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匪患洶湧六十一年

2010-09-29 05:22 作者: 蘇明

手機版 简体 3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9月16號是墨西哥獨立兩百週年的大慶之日,慶祝活動中的節目之一,就是盛大的閱兵式,看起來墨西哥人顯然不像有些中國人那樣,是少所見而多所怪。看到個閱兵式就情不自禁,於是就語無倫次的又是強大、又是自豪的要說上好幾天,最後自己也說不清楚這種自豪感是源自於中國,還是源自於共黨,或者就是為了這支黨軍。

墨西哥人似乎是即不愛黨,也不愛軍隊,只是把閱兵式當成節目單中的一項節目來看。嘴裡喊出來的卻是墨西哥萬歲。政府為了兩百年的大典,花了兩億多美元,折合墨西哥的錢約是一百五十億左右。結果遭到了88%的墨西哥人指責政府是大手大腳,浪費的納稅人的公幣。

墨西哥人愛國的同時,仍然不忘記作為公民的職責,那就是監督政府、批評政府。墨西哥政府是盡力的打造了這場慶典活動,本意是想符合國人的意願,滿以為會得到一個滿堂的喝采之聲,同時也不可否認的是,這界政府把這個慶典當作是政績工程來打造,那就是為了下一次的大選能歌繼續連任。但是對於老百姓來說,愛國那是每一個人天生骨子裡就有的情結,用不著政府去煽動和導演。

和平時期,任何人、任何政黨和政府鼓吹愛國主義都是別有用心,或者是居心不良的。所以老百姓們對於政黨和政府那是後天的,從意識裡就抱有懷疑和不信任的。由於從去年開始墨西哥政府對販毒集團展開了雷霆掃穴般的打擊,至今這場打擊仍在進行之中。所以為了這場大慶典,政府調動了一萬四千人的軍警擔任保衛,讓我這個少見多怪的中國人確實是大吃了一驚。

想一想零九年共黨竄政60年日,共黨是調動了六,七十萬的軍警戒備著,如此看來,墨西哥的政局和社會的穩定程度,都比中國大陸要好上幾十倍都不止。雖說同是軍隊,但軍隊與軍隊的不同,墨西哥的軍隊是國軍,兼職就是保家衛國。而中國大陸的軍隊是黨軍,從來不幹保家衛國的事情,只是服從共黨的屠殺鎮壓民眾的命令。

就拿這次釣魚島撞船事件來說,臺灣、香港民間的保釣船開進了釣魚島附近,與日本的軍艦對抗,據說是強大了的共黨海軍卻不敢派出一條船,去和日本的軍艦隊對抗一下,只能是關上門的強大,那就叫窩裡反,到了該用他們的時候就找不著他們了。

這支黨軍的可能又在操練大閱兵,79年前在9月18號,日本人侵佔的東三省,一個多月後的11月7號共黨在井岡山上就搞了一場大閱兵,慶祝國中立國的中華蘇埃國成立。據說那次的大閱兵也強大得不得了.可是在後來的十四年抗戰中這支軍隊卻沒有和日本人正經交過手。轉眼七十九年了,這成了共黨的傳統和作風,所以這支軍隊是寧可在國內搞屠殺和鎮壓,也不會去碰日本人的。

其實替共黨想想,不去碰日本人也是有道理的。共黨最清楚這支軍隊是真強大,還是真腐敗,是真老虎,還是紙老虎。建議喜歡看大閱兵的人明年的10月10號去臺灣,參加一下中華民國成立100週年的大典,看看那只國軍的大閱兵。再想想14年的抗戰,緬懷一下381萬為國捐軀的國軍英靈們。我會由衷地讚嘆那只國軍的強大,尤其是他的軍魂。

日本駐華的使領館,在9月18號大概都遭到了石塊和雞蛋的攻擊,同時還要夾雜著幾句共黨規定的口號,石塊的大小肯定是有規定的,因為共黨只是想演演戲,藉此轉移一下國人民眾對共黨的憤怒,和在南海海域上共黨喪權辱國的注意力。

