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疫苗亂象調查: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組圖)

2010-03-19 00:22 作者: 王克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山西,近百名兒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殘或引發各種後遺病症。家長傷心欲絕、四處求治、負擔沈重。導致如此慘劇的病源何在?鍥而不舍的患兒家長紛紛質疑:「接種了乙腦疫苗怎麼又會得乙腦?」、「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難道不是接種疫苗所致?」等等,矛頭直指用來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的——疫苗!
  
問題究竟出在哪裡?難道真的和每個人都必須接種的疫苗有關?
  
在山西,事關千千萬萬兒童生命安全的疫苗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31歲的山西柳林縣農民王明亮在曾經搶救過兒子生命的山西省兒童醫院門口。

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永別了!我的孩子。」
  
31歲的山西省柳林縣農民王明亮,看了自己9個月的兒子最後一眼,拖著已被雨水淋透的身體離開了北京香山植物園。
  
這是發生在2008年8月22日凌晨的一幕,期間北京正在舉辦規模宏大的奧運會。
  
當天凌晨3時許,王明亮將整整搶救了6個多月,最終死於進京求醫招待所中的孩子送到就近的北京香山植物園。
  
天一直下著雨,植物園的草叢中撐著一把雨傘,傘下的包袱嚴嚴實實,裡邊包裹著孩子的屍體,還有一封信。
  
信上這樣寫道:「大哥、大姐:您好!我們是小兒的父母,孩子於2007年11月24日健康出生,滿月後突患不明原因疾病,抽風7個月治療無效死亡,這是我們僅剩的500元,請求幫忙安葬,願孩子永遠像花兒一樣美麗。」
  
王明亮告訴記者:「我原來想把自己的骨肉帶回家鄉安葬的!奧運會了,進京看病都把孩子的包裹查了個底朝天,別說帶個死去的孩子出北京了。」
  
帶著已經為孩子「哭的暈死過不知多少次的」妻子,王明亮回家了。
  
接種疫苗一週後開始抽搐
  
這個名叫王小兒的孩子,是王明亮唯一的兒子。王明亮夫婦育有一女一子。女兒王媛已經7歲,在上小學一年級。
  
2007年11月24日,盼子心切的農民王明亮在呂梁市人民醫院迎來了「自己的命根子」。孩子出生當天,醫院即為新生兒接種了卡介、乙肝疫苗。
  
剖腹產子的同時妻子做了絕育手術。
  
孩子滿月後不久,2008年1月2日下午,柳林縣柳林鎮青龍村衛生所醫生楊桂蘭來到王明亮一家居住的平房裡,為孩子接種了乙肝疫苗。
  
王明亮的妻子馬彩雲說:「當時,我媽和我都在家,醫生是我打了好多次電話請來的。」
 
一週後,「孩子開始抽搐,不斷出現,我們以為可能孩子冷著了。」
  
隨即,王明亮買來電暖器,並為孩子加了被子。「但是,孩子還是在抽。」「後來,請來醫生檢查,說孩子一切正常,非常健康。」
  
一個月後,「大年初三的晚上,吃完奶後,孩子便開始嘔吐,兩個眼睛往上翻,臉上、身上發青。」
  
正月初四,即2008年2月10日1時許,孩子被送到呂梁市人民醫院搶救,入院病歷上寫道:「繼而呼吸暫停,微弱,面色灰白,頻繁驚厥,發作時面肌顫動,口角抽動……」醫院開出了《病危通知書》。
  
在該院救治11天後,「控制不了抽搐,呼吸依然困難。兒科副主任高蘭芳專程護送孩子到山西省兒童醫院」王明亮說。
  
該院的出院診斷為:吸入性肺炎伴中毒性腦病。
  
拯救孩子
  
在山西省兒童醫院整整住了36天後,醫生對王明亮講,能做的檢查都做了,就是找不見病因。
  
期間,該院先後開出了十多份《病危通知書》。該院的出院診斷與入院診斷一致:癲癇,癲癇持續狀態,支氣管肺炎,注意遺傳代謝病。
  
出院醫囑寫道:「轉上級醫院進一步診斷」。
  
2008年3月26日晚,山西省兒童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韓紅偕同一名護士,一路護送孩子赴國內神經內科最權威的北京大學第一醫院。
  
在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住院6天後,主治醫生熊暉通知王明亮:「我們也找不見病因,沒有辦法了,你們回家吧。」期間,好多位專家前來會診,依然沒有給出明確結論。出院診斷書上是這樣寫的:癲癇,多發性部分運動性發作,部分性發作持續狀態,遺傳代謝病?
  
