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幹過的最大蠢事(圖)

2012-02-14 13:49 作者: 鐘國忍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鄧小平一生中幹過的最大蠢事
血腥的標語:寧可血流成河,不淮超生一個(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鄧的南巡幾乎成了個專用歷史名詞,特指鄧小平92年南巡,踢了江澤民屁股,打了李鵬耳光,再次推動中共經濟改革,是鄧一生中正面的一筆。而這本書一口氣拼湊了八次各不相干的所謂南巡,實在有混水摸魚之嫌,按其邏輯,只要鄧小平南下視察就是南巡,那鄧的一生南巡了何止幾十上百次,為何又只挑出八次?

果然,光明日報等一批媒體就從這八次南巡中挑出一次,作了重點報導:鄧小平說:三峽工程是政治問題。此文竟然將三峽工程的全部決策公然推到鄧小平一人頭上,將萬里拉上作陪襯,而李鵬則好像是國務院一個執行者,執行鄧小平的指令。

三峽工程的一個致命錯誤已是眾所周知的。現在因為工程才進行到一半,初期蓄水線是135米,災難沒有暴露,但水力坡度問題已經完全證實,一旦工程到2009年正式完工,大壩蓄到正常設計水位175米,重慶市就要有一半進水了。上游實際水位可能超過目前177米紅線好幾十米。隨著這個災難性的日子正在一天天逼進,李鵬之流,三峽工程的經濟受益者,有點狗急跳牆了,要將屎盆子全扣到鄧小平頭上去。

不過,無論浪費幾千億的三峽工程,還是屠殺上千學生平民的六四,都不是鄧小平一生的最大的錯誤。鄧的最大錯誤,導致至少數以百萬計的女嬰被溺殺或遺棄,導致數以千萬計的中國男性無法成家,並將導致數以億計的中國人無人養老,整個國民經濟可能再次面臨崩潰。這個人為的慘重災難,從鄧小平活著時代開始,在當代中國演繹了小半個世紀,只有毛澤東時代的大飢荒與文革,可以與鄧小平這一個荒唐殘暴的政策相提並論:計畫生育國策。

今天將中國的計畫生育作為一場歷史災難提出,絕大數中國人並不會接受,因為這場災難本身正在進行中,就像文革中,如果有人向狂熱的紅衛兵解釋說,這是中國的一場歷史災難,可能會立即被人撕成碎片,絕大多數中國人會激動地向你辯解文化大革命如何偉大,應該進行到底。

計畫生育就是像文革一樣荒唐的暴行。這個政策的全部理論依據,都是基於一個可笑的前提假設:中國人的平均生產力是負數,大多數一個中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是消耗大於生產的廢物,壓根兒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其實,早在幾十年前,經濟學家與社會學家就已經意識到,人口問題並不是一個單獨的問題,重要的不是控制人口的數量,而是提高人口的質量,也就是提高教育水平,良好的基礎教育使每一個公民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力,能夠創造出大於自已消耗的價值,這才是解決貧困的根本手段。而簡單野蠻地控制人口,是違背社會規律,必須導致各種惡果。

鄧小平一生中以「實事求是」自許,以「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一哲學論戰奪權。但是,計畫生育的理論,從來沒有一個中國人願意拿中國的現實去對照一下:

A:中國的東部,人口密度幾十年來高出西部地區數倍,但是經濟卻要發達到多,而人煙稀少的西部,儘管礦產水力等天然資源相對豐富是,卻從來就是中國最落後的地區。

B:中共長期將中國低下的國民產值歸咎於人口太多,但是中國的人均國內產值至今只有歐美發達國家的二三十分之一,如果這是因為人口所至,那麼應將中國的人口消減95-98%左右,人均產值才可能達到歐美水平,這種人口理論的荒唐性,還不是顯而易見嗎?隨便說一句,如果中共的人口真的少到只有3%,和澳大利亞,加拿大一個水平,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肥缺早就易手了。

C:如果拿中國的數字與亞洲的近鄰地區相比,就更明顯了,中國大陸的每平方公里人口約為130人,而臺灣為700人,日本300人,韓國400人。儘管這些國家地區的人口密度數倍於中國,他們仍感到勞動力不足的壓力。這些亞洲政府不但沒有限制人口,反而鼓勵生育。

D:如果從整個世界來看,人口密度最高的西歐,遠比人煙稀少的非洲,南美洲發達。整個非洲的面積是3020萬平方公里,三倍於中國,人口僅7.48億,非洲是自然資源極為豐富的一個大洲,這樣的「優化」的人口與自然條件下,非洲有幾個國家進入現代化了?