雞蛋投拋的數量肯定很少,因為雞蛋的價格是太貴了,雖然扔的石塊多,但是不會傷了日本人,因為共黨不敢得罪日本,日本首相已經指責了共黨的外交是極為無禮的外交行為,同時還宣布在9月底的聯合國大會期間不會接見溫家寶,也不會有任何的接觸。難道說日本人干了壞事,反而還要堅持錯誤立場、態度強硬嗎?我是不會這樣認為的。我建議中國人都當一次法官,聽聽兩個政府的陳述,先搞清事實,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再下判斷。

本人是經歷過文革的,深知那十多年的時間裏共黨導演和挑撥人們的感情。例如對毛大魔頭是要無比的熱愛,對共黨是要無比的忠,對於流氓無產者們要有無比深厚的感情,而對正人君子、士紳階層,要有無比的深仇大恨等等,結果是無比的感情取代了思考和理智,文革結束以後,多少心懷無比的忠和愛的人被共黨判了刑,乃至處了決。多少心懷無比深仇大恨的人犯下了違背良心的罪惡。

今年的9月中,在聯合國的支持和幫助下,成立了柬埔寨特別法庭,繼續對前高棉的人民代表大會的議長農謝,國家主席喬森潘,外交部長英薩利,社會部長英蒂迪等四個人的反人類罪、戰爭罪、種族滅絕罪進行了起訴,而且是審判。前紅色高棉的典獄長康克由在今年的七月份已被判罪名成立,入獄三十五年。
這次審判的四名被告都已是80多歲的人了,儘管行將就木,也仍要對30多年前所犯罪行承擔法律的責任。那是1975年,由中共一手支持的紅色高棉當了政,可是到了79年就對越南給推翻了,僅僅維持了4年的紅色高棉,把一個只有700多萬人口的柬埔寨活活屠殺掉了200萬人。而其中還包括這20萬的華僑。

任何一個政權或是任何一個人,在歷史的每一個階段中的所作所為都會留下痕跡,而且是不會被忘記掉的,蓋棺定論,獎功罰罪都是遲早要做的事情。好的事情或許會被歷史忽略掉,但是人命關天的事,冤獄的事,財產被搶劫的事情是永遠不會被人們遺忘,或者被忽略的。

尤其中國人在這60多年裡,究竟能有幾個家庭沒有被共黨遭過害的,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的中國人,尤其不應該有膚淺的感情化的表現。中國文化的精華那是禮樂的文化,什麼人能創造出禮樂文化,當然是人性充實,具有極高的道德操守的民族了。對一件事情的看法和意見,可以有千千萬萬種之多,但是從人性和道德的角度出發,對任何事情就不難得出正確的評斷。

人的生命是極其神聖和高貴的,為了推行一個主義、一種政體、或者是一項政策,就要有百萬千萬條生命被斷送掉,就要有百萬千萬個家庭傾家蕩產,這當然是毫無人性的非道義的犯罪。不管是30多年前的罪行,或者是60多年前的罪行,歷史和人民都要清算它。

在柬埔寨的共黨們,和在中國大陸的共黨們,以為時間在消失當中,人民會忘記掉。為了幫助人民忘掉過去,號召人民是往前看,似乎前面還有光明。只要人們回過頭來看看過去,再看看現在,就知道前邊是什麼了。因為共黨還是那個共黨,殺人搶劫的匪性是始終如一。面對著柬埔寨政府對紅色高棉的審判,共黨為什麼不發表個總是嚴正的聲明。

去告訴柬埔寨政府,黨的幹部們是革命的寶貴財富,革命了一輩子的老幹部們就不要審判了,讓他們安度晚年吧。我想柬埔寨人民一定會說,那被殺掉的兩百多萬人該怎麼辦呢?難道殺人不眨眼的畜生們都是共黨的寶貴財富麼?

