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微痕》揭秘:毛澤東慣用的三種抄襲剽竊方式(圖)

2014-06-01 18:25 作者: 劉夢溪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6月01日訊】毛澤東詩詞有三種抄襲剽竊現象:一是「攪拌式」。將他人的話與自己的話攪拌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者將他人的語序做些調整,便作為自己的詩句登場」;二是「掩耳盜鈴式」。將別人的詩原原本本地抄下來,但在抄襲時稍做文字上的調整;三是「老老實實式」。一字不差地將別人的話抄下來,不攪拌、不掩耳盜鈴,也不註釋。具體有:

「攪拌式」

將王建《宮詞》中的「春風吹雨灑旗竿」剽襲為「熱風吹雨灑江天」(《七律-登廬山》);

將溫庭筠《蘇武廟》中的「空向秋波哭逝川」剽襲為「別夢依稀咒逝川」(《七律-到韶山》);

將黃庭堅《鵲橋仙-席上賦七夕》中的「別淚作、人間曉雨」剽襲為「淚飛頓作傾盆雨」《蝶戀花-答李淑一》;

將劉克莊《賀新郎》中的「問長纓、何時入手,縛將戎主?」剽襲為「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清平樂-六盤山》)。

「掩耳盜鈴式」

將古童謠中的「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剽襲為「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水調歌頭-游泳》);

將幼卿《浪淘沙》中的「極目楚天空」剽襲為「極目楚天舒」(《水調歌頭-游泳》);

將李賀《致酒行》中的「雄雞一聲天下白」剽襲為「一唱雄雞天下白」(《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

將陸游《示兒》全詩「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剽襲為「人類而今上太空,但悲不見五洲同。愚公盡掃饕蚊日,公祭毋忘告馬翁。」(《七絕-有感》)

「老老實實式」

將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句原封不動抄入《七律解放軍佔領南京》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將周希陶《重訂增廣》中的「莫道君行早」原封不動抄入《清平樂-會昌》 中:「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

將陶谷《五代亂離記》中的「記得當年草上飛」原封不動抄入《七律吊羅榮桓同志》:「記得當年草上飛,紅軍隊裡每相違。」

「所舉的例子都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王彬杉教授說:「這樣大規模、肆無忌憚地竊取他人創作成果,簡直令人髮指!所以有必要公之天下,教育學子。」他還說:「我是真正的鬥士,不管是小人物汪暉,還是大人物毛澤東,我都敢揭露,絕對不會只敢打小鬼,不敢碰閻王。那樣的話,我就太沒有風骨了,對不起媒體和讀者對我的厚愛。」

如果說毛澤東的詩詞「前無古人」,那就是說他錯得離譜以致到了前無古人的地步了。毛澤東的標準像被做成像貌堂堂,但其本人則是臉色灰黯而黃,臉上有幾個肉堆,牙齒全黑,背微駝,和相片上判若二人。可以肯定,照相時多方選擇角度,洗晒時又做了許多加工手腳,所以看來好看,並不反映實際,這一點,攝影工作人員非常清楚,他們多能化腐朽為奇蹟。

毛澤東的詩詞也一如其標準相。一九四九年以前,毛詩詞在社會傳誦的只是《長征•七律》和《沁園春•詠雪》兩三首,共產黨「左翼」文壇旗手魯迅所下評語亦未推崇,說是「山大王的詩」。一九四九年以後,毛澤東以主席之尊,陸續發表詩詞,於是,幫閑客交相讚譽,說是開天闢地,前無古人。其實,毛詩詞正如毛相片一樣,大多是後來經過他人藝術加工的假貨。

毛澤東讀過六年私塾,學做古文舊詩,後來到湖南第一師範學習,他的自然科學如物理、化學和數學等等,次次考不及格,全吃零蛋,他的國文也不是全班最好的第一,只能說是八九個好的中間的一個。老師除黎錦熙、楊昌濟、方維夏、徐特立等外,有幾個老先生很能吟詩作詞,每年組織學生到岳麓山、橘子洲等名勝地方遊覽,都要大家吟詠一番,毛澤東算是一個活躍的。後來,毛澤東流落到井岡山,再從江西轉移到陝北,難帶詩書隨行,難有閑情寫詩。《長征•七律》也是到陝北以後才寫出來的。抗日戰爭打響,毛澤東躲在延安和朱德、董必武、謝覺哉、吳玉章、林伯渠等作舊詩看京劇,如王實味指出的,「歌囀玉堂春,舞翻金蓮步」。毛澤東還拋棄妻子選納藍蘋。在詩詞方面,毛有什麼作品,都請董必武、謝覺哉參與修改,有時還請教於胡喬木、陳伯達等秘書。這種不恥當是他的作品和權力得以成就的原因。現在,毛詩詞的定稿和原稿之間到底有多大出入,當然無從知道,但是,現在刊定的詩稿如《長征•七律》「金沙水拍」原作「浪拍」,《沁園春•雪》「欲與天公試比高」的「試」字也是最後確定的。其它,「還多有訛誤」。胡喬木說《沁園春•雪》為他所作,與毛澤東爭著作權,到底是誰作誰改,外人無從得知。大有可能是毛先作,胡喬木後更改補充,最後毛據為己有,胡喬木亦無法相爭。

