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斯“转生”禽流感 板蓝根与中宣部再出线(图)

2013-04-12 10:16 作者: 杨浩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杨浩综合报导】在上海首例患者死亡二十多天后,3月31日中国官方首次通报H7N9禽流感病例。截止4月11日傍晚,中国确诊病例共38例,死亡10人。日前武汉市连夜扑杀五万只家禽,而湖北省卫生厅称未接到疫情通报,不知扑杀家禽原因,引民众恐慌;中宣部也发出密令迫使传媒必须用新华社通稿报H7N9禽流感,避免社会不安扩大,有媒体指,当局靠“辟谣”维稳,然而却越维越不稳,反映当局欠缺透明度,公信力完全丧失。

疯传京广等地现H7N9感染

江苏省卫生厅周四(11日)通报,新确诊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均病情危重。上海则新增3例确诊病例,其中一人死亡。截至周四(11日)傍晚,中国确诊病例共38例,死亡10人。

板蓝根

4月9日,上海《东方早报》引述上海市农委通报,目前上海已无害化处理禽类超过11万羽,检出的20例H7N9禽流感病毒样本,全部来自批发市场。中国大陆H7N9疫情迅速蔓延,目前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从上海送检的738份样品中检出19份H7N9禽流感阳性样品。其中鸡10份、鸽子2份、环境样品7份。上海已迅速关闭上述三个市场,并对2万多只家禽进行了扑杀。

另据《现代快报》报导,南京市城管局近日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南京市区范围内(涉农除外)居民在4月9日24点前,须自行处理饲养的家禽家畜,包括鸡、鸭、鹅、食用鸽、兔、羊。

据香港《东方日报》报导,湖北武汉市日前漏夜扑杀五万只家禽,有关举措引起各界猜疑,更令当地人心惶惶。湖北省卫生厅称,该省未有接到疫情通报,但不知扑杀家禽原因。民众纷质疑武汉可能隐瞒疫情,促当局确实交代。

《苹果日报》4月6日报导称,至5日为止,包括北京、广州花都、江苏南通,均传出有人感染H7N9禽流感。近日,网络纷传天津、湖北、广西、宁波、沈阳多地也出现首例H7N9病例。

死鸟遍及多省市疑禽流感散各地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从4月5日南京发现死麻雀引起关注以来,各地民众纷纷报料当地出现雀鸟死亡现象,死鸟的迹象从上海西至湖北,北至北京、辽宁大连,西南的四川成都也有出现。有怀疑称,禽流感疫情恐四散各地。

除南京、湖北、四川之外,综合民众统计,上海、杭州及辽宁大连等地都发现有雀鸟死亡,有北京市民称也发现有斑鸠死在门外。

有民众在网络上惊呼死鸟潮似乎已席卷了整个长江流域,随后有关死鸟的帖子被当局迅速删除,甚至贴发死鸟的微博帐号也有被封。

资深媒体人黄一刚则发出呼吁,希望当局有所作为:“截至目前,南京、成都、常州、苏州、荆门、黄冈等地有民众发微博称看到原因不明的麻雀、鸽子等死禽,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查找死因并公布结果。”

中宣部密令:传媒必须用新华社通稿

法新社引述中国《南方都市报》报导称,中国早在3月10日就已经确诊境内一名男子因感染H7N9型禽流感病毒而死亡,但直到3月31日才正式宣布。报道还指出,人类感染新型禽流感病毒得到检验证实之时,正是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在京召开之际。每年此时,地方官员都小心谨慎,生怕出错。

法新社综合中国10日的多项官方报道指出,各地有12人因所谓散布谣言罪名而被行政拘留。

日本《读卖新闻》4月6日报导说,中共中宣部已下令上海等地的传媒,在报导人类感染H7N9禽流感时,不得使用自行采访的稿件,必须转发新华社的稿件,避免社会不安扩大。部分曾经采访患者家人的大陆报章,已经在4月4日后,转用新华社稿件。

十年前在“萨斯”流行时,中宣部也发出禁令“避免社会不安”。据2003年7月香港《前哨》杂志报导,2003年大陆爆发“萨斯”疫症时,中宣部不仅在3月初下令,为了保证中共两会期间的安定,不得对有关“萨斯”情况进行报导,以免造成社会不安定,还在时任卫生部长张文康多次与记者谈到中国大陆的“疫情稳定”、“受到控制”之后,大量播放一大批国内外游客到北京、上海的消息,误导国内外民众,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

《苹果日报》报导,大陆H7N9禽流感,当局靠“辟谣”维稳,然而却越维越不稳,原本不相信传闻的民众,在政府“辟谣”之后反而完全相信传闻,反映政府欠缺透明度,公信力完全丧失。

