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斯「轉生」禽流感 板藍根與中宣部再出線(圖)

2013-04-12 10:16 作者: 楊浩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楊浩綜合報導】在上海首例患者死亡二十多天後,3月31日中國官方首次通報H7N9禽流感病例。截止4月11日傍晚,中國確診病例共38例,死亡10人。日前武漢市連夜撲殺五萬隻家禽,而湖北省衛生廳稱未接到疫情通報,不知撲殺家禽原因,引民眾恐慌;中宣部也發出密令迫使傳媒必須用新華社通稿報H7N9禽流感,避免社會不安擴大,有媒體指,當局靠「闢謠」維穩,然而卻越維越不穩,反映當局欠缺透明度,公信力完全喪失。

瘋傳京廣等地現H7N9感染

江蘇省衛生廳週四(11日)通報,新確診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均病情危重。上海則新增3例確診病例,其中一人死亡。截至週四(11日)傍晚,中國確診病例共38例,死亡10人。

板藍根

4月9日,上海《東方早報》引述上海市農委通報,目前上海已無害化處理禽類超過11萬羽,檢出的20例H7N9禽流感病毒樣本,全部來自批發市場。中國大陸H7N9疫情迅速蔓延,目前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從上海送檢的738份樣品中檢出19份H7N9禽流感陽性樣品。其中雞10份、鴿子2份、環境樣品7份。上海已迅速關閉上述三個市場,並對2萬多隻家禽進行了撲殺。

另據《現代快報》報導,南京市城管局近日發出了「最後通牒」,要求南京市區範圍內(涉農除外)居民在4月9日24點前,須自行處理飼養的家禽家畜,包括雞、鴨、鵝、食用鴿、兔、羊。

據香港《東方日報》報導,湖北武漢市日前漏夜撲殺五萬隻家禽,有關舉措引起各界猜疑,更令當地人心惶惶。湖北省衛生廳稱,該省未有接到疫情通報,但不知撲殺家禽原因。民眾紛質疑武漢可能隱瞞疫情,促當局確實交代。

《蘋果日報》4月6日報導稱,至5日為止,包括北京、廣州花都、江蘇南通,均傳出有人感染H7N9禽流感。近日,網路紛傳天津、湖北、廣西、寧波、瀋陽多地也出現首例H7N9病例。

死鳥遍及多省市疑禽流感散各地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從4月5日南京發現死麻雀引起關注以來,各地民眾紛紛報料當地出現雀鳥死亡現象,死鳥的跡象從上海西至湖北,北至北京、遼寧大連,西南的四川成都也有出現。有懷疑稱,禽流感疫情恐四散各地。

除南京、湖北、四川之外,綜合民眾統計,上海、杭州及遼寧大連等地都發現有雀鳥死亡,有北京市民稱也發現有斑鳩死在門外。

有民眾在網路上驚呼死鳥潮似乎已席捲了整個長江流域,隨後有關死鳥的帖子被當局迅速刪除,甚至貼發死鳥的微博帳號也有被封。

資深媒體人黃一剛則發出呼籲,希望當局有所作為:「截至目前,南京、成都、常州、蘇州、荊門、黃岡等地有民眾發微博稱看到原因不明的麻雀、鴿子等死禽,希望有關部門盡快查找死因並公布結果。」

中宣部密令:傳媒必須用新華社通稿

法新社引述中國《南方都市報》報導稱,中國早在3月10日就已經確診境內一名男子因感染H7N9型禽流感病毒而死亡,但直到3月31日才正式宣布。報導還指出,人類感染新型禽流感病毒得到檢驗證實之時,正是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在京召開之際。每年此時,地方官員都小心謹慎,生怕出錯。

法新社綜合中國10日的多項官方報導指出,各地有12人因所謂散佈謠言罪名而被行政拘留。

日本《讀賣新聞》4月6日報導說,中共中宣部已下令上海等地的傳媒,在報導人類感染H7N9禽流感時,不得使用自行採訪的稿件,必須轉發新華社的稿件,避免社會不安擴大。部分曾經採訪患者家人的大陸報章,已經在4月4日後,轉用新華社稿件。

十年前在「薩斯」流行時,中宣部也發出禁令「避免社會不安」。據2003年7月香港《前哨》雜誌報導,2003年大陸爆發「薩斯」疫症時,中宣部不僅在3月初下令,為了保證中共兩會期間的安定,不得對有關「薩斯」情況進行報導,以免造成社會不安定,還在時任衛生部長張文康多次與記者談到中國大陸的「疫情穩定」、「受到控制」之後,大量播放一大批國內外遊客到北京、上海的消息,誤導國內外民眾,造成極為不良的影響。

《蘋果日報》報導,大陸H7N9禽流感,當局靠「闢謠」維穩,然而卻越維越不穩,原本不相信傳聞的民眾,在政府「闢謠」之後反而完全相信傳聞,反映政府欠缺透明度,公信力完全喪失。