在文化大革命前後,毛澤東有些詩詞譜成歌曲在全國播放﹔紅衛兵組織戰鬥隊武鬥期間,各戰鬥隊競相用毛一些詩句做戰鬥隊的名稱,為「換新天」隊、「征腐惡」隊、「風景這邊獨好」隊、「從頭越」隊等等。有人因為把《毛澤東詩詞選集》放在睡床的席下,被紅衛兵活活打死﹔有人因為折損其中的字句而被判刑。在中國大陸,至今不見文學評論界對毛詩詞做過貶語,這就更迫切地要求我們對毛詩詞做周詳的研究,做實事求是的評判。

毛詩詞也是看政治需要才拋出的。一九五七年在《詩刊》發表十八首,是毛詩詞公開發表最多的一次,也是第一次;一九六三年,人民出版社出版《毛主席詩詞》一書,收詩詞三十七首﹔一九七六年再版,收詩刊三十九首﹔一九八六年為紀念毛死十年,由鄧小平題寫書名,出版《毛澤東詩詞選》,共收詩詞五十首,分正、副編,都以寫作時間先後為序。因為這些作品寫作時間前後相距近五十年,有些早期作品的寫作時間,據說作者生前都已記不清楚。有些較晚作品的寫作過程,人民出版社的編輯也記不清楚。現在海外做毛詩詞的去偽存真工作,倍感困難,最多只能根據民間傳說和報刊資料詳細對比考據,作出判斷。

如一首詠蛙詩,在韶山毛故居作為毛少年作品展出,後經人查出該詩原是清末安徽名士程正鵠的作品,由毛拈來改了兩句,變成他的作品。還有,《送縱宇一郎東行•七古》一首,說是毛一九一八年所作,發表於一九七九年《黨史研究資料》第十期,是毛死後三年以後的事。提供這詩的,是羅章龍──毛早在一九一八年前的好友,後來分手成為政敵。當羅章龍的《回憶新民學會(由湖南到北京時)》在《黨史研究資料》發表時,北京文藝界一些舊詩詞愛好者,即懷疑該詩詞為羅章龍所作,曾去電《黨史研究資料》調查並無毛的親筆,因而懷疑滋甚。

《沁園春•長沙》一首,號稱絕唱。毛自稱「對於長短句的詞學稍懂一點」,應該是想到這首詞才有這種自負。但是,北京文藝界一個舊詩詞愛好者對毛的少年朋友作了多方調查,發現這首詞的原作和公開發表的稍為不同。

據說此是毛澤東一九二〇年和一九二一年間和許多同學游岳麓山和橘子洲頭,大家所作的聯句,經幾個詩詞造詣深的老師修改而成。毛澤東後來和一些朋友重遊湘江、岳麓山、橘子洲頭時念過。三十年代,蕭三在陝北獲得此詞,當是毛澤東提供的。但已改「肅立」為「獨立」,改「歡歌」為「偕來」。此詞整套功力上和風格上和毛澤東先後所作詞迥異,其著作權,為詞學界所懷疑,但大陸知情人懾於毛的權勢,不敢提出異議。

但是我們用一些旁證可看出其中確有不少問題。

第一:《毛澤東詩詞選集》刊明該詞是一九二五年作,查當年八月,毛澤東即由湖南啟程往廣州,九月到達廣州參加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工作,十月被汪精衛推薦代理宣傳部長。按新歷八月當為舊曆六月,湖南一帶的氣候尚未降霜,何來「萬山紅遍,層林盡染」?

