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府抗洪不力引發民眾不滿(組圖)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7/12/20120712004055362_small.jpg
俄羅斯克雷姆斯克的一個新建墓地,在週六的洪水衝擊中遭受重創。截止週二,官方的死亡人數統計已經上升到172人。

俄羅斯克雷姆斯克——週二,城外的一片田野上新添了46座墳墓。一場洪災過後,這座城市變成了爛泥灘,留下了憤怒的民眾。

這裡的每個人都經歷了週六早上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幾個小時。他們被困在家裡,水位從6英尺漲到8英尺,再到10英尺。外面,可以聽到鄰居的呼救和因恐懼而發狂的動物的叫聲。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7/12/20120712004055551_small.jpg
週二,俄羅斯克雷姆斯克的一個賑災中心,該小鎮位於莫斯科以南750英里。大量捐助湧入以幫助被洪水衝擊的倖存者。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7/12/20120712004055941_small.jpg
一位緊急情況部士兵正在幫助修復一座教堂裡的神像。該教堂位於鄰近的尼茲內巴康斯基市鎮,亦遭到洪水衝擊。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7/12/20120712004055143_small.jpg
來自鄰近伊利斯基鎮(IIsky)的瓦列裡·契爾年科(Valery Chernenko)牧師說,他認為週三將會有更多的葬禮,可能有100場。他表示,很多居民在盡力堅持他們的宗教信仰。而對政府的信任呢,他們從來都不怎麼相信政府。

因此,當官員們承認,他們在前一天晚上10點就得知克雷姆斯克面臨威脅卻沒有採取措施叫醒熟睡的居民時,人們很震驚,繼而非常憤怒。

位於俄國南部的這座小城總人口5.7萬人。這次洪災是弗拉基米爾·V·普京(Vladimir V. Putin)重回總統之位後,俄國遭受的第一次大災難。當前,普京政府能得到多少民眾的支持,仍不明朗。洪水過後的善後工作,包括名流的訪問以及由親政府政黨和反對派政黨支持的志願者活動,都被視作是對政府工作效能的衡量,吸引了全國上下的關注。

過去,普金曾因在災難面前表現冷漠而受到抨擊。特別是在2000年,普金未能在「庫爾斯克」號核潛艇沉沒後立即結束度假。當時,俄國謝絕了其他國家最初提出的營救援助,被困的118名船員全部喪生。

截止週二,官方公布的洪災死亡人數已上升至172人。一家受損的糕點店裡散發著一股令人作嘔的味道,像是什麼東西腐爛了一樣。在這家店裡,謝爾蓋·維克托羅維奇(Sergei Viktorovich)說,他在黑暗中醒來,感覺床上一片潮濕,當他伸手去拿床邊桌子上的電話時,才發現電話已經被水沖走了。

「如果他們11點就知道了,為什麼不警告我們?我們是什麼,是一塊一塊的肉嗎?我們不是人嗎?」他說道。他只提供了父名,沒透露姓。他說是因為怕警方報復。「我們年輕,可以游泳,但我們的祖母怎麼辦?有多少老人被淹死了?」

他說,當地方長官亞歷山大·特卡喬夫(Aleksandr Tkachev)在週日會見居民時,人們的這種情緒難以抑制。「如果四周沒有那麼多警察的話,」他說,「他們可能會朝他扔石頭。」

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免職也好、賠償也好、刑事起訴也好——在克雷姆斯克,你會看到俄羅斯民眾同政府之間已經出現的裂痕。謠言很盛行。週一,有傳言稱會發生第二波洪災,導致人們紛紛奔向地勢較高的地方。

「哪怕特卡喬夫說的話和那些排隊等待人道主義援助的人們說的一樣,人們也不會相信他了,」記者奧列格·卡申(Oleg Kashin)在「生意人調頻」廣播中評論道。「因為問題已經不是官方的說法和受害者的說法不一致了,而是人民已經不再相信政府,不管是在什麼方面,自然災害也好,選舉也好,足球也好。」

普京已經很明顯地在努力避免早期犯過的錯誤。週六,他從空中視察了災情,並要求在本週結束之前對洪災應急處置進行全面調查。

聯邦當局已經承認,未能及時提醒居民是一個重大錯誤。週一,當地行政長官瓦西裡·克魯季克(Vasily Krutko)被免職。聯邦當局已向該地區派遣了心理學家,捐贈的食物和衣物也不斷運入該地區。

但這並未能安撫很多克雷姆斯克的居民。週二一整天,他們都在把地板上和牆上黏糊糊的泥刮掉,把被毀壞的個人物品堆在街道兩旁。堆積物散發著陣陣難聞的氣味。64歲的柳德米拉·德米特里耶夫娜(Lyudmila Dmitriyevna)說,週六早上她被嘈雜的人聲吵醒,她上到三樓的陽臺,看到外面一片陰暗。

「我好像看到了一條湍急的泥漿流一樣,」她說道。「聲音很大,有在水裡的人發出的尖叫聲,有金屬桶的聲音,還有動物的叫聲。水浪不停地翻滾著,漫過了街道和院子。這就是所有你能看到的。」

像很多接受採訪的居民一樣,她說她懷疑肆虐的洪水因為官方決定從城市上游的山中一個水位過高的水庫開閘放水。俄羅斯環境監督機構的科學家反駁了這個說法。他們稱,週五的降雨使得周邊的河流水量劇增,相當於六個月的平均降水量。

然而,就像官方言論一樣,那些解釋沒能換回德米拉耶夫娜的信任。

「普京來了,特卡喬夫來了,市長也來了,」她說道。「他們否認了一切。他們是在維護他們自己的利益。他們怎麼會保護普通民眾?

後來,她的丈夫拉著她的手,把她從一名記者面前拉開。他說,如果她說出全名,「他們會把你帶出去,執行槍決。」

在小鎮邊上的一處公墓裡,一小隊送葬的人群正在參加當天46場葬禮中的最後一場。他們中的有些人穿著拖鞋和家居便服。很多人有多個家庭成員都在洪災中喪生。比如,一名母親和她的孩子。他們的葬禮讓來自附近的伊利斯基鎮(IIsky)的瓦列裡·契爾年科(Valery Chernenko)牧師的臉上閃過一陣痛苦和疲憊。

契爾年科說,他認為週三的葬禮會遠比週二多,可能有100場。他表示,很多居民在盡力堅持他們的宗教信仰。而對政府的信任呢,他們從來都不怎麼相信政府。

「人們從很久以前就不信任當局了,」他說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