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六四 民主爱国

2010-06-11 10:45 作者: 达尔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二十一年前中华民族在经历了毛及其中共百般蹂躏的长期痛苦之后,终于爆发出一场由具有政治抱负和担当精神的青年学生为先驱的自发革命群众运动。强烈反对官倒腐败、以与政府对话的形式争取在上层建筑的话语权……这是人民在社会转型期真诚的民意表达,是在中国实行政治民主的迫切要求,是一个号称共和国里公民社会对自身命运的合理关注。我们坚持不懈地纪念六四,就是怀念这个辛亥革命百年以来我们民族对于统治者而言自我意识最为清醒的年代。以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国人一起推倒这个愚昧黑暗的国家政权被专制政党长期垄断的权力私有制度。

「六四」运动的特质在于他勇敢地触及到了国家体制、人民地位的政治禁区,与中共的绝对威权及其既得利益产生了尖锐冲突。这是中共除了还政于民,无法绕过的一道坎!所以尽管运动保持了最大的和平理性,处处谨慎地维护着党的统治地位,以自残的绝食表白、以下跪的姿态上书、甚至与对天安门毛像不满的湖南三勇士划清界线都无法避免流血;无法改变那专制者与道德相反、与博爱相反、与人道相反、与宗教相反、与人民为敌的本性。这场震惊世界出动坦克、真枪实弹武装的二十万党军,公然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及清场后的大通缉大逮捕人人过关的追查恐怖,再次暴露了中共一贯以「爱党」来划分敌我的反动政治伦理。这和日后苏共领导人为实现道德的政治而勇于自我否定的高尚精神境界形成鲜明的对照。此举也只能是在产生于当年对斯大林彻底清算基础之上的历史进步。

被揭露的真相越来越清楚告诉世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既考虑到当时防止内部政变、兵变又周详到避免日后遭受清算的系列予案实施,他们以制造地面冲突的方法,成功地运用了军民相互的仇恨和残杀。既获取了镇压的借口更扩大了对惨案的政治清洗。应该相信此种以军事行为对平民实施肉体消灭的阴谋手段已与时俱进地被运用在改由武警出手对西藏、新疆少数民族的镇压以及石首村民维权等事件中。文明时代、和平时期、鲜活生命――――这真枪实弹说明了甚么?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常识。我们必须明确,谁是我们各族人民的真正凶手。

同过去历次政治运动中整人、害人越多越昌盛的「左派」一样,如今要让党性最强,杀人越凶、越狠的刽子手掌权!张扬兽性、氓灭良知竟让最卑劣者胜出,就是因为党国社会有一条以垄断政治权力为最高目标的邪恶轴心。牠无处不在地发挥着逆向运作的政治机制,随时都在破坏着我们民族的理性,异化着我们民族的性格。牠使我们失去了民主宪政的光辉前景,也是我们背离传统文化、丧失社会正义、道德整体滑坡最根本的原因。

学生、市民的生命阻挡不住权力伸向钱与色的黑手,保留极权邪恶的单一经济改革从违法进而违宪,宪法第十二条规定:「社会主义的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破坏国家和集体的财产。」国内资本的崛起伴随着对国有资产的疯狂掠夺。二十一年来中共在这条杀出来的血路上已把腐败从个人、家庭扩展到组织、集团、政府、司法甚至长期与黑帮为伍。无论从政还是经商,都少不了金钱美色这颗老毛在四清运动中曾夸夸其谈的『糖衣炮弹』。如今收买腐败的方法正如癌症般悄悄地扩散到海内外各个领域,大大地丰富了中共统一战线的内容。

这二十一年间横空出世的资本被赋予了至高无上的龙头地位,政府本身也作为资本的成员在为资本辛勤服务着。邓的这些白猫黑猫们代表着强大的政权力量和资本力量。他们一手掌握国家机器一手拥有着国家的全部资源,再生出了一个更凶恶残忍的东方资本主义,这是对马克思、列宁主张的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可以实现人类理想社会的极大讽刺和彻底否定。

经济改革首先使得专制制度得以对抗民主的能力和扩张的野心。以巨资不遗余力地创办出举世无双的奥运、世博政治工程。中国成了世界上少数几个专制政体的坚强后盾!在这个过程中真正获利的还不如说是中共各级的个体官员和权力寻租者,社会财富迅速地向这些人转移。

党国的政治结构原本就充斥着民主的「装饰品」、「代用品」。人民永远被党代表着,私通国库的党库,使党有能力永远地代表着国家。 而这二十一年间中国的社会力量、民间组织已被这种专制权力与资本力量联盟的强大的「杂交」优势所摧毁,使广大农民、工人(农民工、下岗工)、拆迁征地户等弱势的多数,彼此更加孤立无援、互相折腾;令被遭受剥夺的个体直接面对以国家名义、公权力面貌出现的政府、警力、法院、动迁、城管甚至打手的高压勒索、蓄意侵害。可以说各地大规模上访潮的持续出现以及官方对访民的卑劣打压就是一面透视腐败的照妖镜。人民已忍无可忍,除了自残、跳楼、自杀、自焚之外还出现了象杨佳、邓玉娇那样不得不当一次武侠的垂死挣扎,也有转而向更弱者的儿童、学生实施社会报复。物质决不是唯一,更不是一切。可以说这场崎型的经济发展是以剥夺人权、欺诈公民、牺牲环境、透支未来所成就的,是不可持续和无法仿效的。

近期所谓出自海外华人,号称喧染大陆于一时的「国力论」与不久前扩大民族民主误区的「中国可以说不!」相呼应,和那本被派到古巴为卡斯特罗做顾问的何新所述的「国家主义」以及最近的向祖国母亲拜年、首先要感谢祖国、体谅官员、不抱怨运动等,一脉相承同为国家主权无限地外延和开拓。都是人民被国家抽象所虚拟,个人被某种须要所代表;以个人主动奉献去面对非法剥夺,以道德服务于邪恶之类的「笔杆子」产品。都是在设法和谐掉尖锐的阶级矛盾、官民对立、贫富分化,都是以权贵为主体;以人为奴,以民为贱、以虚为实的官本位之作。「国力论」不过是又一曲引吭高歌中共非法执政的动听赞歌;是又一层掩饰无数专制罪恶的美丽面纱。

虽同为中国人或海外华人,但随着专制政党的长期执政,无可避免地分割成被专制爱国和自觉的民主爱国。民主是最大可能的人本、民主为人权与民权所属,她是一切专制的宿敌和克星。让我们向百年宪政以来生生不息、不屈不挠、勇于牺牲的民主爱国者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六四英灵千古!

赵紫阳的人民立场千古!

*附记:关于国家的观念;在专制统治者看来,国家只是他的车而权力则是他的马。车愈大愈舒适愈好,马愈高愈强壮愈好。故有冷战的思维和野心,会有怕被颠覆的恐惧。在此「爱国」只是个伪命题。国本还是民本也是一种属性的界定,后者从不脱离活生生的公民利益而去以一个「容器」来说事。比较之下只能是:爱民才是爱国,只有爱民才能爱国。一个没有实际政治权利、没有人格尊严的人民如何去辨认、呼唤他的国?―――――专制无祖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