苦勸之言,不曾聽得,以致遭此慘禍。因將胸中苦痛,做成一詩,叫獄吏送與子由。誰知這獄吏是舒御史吩咐下的,叫他留心伺察蘇軾的所為,都要報知與他。獄吏梁成既得了此詩,安敢不報。舒直得了詩,隨即獻上與神宗,道他獄中怨望。神宗展開一看,見上面寫的道:

  聖主如天萬物春,小臣愚闇自忘身。
  百年未了須還債,十口無歸更累人。
  是處青山可埋骨,他時夜雨獨傷神。
  與君今世為兄弟,更結來生來了因。
 
神宗見了這詩,情詞哀切,並無怨望之念,不覺大動其心,即傳出詔旨來釋放,但貶他為黃州團練副使。東坡出獄,因欽限緊急,不敢久停,即時同家眷到於黃州。因那詔書上不許簽書公事,東坡便幅巾芒鞋,日日與田夫野老說趣打諢。且喜聽人說鬼,聽了一個,又要人說一個。那個回說道:"胸中沒有鬼了。"東坡道:"若是沒了,姑謊言之,亦可也,何必真鬼。"眾皆大笑,率以為常。正是:
  
珠璣筆墨錦心腸,誰說無妨卻有妨。
口若懸河開不得,只應說鬼當文章。
 
神宗自聞了曹太后說先帝稱他大才之言,便叫侍臣各處去尋他的文章來看,見一篇,愛一篇,道:"果係大才。"胸中便有個大用之意,只礙著王安石與他不合,故因循下了。忽一日,有人傳說蘇軾死在黃州,此時神宗正進御膳,不禁再三嘆息道:"才難!才難!豈不然乎?"遂連御膳也不進了。後又聞知蘇軾原不曾死,龍顏大悅,遂親書御札,升他到汝州。蘇軾上表稱謝,神宗看他的表文甚是奇炒,因對左右稱讚道:"蘇軾真奇才,你道可比得古人那一個?"左右道:"除非唐之李白。"神宗道:"李白有蘇軾的才,卻沒有蘇拭的學,以朕觀之,還勝如李白。"東坡將到汝州,又上一本,說:"臣有田在常州,願移居常州。"神宗就准其奏。

不料過不多時,神宗晏駕,哲宗登基。東坡正感神宗屢轉之恩,不勝悲痛,只以為失了明主,不能進用,誰知過不多日,早有旨升蘇軾為龍圖閣翰林學士。東坡喜出望外,不日到京,召入便殿。朝見禮畢,宣仁太后即問道:"卿前為何官?"蘇軾俯伏答道:"臣前為黃州團練副使,後蒙恩諒移汝州,又諒移常州。"太后又問道:"今為何官?"蘇軾道:"臣今待罪翰林學士。"太后道:"怎麼得驟然至此?"蘇軾道:"此皆際遇太皇太后、皇帝陛下之恩也。"太后道:"不是。"蘇軾道:"或是大臣論薦。"太后道:"也不是。"蘇軾驚奏道:"臣雖不才,實不敢從他途以進。"太后道:"此乃先帝之意也。先帝每誦卿文章,嘗嘆曰:‘奇才,奇才!'但未及進用卿耳。今上奉先帝遺命,故特簡爾。"蘇軾俯伏於地,聞言不禁痛哭,至於失聲。太后與哲宗也一同哭泣,左右近侍都悲咽感傷。哭畢,太后又命以錦墩賜坐,賜茶。又撤御前金蓮燭,送蘇軾歸院,正是:

  被譴亦已久,新恩何處來?
  先皇與新主,都道是奇才。
 
東坡既感聖恩,便舊性又發。凡政事有礙於朝廷,不便於民情者,依舊又上疏爭論,觸怒當事。皇帝高拱九重,那裡管得許多,早又被奸人將他打發出來,做杭州知府。東坡聞報,絕不以內外介意,轉歡喜道:"吾昔日西湖未了之願,今者可以完矣。"遂又移家眷出京。那杭州百姓,前番受過他的恩惠。今又聽得他來,不勝歡喜,大家都打點焚香頂禮遠接。

