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六四 民主愛國

2010-06-11 10:45 作者: 達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二十一年前中華民族在經歷了毛及其中共百般蹂躪的長期痛苦之後,終於爆發出一場由具有政治抱負和擔當精神的青年學生為先驅的自發革命群眾運動。強烈反對官倒腐敗、以與政府對話的形式爭取在上層建築的話語權……這是人民在社會轉型期真誠的民意表達,是在中國實行政治民主的迫切要求,是一個號稱共和國裡公民社會對自身命運的合理關注。我們堅持不懈地紀念六四,就是懷念這個辛亥革命百年以來我們民族對於統治者而言自我意識最為清醒的年代。以拒絕遺忘、尋求正義呼喚國人一起推倒這個愚昧黑暗的國家政權被專制政黨長期壟斷的權力私有制度。

「六四」運動的特質在於他勇敢地觸及到了國家體制、人民地位的政治禁區,與中共的絕對威權及其既得利益產生了尖銳衝突。這是中共除了還政於民,無法繞過的一道坎!所以儘管運動保持了最大的和平理性,處處謹慎地維護著黨的統治地位,以自殘的絕食表白、以下跪的姿態上書、甚至與對天安門毛像不滿的湖南三勇士劃清界線都無法避免流血;無法改變那專制者與道德相反、與博愛相反、與人道相反、與宗教相反、與人民為敵的本性。這場震驚世界出動坦克、真槍實彈武裝的二十萬黨軍,公然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及清場後的大通緝大逮捕人人過關的追查恐怖,再次暴露了中共一貫以「愛黨」來劃分敵我的反動政治倫理。這和日後蘇共領導人為實現道德的政治而勇於自我否定的高尚精神境界形成鮮明的對照。此舉也只能是在產生於當年對斯大林徹底清算基礎之上的歷史進步。

被揭露的真相越來越清楚告訴世人,這是一場精心策劃既考慮到當時防止內部政變、兵變又周詳到避免日後遭受清算的系列予案實施,他們以製造地面衝突的方法,成功地運用了軍民相互的仇恨和殘殺。既獲取了鎮壓的藉口更擴大了對慘案的政治清洗。應該相信此種以軍事行為對平民實施肉體消滅的陰謀手段已與時俱進地被運用在改由武警出手對西藏、新疆少數民族的鎮壓以及石首村民維權等事件中。文明時代、和平時期、鮮活生命────這真槍實彈說明瞭甚麼?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常識。我們必須明確,誰是我們各族人民的真正凶手。

同過去歷次政治運動中整人、害人越多越昌盛的「左派」一樣,如今要讓黨性最強,殺人越凶、越狠的劊子手掌權!張揚獸性、氓滅良知竟讓最卑劣者勝出,就是因為黨國社會有一條以壟斷政治權力為最高目標的邪惡軸心。牠無處不在地發揮著逆向運作的政治機制,隨時都在破壞著我們民族的理性,異化著我們民族的性格。牠使我們失去了民主憲政的光輝前景,也是我們背離傳統文化、喪失社會正義、道德整體滑坡最根本的原因。

學生、市民的生命阻擋不住權力伸向錢與色的黑手,保留極權邪惡的單一經濟改革從違法進而違憲,憲法第十二條規定:「社會主義的公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禁止任何組織或個人用任何手段侵佔或破壞國家和集體的財產。」國內資本的崛起伴隨著對國有資產的瘋狂掠奪。二十一年來中共在這條殺出來的血路上已把腐敗從個人、家庭擴展到組織、集團、政府、司法甚至長期與黑幫為伍。無論從政還是經商,都少不了金錢美色這顆老毛在四清運動中曾誇誇其談的『糖衣炮彈』。如今收買腐敗的方法正如癌症般悄悄地擴散到海內外各個領域,大大地豐富了中共統一戰線的內容。

這二十一年間橫空出世的資本被賦予了至高無上的龍頭地位,政府本身也作為資本的成員在為資本辛勤服務著。鄧的這些白貓黑貓們代表著強大的政權力量和資本力量。他們一手掌握國家機器一手擁有著國家的全部資源,再生出了一個更兇惡殘忍的東方資本主義,這是對馬克思、列寧主張的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可以實現人類理想社會的極大諷刺和徹底否定。

經濟改革首先使得專制制度得以對抗民主的能力和擴張的野心。以巨資不遺餘力地創辦出舉世無雙的奧運、世博政治工程。中國成了世界上少數幾個專制政體的堅強後盾!在這個過程中真正獲利的還不如說是中共各級的個體官員和權力尋租者,社會財富迅速地向這些人轉移。

黨國的政治結構原本就充斥著民主的「裝飾品」、「代用品」。人民永遠被黨代表著,私通國庫的黨庫,使黨有能力永遠地代表著國家。 而這二十一年間中國的社會力量、民間組織已被這種專制權力與資本力量聯盟的強大的「雜交」優勢所摧毀,使廣大農民、工人(農民工、下崗工)、拆遷征地戶等弱勢的多數,彼此更加孤立無援、互相折騰;令被遭受剝奪的個體直接面對以國家名義、公權力面貌出現的政府、警力、法院、動遷、城管甚至打手的高壓勒索、蓄意侵害。可以說各地大規模上訪潮的持續出現以及官方對訪民的卑劣打壓就是一面透視腐敗的照妖鏡。人民已忍無可忍,除了自殘、跳樓、自殺、自焚之外還出現了像楊佳、鄧玉嬌那樣不得不當一次武俠的垂死掙扎,也有轉而向更弱者的兒童、學生實施社會報復。物質決不是唯一,更不是一切。可以說這場崎型的經濟發展是以剝奪人權、欺詐公民、犧牲環境、透支未來所成就的,是不可持續和無法仿效的。

近期所謂出自海外華人,號稱渲染大陸於一時的「國力論」與不久前擴大民族民主誤區的「中國可以說不!」相呼應,和那本被派到古巴為卡斯特羅做顧問的何新所述的「國家主義」以及最近的向祖國母親拜年、首先要感謝祖國、體諒官員、不抱怨運動等,一脈相承同為國家主權無限地外延和開拓。都是人民被國家抽象所虛擬,個人被某種須要所代表;以個人主動奉獻去面對非法剝奪,以道德服務於邪惡之類的「筆桿子」產品。都是在設法和諧掉尖銳的階級矛盾、官民對立、貧富分化,都是以權貴為主體;以人為奴,以民為賤、以虛為實的官本位之作。「國力論」不過是又一曲引吭高歌中共非法執政的動聽讚歌;是又一層掩飾無數專制罪惡的美麗面紗。

雖同為中國人或海外華人,但隨著專制政黨的長期執政,無可避免地分割成被專制愛國和自覺的民主愛國。民主是最大可能的人本、民主為人權與民權所屬,她是一切專制的宿敵和剋星。讓我們向百年憲政以來生生不息、不屈不撓、勇於犧牲的民主愛國者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六四英靈千古!

趙紫陽的人民立場千古!

*附記:關於國家的觀念;在專制統治者看來,國家只是他的車而權力則是他的馬。車愈大愈舒適愈好,馬愈高愈強壯愈好。故有冷戰的思維和野心,會有怕被顛覆的恐懼。在此「愛國」只是個偽命題。國本還是民本也是一種屬性的界定,後者從不脫離活生生的公民利益而去以一個「容器」來說事。比較之下只能是:愛民才是愛國,只有愛民才能愛國。一個沒有實際政治權利、沒有人格尊嚴的人民如何去辨認、呼喚他的國?─────專制無祖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