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教授為胡錦濤「治病」(組圖)

中共的「封建化」「蘇共化」

2011-09-03 22:22 作者: 朱健國
手機版 简体 9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國大陸媒體對8月20日發生的山西長治城區醫院爆炸案幾乎隻字未提。(網路圖片)

八月二十日二十三時,距山西長治城區醫院爆炸三死十七傷已六小時,大陸各官網仍然沒有該事件的一絲消息;次日鳳凰網等主流網仍然一字不發,只有敢言的《南方都市報》,在極次要版面上有幾乎讓人看不見的百字簡訊。

如此火熱焦點新聞竟然如此冷處理?聯想到八月十五日大陸各大媒體在報導「大連PX項目停產搬遷」時,一字不提有萬人上街散步抗議,當局居然隱瞞大連PX項目引發民變之重要內容,這是為何?終有專家直言,這說明胡錦濤為代表的中共從反面汲取「七.二三動車慘劇」教訓,對重大突發事件,千萬不要提高處理效率與提高透明度,而是要更加掩飾封鎖,所以在八月上旬,中宣部四處推銷《理論熱點面面觀》,八月二十一日更讓央視和全黨喉舌以新聞評論掀起指導百姓「怎麼看與怎麼辦」的教化高潮,胡錦濤正在像曹操一樣諱疾忌醫!不僅網民意見被拒之千里,連近兩個月來北大、人大兩個知名教授苦口婆心的「華佗勸」,也被胡一拒再拒。

北大教授揭露中共封建化

民間當然要反擊胡教化。八月二十一日,凱迪網再次轉載了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尹保雲教授的討胡檄文:《走出「封建」社會,迎接現代文明》。其文早在六月《北京大學教學促進通訊》第十六期發表,但網民認為這篇以「中共封建化」為藥方給胡中央治病的文章,並沒有得到胡的龍顏大怒後痛定思痛。

尹教授這篇「萬言書」顯示,胡錦濤主政九年來的作為,即使不從敏感的政治層面去表述,分析各級官府的世襲化、太子化;僅就經濟體制分析,也絕非表面上的「國進民退」,而是可怕的中國經濟「封建化」,中國社會大步回歸「封建化」。這造成了中國這些年是在三大陷阱中發展:「大政府」的陷阱、依賴國有企業保增長的陷阱、尋求文化自我的陷阱。實際上中國還很落後,但官方卻總在不斷地貶損西方,批評西方的管理,西方的文明,以及西方的文化。

尹教授舉例,當今中國各大銀行和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是「封建化」的突出代表,它們表面上是中央指導,實際上是各個高官大員的世襲領土(網民註釋:如水電是李鵬系,石油是曾慶紅系)。去年浦發銀行、中信銀行員工的平均年薪四十多萬,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平均十多萬,同行之間差距如此懸殊。說明銀行系統已經封建化了,它們各自佔領一個領地,領地好的賺的錢多,不好的賺的錢少。中國的國企壟斷主要靠政治力量的支持,是封建性壟斷。這種封建板塊除了金融領域,還有各種上游產業如中石油、中石化,都有來自政治權力的保護支持,別人不能進這個板塊,讓它能夠保證賺錢盈利:賺多了就私分,賠了錢就由政府補貼.正是這種典型的封建社會特徵的瘋狂發展,成為近年中國貧富極端分化的重要根源,讓今日中國私營企業無法成長,比十年前還大大倒退。如今中國經濟增長看起來數字很高,但是科技進步、社會結構的變化卻與「現代化」背道而馳,很像唐宋時期的體制,主要靠政府牟利(腐敗)、民眾謀生在推動經濟。所謂「中國模式」,就是封建主義的骨架,市場經濟的表皮,這樣的「封建化」結構,中國永遠也不可能真正現代化。

尹教授強調,人類歷史上只有兩種體制能夠摧毀封建化:一是現代市場經濟,一是蘇聯模式。前者依靠現代法律系統保障下的充分競爭而打破各個封建壁壘,後者依靠強大中央集權而實現一體化。但蘇聯模式已被證明為失敗的模式,所以,今日中國實際上只剩下一種選擇了,即實行民主政治下的自由競爭的機制。但今日中共如同晚清一再拖延立憲一樣拖延政改,中共就只有等著晚清那樣的命運了。

