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基金經理稱中國成泡沫之母


「中國正成為所有經濟泡沫之母」,「我打賭,中國將進入衰退期,這是基於中國房地產泡沫的短期判斷」。GMO基金投資戰略負責人齊亞派利(Peter Chiappinelli)在彭博舉辦的一個美國基金經理會議上突然為中國問題打起了賭。

1月16日舉行的上述會議彙集了美國最優秀的金融公司基金經理。齊亞派利的打賭來源於一場關於新興市場是「過去時」還是「未來時」的討論,他的公司在新興市場的共同基金,對中國股所做的套期利潤已經接近零,公司還運營了一家做空中國的對沖基金。

中國正在成為「泡沫之母」,卻根本還沒有找到走出泡沫的途徑,他說。另一個發言人更直言,中國的銀行股是最不能投的,「他們還沒有消化2002年銀行業危機,更別說2008年金融危機的損失。」

就在齊亞派利說完之後,下一環節的主持人即興在現場發起了一次「賭局」,讓全場近百名基金經理等聽眾投票,只有一人投票看多中國。

富達投資集團(Fidelity Investment Group)全球資產配置研究總監Lisa Emsbo-Mattingly說,中國還需要警示歐洲危機,歐洲是中國最大的合作夥伴,利益依存度很高。

上交所的房產交易板塊指數去年下跌了18%。政府的限購政策使房地產調控在過去兩年不斷加強。而市場漸冷,使2011年GDP增速放緩到9.2%,是2002年以來的最低。她說,「房地產價格下降的背景下,很難對中國銀行業持樂觀態度。」

歐洲債務危機更影響了中國出口。今年1月,中國的進出口額兩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而且信貸增長也低於預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也下調中國今明兩年經濟增速預期。

會議中多位發言人還談到,在中國,GDP增長與股市增長和投資價值並沒有任何關係。

Gary Shilling投資公司總裁認為,以投資拉動的中國經濟將面臨硬著陸。中國面臨的問題包括:其一,增長邏輯這一核心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即增長仍依靠模仿甚至竊取西方技術;其二,收入分配不均,同時聚集於城市的財富與內陸偏遠地區赤貧的巨大差異,其程度很難評估;其三,金融市場的改革進行多年,但方向未知,中央政府對市場的控制太強,削弱了金融市場發揮正常作用。其四,中國的經濟數據不可信,「水分太重」,而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尚深藏未露。

但景順(Invesco Chinafund)的投資總監Samantha Ho堅定地認為,中國經濟仍有望軟著陸。目前來看,投資、出口驅動轉向內需拉動的跡象明顯。如果此輪結構調整取得成功,中國經濟短期內要保持8%的增速並不難。但在長期,內需拉動還需要自身有足夠多的大公司和就業機會。

她認為,中國需要注意在調整過程中,解決過往中國公司國際擴張的普遍模式過分依賴信貸、銀行信貸比例過高。

這些基金經理對中國問題的討論異常激烈,無論是會上不同主題的發言,還是會後的討論,大家都在一遍一遍重述著中國問題或疑問。

Samantha會後對記者說,不可否認,基金投資人們具有很強的投機行為,他們會關注短期價值,但中國最終還是需要體現長期價值。現在全世界都看到,中國無論是政府還是民間儲蓄都有錢。錢需要出口,缺乏投資渠道使泡沫難抑。

「中國需要減少那些回報小的投資,這些投資往往靠貸款循環來支持,否則金融風險的確在所難免。」她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