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說史】歷史原來這樣之秦漢篇(二)(圖)

秦時明月漢時關

2014-03-30 08:00 作者: 劉翰青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薄姬歸漢

遇高人豈可交臂而失之,許負既然在魏地,魏豹當然不能不請她來給自己看看相,許負一見魏豹便說:「大王之相,貴在後宮。」這啥意思啊,您太太有貴氣,魏豹一想,那就讓她到我後宮看看吧,進了魏王后宮,許負一眼就看到了薄羽蘇——就是後來的漢文帝劉恆他老媽,「相薄姬,雲當生天子」(《史記.外戚世家》)——許負說:「此系大貴之相!依法當生天子。」——這大姐是貴相啊,按預測學的法則推演,她將來會生皇帝。魏豹「聞許負言,心獨喜」(《史記.外戚世家》)——他聽了這話心裏這舒服:「喲,原來我自己這兒還有一潛力股呢,既然如此,我還和劉邦、項羽他們摻和什麼啊,將來天下一定是魏國的啊。」於是,魏豹不再追隨劉邦,「即絕河津畔漢」(《史記.魏豹彭越列傳》)——派人拒守河津,想在楚漢之爭中坐收漁利。

 


劉邦聞信,心裏琢磨:「我對魏豹不錯啊,他咋這樣呢,一定是項羽那邊派說客,把這小子講暈了,我也得派個人去,勸他回心轉意。」這活兒就交給酈生了。酈生是劉邦手下著名的「公關先生」,通常情況下,他能把活人講死了,把死人說活了。可是,既然魏豹認定自己家裡會出皇帝,那就算酈生的師父來了也勸不動他。他卻不知道,命運的安排很巧妙,不是尋常人能揣測的,他若是不折騰這一番,或許劉恆就得管他叫爸爸了,命運之神正是利用他的功利之心,才成就了歷史劇本的這一章節。

韓信 為何當反不反
漢初三傑之一——名將韓信

看到酈生罕見的無功而返,劉邦火大了:「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我打不過項羽,還打不過你嗎?」他立即讓韓信帶著灌嬰、曹參率領馬步三軍去廢了魏豹,韓信是個軍神,魏豹哪是對手,沒幾天就連老婆帶老娘,都被抓到劉邦那了。劉邦見了魏豹,劈頭蓋臉一頓臭罵:「我對你小子夠意思吧,你說你老娘有病要回家,都是大忽悠啊,你玩我呢?」魏豹知道自己理虧,耷拉著腦袋一句話沒有,劉邦罵夠了,心說,你可欠我的,你們全家一起還我吧。於是,剝奪了魏豹的爵位,讓魏豹守滎陽,魏豹的太太薄姬被分配到織布房當女工去了。

沒過多久,項羽領楚軍來打滎陽,劉邦帶人跑了,留周苛和魏豹守城,周苛認為魏豹有叛變的前科、不可靠,把魏豹給殺了,這下薄姬成了寡婦了。這樣一來,沒了婚姻方面禮法的障礙,劉邦乾脆把薄姬納入了自己的後宮。

劉恆出世

可劉邦只是在薄姬成為自己太太時見了她一面,然後就把這位太太忘到腦後,兩人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上天的安排常常很戲劇化。劉邦的後宮還有兩個人,一個是管夫人、一個是趙子兒,這兩個人以前和薄姬是閨中密友,三個人當初曾經相約:「先貴毋相忘!」(《史記.外戚世家》)——就是以後無論誰先發達了,都別忘了提攜另外兩個「閨密」。而今薄姬被劉邦納入後宮就不聞不問了,而管、趙二人卻是劉邦身邊的紅人。這天,管、趙二人正小聲談論這事兒,被劉邦看見了,劉邦問她們在嘀咕啥呢,倆人就把當年和薄姬相約的事給說了,劉邦想了想薄姬的身世,不知怎的,突然覺的薄姬很可憐,當晚就把薄姬找來了。薄姬曰:「昨暮夜妾夢蒼龍據吾腹。」(《史記.外戚世家》)——薄姬告訴劉邦,她前一天晚上夢到一條龍,盤在自己的肚子上,劉邦又驚又喜:「這是貴兆啊。」果然,「一幸生男,是為代王」——(《史記.外戚世家》)薄姬當晚懷孕了。