第二:毛澤東當時已為共產黨的頭面人物,在國民黨的地位也不算低,怎會像初出茅廬的小夥子那樣,「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第三:如果毛澤東當年八月在湖南長沙有此作,九月份到了廣州大有可能錄呈在廣州的林伯渠、柳亞子、郭沫若等人欣賞,作為「粵海飲茶」的談資,可見毛澤東當時還不敢公然把此詞的著作權全部佔為己有。

第四:到了陝北以後,毛澤東仍然沒有當做己作公開於世,直到蕭三在延安將它錄出來發表,才在一九五七年收錄於《詩刊》發表,其中蹊蹺,明眼人一推即可全知。

一九四九年毛澤東坐上了紅朝第一椅,沒有立即發表自己的佳作,直到一九五七年才收錄十八首發表於《詩刊》,這從一方面也說明他的謹慎,有自知之明。後來他和陳毅談詩的一封信,說自己對律詩「還未入門,偶爾寫過幾首律詩,沒有一首是我自己滿意的」,當非謙語。

可見,毛初坐紅椅時,十八首詩詞中有許多首根本沒有寫好,或沒有改好,所以最初不敢貿然發表。但進到北京坐穩以後,毫無疑問,毛澤東會有空餘時間讀詩、寫詩和改詩,又和許多著名文人學士交流寫詩經驗。聽說他和柳亞子最初唱和時,也是表現非常虛心,要柳亞子收他的詩稿鑑定之後,他才拿給其它人看。除柳亞子外,毛澤東也請郭沫若經常改詩,後來毛澤東給胡喬木寫信,要他把「詩二首」,「送給郭沫若同志一閱,看有什麼毛病沒有,加以筆削,是為至要。」據說郭沫若在修改毛澤東所作詩詞時,常常先是極口讚美,然後通過吟誦將自己修改意見沉吟數次,讓毛澤東聽到加以採用。只有很早就和毛澤東熟悉的章士釗知道毛澤東的根底淺薄,多是看了之後點點頭,附和幾句,再通過其它人將自己的意見轉告毛澤東。

計算起來,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共計八年時間,所收詩稿多是描寫江西遊擊戰爭和長征 路上的遭遇,抒發自己的「豪情壯志」。今天,我們從他的詩題和詩詞內容,可以看出一個事實,詩詞多是後來補作的,十八首詩的許多首,屬於「倒填年月」之類的東西,這即是說,井岡山游擊戰爭前後的詩詞是在進入北京以後寫的。

何以見得?我們看《菩薩蠻•黃鶴樓》註明是一九二七年寫的,其中「沉沉一線穿南北」,注稱「一線」是指「長江以南的粵漢鐵路和以北的京漢鐵路」!而事實是,一九二七年的粵漢鐵路,還沒有修成一線。又如「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而事實上內戰規模不大,雙方少用旌旗鼓角,這種不顧事實的描繪,只能說因為「倒填年月」的方便。又如「戰地黃花分外香」,「風展紅旗如畫」,作者在戰鬥中怎麼可能有閑情逸致去嘗畫品香?再如:《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七律》註明作於一九四九年,可是一九五七年不放到《詩刊》上發表,直到一九六三年才收入《毛澤東詩詞》,可以肯定也是後來「倒填年月」補作的。所以,「宜將剩勇追窮冠,不楞沽名學霸王」二句,十多年後才改為「不可」。還有多次補充的作品,如《清平樂•蔣桂戰爭》,寫一九二九年蔣介石和桂系的戰爭,不發表於一九五七年的《詩刊》而發表於一九六二年五月《人民文學》,相隔三十三年﹔《蝶戀花•從汀洲向長沙》,寫的是一九三〇年的事,發表於一九六二年《人民文學》,相隔三十二年﹔《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寫於一九三一年春天的事,發表時間相隔三十一年﹔《漁家傲•反第二次大圍剿》寫一九三一年夏天的事,發表時間亦相隔三十一年。凡此種種,極為可疑。

另一些作品從創作到發表的時間較短,推敲不夠或修改人不敢盡情提意見,諸多原因局外人不盡知曉,如《七律二首•送瘟神》一九五八年七月一日寫,一九五八年十月三日發表,最初「千村霹靂」,後改為「千村薜荔」,註釋此說是形容村落荒涼,如是前者,只能解釋為「人遺矢」像「霹靂」那樣響,改為後者,那麼家家種有常綠籐本植物,亦能形容綠化悠雅,不必和荒涼聯繫來解。「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和牛郎扯在一起,已屬勉強,而牛郎問瘟神,又怎會一樣悲歡?第二首「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一聯,即使把自然界擬人化,怎麼能得出「六億神州盡舜堯」來?「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山河鐵臂搖」一聯,是同義語,有一句即可。真有瘟神,「紙船明燭照天燒」有什麼用。