美國之音報導稱,盡避疫情中心地帶民眾,憂慮疫情可能被延誤,與此同時,官媒卻發起讚揚政府應對疫情的輿論攻勢。

官方的中新網說,「對比十年前非典(SARS)爆發的非常時期,無論是從政府信息公開、公共衛生反應機制、公眾自我保護經驗而言,中國這一次的疫情控制都做得夠好,並且得到世界衛生組織以及海外輿論的肯定」。

H7N9板藍根又成了「萬能神藥」

據中新社、《現代快報》等大陸傳媒報導,江蘇省衛生廳4月3日發布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治中醫方,指板藍根沖劑等中成藥可用於預防H7N9禽流感,建議高危人群可用板藍根等中藥。從非典到H7N9,板藍根都作為防治藥物衝鋒在前,它幾乎就成了「萬能神藥」。

華東一帶在H7N9禽流感的陰影下,當地民眾為求自保,板藍根和口罩等預防性「神物」銷量大增,特別是上海和南京,更是幾近脫銷。

《太陽報》報導,不少南京市民於是蜂擁跑到藥店購買板藍根、口罩等,導致不少藥店脫銷,情況與早前上海一樣。

視為H7N9疫情重災區的上海,早已出現板藍根及口罩的搶購潮,多家連鎖藥房的板藍根被賣斷市。

在浙江天臺,有一位土雞養殖戶,又給板藍根發展了一種新用法:為了對抗H7N9病毒,他突發奇想給自家的一千八百多隻土雞餵起了板藍根。
對官方開板藍根「維穩」民眾對疫情恐懼手法,有網友指出:十年前非典,十年後禽流感。十年前珠三角,十年後長三角。十年前瞞報,十年後繼續瞞報。十年前板藍根,十年後還是板藍根。十年前專家胡扯,十年後專家又在胡扯。十年一切照舊,沒有改變,轉了一圈,回到原點,十年一個輪迴。另一網友也指出,十年了,病毒都換屆了,板藍根卻依然是主治。

中國速推H7N9新藥國內外專家持不同看法

緊接著4月6日,中國藥品監督局發布公告稱通過新抗流感藥物「帕拉米韋」審批,隨時可以大批量生產,並稱該藥療效顯著。

據「帕拉米韋」注射液研製團隊首領--軍事醫學科學院毒物藥物研究所研究員李松稱,「帕拉米韋」自2003年SARS疫情後,歷時8年,2011年完成,2012年12月待批上市。

官方資料稱,「帕拉米韋」是由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自主研發。但《蘋果日報》報導,港大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黃世賢指,「帕拉米韋」實際是美國BioCryst藥廠研發,06年已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使用。

據搜狐健康網報導,SDFA評價中心專家孫忠實表示,因為這種藥物最初是針對H1N1型流感研發的,而此次中國出現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乃是世界首例,此前並無相關的治療經驗,而且H7N9病毒也存在隨時變異的可能。孫忠實認為,對H7N9病毒的具體療效還有待進一步的臨床觀察。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格雷戈裡.哈特爾3日在日內瓦說,已經發現該病毒出現變異,變得易於感染人體。

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表示,已解讀出H7N9病毒是由3種遺傳基因混合組成,屬於完全新型的病毒。目前還沒有有效藥物可以治療這一新型病毒,研究所正在等待中方提供病毒新樣本,以便著手研發應對這種新型病毒的疫苗。

彭博社:黨正在說服中國人禽流感與死豬無關

彭博社4月8日發表了AdamMinter的評論文章,題目為「(黨)正在說服中國人禽流感與死豬無關」(Convincing  Chinese Bird Flu Is Unrelated to Dead Pigs)。

文中指出,隨著H7N9禽流感感染及死亡人數慢慢上升,不安的中國人不願意相信他們的政府。這一信任危機可以追溯到2003年高層掩蓋SARS的致命後果,及最近黃浦江上的死豬潮,仍然原因不明。今年3月,在死豬成為一個重大公關危機後不久,上海的官員堅稱,打撈出死豬的那條江的水可以放心飲用。隨後,官員須解釋是否新出現的H7N9禽流感與那些死豬有關,因為最早的兩起H7N9感染病例就發生在上海。於是,上海官員在4月1日宣布,那些死豬身上沒有發現H7N9病毒,但幾乎沒人相信。

與此同時,繼瀏陽河上發現約百頭死豬後,近日四川西昌市西河也出現百餘只死豬。4月以來,江蘇常州、河南洛陽、湖南長沙均出現了「死豬漂流」的現象。雖然官方屢次強調H7N9病毒與死豬無關,但網路上有關的懷疑聲音仍然不絕於耳。

人們的懷疑不是無根據的,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稱,1918年的H1N1全球大流感,更奪去了超過三、四千萬人的生命,當年的流感的源頭就是豬,亦因此今日不斷有人懷疑,大量的死豬就是流感的源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