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明】春在紐約(組圖)

2014-03-11 02:41 作者: 貫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紐約法拉盛kissena公園春色(攝影:貫明)

【看中國2014年03月11日訊】初到紐約之際時逢五月,那時步行在法拉盛街頭感覺寒氣早已消散。處處綠樹成蔭,花開四野。那個時節在東方國家已是初夏,紐約遲來的春天似乎也是遲遲而歸,即使是五月仍然瀰散著春天的氣息。

在東南亞的一個熱帶島國生活了近二十載,雖然舒適安逸,卻也少了春夏秋冬的四季風情。少年時代在中國,最喜歡陽春三月,冬去春來,萬物復甦。俗話說:「一年之計在於春」,在熬過了漫漫的長冬之後,春光明媚,氣溫轉暖,農村的人們忙於植樹種草,播種施肥,春天的田園生活充滿了各種樂趣。在中國的北方地區不像南方那樣雨量充沛,春天乾旱少雨,但是農作物的生長又離不開至關重要的雨水,所以經常從農民們的嘴裡聽到「春雨貴如油」的諺語。

古代的文人墨客,不乏讚賞春雨的詩句。宋朝陸游有「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的絕句,唐朝孟浩然的〈春曉〉有「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 少」的吟唱;少年時代的我,很喜歡背誦唐詩,那時經常讓我心靈感到震撼的詩歌是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好一個「潤物細無聲」!百吟不厭。

青年時代的我留學東瀛,在日本古城京都讀書。京都之春,花香四溢,尤其是著名的哲學之路盛開的日本國花──櫻花讓人流連忘返。在這個時節,即使是被稱為「工作狂」的日本人,也會成群結隊地露宿在櫻花樹下,歡歌笑語,飲酒賞花。


紐約街頭盛開的櫻花(攝影:貫明)

來到紐約之後,深感夏秋短暫,寒冬漫長。還未進入十月,凌厲的寒風吹來讓人感覺冷及心肺。雖然室內溫度有暖氣支撐,但是一日之中總是難免要外出幾次。放眼望去,曼哈頓內外草枯樹禿。氣溫的升降反覆無常,一天不看天氣預報,真不知道外出時應該穿哪一件衣服。在等待春天來臨的日子裡,忍寒度日,內心希望冬天能提早過去。鬱悶之時,就回想起過去老人們經常說過的話:「人有多少快樂,就會有多少痛苦等著你。」反過來理解這句話,眼下有多少痛苦,將來就會有多少快樂等在前面。思慮至此,頓覺心中釋然。花開花落,無非是一個等待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的喜怒哀樂,都是人生中心靈成長的必修課。

其實正是來到了紐約之後,才倍感春天的可愛。不管氣溫如何升降,紐約的天空大部分時間都非常清爽,蔚藍色的天空很純淨,偶有白雲飄過,讓我百看不厭。有時夜觀天象,也感 到天空出奇地純藍,月色出奇地明亮,這在中國大陸是無法看到的。嚴重的工業污染已使故鄉的陰霾鋪天蓋地,對於還在那裡生活的人們來說,所謂的藍天白雲早已成為童話故事中的傳說。


紐約法拉盛kissena公園小湖景色(攝影:貫明)

進入三月之後,儘管寒風仍在,但是羽絨服、大衣已經穿不住了。春天的氣息若隱若現,在無形中已經默默地走近大地。紐約的春天就像流淌的山溪,儘管姍姍來遲、丰姿綽約,卻又光陰似箭,駐留匆匆。天地之間剛換上新裝,轉眼就要進入夏季了。靜觀紐約市的各類建築物,高聳挺拔,精緻典雅,尤其是各類教堂建造得非常精美。但是藝術家和能工巧匠們的成果,在大自然之美面前,黯然失色。一座城市的美景如果沒有春色的點綴,儼然了無生機。這一切讓我深信:冥冥之中必有一位大智慧的創造者為人類創造了天地萬物。

紐約是一個令人仰慕的地方,除了有多元文化之外,還有各種博 物館、美術館、著名建築物、各國藝術表演的獨特性及世界之最的繁華商店街。然而,與此相比,我更加喜歡的城市要素是紐約的春色、陽光、藍天、白雲、青草、 湖水與微風細雨、綠樹白雪。居住在紐約的時光,我一定會珍惜紐約之春,享受紐約之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