公元前202年,劉邦登基稱帝,建立了大漢王朝,同年,薄姬為劉邦生下一個兒子,劉邦給他取名劉恆,後來封為代王,他就是日後的漢文帝。然而,彼時彼地,誰也沒想到,這個孩子會承繼漢室大統,成為一代聖君。因為在此幾年之前,呂后之子劉盈已經被封為太子,而劉恆的母親只是劉邦的側室,因此,大家想破腦袋也想不到,劉恆有朝一日會君臨天下,這讓人不得不佩服女預測大師——許負的相人之能。而十九歲的少女許負,此時已被劉邦封為鳴雌亭侯了(「高祖封許負為鳴雌亭侯」(《楚漢春秋》))。

女子封侯,在歷史上比較罕見,劉邦緣何有此驚人之舉呢?原來,當初劉邦和蕭何、曹參攻打咸陽,路過溫城,許負在城樓上便一眼看出劉邦日後將為天子,而蕭、曹等人都有將相之氣,因此力勸父兄歸附劉邦,並把自己所相的結果告訴了劉邦一行。許負神相之名久著,而今,劉邦又親身驗證,這樣身懷絕技的能人,劉邦怎能不盡力招攬為己用呢?

許負之能不僅引起了劉邦的重視,也引起了呂后的注意。呂后把許負請來,以看相為名籠絡她,許負以相師的身份勸誡呂后:「陽剛之氣太過,恐以後殺戮太多,有損娘娘後世懿名。」 呂后當時不以為意:「哀家乃後宮之主,怎麼會殺戮太多?」然而,劉邦死後,呂后權勢日大,果然殺戮甚重,留下千古惡名,此乃後話。許負得黃石公真傳,她早已算定呂后專權的變數,自然要盡力幫助劉恆母子,她和薄姬又是舊識,這個」外援「也不會讓劉恆母子感到突兀。而薄姬天性隨和,又似乎受到許負的一些影響,開始專注於黃老之學(黃帝、老子之學,即道家之學),人也愈發的與世無爭了,在後宮中幾乎變成了可有可無之人,以致於在劉恆出生之後,劉邦幾乎不再和她相見了,因此,在劉邦死後、呂后專權的時代,使劉恆未受呂氏矚目和侵害。劉恆能夠平安渡過呂后時代,許負功不可沒。

翻開歷史,我們會發現很多被今天的教科書刻意迴避,甚至歪曲的東西。中國歷朝開國皇帝身邊,總有道家高人輔佐、指點,興周八百載、直鉤垂釣的姜太公,旺漢四百年、楓橋拾履的張子房,未出茅廬、三分天下的諸葛孔明,盛唐留下《推背圖》的袁天罡、李淳風,大明國師劉伯溫……這只是正史有載的能人異士,未見於正史的高人,則不知凡幾,他們既不為高官顯貴,也不為揚名天下,只為順天意而行,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病榻問相

公元前195年,劉邦箭傷發作,病勢日漸沈重,估計自己頂不住了,於是他請許負來商量自己的身後事。

許負勸劉邦想開點,不必太費神,但是一定要暗中保護代王劉恆母子的安全,以保留血脈,他日復興劉氏。劉邦聽了一驚:「難道有人以後會造反?告訴我是誰,我現在就殺了他,以絕後患。」許負馬上勸阻道:「萬萬不可,此人目下反意未彰,您貿然行事只會適得其反。而且,這是劫數,天意難違。」不過,許負給劉邦吃了個定心丸:「臣觀天象,劉氏應當有四百年的江山,將來會由周勃、陳平二位大人安劉氏天下。」

劉邦病重,呂雉身為人妻兼打天下的老戰友,自然關心。但是權欲極強的呂后更關心的,是劉邦死後,朝廷的人事安排。呂后問:「陛下百歲後,蕭相國即死,令誰代之?」 (《史記.高祖本紀》)——老公你死了以後,如果現在的相國蕭何去世了,誰可以繼任?劉邦回答:「曹參可以繼任。」呂后又問曹參如果也死了,誰能繼任?劉邦說:「王陵可以,但是需要陳平輔助。周勃可以做太尉。」呂后又問,這之後呢?劉邦回答她:「此後亦非而所知也。」意思是,這之後的事情你也不能知道了,或者說,你也看不到了。後來的歷史,也的確符合《史記.高祖本紀》中記載的這一段「病榻問相」。
如果說,在人事安排上,劉邦可以根據當時朝廷的情況做點安排,那麼,劉邦能如此淡定的回答呂后,在陳平、周勃之後的事情「非而所知也」,則確實有幾分讓人驚訝。因為,呂后的年齡與王陵和陳平、周勃等相彷,劉邦如何確定呂后看不到陳、周之後的事情呢?劉邦本人沒有通天徹地的本事,但是許負是未卜先知的高人,呂雉的命數自然盡在掌握。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夏裔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