總的來說,毛澤東的詩詞有不少語句是勉強湊數的,其中有些是詞費,可要可不要;有些是隱晦,可以這樣解,也可以那樣解,要轉彎抹角才能解得通,並完全缺乏詩意。還有一個最大的毛病,是硬頸稱英雄,如《念奴嬌•井崗山》,一九六五年五月作,其中「獨有豪情,天際照明月,風雷磅礡」,讀者知道豪情可以和風雷聯繫起來,但明月插在中間有什麼聯繫呢?其它如《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一月九日作,有「四海翻騰」,「五洲震盪」,「雲水怒」,「風雷激」等,都屬於這一類硬著頸子說大話的詩詞。這些缺點的造成,最大的原因是經過反右派和反右傾之後,除了毛澤東指定郭沫若提意見之外,其它人已噤若寒蟬,不敢提意見,以致毛澤東發表時詩作水平日益下降。

文化大革命前幾年,毛澤東就在國內肆無忌憚地搞個人迷信,由林彪、陳伯達等人把毛澤東捧到馬列主義的頂峰,其聲勢比一場迅雷霹靂暴風驟雨更使人害怕。當時群氓聳懼,萬簌失聲,對毛澤東本人天威咫尺,對毛澤東著作奉為無上之寶,出現許多讀毛澤東著作的積極份子。

今年是毛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六十週年,北京組織文藝人員聚會,出版專集紀念。我們檢查這六十年來文藝作品,留下來的只是使人哭笑不得的東西。

《毛詩詞》出版了五千萬冊以上,這些稿費為他個人私有,用於請客或賞賜江青、張玉鳳等身上。看的人多,銷路又廣,照齊、梁詩學評論家鐘嶸的上、中、下三品標準,應屬於上品。可是,毛崇拜的魏武帝曹操被列為下品,在重視「其源出於」某某的鐘嶸看來,毛詩詞評不上優質。

令人費解的是毛平生主張造反有理,要衝決傳統文化的一切綱羅,古物古書在他眼裡都是封、資、修的東西,《詞源》《詞海》《說文解字》和唐詩、宋詞等書籍都要付之一炬,可是他自己用舊形式寫的詩詞,卻要人奉為紅寶書,連續幾十萬冊地再版。他寫的舊詩詞還遵奉舊詩的老法度,要求律詩講平仄,正經八兒的說:「不講平仄,即非律詩」。他的一些詩詞平仄不協,不是他不願協,而是他做詩的功力不濟,沒有更好的詞彙去替換協韻。在舊詩詞創作上,除加入標語口號詞句外,完全沒有反潮流的獨創精神,有時套用別人的現成句子,脫不了模擬的習氣。如《七律•到韶山》:「別夢依稀咒逝川」,即來自唐人張沁《寄人》:「別夢依依到謝家」,溫庭筠:《蘇武廟》:「空向秋波哭逝川」。李賀:「雄雞一唱天下白」,毛澤東改用為「一唱雄雞天下白」﹔萬俟詠《憶秦娥》:「天若有情天亦老」,毛澤東抄用全句﹔李白:「我欲因之夢胡越」,毛用為「我欲因之夢寥廓」;「記得當年草上飛」全句,毛襲用黃巢《題像詩》。

魯迅寫舊詩也寫新詩,周恩來也一樣,直到現在沒有聽過毛澤東寫過新詩,這說明毛對舊詩的迷戀執著超過別人。這是什麼樣原因呢?經過一番研究,多方面思考,認為這和毛本人的素養有關。毛的詩詞和黃巢、洪秀全的「反詩」大體類似,如:「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試看天下誰能敵,敢教日月換新天」,「革命高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都屬這一類講大話,吹牛皮的豪言壯語。黃巢「通書記」,洪秀全為落第秀才,他們年輕時的野心以及「寡人有疾」(好色)等等,與毛十分相似。他們也都是吐豪語,說大話,硬頸稱雄,不會暴露自己見不得的隱私。

幸而我們生活在二十世紀,訊息靈通,有各方面的資料參考對證,我們可以在正反不同的報導記載裡看出癥結所在。毛澤東崇法黜孔,批林還要批孔。一個大學教授提倡「學而時習之」,曾受到批判鬥爭。可是毛自己口不離孔子,用於詩歌上的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這還不是自己可以放火,別人不能點燈?在毛統治時期一般幹部正當談愛說情,要受批評,甚至受政治虐待,而毛自己在延安時曾經寫過許多詩歌給「交誼舞明星」吳莉莉,一九二〇年冬天寫信給楊開慧的《虞美人》詞,沒有附在詩詞選集出版,可能是因其上下闋有過肉麻的描寫﹔《卜運算元•詠梅》,說梅作為革命象徵的解釋不免牽強附會,經李志綏醫生指出他是為安慰棄置許久的女友(該女友曾寄陸游:《卜運算元•詠梅》詞來)寫的,這就可以解答他何以忽然要「和」陸游這首詞,詞中措詞造句的安排亦可以得到合情合理的解答來。

