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官方公關 疫苗事件真相被壓制

2010-03-31 01:14 作者: 艾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知名記者王克勤發表山西疫苗亂象調查,揭露山西近百兒童因注射疫苗致殘致死現象,及背後官商勾結行為,引發輿論風暴,但中宣部下達媒體報導禁令,眾多謎團因而被掩蓋。

在眾人矚目之下,山西疫苗事件持續升溫。然而,在諸多問題尚待調查,眾多疑點需要官方解釋之際,被大陸媒體視若洪水猛獸的中宣部「禁令」還是下了。

三月二十二日,山西省官方就疫苗事件首次召開新聞發布會,有百餘名記者參加。發布會進行不到二十分鐘便告結束,對於敷衍了事草草收場的發布會,現場有記者拍桌子高喊抗議。

抗議無效。隨之而來的禁令強調,媒體日後關於山西疫苗事件的相關報導,一律以新華社稿件為準。值得玩味的是,在這輪媒體追問山西疫苗問題的報導中,新華社(山西分社)因虛構相關採訪內容早已失信於人。

依照大陸慣例,但凡官方就某事召開新聞發布會,即意味著事件將進入收尾階段。而中宣部禁令已下,疫苗事件許多尚待揭開的謎團,或也將因此被掩蓋。

最先掀起媒體追問山西疫苗問題的,系一組長達二萬餘字的調查報導。三月十七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經濟時報》刊發了首席記者王克勤的調查報導《山西疫苗亂象調查》。

該組調查報導主要向公眾展現了三方面的事實:近年來,山西省出現近百名兒童致殘致死現象,這些兒童一個共同的特點是,都注射了各種防疫疫苗(二類);此外,山西省疾控中心將疫苗配送權,承包給一家自稱為衛生部部屬企業(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衛公司),該企業在疫苗儲存、運輸過程中存在違規行為;此外,就是包括山西省衛生廳相關官員在內,山西省衛生系統在疫苗經營問題上涉嫌官商勾結行為。

《中國經濟時報》的報導刊發後,迅速引起媒體及公眾關注。在總理溫家寶於「兩會」期間,聲稱將創造條件讓民眾批評政府的背景下,該組報導引發輿論熱議,衛生部隨即表示將責令相關部門調查此事。

翌日,新華社官方網站新華網刊發報導,在《還原「山西疫苗事件」的真相——新華社記者關於「疫苗事件」的訪談》中,新華社記者聲稱就此事採訪了涉及此事的山西省疾控中心及其主管部門山西省衛生廳,和部分專家及經核實被懷疑注射了「高溫暴露疫苗」的一名患兒家屬。在該報導中,山西省衛生廳否認《中國經濟時報》披露的事實,稱其反映情況不實,並表示該省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現聚集性異常反應的報告。事後證實,新華社發布的「還原真相」報導,只是該社山西分社記者將山西衛生廳草擬好的文宣原文照抄。

對於山西省衛生廳的否認,《中國經濟時報》社發布嚴正聲明稱報導屬實。聲明強調:「通過調查,記者掌握了大量證明山西省疾控中心存在高溫暴露疫苗、官商合謀壟斷疫苗市場等問題的證據,包括人證、物證、錄音錄影等。」聲明呼籲相關政府部門本著落實總理溫家寶「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的鄭重承諾,對該事件進行深入調查核實。「我願意對報導裡的每一個字,負全部的法律責任。」對山西官方對報導的指責,記者王克勤說,這是一組採寫歷時近半年,通過大量尋訪、取得紮實證據的報導。作為報社首席記者,王克勤聲名鵲起於甘肅證券市場黑幕的報導,此後,他採寫的北京出租車黑幕調查等調查報導,引發輿論轟動。

此後,山西官方仍堅稱疫苗質量安全、報導不實,而王克勤通過自己的博客發聲,希望中央介入調查此案,並呼籲新聞機構派出更多記者到山西尋訪真相,以保障數千萬兒童生命健康。

在經過了零八年「毒奶粉」事件之後,公眾對毒害兒童的事件早已深惡痛絕。山西疫苗事件一出,民憤紛起,而眾多媒體(約有四十多家海內外媒體)也派記者入晉試圖尋求事件真相。一場涉及衛生安全的公共事件由此形成。

其實,山西疫苗事件的發軔,起於零七年山西衛生系統一名工作人員的舉報。原在山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任資訊科科長的陳濤安,零七年被調離崗位後一直不明就里。在申請回原崗位工作未獲領導批准,卻得到不工作仍可工資獎金照拿的承諾後,陳濤安稱自己更加不解。

在這不解之中,偵察兵連長出身且對疾控體系熟稔的陳濤安,開始尋求其被調離的原因。「我發現了他們存在官商勾結的證據。」陳濤安說,可能是其敢言個性及恪守職責的工作作風,讓疾控體系的官員不得不將其支開。陳說,經過數月尋找證據,終於發現山西省衛生體繫在二類疫苗經營問題上存在「黑洞」。