「西醫不行,中醫治!」有親戚向王明亮推薦了北京香山醫院的中醫牛志剛,但無法安排孩子住院。
  
2008年4月2日,從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出院後,王明亮提著中藥、抱著孩子回到自己出生的村莊——柳林縣金家莊鄉下嵋芝村,包括父母在內的全家老少都行動了起來——拯救孩子。
  
——奔波求醫。遵照醫囑,王明亮每週必須將孩子的病情資料帶到北京香山醫院,醫生據此開方。在北京最好的藥店同仁堂抓藥,旋即返回家鄉。整整4個月,每個星期,王明亮都重複著在「村莊——柳林縣城——太原——北京;北京 ——太原——柳林縣城——村莊」的路上,一個來回1400多公里。自己開車,全程高速,晝夜兼程,每個來回一般耗時至少兩天。
  
——拍攝痛苦。根據醫生要求,王明亮為了讓醫生準確瞭解孩子病情,專門購買了電腦、攝像機,每每孩子病情嚴重、抽搐顫抖時進行拍攝,拷到U盤,每次趕到北京香山醫院時交與醫生。「每週最少得拍四次!醫生要求每次拍攝至少在5分鐘以上才行。」王明亮說完這些,長久的低頭不語了。記者曾數次觀看這近百個視頻短片,看著僅僅幾個月的孩子痛苦的抽搐、顫抖、哭喊,不得不關閉視頻。
 
——鼻飼飲食。孩子自從第一次送進醫院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刻,喝水、吃奶、吃藥全部都是通過鼻孔完成。 「嘴抽的太厲害,沒辦法。」醫院將一根軟膠管通過孩子的鼻孔插入胃腔,所有的食用液體均通過此管提供給孩子。此管每10天更換一次,左右鼻孔輪換。回到村莊後,確實找不到醫生操作,便由王明亮給兒子安裝鼻飼軟管。
  
——日夜護理。自從回家後,再沒有醫院專門的吸痰設備了,至少每3個小時,王明亮和妻子就得給孩子吸一次痰,以保證孩子咽喉不被堵塞。「自從孩子住院以來,連續7個多月,我從未脫衣睡覺。」這期間,王明亮的妻子經常暈厥,「我還得搶救老婆」。
  