由此種種事實,可以看出毛澤東詩詞上豪情萬丈,大話連篇,私下荒誕。從詩詞反映的角度來看,毛和黃巢、洪秀全等人一樣自我膨脹,是毫無疑義的。王明在《中共半世紀與叛徒毛澤東》一書裡說:「他在青年時代讀古書時,就非常敬慕秦始皇。」毛澤東的秘書李銳也說,毛澤東有帝王思想。為什麼毛澤東能夠坐穩紅朝二十七年?袁世凱曾經做過八十二天洪憲皇帝,以失敗告終,毛知道自己終不能稱帝。毛的勤務員權延赤寫的《歷史的暗角》,說毛澤東直言不諱,稱自己是馬列主義加秦始皇;林彪《五七一工程紀要》說毛是借馬列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大暴君。的確,馬列主義和帝王專制是同類性質的東西,毛澤東崇拜秦始皇,也就是這個原因。

毛詩詞,抄襲?模仿?還是借鑒?

在崇毛者眼裡,最津津樂道的一點,就是認定毛是偉大的詩人詞家。確實,毛的詩詞氣勢非凡,有過人之處,我當年讀初中時的語文老師就對毛的詩詞推崇不已,動輒跟我們賞析。我也曾認為毛的詩詞可與唐詩宋詞比肩。但越是瞭解,崇拜的感情就越淡薄,逐漸變成疑問了。現在發現,毛的詩詞,「借鑒」前人作品的地方實在太多了。李杜蘇辛,歷史上的任何一位詩人詞家,哪裡有這樣的現象?如果有些地方講究用典,或者化用一下前人的名句,也可以理解,但像毛的詩詞這樣層出不窮的「借鑒」,實在罕見,簡直可以斥之為「抄襲」或「模仿」。

按照大致的寫作年月,毛詩詞的抄襲模仿(其中有些可以稱為借鑒,或者很好的化用)至少有如下之多:

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唐人所作,見林木森編《咱們的領袖毛》

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明朝嘉靖年間浙江永嘉人張聰少年求學時所作,何聯華《毛詩詞新探》

小小青蛙似虎形,河邊大樹好遮蔭。明春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清末湖北英山名士鄭正鵠,見黃飛英:《詩的作者是誰?》,見1998年5月22日《中國青年報》

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老毛《七絕•詠蛙》約1910年秋

1910年秋,已考入湘鄉縣東山高等心學堂讀書的毛,曾作《詠蛙》詩一首: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②據有關資料載,這類似的詩作早已有之。林木森編《咱們的領袖毛》一書注為"唐人所作",但未確指唐朝何人,亦未錄出這類似詩作。何聯華《毛詩詞新探》一書引注"有人認為是明嘉靖年間浙江永嘉人張聰少年求學時所作",惜亦未錄出該作。黃飛英撰文指出:"……清末湖北英山名士鄭正鵠初授天水縣令,當地一些心懷叵測的官吏巨富,見新縣令五短身材,其貌不揚,有意要奚落他一番,以殺殺‘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威勢,於是他們暗地裡策劃,請畫工畫一幅《青蛙圖》,畫中畫的是在河邊一株大柳樹蔭下有一隻張口青蛙。畫後送到縣衙去,請鄭縣令題詩。鄭正鵠將畫卷展開一看,就深諳畫中寓意,遂不假思索,當眾揮筆題了一首七絕《詠蛙》:

小小青蛙似虎形,河邊大樹好遮蔭;明春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黃飛英據《英山縣誌》繼續寫道:鄭正鵠在天水任上,秉公辦事,嚴懲贓官污吏……成為清末以"廉潔奉公"著稱的清官之一。

——《毛妙用詩詞》吳直雄著/下冊,京華出版社1998年10月第1版,861∼862頁。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不成死不還。埋骨何期墳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

——宋•月性(和尚)•《題壁詩》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日本明治維新時期著名政治活動家西鄉隆盛

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無成不復還。埋骨何期墳基地,人問到處有青山。

——西鄉隆盛同時代的日本和尚釋月性27歲離開家鄉時寫的,詩名《題壁》。

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老毛《七絕•贈父詩》1910年

據徐濤《毛詩詞全編》載,大約在宋代以後,我國有一位叫月性的和尚曾作有一首《題壁詩》雲:「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不成死不還。埋骨何期墳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日本明治維新時期著名政治活動家西鄉隆盛亦有詩雲:「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而鄭松生在其《毛與美學為》一書中寫道:「據查,這首詩是與西鄉隆盛同時代的日本和尚釋月性27歲離開家鄉時寫的,詩名《題壁》。釋月性因憂國而四方雲遊,通過這首詩表達了他報效國家的志向,在日本很有名。原詩是:'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無成不復還;埋骨何期墳墓地,人間到處是青山'。」中國典籍,遍散日本,從這三首詩來看,宋(?)月性、日本釋月性、西鄉隆盛三首詩頗為相近。日人之詩與宋(?)月性《題壁詩》的承傳關係是一目瞭然的。