政法大學教授:中共不如蘇共

金雁(中國政法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的「醫胡之藥」發表於五月三日的《經濟觀察報》,但八月十八日卻被網友改題為《蘇聯解體二十年祭》在網上熱傳,其「中共蘇共化」和「中共還不如蘇共」的弦外之音,句句劍指胡錦濤。

金雁首先指出,解體前的蘇共有黨員一千九百萬,佔全民總數近十分一。今日中共黨員只佔全民總數十六分一,這暗示胡在宣布中共已有逾八千萬黨員時的喜悅,絲毫不能阻擋「蘇聯今天將是中國明天」,今日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也強調,前蘇聯體制的垮臺有其內在邏輯,關鍵是這個體制失去了民心。並不能歸罪於哪個個人,說是「叛徒戈爾巴喬夫惹的禍」之類的「罪他詔」,這有悖事實。

金雁指出,「吃得再飽的奴隸也還是渴望自由」,前蘇聯並非因為經濟困境而導致解體,恰恰相反,當時蘇聯的經濟狀態遠比今日中國好,蘇聯到一九七○年代就有免費教育、收費極低的兒童保育、廉價的住房、便宜的休假制度、穩定的養老退休制度、免費醫療;到勃列日涅夫時代,居民的工資收入增長了一倍,遠高於物價上漲水平,工作十年以上者百分之八十一點三的人可以解決長期住房,租房的費用只佔月平均工資的百分之二至三(目前中國工薪階層房租佔到了工資收入的百分之三十,是前蘇聯的十倍);文化事業也高速發展,一九八七年蘇聯人均的影劇院座位名列世界第一;還有科技與軍力,都僅僅略次於美國。這就是在警告胡錦濤,幻想以讓奴隸吃飽而忘卻渴望自由,只是黃粱一夢。

這就讓人們不能不想:中共雖然近年瞧不上蘇聯,卻是既天天在「蘇共化」,又還遠遠不如蘇共。比中共強大許多的蘇共,經濟好、軍事強、文化高的蘇共,尚且躲不過「八.一九劇變」,中共能有比蘇共更好的出路麼?

金雁又尋根:世界歷史上有兩種截然相反的現代化模式,一種是「以人為主體的現代化」,另一種是「以人為代價的現代化」。中共顯然如蘇共一樣,在讓中國走「以人為代價的現代化」。在這種偽現代化中,國家可以有高速增長的GDP,可以有世界上最大的工程,可以有世界上最高的大樓,可以有超過美國的核彈頭總當量,可以有很多的鋼產量,只要是黨國認定需要的東西、事關臉面上的排場,自上而下地齊動員,一準能獲得期望的效果。然而所有這些不過是冷戰思維下的「冒虛火」。因為這種以人為代價的發展模式,是一種不自信的偽民族主義,是一種封建帝國模式的偽現代化,是一種沒有「人」只有「國」,人民成為被政府綁架的人質,成為國家強大的犧牲品。這種「以人為代價的現代化」是蘇聯模式最大的失敗,也是「中國模式」不可逾越的前車之監。

「戈氏叛徒」高於「胡亂」

有寬容者設身處地,說北大、人大兩知名教授對「胡新政」九年的「酷評總結」,即將卸任的胡錦濤也許深感委屈。九年來上有太上皇,下有權臣,名為「集體領導」實為「兩政」的虛君困境,總書記難為啊!他能像崇禎一樣勤政,如光緒一樣有志,悄悄以「和諧社會」推行「維穩」,力控左右抗議,強詞以「科學發展觀」掩飾犧牲自然生態換GDP,用無數「形象工程」包裝「黨天下」,已是盡力了!至於結果仍然是黨國在「封建化」與「蘇共化」的慣性中高速滑向深淵,怨聲載道民變四起,「胡亂到來風滿樓」,這是歷史車輪不可阻擋,豈胡所能改變?

話似乎有理,但人們想,若胡耀邦、趙紫陽在位,不一定如此吧?若是胡想當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也比淪為「胡亂」為上啊,戈氏的「叛徒」歷史地位,肯定崇高於「胡亂」!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於深圳早叫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来源:《爭鳴雜誌》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