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拋棄幻想準備行動!(視頻)

2012-12-27 09:42 作者: 唐柏橋

手機版 简体 3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編者按:2012年12月23日,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在紐約主辦一場「中共解體研討會」,會議中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進行了如下的發言:

大家好!非常感謝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在此中國歷史巨變的關鍵時刻召開這次重要的會議,我也很高興能與大家在此分享我的一些看法和建議。尤其是這麼多位來自全球各地的最堅定的反抗暴政的勇士會聚一堂,發出我們這個時代的最強音,更讓我看到了中國民主革命的希望。

今天我要講的主題是,拋棄幻想準備行動!

中共十八大在一片喧囂聲中落幕。所謂改革再一次成為泡影,人們又一次希望落空。我記得國內一位以溫和見稱的民運人士在十八大後對記者說:儘管他知道中國不會有大的政體改革,但仍然希望哪怕有一些小的變化,可悲的是,胡錦濤的工作報告中卻連細微的新東西也找不到。他的這段話令人感慨萬千。當局鼓吹改革,人們期待改革,最後希望落空,這已經成為過去二十多年來反覆上演的改革三部曲。第一次中共玩這種騙人的把戲,有人信了,我不奇怪;第二次再玩這種把戲,還有人信,我仍然覺得情有可原;但是,第三次第四次,反覆被騙,被耍弄,我就不明白了。現在我聽到有人說對中共政改抱有希望,我就生氣。愛因斯坦說過,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摔兩跤,是愚蠢的。美國還有一句很有名的成語:愚弄我一次,應該感到羞恥的是你;愚弄我兩次,應該感到羞恥的是我(Fool Me Once,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我們不能總埋怨中共騙人,我們被騙了太多次了,責任已經不完全在中共,我們自已也有責任!

下面我就來破解人們對政改的幾點迷思。

一、一些人認為,中共如果往好的方面改進,我們就應該支持,而不是一味的批評。

六四鎮壓以來,中共什麼時候往好的方面改進過?如果不願意還政於民,哪怕讓民眾多少參與一點政治事務也行。可是,現在連村長選舉都是假的;如果不願意讓老百姓參與政治也罷,至少可以讓那些被長期迫害的政治犯獲得自由,可是他們也沒有做;如果不願意放了這些他們認為有威脅的人,那麼,至少可以停止對普通民眾的嚴酷迫害,可是,他們仍然在繼續製造新的政治犯,而且越來越不講法律;如果不停止迫害,但至少不要比以前更殘暴,讓民眾心存一絲幻想,可是,他們連這一點都做不到,他們比過去對民眾的打壓更狠。十八大後網路封鎖更厲害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最近網路有人大談中共給異議人士戴晴辦退休手續了,有人認為是對六四受害者放寬了政策。殊不知,過去比這種動作還大的事情很多。比如,給予一些八九出逃回國的人官復原職,如範曾,祖慰;還有一些人回去後享有跟過去同等的待遇,如于浩成,劉再復;中共還曾重金聘請過去參與過人權民主運動的知識份子,如傅新元,陳丹青;更有一些異議人士現在成了中共的座上賓:如李錄,北島。為什麼戴晴只是給辦了個退休手續,就有人拿來大做文章,大呼變了。變什麼了?真是莫名其妙!想我主龍恩想瘋了吧。如果我們僅憑這些人長期所說的話來判斷,會以為中共已經越變越好,而事實上是越變越壞。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過去二十幾年的所謂改革,越改越封閉,越改越集權,越改人權狀況越差。現在不僅大陸地區人權狀況在惡化,香港的人權狀況也在急劇惡化。之所以出現這種人們一邊在叫好,社會一邊在倒退的現象,皆因為進一步退兩步的緣故。因此從長遠來看,社會不僅沒進步,反而大倒退了。就如股市波浪式下跌圖一樣,今天漲十點,明天跌二十點,一段時間下來,跌得慘不忍睹。如果我們看不到這種趨勢,不及時應對,想辦法去改變這一走勢,就會越陷越深,最後會不可自拔。