中共所依據的50年代落後的計畫生育的理論,從來就只是一些學者的理論假設,沒有經過嚴格的社會學與經濟學實踐檢驗。而中共成立計畫生育委員會後,儘管這是一個部級的龐大的實權機構,也從來沒有用科學的手段,對人口與環境,人口與經濟的理論進行科學調查,取樣分析,拿出令人信服的證據來證明計畫生育的社會價值。

中共計生委將全部的公共資源,用於建立一個龐大,殘暴而腐敗的官僚隊伍,在農村以瘋狂暴力手段迫害孕婦,溺殺嬰兒,從每戶搾取數以萬計的罰款,壟斷避孕套等計生品的銷售以牟取暴利。幾十年來,中共各級計生委的暴行罄竹難書,血債纍纍。國際上揭露計畫生育殘暴的巨著,是美國一位漢學家毛思迪先生(StevenMosher)親自採訪的紀實文學,中文譯本名為《生死劫》,由湯本譯、臺灣中華書局出版,《世界日報》副刊連載。在國際上立即引起轟動。毛先生會說廣東話和國語,前後十五次深入兩廣、河北、江西,他在廣東順德就實地考察了一年。

今天,除了那些血淚斑斑的刑事罪行外,計畫生育的普遍社會惡果,在中共社會已經暴露無遺,計畫生育在高知與高收入階層得到強力實行,上海等城市人口嚴重負減長,而在農村,低收入階層的人口增長雖然得到強力抑制,但出生率還是遠遠高於城市,使得整個中國的人口平均素質持續下降;

計畫生育,在短期內,使中國經濟發展的負擔大大減輕,大批青壯年從養兒育女的負擔中解脫,中國經濟表面上得到飛躍,但是二三十年後,中國社會全面進入老齡化,特別是中國的城市養老金目前是現支現付,都已經入不敷出,二三十年後,中國的城市養老金制度必然全面崩潰,而中國農村,本來就是養兒防老,兒女輩如果減少一半以上,農村社會也將陷入更深的黑暗!總而言論,計畫生育,對整個社會經濟而言,無異於寅吃卯糧,最終導於國民經濟再次陷入深淵。

計畫生育使得對女嬰的棄殺成為一個普遍的現象,即使在城市,B超的應用也非常普遍,使得中國的男女人口比例差高達117:100,比其他國家高出10個點,將有數以千萬計的成年男性無法成家,構成未來中國社會安定的巨大隱患。

其實過去半個世紀,並非只有中國採用了計畫生育,臺灣,新加坡政府也都實行過類似計畫生育的政策,鄧小平也許就是在70年代看到新加坡的計畫生育政策,才強化了武斷推廣的決心,但是,新加坡從來沒有採用中共這樣殘暴的手段推行計畫生育,而且,作為一個相對民主的政府,新加坡在80年代很快就調整了政策,進入90年代,就反其道而行之,在人口密度高達7000人每平方公里的新加坡,積極推行鼓勵生育的措施。

筆者並非人口問題專家,也不主張中國立即採用任何鼓勵生育的措施,如果那樣急剎車,可能重蹈毛澤東鄧小平的悲劇。無論是三峽工程,還是計畫生育,鄧小平根本的錯誤和毛澤東一樣,治理中國這樣一個大國,沒有採用科學,民主的決策方式,迷信一些片斷理論與數字,獨裁專斷,終於給中國釀成了一個又一個民族悲劇。

(本文略有刪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