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人新移民婚姻路難行?


美國年輕男女正賦予「長久關係」(long-term relationship)新的涵義,他們推遲結婚,年復一年享受兩人世界,甚至約會超過十年仍然沒有計畫步入婚姻殿堂,這委實令長輩困惑。「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一華人傳統家庭觀念也因此正受到美國現代社會的考驗。

愛情長跑 美年輕世代掀不婚潮

報導援引今日美國報消息指出,如今美國年輕一代的兩性關係發生劇烈變化,20世紀30、40年代旋風式求愛盛行,1934年8月,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和伯德(Lady Bird)首次見面就提出求婚,他們同年10月份訂婚,11月份舉行婚禮。

如今,英國威廉王子和女友凱特米德爾頓(Prince William and Kate Middleton)可能成為美國年輕一代的模仿對象,28歲的威廉王子與女友拍拖已經九年。另外,32歲的瑞典王儲維多利亞公主(Sweden's Crown Princess Victoria)近日完婚,她與新郎、前私人健身教練韋斯特林(Daniel Westling)的愛情長跑達八年。

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人20歲出頭便選擇結婚。據美國人口普查局數據顯示,現在女性初婚年齡平均為26歲,男性則為28歲。但適婚年齡群的人拖遲成家並不意味著難以找到合適配偶,他們只是需要時間來搞定。

30歲的紐約市居民Aubrey Clayton表示:「我們希望觀察能否在同一屋檐下共處,兩人都保持自己的工作,共同分擔家務。」他和未婚妻Melissa Tapper Goldman於1999年相識,2005年1月確立戀愛關係,五個月前剛剛訂婚。他們因一起就讀芝加哥大學而相識,之後分居兩地,Aubrey搬到加州上研究所,而Melissa卻遷居波士頓,然後又搬到阿布奎基,但兩人始終保持聯繫。Melissa表示:「我和Aubrey一起經歷了許多人生變化,我們彼此仍愛著對方,這使我更加確信他是我能與之共度一生的人。」

專家表示,這種做法值得肯定。密歇根州立大學美國研究教授Gary Hoppenstand表示:「長久戀愛關係有一定的道理。如果兩個人能共度三至七年,兩人的默契將可保證婚姻關係長久。」

年輕伴侶 婚書綁不住

今日美國報指出,年輕世代推遲結婚因素眾多,現代年輕人教育水平提高,意味著取得經濟獨立的年齡推後,另外,目前婚前性行為比較普遍,三分之二的伴侶曾婚前同居,在沒有婚書限制的情況下,許多人仍保留尋找理想伴侶的機會。儘管大眾文化宣揚浪漫和完美婚姻,很多年輕人仍擔憂婚姻關係不能長久。

27歲的作家Hannah Seligson說:「許多年輕人對婚姻心存恐懼,他們希望婚姻關係能萬無一失。」她著有A Little Bit Married一書,專門講述長期拍拖和同居而未婚的現象。

密歇根州立大學美國研究教授、大眾文化期刊(The Journal of Popular Culture)編輯Gary Hoppenstand說,社會上存在截然不同的兩種價值觀。一方面,電影和電視節目總是宣揚真愛,而娛樂明星們卻是結了離,視婚姻如兒戲,或情人無數,對婚姻不忠,年輕一代受此影響,對婚姻的態度也忽明忽暗。

儘管如此,大多數年輕人仍期望結婚,並保持婚姻完整。密西根大學2008 年對全美2300名高中生進行調查顯示,80%的人認為他們會結婚,並終生如一,僅有4%的表示不會結婚,其它受訪者則表示不確定。