今天的中國,是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短短的一年多時間超過一百名藏人自焚抗議,這在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最近當代紅衛兵進入香港對法輪功大打出手而港府當局不聞不問;完全不受中共管治的臺灣社會也遭到中共的全面滲透和破壞。被自殺、被普交、躲貓貓、甚至對民眾下毒,中共對付民眾的手段越來越殘暴,簡直無所不用之極。中共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我們二十多年在人權民主事業的道路上一路走來,一回頭突然發現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比當初還要惡劣,不是一點,而是太多。那時沒有五毛,沒有海外媒體滲透,沒有西方政客被收買,異議人士不必擔心在美國遭到暴力攻擊,甚至下毒。而現在這一切隨時隨地都在發生。這是怎樣的一個惡毒邪惡的政權!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最近他們又談網路管制,好像過去太寬鬆了。說明他們要更加收緊,等過一段時間。我們就會留戀現在這段時間。儘管現在也封鎖很厲害,但將來會更厲害。就如我們現在留戀八九前,儘管那時也是一黨專制,沒有自由。可是,即便這樣不停地倒退,一些人仍然沒有警覺。這就像溫水煮青蛙,被慢慢宰殺而渾然不覺。非常可悲!

這樣越變越壞的趨勢,怎麼也不能稱此為改革吧。怎麼也不值得稱道吧?尤其是現在他們還在不停的迫害我們,有些反對派人士卻還不停的為他們喝采。這是天大的諷刺。這些人應該重新思考一下他們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至少我個人認為,太不值得了。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令人難以理解的怪異現象呢?我認為主要是中共長期的殘暴統治使民眾對致力改變現狀放棄了希望,認為一切皆是徒勞,於是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中共身上。中共向前邁出一小步,哪怕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甚至完全就是捕風捉影的消息,人們就歡呼雀躍,因為這對處於絕望之中的民眾來說也是一種精神安慰。而當中共大幅度地倒退兩步時,人們反倒覺得很正常。久而久之,人們對中共作惡的容忍度越來越高,以至於現在變成了中共無論如何作惡都似乎已經見怪不怪,無動於衷了。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信號。如果我們再不及時警醒,我們這個社會真有可能步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很多人不明白,其實只要大家努力去尋求改變,事情並非我們想像的那麼糟。所有專制國家的人民幾乎都在專制倒臺前認為他們無法改變可悲的社會現狀。而事實上過去幾十年來,很多專制國家已經通過人民的努力走向了民主。我們需要讓民眾逐漸明白這個道理。大家一旦相信可以通過自身的努力改變我們所生存的社會環境,從而得到應有的自由與權利,就會有所行動。我們還要讓全民形成這樣一個共識:必須放棄對中共的任何幻想,唯有行動起來終結暴政,才是我們的唯一出路。我堅信,只要我們行動起來,一切皆有可能。這也是我過去二十多年在從事反對派運動過程中所獲得的最寳貴財富。

二、有人認為,十八大剛剛結束,我們應該給新上臺的習近平一個機會。如果他不改,我們再來反對他不遲。

問題是我們為什麼要給他這個機會呢?就算他想改,他有機會嗎?答案很顯然:沒有!

人們普遍存在這樣一種良好願望,希望中共自身改革,完成從專制到民主的轉型。於是,很多媒體整天喋喋不休地討論中共這個領導人如何如何,那個領導人如何如何。尤其喜歡通過他們的言論來輕易判斷誰可能會比較開明。

今天我要毫不客氣的說,誰還相信他們的鬼話,誰就是弱智!中共領導人中最會哄騙老百姓的是中共的開山始祖毛澤東。他的一句「為人民服務」比任何後來的中共領導人都說得漂亮。都為人民服務了,你還要他們怎樣?問題是,他們這樣說了,可他們這樣做了嗎?今天的中共領導人更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誰都不例外!

退一萬步講,就算中共某些個別領導人有意推行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逐漸還政於民,也無濟於事。因為中共現有的腐敗體制決定了任何人想要真正推行改革都已經不可能了。這不以任何人的主觀願望為轉移,而是由現實客觀情況所決定的。也就是說,即便主觀上有這種可能性,客觀也沒有可能性。打個比方,一個沒有能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就算他主觀上想幫,客觀上也幫不了。我們應該明白結果是不會幫,因此不能對他抱希望,否則只會失望和誤事。我們現在沒有必要整天談論習或李或誰有可能推行政改,誰有沒有可能。事實上,誰都沒有可能!這不以他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中共黑幫性質決定了他們一定會一條道走到黑,就像利比亞的卡扎菲和敘利亞的阿薩德。因為他們對人民欠下的血債太多,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即便體制內有個別人想改變這種局面,也會像當年胡耀邦、趙紫陽一樣被這個體制所拋棄,成為悲劇人物。我們必須非常清楚這一點,否則未來我們還要為此付出代價,甚至是慘重的代價。因此,既然我們一開始就知道誰上臺都沒有機會,都沒有可能。我們幹嘛還要等待。其實,我們過去任何時期對中共抱有幻想都已經證明是錯誤的。我們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犯這種低級的錯誤了!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等待,我們這樣等待下去明智嗎?這樣的等待無異於慢性自殺。做為民主戰士,我們應該乾脆一點:要麼放棄爭取;要麼做認真堅決的反抗。如果我們拿出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決然勇氣,就有可能創造奇蹟。否則,現在這樣不痛不痒,不倫不類,是注定一事無成的,徒然浪費生命而已。

