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一個弱女子的心聲(圖)

2014-07-02 05:49 作者: 周麗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4年07月02日訊】習主席:您好!

我叫周麗,是哈爾濱人。請您在百忙之中聽聽一個弱女子的心聲,一個平頭百姓直接給一個國家主席寫信求助,心裏得有多大的冤屈!

今年五月十七號,一場災禍突然降臨我家。那天下午,我丈夫田金鑫和我開車正往家趕,眼看就要到家了,也不知從什麼時候七八個警車追了上來,其中一輛車別著我家的車,丈夫只好把車停下。這時十幾個警察圍上來,其中一人問:你是田金鑫?丈夫見這陣勢,有點愣了,還沒等他回答,他就被警察從駕駛位子上拽下來,又被十幾個警察惡狼般的按倒在地上,戴上手銬。那些警察對圍觀的人大聲說到:因為他吸毒、販毒!

這簡直太離譜了!我是他妻子,最瞭解他了,從沒看過他吸毒。可我無力阻攔,眼睜睜的瞅著自己的丈夫被警察帶走,那些警察還換了車牌,原來不是當地公安,而是瀋陽警察,我更是糊塗了。我回到家時,家裡已經被警察翻的亂七八糟,十五歲的兒子獨自一人在家,嚇的躲在一旁直哭。警察當然不會找到什麼毒品,但卻把我家的電腦、手機,甚至結婚證、車照都拿走了。

我一下子感覺天都塌了,幾天都緩不過勁來。更令人可悲可氣的是,當地公安國保居然不讓我們在家住,無理剝奪我們的居住權利。為了不讓孩子再受到傷害,我們只得在親友家先安頓下來,可離孩子學校太遠了,孩子以前每天上學只用十幾分鐘,現在竟然需要兩個多小時。難道我們不是合法公民?難道我們沒有權利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唉,當地公安違法濫權,自立王國,根本不按法律辦事。我直接向您反映冤情,實在是出於無奈。

丈夫蒙冤受難,我得去救他。我向親友借錢到瀋陽,打聽田金鑫的消息,最初只知道他被關在瀋陽第一看守所,其它一概不知。因為見不到他本人,又不知從何處維權,我聘請了律師,希望能早點為他洗清冤屈。可是律師會見的權利被剝奪,去了看守所七次,均不讓見。經多方協調,律師第八次到看守所,終於見到了他。這才搞明白,原來警察抓田金鑫,根本不是因為什麼販毒,而是前一段海外明慧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是關於瀋陽公安局長許文有迫害法輪功的事,文章說到許文有如何起家,並說他為人心狠手辣,經常在辦案時將案件處理成大案、鐵案,為自己樹立政績,甚至不惜冤枉無辜、草菅人命。特別是他在法輪功問題上,直接效命於周永康,因此被周永康在公安系統樹立成典型模範,在全國到處宣講。因為自己的老底被揭出來,所以許文有氣急敗壞,抓了瀋陽當地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而田金鑫那段時間常到瀋陽看望關心被關在那裡的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並幫助他們請律師,所以也被許文有盯上了,就有了17號那天的事。

我現在非常擔心田金鑫的安危,聽說他已經在裡面遭了很大的罪,幾波警察和心理專家輪番審問,不讓他睡覺。警察還將田金鑫的短褲脫下來,塞到田金鑫的嘴裡,用膠帶粘上,再毆打,電擊大腿等敏感部位。他走起路時有些搖擺不穩,頭還發暈。更為流氓的是,警察竟逼迫田金鑫和另外一個女學員搞‌‌「男女雙修‌‌」,被反綁在鐵椅子上的田金鑫竭力站起來,以頭部撞牆來抵制。可他們卻刺激田金鑫,口口聲聲說要告訴我,以此來挑撥我們夫妻關係。

我當然不會相信這些鬼話,但我真的相信瀋陽警察暴力加流氓的這種做法,從側面印證了那篇文章的真實性。法輪功裡沒有男女雙修,而且我丈夫是什麼樣的人,我最清楚。說心裏話,他要不是煉了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我們不可能走到一起,組建家庭。

田金鑫從小父母就離異,加上他爸爸在文革中被迫害過,他報復社會的心很強,性格偏激、叛逆,稍有不如意,就大發雷霆,對任何人都不屑一顧,對媽媽和繼父也不尊重,發脾氣時,任何人的話都聽不進去,還染上了喝酒、打架,賭博等惡習。經常找朋友一起喝酒,喝的不醉不歸,婆婆沒少替他操心。脾氣糟糕,身體更糟糕。他咽炎嚴重時失音,說不出話來。最嚇人的是流鼻血,一流就是一小盆,患有嚴重的貧血。

21歲那年他遇到了大法,沒人相信他這樣的人能夠走上修煉的路。一是他做事從來都是三分鐘熱血,一事無成;二是他那脾氣和惡習,和大法的標準相差太遠了。當時繼父對他說:‌‌「田金鑫,如果你能煉大法,我就忌飯。‌‌」結果他不但煉了,而且一煉就是整整十九年。他戒了酒,以後滴酒不沾,脾氣變好了,說話語氣平和了,不亂花錢,不亂交友了,整個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記的有一次,我家在經營速遞公司,公司的一個員工把客戶發的一箱手機拿走了,價值幾萬元,他的手機關機,人也找不到。整個公司員工都說他跑路了,不可能回來了,都讓我們趕快報警。可田金鑫還想給那個員工機會。兩天後,那個員工果然拿著手機回來了,並對田金鑫說:‌‌「哥,我錯了,我沒臉見你。‌‌」丈夫說:‌‌「都是哥們,別往心裏去,誰都有犯錯的時候,以後改了就好。‌‌」

田金鑫為人義氣,樂於助人,所以他主動為關在瀋陽那裡的哈爾濱法輪功學員請律師。可萬沒想到,他自己被牽連進去。聽說警察還特意給田金鑫做了一個20分鐘的視頻錄像,就是關於那篇文章的審問過程。如果真有人要把這件事辦成鐵案,這段錄像會不會被移花接木,會不會被利用製造陷害田金鑫的罪名?那田金鑫將要面對什麼樣的磨難和冤屈?而且我剛剛得到消息,田金鑫已經被檢察院批捕了。

習主席,和您說這些,是想告訴您,我丈夫真是無辜的。只是因為某官員的私憤,這樣的好人被無故抓進了牢。到底有沒有王法啊?請您一定為民作主,徹查此事!

請調查那篇文章所述許文有的犯罪行為是否屬實;如屬實,無論誰發表了這篇文章,無論哪家媒體發表,都在揭發檢舉不法官員,都是做了一件得民心的好事。許文有應該被法辦!

請調查瀋陽警察執法過程中的違法犯罪行為,其中一名叫鐵雷的警察,很多人都說他辦案下手非常狠毒,需要清除這些害群之馬。

請釋放我的丈夫,釋放所有因為此案被無辜關押折磨的法輪功學員,讓我們這些家庭團圓吧。法輪功學員是一群善良的好人,希望在您治下的中國,不要再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了。

此致

普通百姓:周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