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與報復:從六四大屠殺到幼兒園大屠殺

2010-05-14 21:36 作者: 天理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大屠殺二十年來,我們這個民族,活著的人,已經遠不是上世紀魯迅所言靠吃人為生的食人生番,而是殺人生番。

跨越六四大屠殺20年時空,展現在眼前的一幅幅血腥圖景,感受的卻是同樣的從震驚,憤怒,仇恨到悲哀。

經上說,末世的時候,不法的事情太多,人心都冷漠了。然而,僅僅用冷漠這個詞彙,來描繪當前中國大陸這個土地上的人心,都已然淺薄。

以下圖表背後所顯現的殺人和死難者行為片段,就是這二十年來,中國傳統專制文化實踐下,演繹出來的人性的路線圖。

對照下這個圖表,我所看到的,是一場場力量絕對不對稱,犯罪心理完全瘋狂無邏輯,而血腥野蠻程度卻驚人一致的屠殺。

從六四屠殺後,民主運動,到維權運動20年來的傷亡事件,除了深思熟義無反顧的勇士楊佳和出自人性本能反抗的烈女鄧玉嬌之外,20年來這些無數暴力或非暴力反抗事件下所製造的,都是被壓迫,被剝奪,被凌辱的,被獨裁者與反抗倡導者雙重誤導下的受難者,沒有英雄沒有勇士。

思想被禁忌,言論被主子們主流化,靈魂被格式化,這一個個獨裁心理之下塑造的單一蒼白表達能力的心靈,造就的是個人心靈被墓葬,對對個人生命,特別是對比自身更加弱者生命的漠視。

2000年來,直到今天的和諧盛世,中國人仍然生活在封建時代的奴役社會,人生只有單一的生命道理選擇:或者為主,或者為為奴。

今天不過是變換名詞,從皇帝和奴才,變為政府領導,和人民。

面對這些消失的生命,如果無法從我們每個中國人的內心顛覆專制獨裁思想,這個社會造就的就只能是屠夫,民賊,殺人生番橫行可行的現實。

在一個野蠻民族,一個個人心靈的蠻荒之地,憂傷的靈無處寄託,痛悔的心無從說起。

儘管這些屠殺者,其猥瑣程度甚至不如伊斯蘭恐怖份子的人肉炸彈。

然而,卻不要跟從獨裁主流說他們是人生失敗,報復社會。

他們是報復的不是社會,他們反抗的是生命本身,是你我一個個麻木不仁,靈魂死亡的中國人個人。

不想重複說過的話,(見2009,迎來美麗的新世界)。

沒有證據顯示,更無需猜測,這個政府的獨裁者是不是策劃了,這5起幾乎同時發生在不同省份的屠殺兒童幼兒事件。

然而,看看他們對這些事件的應對,從武裝保衛學校幼兒園,到薄熙來排查精神病,我們中國人正在快速進入入一個現代獨裁專制奴役下的美麗新的世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