——負擔沈重。王明亮介紹,自從孩子發病,他先後開支醫藥費、交通費、住宿費等各種雜費共計20多萬元。「好在我還做些小生意,一般家庭早就拖垮了。」
  
2008年8月15日,看到孩子病情惡化,王明亮與妻子一起抱著孩子來到北京香山醫院。然而,他們想不到也接受不了的是, 「這成了孩子生命中最後的一站」。
  
其實與王小兒一樣,經歷過「接種疫苗——之後出現抽搐、發燒等——救治——診斷不明——死亡」的孩子,在山西境內記者還發現了3人。
  
發燒18小時死亡的劉紫陽
  
在山西省南部,長治市長子縣南陳鄉有一個小山村名叫善村。
  
村裡有個叫劉紫陽的小男孩,來到這個世界僅僅8個月,便離開了。
  
2009年11月17日,記者驅車來到善村,找到劉紫陽的家。劉紫陽的爺爺劉建武與奶奶講訴了劉紫陽因病死亡的情況。
  
劉紫陽2006年6月24日出生在長子縣醫院。剖腹產下這唯一的孩子後,孩子的媽媽一併做了絕育手術。
  
此後,按照預防接種程序孩子先後接種了卡介、乙肝、百白破及糖丸等疫苗。最後一次接種疫苗是2007年1月19日,由村醫宋峰曉給劉紫陽接種了乙肝疫苗。
  
2月28日晚9時許,劉紫陽開始發燒,媽媽給他服用了半袋護彤沖劑,發燒緩解。次日又開始發燒,村醫生打了退燒針。中午孩子身上開始出現 「黑斑」,皮膚青紫,呼吸緊迫。
  
隨即撥打120急救,下午1時許送到長子縣人民醫院,被診斷為「過敏性紫癜」,採取抗過敏等措施,半小時後身體發青更加嚴重。
  
該院立即派出急救車,將劉紫陽送往長治市和平醫院,在兒科診斷15分鐘後,轉傳染科住院。就在護士鋪床之際,孩子開始劇烈抽搐,搶救無效死亡。
  
被狗咬傷後死亡的兩個三歲半男孩
  
記者在山西省陽泉市調查發現,該市郊區及平定縣有兩個三歲半的男孩。死亡的時間相差一年,一個是頭年10月死亡,另一個是翌年8月死亡。死前他們都曾被狗咬傷,均接種了狂犬疫苗,且都是在接種第4針次後,出現發燒、抽搐、嘔吐等症狀;均因搶救治療無效死亡,醫院給出的診斷結論均為「病毒性腦炎」。
  
頭一年死亡的孩子名叫王仕超。家住平定縣城南苑人家9號樓二單元。 2009年11月16日,記者在他家見到了他的媽媽王文娟。
  
王文娟告訴記者,孩子2005年2月21日出生,一直十分健康。
  
2008年9月10日,她帶著孩子在街上買東西,孩子看到人力三輪車後兜上扒著一隻小狗,情不自禁地離開了媽媽,面對面地接近小狗,不料被這個僅三個月的小狗咬破了上嘴唇。
  
王文娟和小狗的主人隨即帶孩子到陽泉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接種了狂犬疫苗。按照醫生的要求,分別於9月13日、17日、 25日,先後接種了四次。本應 10月10日再接種最後一次,但10月7日晚孩子卻突然發燒,服感冒、退燒藥進行治療,8日上午,出現嘔吐症狀。
  
9日上午,發燒未退。即到陽泉人民醫院就診。媽媽排隊掛號時,孩子還在門診凳子上爬上爬下與爸爸玩耍,當醫生檢查時孩子的精神開始萎靡,中午做CT時便休克了,下午1點開始用呼吸機維持生命。
  
10日轉入重症監護室,14日早上搶救無效死亡。
  
孩子的父親王建軍告訴記者:「孩子一直好好的,怎麼一打疫苗就沒有了呢?我一定得給孩子討個公道。」
  
一年後死亡的孩子名叫劉一。家住陽泉市郊區義井鎮泊裡村。2009年11月16 日,記者在他家見到了他爸爸劉彥軍、媽媽石素芬、爺爺劉龍。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陽泉市郊區義井鎮泊裡村劉一小朋友的爺爺劉龍。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泣不成聲的一家人向記者講訴了劉一之死的全過程。
  
孩子2005年11月6日出生。「我孫子又聰明又活潑,身體可壯實了。」劉一的爺爺說到這裡眼淚成串地流了下來。2009年8月10日下午17時許,爺爺帶著劉一像往常一樣,在村裡遛彎。在到達村敬老院門口時,孩子興奮地往院裡跑,正好與一條院裡迎面跑來的黃狗撞到一起。劉一當時就被狗咬傷了右臉。爺爺急忙抱起劉一趕到村衛生所。一小時後從市疾控中心購得狂犬疫苗,注射給了孩子。此後,又給孩子接種了2支狂犬疫苗,一切正常。
  
8月24日,孩子接種了第4支疫苗。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陽泉市郊區義井鎮泊裡村劉一小朋友生前曾經注射過的狂犬疫苗,尚未接種最後一針,劉一便發病了。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兩天後,即26日上午,孩子開始發燒、嘔吐。劉一的爸爸說:「當時孩子精神不錯,我們懷疑孩子感冒了,就給他喝了感冒藥。」 但晚飯時,孩子無食慾,家人開始擔心。
  
劉一的爸爸介紹,第二天,即8月27日8時30分帶孩子來到市第一人民醫院兒科門診。醫生診斷可能是肺炎,接著開出血常規化驗單和x光片檢查單叫我們去做化驗和檢查。
  
上午11時許,給孩子辦理了住院手續,安排到了小兒科觀察室,給孩子輸上了液體和氧氣。記者看到一份由陽泉市第一人民醫院於當天12時30分出具的《病危通知書》是這樣記載的,病情:「患兒病重,進展快,連續抽搐。」診斷:「重症病毒性腦炎?化腦或乙腦不排除?」
  