財務顧慮是推遲婚姻最重要因素之一,達拉斯25歲的財務顧問James Marsden和女友Brittney Locey計畫今年訂婚。他表示,大學畢業時就確定要與Brittney共度終生,但在求婚前希望能打好財務基礎。Brittney透露,兩人從2001 年僅16歲起就開始談戀愛,但期間分手兩次,有過其它的男女朋友。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大眾傳媒副教授Rene Dailey專門研究年輕男女分分合合的戀愛關係,她說,雖然分手後再重歸於好被認為是不祥徵兆,但有些人卻從一、兩次分手中受益,情侶因分手重新審視兩人的關係,改變自己或改變兩人的關係,並解決存在的問題。過去,兩人分手後很難複合,而現在重歸於好卻很普遍。

分分合合的戀愛關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有人想給自己留後路,克拉克大學青少年心理學家Jeffrey Arnett指出,一些人可能仍感覺不想侷限自己,「我很愛她(他),並承諾堅守這份愛,但還不想死心塌地。我希望如果我想‘出軌’,我仍有機會。」 心理治療專家Shannon Fox表示,年輕人拍拖對象並不一定是結婚對象。「年輕一代人連週六的派對都不願做出承諾,因為他們擔心將來可能遇到更有趣的對象」。

華人新移民 婚姻路難行?

華裔年輕一代越來越多長期拍拖而不婚的現象,也使華人傳統家庭觀念受到考驗。但一些人屬於自己選擇推遲結婚,而另外一部分華人青年,特別是華裔新移民則多因學業和工作無奈等待適婚時刻。

現年35歲的宋Maggie於十多年前從中國移民赴美,為了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已有經濟學碩士學歷的她重返校園,於2002年申請到康州一所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並兼攻精算碩士。同年,她認識了現任男友Jeff,他攻讀計算機和數學雙博士。兩人拍拖已八年有餘,宋小姐開玩笑說:「八年抗戰都勝利了,我們的婚期仍遙遙無期。」

Maggie雖然也想早日戴上婚戒,結束「單身女郎」的身份,但總是因為學業和工作原因拖了又拖。上學期間他們學業沈重,生活清貧,靠獎學金和父母贊助,因此沒有考慮結婚大事。2005年Maggie取得精算碩士學位,在康州一家保險公司找到工作,本來想著工作穩定了,也開始有積蓄,可以談婚論嫁,但男友仍在為博士學位奮鬥,而且兩人分居不同城市,也就沒有訂下婚期。Jeff於2007年夏天畢業後,順利進入華爾街一間著名投資銀行工作。半年後,Maggie也在紐約找到工作,兩人團聚並同居,開始商量結婚大事。不料Jeff在金融風暴期間被裁員,起初情緒消沉,後來又忙著找工作,婚事再度擱淺。

Maggie無奈地說,高學歷是她婚姻生活的絆腳石。「要是大學畢業就找工作,然後找人結婚,估計我現在都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但好事多磨終有結果,她和Jeff已預計今年8月舉辦婚禮。

的確,華裔年輕一代因上學和事業耽擱結婚的大有人在。許多新移民可能為了經濟規模效應而同居,或為了加深相互瞭解而試婚,並在此期間積極賺錢和攢錢,為未來生活打下基礎。加州舊金山市的張先生和女友Ling同居已五年,兩人都渴望辦一場豪華婚禮,並能在結婚前攢夠買房子所需首付。雖然兩個人都在高科技行業工作,薪資豐厚,但在舊金山消費很高,兩個人需要精打細算來實現儲蓄目標。張先生說:「在美國講究自我打拼,我和女友不希望為了結婚和安家費用向父母伸手,而且,我們這樣做有助保證結婚後兩人能繼續齊心協力。」

紐約布魯克林的黃小姐則多少有點「反傳統」,她與男友在同一公司就職,兩人拍拖已有六年,但仍沒有計畫結婚。黃小姐表示,自己和男友都屬於晚熟型性格,兩個人約定給對方自由,盡情享受單身生活,等決定要生孩子時再結婚。黃小姐說:「我只看重兩人關係的質量,至於那紙婚書,只是為了將來的孩子能有名正言順的父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