卻說東坡路過金山,聞知佛印禪師是個高僧,原是認得的,今日正在金山上放參,與那些問道的人接見。東坡也思量進去與他一見。無奈問道的人,上百上千,一時挨擠不開;欲要叫人趕散,卻又不雅;因思量道:"我有道理了。"遂穿起公服來,將皇上賜的那條玉帶也繫在腰間,叫人兩邊攙扶了,競昂然直走進來。眾人見他這般打扮,自然是個顯官,只得略略放開一路,讓他走人。將走到香案前,那佛印禪師坐在一層高講台上,早已遠遠望見,忙高聲問道:"蘇學士何來?此間卻無你的坐處。"東坡聽了,知是禪機,即隨口戲答道:"既無處坐,何不暫借和尚的四大身體,用作禪床。"佛印道:"山僧有一句轉語,學士若答得來便罷,若答不來,便請解下身上系的玉帶,留鎮山門。"東坡就叫左右解下玉帶,放在香案之上。佛印道:"山借四大本無,五蘊俱空,學士要在何處坐?"東坡一時答應不出,早不覺面皮一紅。佛印即喝侍者,收此玉帶,永鎮山門。東坡見佛印果深於禪理,有些機鋒,遂棄了玉帶,欣然而去。正是:

  既然四大皆空去,玉帶將懸何處腰?
  佛法大都空裡事,山門留鎮亦徒勞。
 
東坡到了杭州,見父老遠迎。甚是歡喜。及上表謝恩,就將其情篇入道:

  江山故國,所至如歸。
  父老遺民,相迎似舊。
 
東波到任,公事一完,即打點往西湖上來,完他未了的心願。不料一時大旱起來,飢荒疫病,一齊發作,百姓苦不可言。東坡見了不忍,因特奏一本,求減本路上供糧米三分之一。那時和尚的度牒甚貴,又乞多賜本路度牒,換米以救飢民。又乞將常平倉米,減價以祟。朝廷一一准奏。百姓所以不致荒亂,皆東坡之力也。窮民病疫,隨地隨造病坊,置藥於中,延良醫分治,百姓救活者不計其數。不意大旱之後,值秋天大雨,太湖之水泛漲起來,禾稼盡壞。東坡料定明歲必然大飢,因又奏請朝廷,免上貢米一半,又多乞度牒,預先糴米,以備明年出糶。朝廷又一一依他所奏。果到明春飢時,百姓賴此,得免流散死亡之苦,感德不可勝言。正是:

  水旱飢荒安得無?全虧仁政早先圖。
  若教危急方思救,多分斯民已矣乎。
 
自後水旱不侵,民情稍定,東坡便日日到湖上,與江干並六井處,細細審察地形,方知六井所以常常湮塞,下塘往往遭旱者,皆因湖水淺之故耳。湖水所以淺,皆藥草叢生,滿湖壅塞耳。湖水若不塞塞,則蓄水有餘,自能放入運河,則運河自足矣。今惟湖水淺,運河失湖水之利,只得要取給於江潮,一取給於江潮,則江潮入市,而渾濁多淤泥,三年一淘,為市民大患。此六井所以漸廢也。為今之計,須先開掘茅山、鹽橋二河,使其挖深,令茅山一河,專受江潮,鹽橋一河,專受湖水。又造堰閘以為湖水蓄泄之限,然後潮水不入市,而六井可浚,民受其利矣。但欲湖水深,須盡去葑田,若去葑田,卻將這些葑草堆積何處?因想湖南到湖北,約三十里,若沿湖往來,終日也走不到,何不將此葑草淤泥取將起來,填筑一條長堤,以通南北,則葑田又去,行人又便,此一舉而兩得之利也。葑田既去,再召募人種菱,收其利以償修湖之費,豈非妙事?遂先與各官計較得端端正正,然後上疏奏聞朝廷。朝廷覽奏,見是利民之事,焉得不准?不日旨下,東坡不勝歡喜,即擇吉鳩工。此時乃飢荒之後,百姓無聊,聞太守鳩工,現有錢米日給,俱蜂擁而來,掘的掘,挖的挖,挑的挑,筑的筑,不數月。蔚草去盡,筑成長堤,將一湖界而為兩,西曰"裡湖",東日"外湖"。堤上造六橋通水利,以便游舫之往還。那六橋俱命一名:

  第一橋曰映波,第二橋曰鎖瀾。
  第三橋曰望山,第四橋曰壓堤。
  第五橋曰東浦,第六橋曰跨虹。
 
堤之兩傍,都種了桃柳芙蓉,到花開的時節,望之就如一片雲錦相似,好不華麗。葑草既無,湖水既深,又將茅山、鹽橋二河挖深,一受江潮,一受湖水,則潮水不入市,而六並不受淤泥之害,可一浚而常通矣,東坡見大功既成。素志已遂,不勝欣欣然,因題詩一首以誌喜道:

  六橋橫絕天漢上,北山始與南山通。
  忽驚二十五萬丈,老葑怨卷蒼煙空。
 
自此之後,西湖竟成仙境,比白樂天的時節,風景更覺繁華。凡游西湖者,都樂而忘返。所以有人讚道:

  若往西湖游一遍,就是凡夫骨也仙。
 
東坡政事之暇,便約一班兒的同僚官長、文人墨客,都到湖上來嬉游。

每船中分幾個妓女,任憑他撐到各處去,飲酒征歌,直飲到日落西山,煙霧迷濛,東坡方教自家船上鳴金為號,聚集諸船。那些船聞得鳴金聲響,便一齊撐將攏來,聚作一處,又歌的歌,舞的舞,歡呼酣飲,或會於湖心寺,或會於望湖亭,直到一二鼓,夜市未散。眾妓華服騎馬,點著燈燭,乘著月光,異香馥郁,光彩奪人,恍如仙子臨凡,紛紛逐隊而歸。城中士女夾道觀者,無一個不道他是"風流太守"。有人題詩讚他道:

  嬉游雖說誰民樂,細想風流實近淫。
  何事斯民翻羨慕?蓋緣恩澤及人深。
 
侍妾朝雲,當時有一個相好的妓女,叫做琴操,前番東坡見他時,才只得十三歲,便性情聰慧,喜看佛書。東坡這番來,琴操已是二十九歲了。東坡憐他有些佛性,恐怕他墜落風塵,迷而下悟,思量要點化他,因招他到湖中飲酒。飲到半酣,因對琴操說道:"你既喜看佛書,定明佛理,我今權當作一個老和尚,你試來參禪,何如?"琴操道:"甚好。"

東坡因問他道:"怎麼是湖中景?"琴操答道: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東坡又問道:"怎麼是景中人?"琴操答道:裙拖六幅湘江水,髻綰巫山一段雲。

東坡又問:"怎麼是人中景?"琴操答道:隨他揚學士,鱉殺鮑參軍。

東坡聽罷,因把桌子一拍道: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琴操大悟,到次日即削去頭髮,做了尼姑,參訪佛印禪師,後來也成了正果。這叫做"東坡三化琴操"。

東坡在杭州,公則政事,私則遊湖,不覺又是三年。朝廷知他開筑有功,因又召入為翰林承旨,東坡聞命,又忙忙入京。百姓感他恩德,人人垂淚,甚至人傢俱畫像供奉。正是:

  念功天子召,感德盡人悲。
  終是忠良好,誰言不可為?

東坡到了汴京,朝見過,適值遼國來了一個使臣,傳他國王之命,道他遼國有一對,要宋國對來,對得來便為上邦,對不來便為下邦。其對只有五字,道:三光日月星。

天子便傳旨各官,誰能對此一對者,加官進爵。文武百官奉旨,俱細細思量道:"此對指出三件事,一個三字佔了去,卻將什麼數目字去對他?"所以皆則聲不得。天子見百官默然,正自著急,忽見班部中轉出那個有才有學的蘇軾來,俯伏金階道:"臣有一對獻上。"隨即高聲朗誦道:四詩風雅頌。

天子聽了,龍顏大悅,忙命侍臣寫了,賜與遼使道:"此對可為上邦麼?"遼使見了,啞口無言,甘心為下邦而去。朝廷果然加官,直做到禮部尚書。那時王安石雖死,而王安石一班奸人舒直等,尚佈滿朝中,未曾除去。