15時許,給孩子接上了生命體症檢測儀。17時30分,經搶救無效死亡。
  
劉一的爸爸劉彥軍告訴記者:「我們隨後就懷疑疫苗害了孩子,找了衛生局、疾控中心,他們都推卸不管。」
  
如今孩子的屍體還在醫院的太平間裡,劉彥軍說:「我一定得給孩子討個說法。」
  
那條咬傷劉一的大黃狗還在泊裡村溜躂。
  
不明原因發病者名單
  
記者從山西最北部的天鎮縣到最南邊的運城市,縱橫奔走,調查瞭解到,除上述4戶家庭的孩子因病死亡外,還有74戶家庭的孩子「因病致殘或因病受重大影響」。記者先後訪問了其中的36戶,發現他們有一個共同特點,「發病前不久,均接種過疫苗。」
  
現將部分不明原因發病者名單及簡要發病情況呈現如下: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山西省天鎮縣南河堡鄉顧家灣村2歲的燕燕在姥姥懷中定定的坐著。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燕燕(化名),女,2歲,家住大同市天鎮縣南河堡鄉顧家灣村。目前不哭、不鬧、不笑、不玩、不說,不會走路,「像個植物人一樣」。
  
2009年12月11日,記者來到天鎮縣南河堡鄉顧家灣村燕燕的家。空曠的農家院的東北角,有一間僅30平米的小平房,這就是高家四代6口人的居所。土炕佔了房間的一半,15瓦的電燈泡和灶用鼓風機是家中僅有的兩件電器。
  
「本來要蓋房子的,錢全部給孩子看病花掉了,連牛都賣了,還欠了一大堆的債。」燕燕的奶奶張建雲如是說。
  
土炕上,姥姥抱著燕燕。記者看到梳洗的乾淨、漂亮的女孩定定地坐在姥姥懷抱裡,沒有表情。記者試圖與燕燕交流,給糖吃,卻視而不見,面對攝影閃光燈沒有任何反應,試圖讓孩子走幾步,孩子卻站不穩。
  
姥姥說,孩子整天不哭、不鬧、不笑、不玩、不說,不會叫爸爸、媽媽。從不主動要吃要喝,吃的拿到嘴邊才會吃,也不會走路。「像植物人一樣」。
  
孩子的奶奶張建雲告訴記者,孩子2008年4月30 日出生。5月29日上午9點多,包片預防接種醫生王振中到家,給孩子接種第二針乙肝疫苗,收費82 元。醫生走後五、六分鐘,孩子便睡了,直到第二天清晨還不醒。
  
早晨8時,即到天鎮縣醫院,醫生說沒事,回去吧。可是,一上車孩子就又睡了,直到晚飯時,孩子突然出現噴射性嘔吐。馬上叫來村醫張艮診斷,他說很嚴重,噴射性嘔吐是腦子的毛病,快去縣醫院治療。張艮醫生隨全家人抱著孩子又趕到天鎮縣醫院。晚9點多,醫生給孩子輸液,但孩子還是吐,並且開始抽風。
  
5月31日早晨,孩子的症狀越加嚴重,趕到大同市第五人民醫院搶救,診斷為病毒性腦炎,治療到6月14日,孩子不吐不抽了,但孩子神情呆滯,沒有反應。根據醫生建議即赴北京兒童醫院,醫生要求住院觀察,需押金2萬多元,家裡再也借不上這麼多錢了,沒什麼可賣的東西了,無錢可交,只好回家。
  
——強強(化名),男,8歲,家住呂梁市交口縣回龍鄉回龍村出租房。家人稱孩子目前會不定時的抽風。
  
2009年11月19日,記者在交口縣回龍鄉回龍村的一間出租房裡見到了強強。
  
其父高長宏告訴記者,2002 年5月18日兒子強強出生,2006年7月17日接種了乙腦疫苗,8月24日開始發高燒,村醫按感冒治療。
  
8月26日半夜開始抽風,後來發展到昏迷不醒、口吐白沫、鼻子流血、四肢發硬、持續抽搐,於是連夜送往山西汾陽醫院。
  
8月28日早,主治醫生抽了孩子的血和腦脊液,由高長宏送山西省疾控中心化驗,28日中午得到的化驗結果是:「血、腦脊液檢測乙腦IgM抗體均為陽性」。 當晚,轉到太原市傳染病醫院,按照乙型腦炎治療,晚9時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治療期間共下達3次《病危通知書》,9月15日,強強看似治癒出院了,但,強強至今還不定時的抽風。
  