三、還有人說,中共現在在內鬥,我們要利用一派打另一派,讓他們狗咬狗,最後他們會一起完蛋。

這種想法也是不正確的。我們一定要清楚,高度極權的體制最終會內部分裂,從而導致政權的全面危機直至崩潰。這是必然的。但造成他們內部分裂的原因不是因為我們的挑撥,而是因為極權性質的特點決定的。造成極權內部分裂的因素主要有三點:一,分贓不均起內訌,這次薄王事件就是例子;二,政權不停的作惡,他們中必定會有一些人良心上受不了,逐漸背離這個體系。現在的反對派陣容裡不少人過去都是體制內的優秀人才,就是因為無法再忍受中共的作惡,才唾棄這個政權,走到正義一邊。還有一種情況會迅速導致專制內部分裂,那就是強大的外力衝擊,主要是民眾的反抗。沒有足夠的外力衝擊,大規模的分裂的可能性很小,衝擊力越大,分化的可能性越大。因此,我們的任務就是衝擊它。而不是去哄他們,把他們當小孩,甚至企圖通過挑撥他們的關係達到目的。反對派人士的那點心思,他們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最後一定是徒勞。不僅如此,他們還會恥笑我們的幼稚,反過來會利用我們的這一弱點達到他們的目的。比如,通過他們的五毛在民眾中抹黑我們,說我們為中共站臺;還有利用我們的幼稚想法為他們中的某些人造勢樹立形象。他們中任何一個領導人形象好,對他們的政權都非常有利。我絕對相信,他們很樂見我們對他們中任何一派或任何領導人的正面肯定。我有時不免感嘆,我們中的一些善良的朋友又一次上了共軍的當了。

過去我常常講關於古代攻城的故事。不戰而屈人之兵,當然是上上策。但是勸降必須有個前提,就是具備足夠的實力殲滅對方。否則,對方是不會屈服的。要對方投降,必須先將對方團團圍住,讓對方明白已無處可逃,只有投降這一條路可走,否則就是自取滅亡。而現在有些人的做法是不斷的無條件的肯定他們,雖然其目的是鼓勵他們往好的方向走,但實際上是在給他們的殘暴統治壯膽和添磚加瓦。

接下來我還想跟大家談談關於民主運動中的改良派與革命派的問題。這個問題已經重要到非談清楚不可了。

改良派擁護中共的政改,反對人民通過民主革命的方式實現民主。而革命派不僅看透了政改的把戲,而且即便中共政改,也要通過民主革命讓他們下臺,對他們進行清算。理由是,難道做盡壞事的人只要停止做壞事,過去所做的壞事就可以一筆勾銷?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改良派的根據是中國通過改良走向民主是最佳之路,中國經不起「折騰」了。他們認為革命是折騰,是以暴易暴,是注定建立不起民主制度的。而革命派一再對外明確表示,革命並不必然等於流血和暴力,革命是一個質的飛躍和本質變化,具體到中國民主革命,就是推翻專制,建立民主。這個過程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武力的。和平是首選,武力是最後的選項。就如去年阿拉伯春天中的突尼西亞革命和埃及革命是和平的,而利比亞革命和敘利亞革命則是暴力的。這不取決與民眾,而是取決於當局。革命派的另一個更重要的理由是,中國社會過去發生的罪惡尤其是中共暴政對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如果不能得到追究和清算,正義無法得到伸張,中國未來無法真正建立起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文明社會。因此,革命派認為,中國民運不僅追求民主,也需要尋求社會正義。現在中國主張革命的佔絕大多數,儘管他們現在無法發出自己的心聲,但我們能感受得到。楊佳除惡在網路上引起一片叫好和韓三篇(指韓寒的三篇文章)在網路上遭到一片聲討就是明證。