美国之音报导称,尽避疫情中心地带民众,忧虑疫情可能被延误,与此同时,官媒却发起赞扬政府应对疫情的舆论攻势。

官方的中新网说,“对比十年前非典(SARS)爆发的非常时期,无论是从政府信息公开、公共卫生反应机制、公众自我保护经验而言,中国这一次的疫情控制都做得够好,并且得到世界卫生组织以及海外舆论的肯定”。

H7N9板蓝根又成了“万能神药”

据中新社、《现代快报》等大陆传媒报导,江苏省卫生厅4月3日发布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治中医方,指板蓝根冲剂等中成药可用于预防H7N9禽流感,建议高危人群可用板蓝根等中药。从非典到H7N9,板蓝根都作为防治药物冲锋在前,它几乎就成了“万能神药”。

华东一带在H7N9禽流感的阴影下,当地民众为求自保,板蓝根和口罩等预防性“神物”销量大增,特别是上海和南京,更是几近脱销。

《太阳报》报导,不少南京市民于是蜂拥跑到药店购买板蓝根、口罩等,导致不少药店脱销,情况与早前上海一样。

视为H7N9疫情重灾区的上海,早已出现板蓝根及口罩的抢购潮,多家连锁药房的板蓝根被卖断市。

在浙江天台,有一位土鸡养殖户,又给板蓝根发展了一种新用法:为了对抗H7N9病毒,他突发奇想给自家的一千八百多只土鸡喂起了板蓝根。
对官方开板蓝根“维稳”民众对疫情恐惧手法,有网友指出:十年前非典,十年后禽流感。十年前珠三角,十年后长三角。十年前瞒报,十年后继续瞒报。十年前板蓝根,十年后还是板蓝根。十年前专家胡扯,十年后专家又在胡扯。十年一切照旧,没有改变,转了一圈,回到原点,十年一个轮回。另一网友也指出,十年了,病毒都换届了,板蓝根却依然是主治。

中国速推H7N9新药国内外专家持不同看法

紧接着4月6日,中国药品监督局发布公告称通过新抗流感药物“帕拉米韦”审批,随时可以大批量生产,并称该药疗效显著。

据“帕拉米韦”注射液研制团队首领--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李松称,“帕拉米韦”自2003年SARS疫情后,历时8年,2011年完成,2012年12月待批上市。

官方资料称,“帕拉米韦”是由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自主研发。但《苹果日报》报导,港大微生物学系助理教授黄世贤指,“帕拉米韦”实际是美国BioCryst药厂研发,06年已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使用。

据搜狐健康网报导,SDFA评价中心专家孙忠实表示,因为这种药物最初是针对H1N1型流感研发的,而此次中国出现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乃是世界首例,此前并无相关的治疗经验,而且H7N9病毒也存在随时变异的可能。孙忠实认为,对H7N9病毒的具体疗效还有待进一步的临床观察。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3日在日内瓦说,已经发现该病毒出现变异,变得易于感染人体。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表示,已解读出H7N9病毒是由3种遗传基因混合组成,属于完全新型的病毒。目前还没有有效药物可以治疗这一新型病毒,研究所正在等待中方提供病毒新样本,以便着手研发应对这种新型病毒的疫苗。

彭博社:党正在说服中国人禽流感与死猪无关

彭博社4月8日发表了AdamMinter的评论文章,题目为“(党)正在说服中国人禽流感与死猪无关”(Convincing  Chinese Bird Flu Is Unrelated to Dead Pigs)。

文中指出,随着H7N9禽流感感染及死亡人数慢慢上升,不安的中国人不愿意相信他们的政府。这一信任危机可以追溯到2003年高层掩盖SARS的致命后果,及最近黄浦江上的死猪潮,仍然原因不明。今年3月,在死猪成为一个重大公关危机后不久,上海的官员坚称,打捞出死猪的那条江的水可以放心饮用。随后,官员须解释是否新出现的H7N9禽流感与那些死猪有关,因为最早的两起H7N9感染病例就发生在上海。于是,上海官员在4月1日宣布,那些死猪身上没有发现H7N9病毒,但几乎没人相信。

与此同时,继浏阳河上发现约百头死猪后,近日四川西昌市西河也出现百余只死猪。4月以来,江苏常州、河南洛阳、湖南长沙均出现了“死猪漂流”的现象。虽然官方屡次强调H7N9病毒与死猪无关,但网络上有关的怀疑声音仍然不绝于耳。

人们的怀疑不是无根据的,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1918年的H1N1全球大流感,更夺去了超过三、四千万人的生命,当年的流感的源头就是猪,亦因此今日不断有人怀疑,大量的死猪就是流感的源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