——《毛妙用詩詞》吳直雄/著/下冊,京華出版社1998年10月第1版,860頁。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嘆有餘哀。——曹植《七哀》

愁殺芳年友,悲嘆有餘哀——老毛《五古•挽易昌陶》1915年

汀洲無浪復無煙,楚客相思益渺然。漢口夕陽斜度鳥,洞庭秋水遠連天。

——劉長卿•《自夏口至鸚鵡洲望岳陽寄元中丞》

昨夜江邊春水生,艨艟巨艦一毛輕。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宋•朱熹•《泛舟》

洞庭秋水漲連天,艨艟巨艦直指東——老毛《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1918年春季

揮手自茲去,蕭蕭斑馬鳴。——唐•李白《送友人》

揮手從此去,翳鳳更驂鸞。——宋•張孝祥•《水調歌頭》

揮手從茲去——老毛《賀新郎•別友》1923年1月

枯籐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元•馬致遠•《天淨沙•秋思》

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老毛《賀新郎•別友》1923年1月

下崢嶸而無地兮,上寥廓而無天。——戰國•屈原•《楚辭》

故國蒼茫又誰主?念憔悴,幾年羈旅。把酒托東風,吹取人歸去。

——金•宇文虛中•《迎春樂•立春》

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老毛《沁園春•長沙》1925年

傲殺人間萬戶侯,不識字煙波釣叟。——元•白樸•《沉醉東風•漁夫》

糞土當年萬戶侯——老毛《沁園春•長沙》1925年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唐•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

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老易悲難訴!——南宋•張元干•《賀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人生易老天難老——老毛《採桑子•重陽》1929年10月

嗚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風為我從天來。——唐•杜甫•《乾元中寓居谷縣作歌七首》

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老毛《蝶戀花•從汀州向長沙》1930年7月

南園滿地堆輕絮,愁聞一霎清明雨。雨後卻斜陽,杏花零落香。——唐•溫庭筠•《菩薩蠻》

雨後復斜陽,關山陣陣蒼——老毛《菩薩蠻•大柏地》1933年夏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清•周希陶•《重訂增廣》

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老毛《清平樂•會昌》1934年夏

上有骷髏山,下有八寶山,離天三尺三。人過要低頭,馬過要下鞍。——湖南民謠

驚回首,離天三尺三——老毛《十六字令三首》1934年?1935年

戰退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滿空飛。——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五十四》

戰罷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滿天飛。——宋人詠雪詩,毛在《念奴嬌•崑崙》詞的自(原)注

飛起玉龍三百萬——老毛《念奴嬌•崑崙》1935年10月

天不生斯人,人皆化魚黿。——宋•陸游•《入瞿塘登白帝廟》

人或為魚鱉——老毛《念奴嬌-崑崙》1935年10月

安得倚天劍,跨海斬長鯨。——唐•李白•《臨江王節士歌》

安得倚天抽寶劍——老毛《念奴嬌-崑崙》1935年10月

目盡南飛雁,何由寄一言。——唐•王維•《寄荊州張丞相》

望斷南飛雁——老毛《清平樂•六盤山》1935年10月

國脈微如縷。問長纓、何時入手,縛將戎主?

——南宋•劉克莊•《賀新郎•實之三和,有憂邊之語,走筆答之》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老毛《清平樂•六盤山》1935年10月

山高路遠溝深——彭德懷

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老毛《六言詩•給彭德懷同志》1935年10月

遠看上有色,近聽水無聲;春去花還在,人來鳥不驚。——民間詩謎

露濕塵難染,霜籠鴉不驚——老毛《五律•張冠軍道中》1947年4月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唐•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老毛《七律•解放軍佔領南京》1949年4月

雲天倘許同憂國,粵海難忘共品茶。

——柳亞子•《寄毛主席延安兼柬林伯渠吳玉章徐特立董必武張曙時諸公》

飲茶粵海未能忘,索句渝洲葉正黃。——老毛《七律•和柳亞子先生》1949年4月29)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雞一聲天下白。——唐•李賀《致酒行》

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老毛《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1950年10月

白浪搖天,青陰漲池,一片野懷幽意。——宋•張炎•《西子妝》

盡人間白浪滔天,我自醉歌眠去。——元曲•馮子振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老毛《浪淘沙•北戴河》1954年夏