我的一位朋友的父親曾經在二十多年前是官拜公安部副部長,自稱是老革命。我的這位朋友有一天問他的父親說,誰讓你們革命了?你們革了誰的命,中國人民從來沒有讓你們來解放的,是你們自己要折騰,到了現在沒有人不罵你們的。可是你們他還有擺出一副立了多大功勞的樣子假裝沒聽見,也實在是難為你們了。我的朋友的這番話把他父親氣的是一邊大罵我的朋友是57年的漏網右派,一邊住進了醫院。

本人曾經說過,共黨的無法無天是被寬容質樸的中國人給慣出來的。從1927年的湖南痞子運動,到了1931年的井岡山國中立國,到了40年代延安時期的販毒製毒,到了1947年在東北開始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所謂土改運動,那一幕一幕的土匪當家的血腥風雨的場景震驚了厚道善良的中國人。
以為不過就是鬧鬧土匪,忍受一下很快就以為有人來剿匪的。而這種忍受就是縱容,等待別人來剿匪,而不是自己主動起來去剿匪,終於釀成了匪患洶湧。使全大陸淪陷為共黨匪區61年。這61年當中,作為中國人,卻不許喊出中國萬歲這個口號,只能喊叫共黨規定的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的口號,這難道不令人奇怪麼。

翻開中國的通史看一看,沒有人喊過秦王朝萬歲,唐王朝萬歲,或者是清王朝萬歲的。這些都是利用中國的這塊大地建立的政權,中國是早已遠遠地超出了萬歲,甚至是幾千萬歲億萬歲了,可是哪個政權都保持不到千年。有的幾百年、幾千年,甚至二十幾年就垮掉了。

共黨政權比歷史上哪個朝代都更昏庸腐敗無人性,但卻只有這個政權強迫人們去喊它萬歲,政權的更迭是人民說了算的,哪個政權都想萬歲,但是要看人民是否同意了。紅色高棉也強迫人們喊它萬歲,但是四年就垮掉了。事隔了三十多年人們還要審判它們。我是中國人,我會發自內心的喊中國萬歲,我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我會喊中華民族萬歲,人民生生息息繁衍不知,我會高喊人民萬歲,除此之外,在這個世界上,恐怕就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值得用萬歲去稱頌和祝福的了。

剛剛閉幕的布魯塞爾歐盟國家的首腦會議,在此次的會議當中,各個歐盟國家的首腦共同討論了一個議題,這個議題就是如何定位歐盟國家和他的戰略夥伴國家之間的關係問題。討論之中也提到了中國大陸和俄羅斯,而討論結束以後,歐盟議會的副主席思考特先生總結說,歐盟的主要價值觀在國際意義上是旨在推動民主和人權。

歐盟一直在關注中國的民主和人權,並通過不同的決議案譴責中共的人權迫害和對民主自由的壓制。目前不幸的是,歐盟與中國的關係並非是建立在這些價值觀的基礎之上,而是以貿易和經濟關係為主。但是即使我們的成員國政府想與中國繼續保持貿易聯繫,歐盟議會和歐盟也必須永遠不放棄人權,及民主的主要價值觀。包括政治改革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在這些方面都是中共承諾過的,但卻一貫無視,而且還是最殘忍的方式來對待的。

歐盟議會的主席布澤克先生在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歐盟對外關係政策是要得到歐洲議會的同意的,許多歐盟成員國建議,在對外關係策略上,要強調民主和人權的價值。由十幾億歐洲人民民選出來的歐盟議會的主席和副主席的這兩段講話,等於就是向全世界宣誓的一項基本原則。

首先明確了什麼是戰略夥伴的定義,那就是必須要有共同的價值理念。就好像人們交朋友一樣,意氣相投,志趣相同,於是才能結成生死與共矢志不渝的朋友,否則那就是見面打個招呼,說幾句無關痛痒的面子話,或者那就像商販之間那種你買我賣的關係。表面的關係和利益的關係都如同過眼的煙雲,泛泛之交,成為不了朋友。

