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國賭場,脫北者難以進入泰國」


「脫北者們的主要路線-泰國、寮國等國邊境地區出現中國公安進行邊境警戒,這使得脫北者們難以進入泰國。脫北者們為避開公安已經開始向數十里之外的東南地區移動,繼而進入泰國。」

這是在泰國邊境地區給予脫北者援助的一名傳教士所言。中國租借泰國、緬甸、寮國等3國邊境的金三角地區99年。 據傳教士所言中國富翁們為了享受租借寮國土地並開設賭場

去年結束中國海關事務與賭場建築工程後賭場便開始營業,中國公安也開始對此地區進行警備。因此脫北者們避開此處前往距湄公河一個多小時的地方越過國境進入到泰國和寮國。

還因為去年走私犯與當地警察在此發生衝突後到現在為止警備森嚴,此處之前一直作為脫北路線,據悉現在已經基本沒有脫北者了。

「90%脫北者經由泰國進入韓國」

大多數脫北者都途徑中國南部地區的雲南省進入寮國和泰國。20世紀初期,雖然有過蒙古、越南、緬甸、寮國等與中國臨近國家的脫北路線,但現在所有的路都被封鎖,90%以上的脫北者都通過泰國與寮國進入到韓國。

同中朝邊境一樣,與中國雲南省臨近的泰國與寮國脫北路線有數千公里,被稱為「苦難的行軍」,懷著避開中朝邊境公安進入韓國的願望來到遙遠的泰國,但卻因中國公安而深深陷入遣返恐怖之中。傳教士稱:「不顧性命來到數千公里之外的脫北者們都害怕聽到有中國公安這樣的話」,「由於是中國領土,所以被逮到肯定會面臨著強制遣送。」

當地傳教士及教民稱,現在通過寮國、泰國脫北路線進入的每週10人,最多15人。最近金三角地區警備有了相應改進,雖然傳聞說有極少數脫北者直接脫北,但是但現在為止為了避開公安,大多數脫北者們都是通過邊境脫北。

脫北者一般越過邊境後聽到脫北人販的話後便會前往各警察局。脫北者們背下警察這個單詞是「Police」,所以一旦越過邊境就會向當地人民詢問「Police」這個地方應該如何前往。

以前都是在凌晨越過湄公河,最近在白天也越過邊境,泰國警察們各處都是,得到脫北者們的賄賂後還會提出將其送往警察局。

「不會說一句英語的脫北者,只會說‘Police’」

包括泰國地方城市清萊州在內的城市都對非法入境脫北者進行逮捕並馬上送往清萊州地方法院。在此,少說2,3天,多則要接受一週左右的審判。受到裁判的脫北者會被送往移民局收容所。

記者親自來到移民國收容所並向脫北者提出了相關問題。移民局職員說並不能見脫北者。雖然以前老百姓可以見到脫北者,但是自5月開始韓國外交部全面負責脫北者問題後,老百姓便不可以接觸。僅可以瞭解到收容人員。

截止到9月初,共有21人被關押在移民局收容所內,其中女性20人(青少年7人,成人 13人),男性1人。現在脫北者們大部分都以家族單位進行脫北,一般是2,3人,多時為4人。女性帶著子女拋開丈夫脫北的情況居多。

為了移往曼谷移民局收容所需要關押50多名脫北者。因此可能只關在此處短短10天,還有可能被關押一個月才被已送到曼谷收容所。在曼谷收容所關押期間接受一個月左右的調查後才可以進入到韓國。脫北者越過泰國、寮國邊境後若想要到達韓國還需要一到兩個月的時間。

過去管轄非法滯留脫北者的警察局會負責安排住所,經過一週左右後再把他們移送到清萊州地方法院。但是現在警察局已經沒有住處,而是直接送往法院接受審判繼而進入韓國。

記者來到脫北者們曾居住的警察局後看到環境非常惡劣,被關押在清萊州等警察局的脫北者臨時居住地可以看得出他們停留過的痕跡,男女房間及生活手冊、蚊帳、飯碗、韓國書籍等一直保留到現在。

臨時居住在清盛時的房屋是木質建築,清孔警察局門前的居住場所是用帳篷搭建的,內部僅有兩張床和幾個椅子而已。為防止出逃還用紅色鐵皮包圍起來。

「韓國外交部、泰國警察、移民局互助合作」



真是難以想像脫北者們在由帳篷、木質等建造的臨時居住場所內度過炎熱的夏天。傳教士稱尤其是數十人的洗漱、洗澡、衛生等問題更是難上加難。

雖然環境惡劣,但是相對來說他們還是很自由的。僅在限定的時間外出,甚至可以到市場上去買白菜用來醃製泡菜。

當天教民稱:「過去,脫北者會在警察局度過一週左右的時間再被移送到地方法院,現在只要一逮捕便會被直接送往地方法院,所以現在警察局並沒有脫北者居住。」

教民稱自今年5 月起,為協助清萊州脫北者,外交部負責人員正在與韓國政府、泰國警察和移民局互助合作中。

長時間援助脫北者的一位當地教民稱:「事實上,若外交部職員直接負責脫北者,那麼就不需要老百姓或傳教士的幫助了」,「現在與泰國政府進行積極合作,使脫北者們在最短時間內便可以接受審判繼而被送往移民局收容所。」

5月以前可以在沒有任何制約的情況下接觸脫北者,但是對一直援助脫北者的傳教士不能見到脫北者這一點感到非常不滿。據自今年開始援助脫北者的一名傳教士稱:「政府稱由於傳教士接觸脫北者會延遲快速處理時間,所以才要求限制接觸,但是傳教士卻可以做到政府不能做到的事。」

接著,他還提到:「對於心理不安的脫北者來說,接觸當地人可以給他們帶來心理上的安慰。」

但是當地大使館相關人士稱:「泰國警察與移民局收容所間的合作正在順利進行,老百姓或傳教士接觸脫北者會為在最短時間內解決脫北者問題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存在脫北者不協助配合問題」

居住在清萊州等地的當地教民們稱,脫北者的意識變化帶來了些許問題。這是由於他們忘記了他們的非法滯留身份,甚至還採取不合作,不配合等行動。

居住在清萊州的一名教民稱:「接受韓國家屬幫助來到泰國的脫北者們熟知泰國審判及進入韓國的過程,生活在中國很久的脫北者也是如此,所以他們的態度與過去截然不同」,「一部分脫北者認為受到幫助是理所當然的,所以也有不合作的人。」

接著,他還提到:「脫北者們認為接受他們,幫助他們的人是理所當然要這樣做的,一部分脫北者們還表現出不滿」,「因此教民們已經大大減弱了對他們的同情心,稱 ‘政府會看著辦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