——君君(化名),男,5歲,家住柳林縣縣城出租房。醫院診斷君君腦萎縮。
  
2009年11月20 日,記者在柳林縣縣城的一出租房裡見到了君君。
  
其父李常勤告訴記者,君君2005年3月28日出生,2007年10月15日接種百白破疫苗五天後,出現了不良反應,初期表現是腿拐行走不穩且日益嚴重,把孩子送到柳林縣、呂梁市醫院治療始終無效,只好回到家中,但隨著病情的發展孩子出現了頭痛、嘔吐症狀。
  
當年11月中旬又送孩子到柳林縣、呂梁市醫院治療,孩子病情未見好轉。
  
12月7日,到山西省兒童醫院治療,神經內科專家多次會診,沒有斷清病症,住院期間核磁共振影像報告結果腦萎縮,住院一個多月總算保住了性命。治療花了 6萬餘元。
  
——晨晨(化名),男,4歲,家住太原市寇莊西路。目前後遺症癲癇。
  
2009年9月14日,晨晨的母親田霞,原山西省疾控中心疫苗供應站護士,向記者介紹了兒子晨晨發病的情況。
  
晨晨2006年 7月30日出生。「05年之前,我在省疾控中心工作,覺得那裡的疫苗質量過硬,所以專門跑去為孩子接種。」
  
2006年11月2日,省疾控中心李秀蘭大夫為孩子接種了百白破疫苗。
  
一週後,孩子體溫高達37.2—37.4,並伴有抽搐,每天兩次至三次,每次發作2—10分鐘,抽搐20餘下,跟他說話毫無表情。
  1
2月10日體溫恢復正常,但抽搐症狀仍持續,12月10日晚住進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開始輸液,丙種球蛋白50毫升,鈣、益智欣以及糖鹽水,輸液五天症狀未減輕,於12月22日出院。
  
2006年12月底去北京,2007年1月9日住進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診斷為「嬰兒痙攣症」,經醫院輸注「激素」及口服「德巴金」,於1月 15日停止抽搐,2月1日出院返家。
  
——莉莉(化名),女,10歲,家住太原市小店區西溫莊鄉東溫莊村。目前咬字不清,動作怪異,手、腳、頭部常常不自覺抽動。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家住太原市小店區西溫莊鄉東溫莊村10歲的莉莉,目前咬字不清,動作怪異,手、腳、頭部常常不自覺抽動。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2009年11月22日,記者在太原市小店區西溫莊鄉東溫莊村見到了莉莉。
  
其父高徑告訴記者,10歲的莉莉,2007年10月、11月分別接種流感疫苗、流腦疫苗。2008年春節時感到異樣,3、4月份後問題更加明顯,表現為:吐字不清,動作怪異,手、腳、頭部常常不自覺抽動。各相關醫院對病因一直查不清楚。
  
——妞妞(化名),女,3歲,家住壺關縣龍泉鎮大山南村。目前留下肢體活動困難後遺症。
  
2009年11月18日,記者來到壺關縣龍泉鎮大山南村妞妞家。一家四口暫住在自家的房子裡,房子,已賣給別人了。給女兒治病的欠賬,尚未還清。
  
3歲的妞妞一直睡在床上,其母拉開孩子的衣服,記者看到身上、腿上有多處手術疤痕。
  
其父賈海波告訴記者,妞妞2007年 9月出生,2008年7月7日接種了流腮疫苗、8月8日接種了乙腦疫苗。9月22日發高燒,渾身長滿紅斑。
  
將妞妞送進省兒童醫院診療,經各位醫生初診、分析,是血小板減少,疑似紫癲、腦炎,而具體病因始終不明,病情不見好轉,進一步惡化,身上紅斑處開始變質腐爛,下達了病危通知書。
  
2008年10月7日到北京兒童醫院進行了治療,經該院全面、細緻、系統地檢查分析,最終確診為壞死性筋膜炎。鑒於已過了最佳治療期,身上紅斑處已全部腐爛,北京兒童醫院先後多次給妞妞做切腐植皮手術,經過近1個月的治療、護理,妞妞得救了,留下肢體活動困難後遺症。
  