他們見東坡為天子所知,官漸漸做大了,十分妒忌,因又誣他謗訕朝政,群相附和,仍謫貶他到惠州。東坡因路途遙遠,姬妾都不帶去,惟朝雲苦欲隨侍,方才帶他同行。到得惠州,未及一年,朝雲因不服水土,遂患病而死,東坡甚是憐惜他,因作一首《西江月》詞兒道:

  玉骨那愁霧障,冰肌自有仙風。海仙時過探芳業,倒掛綠毛麼鳳。
  素面翻嫌粉泥,洗妝不褪唇紅。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東坡就把他葬在棲禪寺大聖塔後,葬處因他誦"如夢如泡"之句而死,復造一六如亭覆其上,遂成了個名墓。後人到清明時節,都來滴酒澆奠,至於地下常濕。

東坡在惠州,見地方人修東西二橋,一時修不完,即解犀帶以助其功,人皆感激。只可恨奸人聞知他在惠州安然無恙,遂又加讒譖,直貶他到海外儋耳地方。兄弟蘇轍在京,未免有言,遂連蘇轍也貶雷州。二人聚在一處,人看著好不淒涼。東坡全不在念,竟帶了兒子蘇邁,度過海去,同到儋耳。以為可以暫息,不料舒亶又行文府縣,不許與他官房居住,要他野居,侵瘴疫而死。東坡無奈,只得自買一間房子。卻喜得東坡的文章,天下聞名,那些士人都說道:"蘇學士乃天上人,今忽到此,是我三生有幸的造化。"遂都來拜從,因著人替他挑土填泥,修理房屋。

東坡原是個慷慨人,見人情甚好,便毫無抑鬱,日日與這班門生學者,飲酒賦詩為樂,一些瘴疫也不沾染。後來朝廷感悟,知他是個忠臣,遂赦免其罪,起為提舉成都玉局觀,聽其還鄉,把舒亶一班好人,盡置之死地。人人稱快。正是:

  害人常自誇,計策妙無涯。
  不料惡將滿,輪流到自家。
 
東坡感蒙聖恩,便度過海來,隨路到於常州。因四川遙遠,歸去不便,若住常州,到與西湖甚近,還可往來其間,以作娛老之計,因此買了一間房子在常州。尚未進屋。偶月夜閑行,走到一個僻巷,忽見一個老婦,倚著門,哭泣甚哀。東坡因問他道:"你為何哭得這般哀苦?"那老婦人道:"我有祖屋一間,先人創造,費盡心力,已是百年。今兒子不肖賣與另以,叫我出屋,怎不痛心?"說罷又哭。東坡問他房子賣與何人,原來恰就是東坡所買。東坡一時惻然,隨著人取了文捲來,當老婦人前燈上燒了,竟還了他的祖房,一分銀子也不要他還。老婦人感恩不消說了,便是旁人聞知,也稱羨不已。正是:

  焚券雖微事,仁心卻甚深。
  推行成德政,傳說到而今。
 
東坡住在常州之意,原因與杭州不遠,還可去時時游賞。不期世上好事難得再逢,在毗陵不多時,忽一朝無病安然而逝。死後有人傳說,朝廷正要降旨拜他為相,因聞死信方才止了,直到徽宗皇帝時,因好道,親臨寳籙宮齋醉,見一個有法術的道士,在醮壇之上拜表,伏地不起,久之,方起,徽宗問道:"往日就起,今日為何起得恁遲?"道士答道:"適至玉皇殿前,要進表章,恰值魁星奏事,直待他奏完,方才上得表章。"徽宗道:"魁星是何神?所奏是何事?"道士答道:"所奏事不可知,然這魁星就是本朝蘇軾。"徽宗聽了,大為驚喜,便傳旨要他的文章墨跡觀看,看了,甚是讚美敬重,因又傳旨,凡有人藏得蘇軾詩文墨跡,盡數獻出,官給賞銀。自此之後,士大夫以及田夫野老,沒一個不去搜求他的遺蹟。

徽宗因喜他的才名,就復了蘇軾的官爵,追贈蘇軾為太師,謚文忠。杭州百姓因見朝廷如此隆禮,也便聞風感念舊德,遂於孤山建起白、蘇二公祠來,至今不廢,遊湖者無不景仰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