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絕人寰的長春戰役:長春包圍戰真相(圖)

2011-05-05 17:14 作者: 金曉剛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長春圍城(網路圖片)

【看中國記者金曉剛綜合報導】近日,各大論壇都在談論遼瀋戰役中「長春圍困戰」的真相。軍旅作家張正隆的《雪白血紅》一書中,揭示了中共為取長春,在戰爭中付出了三十萬平民百姓生命的慘痛代價。

中共「圍而不打」迫使長春守軍糧盡而降

長春圍困戰1948年5月23日至10月19日發生在中國吉林省長春,當時共軍的東北軍隊對國軍進行了一場圍城戰。

5月23日開始,共軍對防守在長春城的國軍形成包圍。那時守長春的是鄭洞國的10萬軍馬,鄭與孫立人、戴安讕、杜聿明、廖耀湘齊名,都是威名赫赫的抗戰名將,四野要想強攻,肯定要付出巨大代價,於是採取了「圍而不打」的策略。

長春圍城餓死老百姓約30萬

中國黃埔軍校網的一篇文章《1948年的國共長春圍城慘劇》記載,共軍圍城的做法是罕見的——不准一個老百姓出城。目的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內糧食耗光,使長春守軍糧盡而降。長春遭受了整整五個月的圍困。圍困前,居民有50萬,解圍後只剩了17萬。文章中提及,張正隆在《雪白血紅》裡說老百姓被餓死了15萬,這個數字顯然是縮水的,段克文在《戰犯回憶》一書中說,長春圍城餓死老百姓65萬。

對於餓死的人數,該文提出評估方式:如果把代表共軍的張正隆所說的15萬和代表國軍的段克文所說的65萬兩個向不同方向的誇張值取一個算術平均值,則是40萬;取一個幾何平均值,則是31萬。那麼中國方面國共兩黨的估計值應在30萬到40萬之間;日本方面的估計在20萬到30萬之間。則30萬人正好是兩個估計之間的值。所以長春圍城餓死老百姓約30萬。

共軍開槍射擊不讓飢民出城

《雪白血紅》於「兵不血刃」這一章中記載,長春被圍初期,鄭洞國提出了「人人種地,日日練兵」的口號。但即使長春城內都種上莊稼,也得等到秋後才能收上糧食,糧食在7月底就斷糧了。50萬張嘴,成了守軍的沈重負擔。7月下旬,蔣介石電令鄭洞國,讓他疏散長春的老百姓。

事實上,早在6月28日,四野第一兵團政委蕭華就下令「對長春外出人員一律阻止……縱有個別快餓死者須要處理時,也要由團負責,但不應為一般部隊執行,更不能成為圍城部隊的思想。」9月9日,四野四巨頭「林羅劉譚」給毛髮電說︰「我之對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密結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飢民乘夜或與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兩千。八月處經我部分放出,三天內共收兩萬餘,但城內難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數萬,這一真空地帶又被塞滿。」

出城的飢民成群地跪共軍面前央求放行,但共軍堅決不答應。羅榮桓起草並以林彪、羅榮桓、譚政的名義給毛澤東的報告中稱,「不讓飢民出城,已經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飢民對部隊戰士,都是很費解釋的。飢民們對我會不滿,怨言特多。他們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也有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的。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飢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過來的。經糾正後,又發生了另一偏向,即打罵捆綁難民,甚至開槍射擊(打死打傷者尚無統計)。」

吃人嚴重:老太太把餓死的老頭大腿煮吃了

《雪白血紅》中記載說,五個月的圍困,全城一切可以當做食物的東西,如樹皮、樹葉之類,都被送到口中。再沒有別的吃的,就是等死,或者人吃人了。

對人吃人的慘相,書中寫道,吉林省軍區原參謀長劉悌,當時是獨八師一團參謀長,他回憶說︰獨八師當時就在二道河子執行圍困任務。通信員說有個老太太,把餓死的老頭的大腿煮吃了,吃了也死了。團長吳子玉是個老軍人,說那能有這種事?通信員說,不信我領你去看看。進去一看,鍋裡還剩條大腿。

宋佔林(退休前是長春二道河子區城建局環衛科長)回憶說︰我出哨卡前,看到路邊一個人兩大腿都剔光了。早就聽說有吃人肉的,還不大信。那肉是刀剔的,不是狗啃的。那時早見不到狗了,狗已經被人吃光了。1955年,我當區機關黨委書記時,有個積極份子想入黨,說他那時吃過人肉。

熟人見面都問「你們家還剩幾口?」

書中描述說,隨時隨地都會有人倒地而死。但也有人只是被餓昏了,灌口米湯就能活過來。但上哪找這樣的米湯呢?國軍的糧食也吃完了。國軍能夠做的,也僅僅是組織收屍隊,24小時在馬路上撿屍首。一邊把屍體往車上扔,一邊說「餵狗」。那時狗都吃人,長得膘肥體壯,而人再吃狗。

死人最多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都是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門口,路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骨頭架子。時值盛夏,到處都是黑壓壓的綠頭蠅,蛆蟲也是成片成片的。城外的共軍說,最怕颳風,一颳風,臭味十里、八里都熏得人頭昏腦漲。

由於共軍嚴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斷糧的長春,變成一座死城、餓殍之城、白骨之城。長春解圍後,熟人見面總要問「你們家還剩幾口人?」就像唐山大地震以後熟人見面都問「你們家還剩幾口?」一樣。長春滿城百姓沒有人家不餓死人的。

長春圍城是二十世紀最慘重的戰爭災難之一

獨立評論「博訊螺桿」透露稱,還有一個史書上沒有記載的事實,那就是長春圍城,也波及了其它城市。由於僥倖從長春逃離的難民奔走相告,加上經濟崩潰造成的城市糧食緊張,從長春至瀋陽一線的城市居民,也紛紛逃離城市向關內「國統區」湧入。這股龐大的難民人流在瀋吉公路上絡繹不絕湧向瀋陽,又匯合瀋陽的城市居民,再湧向錦州,因為鐵路已經被切斷,難民們除了步行,有點錢的就租用沿線農民的馬車「倒短」,還經常遭到土匪搶劫,歷盡了千辛萬苦。據我親屬描述,一路上儘是被父母拋棄或丟失的孤兒,女孩居多,場面慘不忍睹。

據龍應臺在《大江大海1949》中透露,餓死人數確實有六十萬左右,至少也有三十萬,不下南京大屠殺造成的死亡人數。

對此,國民黨方面認為,共軍在圍城期間的行為構成戰爭犯罪。共產黨方面則認為其軍隊為「解放」長春而採取的行動是「正義」和積極的,造成飢民死亡是次要的。在中共官方宣傳口徑中,有「兵不血刃取長春」之說;而許多非國共人士及國際輿論則認為,長春圍城是二十世紀最慘重的戰爭災難之一。

對此,文學城CZG評論:「從圍困長春看出,老毛要的是政權,老百姓的性命算什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