——靳中逸(化名),男,17歲,家住高平市三甲鎮底池村。目前後遺症頭痛,時不時地發作,怕異味刺激。
  
2009年11月18日,在山西省高平縣城,記者見到了正在讀高中的靳中逸。寡言少語,反應遲緩。
  
其父靳偉才告訴記者,兒子14歲,響應政府應急接種乙腦疫苗號召,2006年8月26日下午,在三甲鎮衛生院接種了乙腦疫苗,接種疫苗的醫生是孫愛香。
  
第二天,兒子感覺頭痛得很,發高燒。在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8月28日,醫生說退燒了,回家修養。但是,當晚又高燒不退。趕到長治市和平醫院就診,確診為乙腦疑似病例。從這次患病後,就落下了一個後遺症頭痛,時不時地發作,受異味刺激頭痛易發作,非常痛苦。
  
——玲玲(化名),女,16歲,家住臨汾市洪洞縣萬安鎮。目前後遺症癲癇。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臨汾市新華中學學生易世華病中 。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2009年9月14日,臨汾市新華中學學生玲玲的父親易文龍接受了記者採訪。
  
易文龍稱,女兒玲玲,2006年考上了山西省臨汾市新華中學,在43班讀初一。2006年12月 8日,校醫給班裡60餘名學生集體接種流腦A+C疫苗。接種後第二天,發現孩子異樣,兩天後加重,孩子出現了嚴重的意識紊亂不良反應,送到臨汾市人民醫院進行治療,住院3天後轉入山西省兒童醫院治療,該院下達了病重通知書。十天後,轉院中國人民解放軍301總醫院,結論是「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
  
2007年1月30日出院。因頭痛、性格變得暴躁、孤僻,3月20日再到中國人民解放軍301總醫院住院治療,複查得知是後遺症「繼發性癲癇」。各醫院均未查出發病原因。

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一: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
臨汾市新華中學學生易世華病後 ,採訪玲玲,山西省臨汾市新華中學學生。本報記者王克勤攝影報導

——豪豪(化名),8歲,家住運城市垣曲縣廣場路7號。目前,後遺症癲癇。
  
2009年11月18日,豪豪的母親王建霞接受了記者採訪。
  
王建霞告訴記者,豪豪 2002年12月29日出生,2007年6月27日接種了乙腦疫苗,2007年8月16日出現發熱、嘔吐、抽搐,在垣曲縣人民醫院治療,診斷為乙腦,病情十分嚴重。隨即轉入山西省兒童醫院治療,病情仍不斷惡化。
  
10月11日,轉入北京兒童醫院治療,住院兩個多月。診斷:症狀性癲癇;肺炎?。
  
2008年2月18日再度入住北京兒童醫院,按乙腦康復期治療,北京兒童醫院治療兩次,花費12.6萬元。
  
——蕊蕊(化名),女,2歲,家住運城市鹽湖區解州鎮。目前後遺症癱瘓。
  
2009年12月18日,在北京兒童醫院附近的一間破舊的閣樓裡,記者見到了來北京治療的女孩蕊蕊。蕊蕊母女與來自黑龍江的求醫母子租住的房間只有10 平米,兩個母親與兩個肢體活動不便的孩子均坐在一張大床上。
  
蕊蕊的母親張海霞告訴記者,蕊蕊2008年6月11日出生, 2008年9月20日,她接種了糖丸疫苗和百白破疫苗,19天後發燒,在當地一診所就診,診斷為感冒,上呼吸道感染,給予抗炎症治療,病情好轉。一週後,蕊蕊再次出現低熱,哭鬧不安等情況,10月16日就診於運城市中心醫院,診斷為急性播散性腦炎。醫院感染科仝桂琴大夫在兒科看到該患兒有上肢活動不靈活情況,於11月5上午9時上報鹽湖區疾控中心免疫規劃科,運城市鹽湖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組織了相關調查,2009年2月24日,邀請區接種異常反應鑑定專家 9人,召開專家會議,經專家組成員討論研究後,診斷結論是:「不排除脊髓灰質炎疫苗衍生病毒病例。」
  
已經為孩子治療花了23萬元的張海霞說:「我最大的期望:只求女兒長大成人,能自己上廁所就行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