舉報官商勾結被遮蔽

依照中國現行法律法規,二類疫苗的配送經營可交由市場進行,衛生行政部門只要負起監管之責而無需插手經營。但山西省疾控中心卻成立了疫苗配送中心,並將配送中心承包給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該公司法人代表田建國,作為一家企業法人代表,卻被疾控中心聘任配送中心(事業單位)主任。

獲得二類疫苗配送經營承包權後,原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推行了一項「標籤疫苗」制度,即進入山西市場的疫苗需貼上「山西疾控專用」等特定標籤方可流通。貼標籤的任務,則落在了負責疫苗配送的華衛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山西省衛生廳曾下發紅頭文件,支持推廣這一「標籤疫苗」制度。據相關資料統計,山西省每年需各類疫苗超過一千萬支。如此數目疫苗每支需貼上標籤,只得將疫苗存放在常溫(或高溫)環境下進行——由此,已違反了疫苗儲存環境的相關規定。被陳濤安稱為「高溫暴露」的疫苗由此產生。陳的一個邏輯推論是,疫苗違反了儲存和運輸的相關嚴格規定,或將產生「降效」或「失效」,「人接種這樣的疫苗,會增大產生不良反應的機率」。

對於華衛公司壟斷山西疫苗配送經營權的行為,陳濤安向山西省官方各級部門進行了舉報。幾經周折,山西官方相關部門給陳的解釋是,「標籤疫苗」制度是於民有利的政策,而其反映的其他問題並未得到解釋。此外,工商註冊資料顯示,華衛公司為民企鐵定無疑的情況下,山西省衛生廳相關官員仍堅稱其為衛生部部屬企業,並稱陳濤安舉報之事無事實依據,疾控中心做法並無不妥。

在體制內求告無門後,陳濤安最終將山西疫苗配送經營權被民企壟斷的醜聞向媒體公開。事後,針對華衛公司壟斷山西疫苗配送經營的問題,經大陸多家媒體曝光而為世人所知。

針對山西疫苗市場的亂象,中央電視臺曾攝製了相關調查節目,但隨後被山西官方「公關」掉而未能順利播出。山西疫苗亂象由此被遮蔽,直到這次《中國經濟時報》將此舊事重提。

三月二十二日,山西官方就疫苗問題舉行了新聞發布會。在發布會上,山西省政府副秘書長巨憲華照本宣科念了十多分鐘通報稿後,僅給現場媒體三個提問機會便草草收場。

在通報稿中,巨憲華承認山西省疾控中心在與華衛公司的合作中存在違規行為,原主任栗文元因經濟問題而被調查。但巨憲華同時堅稱,媒體此前披露的疫苗問題,經核查結果是質量合格,他同時聲稱當下山西市場上的疫苗有相當的安全保障。對於其他如在疫苗配送經營過程中是否存在官商勾結等問題,發布會並未給予更多資訊披露。

記者高喊「我抗議!」

人命關天的大事,官方發布會未能對諸多媒體疑惑進行釋疑,卻迅速宣布結束,此舉引發了現場記者們的不滿。大陸敢言媒體《南方都市報》記者以及在三聚氰胺 「毒奶粉」事件中率先點名批評三鹿奶粉的《東方早報》記者,更是拍桌高喊:「我抗議!」。

記者們隨即圍堵出席發布會的官員,山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楊波最終被記者團團圍住,但他支支吾吾,虛應了事。

山西省官方稱,這只是第一次相關問題的新聞發布,以後還會有更多資訊披露。但現場不少媒體記者認為,山西官方的權力傲慢在此顯露無疑。

媒體調查權已被剝奪

山西官方的表態歸表態,媒體的期待卻將因中宣部的禁令而落空。發布會結束後,當日晚間,中宣部的禁令隨即發下。禁令稱,山西疫苗事件的報導,一律以新華社稿件為準。——這意味著,其他媒體對該事件的採訪調查權利已被剝奪,疫苗事件若隱若現的權力腐敗、官商勾結等問題或也將由此石沉大海了。

在離太原市有近三個小時車程的高長宏老家,兩個兒子成了高家永遠的痛:大兒子注射了疫苗後,不久便出現了智力障礙。為此,高家希望再生個小孩照顧哥哥;小兒子呱呱墜地,卻因食用了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而患上了腎病。

三月二十二日早上,來自呂梁市交口縣的高長宏,與幾位病患兒童家長來到了山西省信訪局。一名自稱張姓的副局長接待了他們。張副局長稱,疫苗事件省政府已經高度重視,會給家長們一個滿意交代;但張同時要求病患家長,這段時間記者那麼多,「你們就不要鬧了,這樣對政府形象不好」。高長宏說他暫時相信張副局長的話,但毒疫苗受害者將何時討回公道?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