中國民主運動必須是革命派徹底壓倒改良派,才能走向成功。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就拿我喜歡的一部電影《讓子彈飛》裡的兩個角色張麻子與湯師爺的關係來說明吧。張麻子和湯師爺表面上是一夥的。張麻子對黃四郎這個惡勢力深惡痛絕,要為民眾伸張正義,懲治惡人。而湯師爺表面跟張麻子在同一戰壕,但心裏打的算盤是銀子,無心討賊。湯師爺在時,張麻子纍纍失手。當湯師爺被炸死後,張麻子沒有了拖累,張麻子的兄弟們齊心協力,反而攻下了象徵惡勢力的碉樓。今天我們面臨幾乎完全一樣的局面:革命派與改良派的相互纏扯,糾葛不清。很多人把張麻子和湯師爺當成是一回事。他們是一夥的,因為歷史的原因他們被迫暫時走到了一起,但他們不是一回事!他們遲早要分道揚鑣,就像辛亥革命前改良保皇的康梁和革命共和孫中山必然分道揚鑣一樣。只有當民眾普遍分清楚改良和革命的區別,進而支持和投身民主革命,中國民主革命才會有成功的希望。今天我們在這裡,就是為了說清楚這個問題,讓民眾學會識別誰是革命派,誰是掛著羊頭賣狗肉的改良派--準確地講是保共改良分子。這樣的人,反對派裡並不需要,最需要他們的是中共的社科院和所謂智庫。很大的一種可能性是,將來我們不是同道而是對手,因為他們會逐漸向中共靠近,而我們會越來越融入民眾的抗暴行列,與人民併肩作戰。

很多人將我歸為「激進派」。我不僅不生氣,反而感到一種莫大的安慰。說句輕鬆的話: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我認為,中國缺少的不是溫和的反對派人士,而是激進的反對派人士。在中國,溫和幾乎就等同於妥協和忍讓,而正是這種不斷的無原則的妥協和忍讓使得中共越發變本加厲肆無忌憚的欺壓民眾。最近有人上書習近平,大吹認為對中共政改寄於厚望,還恬不知恥的公然宣稱願意與中共「共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我看完後忍不住想罵人。中共有政改的苗頭嗎?就算有,你們要與這個罪惡纍纍的犯罪團夥握手言歡?他們一邊高喊改革一邊迫害民眾,難道你們真的忍心無視那些被迫害的人群包括自己過去的戰友?那不是出賣自己的良知又是什麼!

「中國需要一場民主革命」。一旦這種思想成為全民共識。中國未來就必然會爆發民主革命。我們應該對此有充分的信心。現在群體事件越來越頻繁,規模越來越大,手段越來越激烈,訴求越來越高,趨勢是朝民主革命的路上邁進。總有一天,人們會提出要求中共獨裁者下臺全民大選的口號。香港元月一號的大遊行主題就是梁振英下臺全民普選特首。這是中共統治區內的第一次如此明確的提出這樣的訴求,是民主革命的標誌。香港將打響中國民主革命的第一炮。2013年我們要推動全民民主革命,一舉終結中共暴政,建立民主政權。這是臨門一腳,無論我們過去做過多少啟蒙工作,無論民主思想已經多麼深入人心,無論中國民眾對中共已經深惡痛絕到何等地步,我們也必須有衝擊中共政權的實際行動。否則,這個社會還會繼續腐爛下去,最後的受害者還是民眾。我曾經說過,中國民眾對當局的容忍度越來越高,因此當局做起惡來越來越肆無忌憚,而由於這種無限度的容忍最後的受害者是中國民眾。我們必須告訴全體國民,我們不能再這樣無原則的容忍下去了,否則我們會越來越受欺壓。而反抗越晚,代價越大。

目前,中共自救的策略與全球強國尤其是美國捆綁,形成不可切割的利益共同體,所謂以攻為守。他們大量購買美國國債,將大量資產轉移到美國,匯率與美元掛鉤,在美國大量進行滲透,企圖影響美國的選舉和政局。美國現在已經開始感到被動,與中共切割越來越難。而不切割,將來危害越來越大。現在是到了國際社會必須做手術切除中共這個毒瘤的時候了。否則後患無窮,甚至危及世界和平,將世界引向毀滅的邊緣。但是,最後真正能改變這一局面的將是中國民眾。這一點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了。而國人也越來越不堪承受中共的暴政肆虐。敢於站出來反抗的勇士越來越多,這是我們的前途所在。未來我們必須在這方面加大努力,推動民主革命,形成全民抗暴的局面。中共為了保住政權採取以攻為守的策略,我們也應該改變過去哀求請願處處被動的做法,採取以攻為守的策略制止中共繼續作惡,從而結束暴政,迎來民主。這不僅是在拯救中國,也是在拯救世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