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古時童謠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老毛《水調歌頭•游泳》1956年6月

極目楚天空,雲雨無蹤,漫留遺恨鎖眉峰。——幼卿《浪淘沙》

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老毛《水調歌頭•游泳》1956年6月

一年尊酒暫時同,別淚作、人間曉雨。——宋•黃庭堅•《鵲橋仙•席上賦七夕》

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老毛《蝶戀花•答李淑一》1957年5月11日

八駿日行三萬里,穆王何事不重來?——唐•李商隱•《瑤池》

地上去天八萬里,空自呼天天豈知。——宋•陸游•《貧甚,作短歌排悶》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老毛《七律二首---送瘟神》1958年7月1日

一樹春風千萬枝,嫩於金色軟於絲。——唐•白居易•《楊柳枝》

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老毛《七律二首•送瘟神》1958年7月1日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宋•陸游•《示兒》

人類而今上太空,但悲不見五洲同。愚公盡掃饕蚊日,公祭毋忘告馬翁。

——老毛《七絕•有感》1958年2月21日

別夢依依到謝家,小廊回合曲闌斜。——唐末•張泌•《寄人》

茂陵不見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晚唐•溫庭筠•《蘇武廟》

別夢依稀咒逝川,故園三十二年前。——老毛《七律•到韶山》1959年06月25日

春風吹雨灑旗竿,得出深宮不怕寒。——唐•王建•《宮詞》

熱風吹雨灑江天——老毛《七律•登廬山》1959年07月01日

曾驚秋肅臨天下,敢遣春溫上筆端。塵海蒼茫沉百感,金風蕭瑟走千官。

老歸大澤菰蒲盡,夢墜空雲齒髮寒。竦聽荒雞偏闃寂,起看星斗正闌干。

——魯迅•《亥年殘秋偶作》

曾驚秋肅臨天下,竟遣春溫上舌端。塵海蒼茫沉百感,金風蕭瑟走高官。

喜攀飛翼通身曖,苦墜空雲半截寒。悚聽自吹皆聖績,起看敵焰正闌干。

——老毛《七律•改魯迅〈亥年殘秋偶作〉》1959年12月

明月不知滄海暮,九疑山下白雲多。——明•李氏•《登樓》

九疑山上白雲飛,帝子乘風下翠微。——老毛《七律•答友人》1961年

斑竹一枝千點淚,湘江煙雨不知春。——清•洪升•《稗畦集•黃式序出其祖母顧太君詩集見示》

斑竹一枝千滴淚,紅霞萬朵百重衣。——老毛《七律•答友人》1961年

漢口夕陽斜度鳥,洞庭秋水遠連天。——劉長卿•《自夏口至鸚鵡洲望岳陽寄元中丞》

洞庭波湧連天雪,長島人歌動地詩。——老毛《七律•答友人》1961年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渡鏡湖月。——唐•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

秋風萬里芙蓉國,暮雨千家薜荔村。——唐•譚用之•《秋宿湘江遇雨》

我欲因之夢寥廓,芙蓉國裡盡朝暉。——老毛《七律•答友人(周世釗)》1961年

清•臨川山人花蔭露

第三回父子連臺各得其所

詩云:

天生一個神仙洞,無限風光在玉峰。

老綰專定神仙洞,劣兒只喜攀玉峰。

各取所需連床混,笑煞京都八旬翁。

(注:花蔭露清代情色小說,網上可查閱)

老毛1961-09-09

七絕•為李進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

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淺評:「仍」出律。此詩有幾種解讀:1、風景詩。上聯寫勁松,下聯寫仙人洞,每聯都挺好,但是放在一起,則前後沒有必然的聯繫。2、寫李進。將李進比喻為勁松,上聯寫得很好,很貼切,確實令當事人感動,因為,當年李進倍受爭議,毛是力排眾議才與其同居的,但是三四句放在李進身上令人頗為費解。3、淫詩,寫毛的感受。「勁松」乃毛之陽根也,「亂雲」乃寫雲雨後女方鬢髮凌亂狀,白居易《長恨歌》:「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曉,春曉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三四句自然是李進之美妙玉體也。顯然毛詩是從《花蔭露》的艷詩套來的,只有這種解讀,才前後連貫,一氣呵成!哈哈……

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處。

——宋•王觀•《卜操作數•送鮑浩然之浙東》

不如風雨卷春歸,收拾餘香還畀昊。——宋•蘇軾•《和秦太虛梅花》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只把春來報——老毛《卜運算元•詠梅》1961年12月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