君子予以與義,沒有道義這個基礎就只能是相互利用的關係,共黨的這61年在國際社會上是沒有交下哪怕是一個朋友,那就是因為共黨太偉大了,各國都高攀不上這位共黨朋友。還是共黨朋友實在是太流氓的,各國都不想和下作的政權往來。共黨喊了好幾年要建立戰略夥伴的關係,但誰是共黨的戰略夥伴呢?我想那一定就是北韓、越南、古巴、伊朗、蘇丹,辛巴威等等。

共黨自己也覺得沒面子,相對於普世價值,共黨提出了一個中國模式,又自吹自擂得到了共識。所謂的中國模式那就是野蠻黑暗的共黨極權,而這種毫無人性的東西,難道會得到世界的共識呢?幾天前,收受了美國國家憲法中心頒發自由勛章的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先生在記者會上說,歐盟的盟友的關係應該是建立在相同的價值觀,信仰和理念的基礎上,英美和歐盟應該聯合在一起,制衡中國。

我們要清醒的意識到,今天的西方世界已不再擁有過去絕對的權力地位,對我們來說,比任何時候都需要建立強有力的盟友關係,這不僅僅是國家利益所在,更重要的是我們有相同的價值觀、信仰、理想和生活方式。當我們聯合在一起時,我們對世界和未來才會有主動權。

當記者問他,接受自由勛章時的心情的時候,布萊爾先生說,通向自由的道路上是充滿著掙扎,沒有人、國家、或者民族的自由是不經過艱苦奮鬥而來的,在爭取自由過程中會有阻力,挫折,甚至有時會看不到希望,因此人性中的樂觀是追求自由過程中必不可少的。他最後說,普通人也能在化時代的大事件中做出非凡的事情來。

布萊爾先生的最後的這句話說的是太對了,從古到今,推動人們文明和社會進步的絕大多數都是平日默默無聞,看上去平平常常的小人物們,或者是平民們做出來的。這就使我想起了孫中山先生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他說才力和能力大的人當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人之福。才力和能力小的人當服十百人之務,造十百人之福。全無才力和能力的人,亦當服一人之務,造一人之福。

這裡要說明的是,這裡的才力不是指錢財,而是指一個人的學識,才華再加上由此而產生的能力,去服務社會造福別人。凡是有這種理念和志向的人,無論才力、能力的大小或多少,都能結成志同道合的生死朋友關係,而大到國與國之間,當然就是長期的牢固的戰略夥伴的關係了。

對於共黨來說,不幸的是國際上沒有這種關係,而國內各階層民眾中也沒能交下一個朋友。團夥內部更是你搶我奪,搶了個七死八活,而60年當政除了破壞毫無建樹,更是欠下了對國人民眾,家家一本人命搶劫的血淚債。十多年來,在於同胞們的接觸和聊天當中,我深深的感覺到一點,那就是絕大多數的同胞們都認為共黨最後的下場會是十分的慘,還有法律界的朋友說,當共黨們一個一個被送上法庭受審的時候,可能連個辯護了律師都找不到。

據報導,柬埔寨這次特別法庭正在審判的這四個前紅色高棉的首領們都聲稱不要律師,自我辯護。沒有律師是不符合法律公正原則的,所謂的不要律師自我辯護,恐怕就是沒有律師願意為這些個殺人魔頭們去辯護。自古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鐵律。唯有共黨當了政以後,才變成了屠殺人民的是共和國的英雄,貪腐搶劫的是黨國的寶貴財富,人民被殺被搶,受苦受難那就是幸福生活。

為此共黨解釋說是由於社會制度不同,為什麼社會制度會不同呢?其實就是人家的是人性制度,而共黨們的是獸性制度,共黨是摧毀不了中國人的人性的,這就注定了民間人性和道德的力量必將摧毀共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SOH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