晻靄寒氛萬里凝,闌干陰崖千丈冰。——岑參《天山雪送蕭治歸京》

已是懸崖百丈冰——老毛《卜運算元•詠梅》1961年12月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宋•陸游•《卜運算元•詠梅》

俏也不爭春——老毛《卜運算元•詠梅》1961年12月

待到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南宋名妓•嚴蕊•《卜運算元》

待到山花爛漫時——老毛《卜運算元•詠梅》1961年12月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老毛《卜運算元•詠梅》1961年12月

熊羆對我蹲,虎豹夾路啼。——曹操《苦寒行》

豈有蛟龍愁失水?更無鷹隼與高秋。——唐•李商隱•《重有感》

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老毛《七律•冬雲》1962年12月26日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唐•韓愈•《調張籍》

蚍蜉撼樹談何易——老毛《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1月9日

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唐•賈島•《江上憶吳處士》

堪嗟,清江東注,畫舸西流,指長安日下。——宋•周邦彥•《渡江雲》

正西風落葉下長安——老毛《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1月9日

記得當年草上飛,鐵衣著盡著僧衣。——無名氏•假托黃巢所做•宋陶谷•《五代亂離記》

記得當年草上飛,紅軍隊裡每相違。——老毛《七律•吊羅榮桓同志》1963年12月

更有誰、磻溪未遇,傅岩未起?國事如今誰倚仗?——南宋•文及翁《賀新郎•西湖》

君今不幸離人世,國有疑難可問誰——老毛《七律•吊羅榮桓同志》1963年12月

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鬚插滿頭歸。——唐•杜牧•《九日齊山登高》

人世難逢開口笑,上疆場彼此彎弓月。——老毛《賀新郎•讀史》1964年春

日轉東方白,風來北斗昏。——唐•杜甫•《東屯月夜》

葛衣斷碎趙城秋,吟詩一夜東方白。——唐•李賀•《酒罷,張大徹索贈詩。時張初郊潞幕》

歌未竟,東方白——老毛《賀新郎•讀史》1964年春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唐•李商隱•《賈生》

賈生才調世無倫,哭泣情懷吊屈文。——老毛《七絕•賈誼》1964年

常有凌雲志。——南朝宋•範曄《後漢書卷二八•馮衍傳》

(久有凌雲志——老毛《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1965年5月)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唐•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老毛《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1965年5月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俗諺

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老毛《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1965年5月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宋•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

江山如畫,望中煙樹歷歷。——宋•蘇軾•《念奴嬌•中秋》

江山如畫,古代曾雲海綠。——老毛《念奴嬌•井岡山》1965年5月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俗諺

年年後浪推前浪,江草江花處處鮮。——老毛《七律•洪都)1965年》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南宋•岳飛•《滿江紅》

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唐•杜甫•《秋興八首•其四》

憑闌靜聽瀟瀟雨,故國人民有所思。——老毛《七律•有所思》1966年6月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塚向黃昏。

——唐•杜甫•《詠懷古蹟五首》(其三)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林彪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塚向黃昏。

——老毛1971年9月

豫章西望彩雲間,九派長江九迭山。高臥不須窺石鏡,秋風憔悴侍臣顏。

——明•李攀龍•《懷明卿》

豫章西望彩雲間,九派長江九迭山。高臥不須窺石鏡,秋風怒在叛徒顏。

——老毛1972年10月2日

夢繞神州路。悵秋風、連營畫角,故宮離黍。底事崑崙傾砥柱,九地黃流亂注?聚萬落千村孤兔。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老易悲難訴!更南浦,送君去。

涼生岸柳催殘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斷雲微度。萬里江山知何處?回首對床無語。雁不到、書成誰與?目盡青天懷今古,肯兒曹恩怨相而汝?舉大白,聽金縷。

——南宋•張元干•《賀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夢繞神州路,悵秋風,連營畫角,故宮離黍。底事崑崙傾砥柱,九地黃流亂注?聚萬落千村狐兔。

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易老悲難訴。更南浦,送君去。

涼生柳岸催殘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斷雲微度。萬里江山知何處,回首對床夜語。雁不到,書成誰與?目盡青天懷今古,肯兒曹恩怨相爾汝!君且去,休回顧。

——老毛《賀新郎•改張元千詞悼董必武》1975年4月

附,存疑兩首:

1.父母忠貞為國酬,何曾怕斷頭?如今天下紅遍,江山靠誰守?

業未就,身軀倦,鬢已秋;你我之輩,忍將夙願,付與東流?

——毛澤東《訴衷情•贈周總理》1974年(見於美R•特里爾《毛澤東傳》)

2.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像,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鵰。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毛澤東《沁園春•雪》1936年2月(一說為毛的秘書胡喬木所作)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請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