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角】「被幸福」的中國經濟(下)

2015-04-04 00:30 作者: 王聞道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4月04日訊】(接前文)

根據中國投資資訊網提供的資料顯示,中國發改委年去年年底盤點了近幾年媒體曝光過的政府豪華辦公大樓,發現很多地方政府腐敗現象極為嚴重。在盤點的26個政府辦公大樓中,投入最少為五百萬,最多的超過40億。其中,有21地政府辦公大樓花費超過千萬,13個整體投入超過億元。

濟南市政府辦公樓龍奧大廈耗資40億元,建築面積達36萬平方米,被稱為全世界僅次於五角大樓的第二大單體建築,有40餘部電梯,裡面走廊周長1公里,光電話和電腦信息點插座就有45000個。 而浙江省長興縣政府辦公樓投入超過20億元,大樓內包括52個機關部門,800多人辦公,被稱為「世界第一縣衙」。根據媒體發現,政府豪華大樓並不只在發達省市才會出現,在一些縣城大手筆花錢建樓的例子也屢見不鮮。例如,寧夏彭陽縣辦公大樓總投資為9193.4萬元,該縣全年財政收入為2億多元。也就是說建個政府大樓,當地一年的財政收入就被花掉了近半。

中國耗費巨大、腐敗叢生的政府工程,不僅對民間投資形成嚴重的擠出效應,而且由於體制官員的貪婪和投資規模,對社會資本進行著巨大的吞噬。2008年的4萬億救市計畫和10萬億信貸刺激已經引發世界一片驚嘆之聲,但關鍵的問題在於,這僅僅是中國基建投資大躍進的前期資本,從地基到完工需要後續資本源源不斷的投入,套用馬爾薩斯《人口論》中的一句名言就是:如果中國整體基建勝利完成,前期資本投入按照算術級遞進,那麼後期投入則需要按照幾何級增長。

也就是說,中國以M2為依托的流動性需要成倍擴張,10萬億、20萬億、40萬億……截止到2014年年底,中國廣義貨幣M2已經達到140萬億水平,貨幣增速遠遠超過美國,但無論中國地方政府還是房地產市場,均出現了嚴重的資金鏈斷裂現象。這意味著,中國貨幣的增速遠遠無法滿足市場資金需求。可見,中國政府基建投資規模和房地產投機浪潮,已到了何種荒謬的地步!

綜上所述,不難理解中共政府為何縮緊貨幣的閘門,針對地方投資和房地產行業從先前的慷慨轉向後來的吝嗇了。如果繼續保持貨幣寬鬆,中國經濟勢必火山爆發,被劇烈的通貨膨脹所吞噬,從而導致社會動盪最終引發紊亂。這是中共政府要極力避免的局面,因此採取以空間換時間戰略,通過「穩健的」貨幣政策實行拖字訣,延續中國經濟和自身政權的壽命。

其實,經濟發展擁有自身內在規律,任何國家經濟都是在繁榮與蕭條之間循環交替運行。經濟週期如同一個人身體內部的新陳代謝,只有通過動態式推陳出新的調整,才能激發市場核心載體:企業家創新職能的產生。可以說,西方資本主義制度的順利運轉,和經濟週期所激發的社會創新職能緊密相關,這也是任何國家社會必須經歷的過程,如果逆勢而為,通過「人定勝天」的理念抗拒市場規律,最終只能招致更為嚴重的懲罰。

中國目前正在飽嘗先前種下的苦果。空前過剩的產能、嚴重污染的環境、經濟資源和產業結構的錯配扭曲,瀕臨崩潰的資產泡沫,更嚴重的是,中國龐大規模的政府基建投資和房地產,已經將中國實體產業完全綁架。隨著中國政府投資和房地產市場回落,目前正在處於市場需求滑坡和資金鏈斷裂所導致的連鎖崩潰過程中。同時,由於國內市場需求疲軟,以及國內人力成本上升,去年年底至今,眾多外資企業也紛紛撤離中國,展開一場「勝利大逃亡」。

今年2月5日下午,知名鐘錶企業的在華生產基地——西鐵城精密(廣州)有限公司清算解散,並和全體員工解除勞動合同。此前,1月10日,有消息稱,微軟已在中國新年前關停諾基亞東莞工廠,該工廠近期正加快速度將生產設備運往越南工廠。同時,位於北京的微軟諾基亞工廠也將同步關停。而在兩個月前,先是知名手機零部件代工廠蘇州聯建科技宣布倒閉,隨後聯建的兄弟公司,位於東莞的萬事達公司和聯勝公司也相繼倒閉。

繼聯建、萬事達、聯勝之後,手機零件製造商東莞市奧思睿德世浦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老闆欠債1.35億元跑路,400名員工失業。另外,還有東莞手機製造企業兆信通訊因資金鏈斷裂倒閉,1000多名員工失業,董事長高民自殺。

以上關廠的企業規模都不小,例如聯建科技曾是蘋果手機屏幕供應商,輝煌時有員工2萬多人,至倒閉前還有3000多名員工;萬事達公司和聯勝公司兩家工廠倒閉時共擁有員工7000人。大型企業尚且如此,小型企業的生存更加艱難。在廣東和江浙一帶,小型製造企業關廠倒閉的情景更是每天都在上演。

中國空前嚴峻的經濟形勢,讓中共體制內官員和眾多御用權威專家均感措手不及。3月24日,在2015年經濟形勢和政策分析會上,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院長蔡洪濱表示,無論是從代表委員的公開信發言,還是通過內部討論,普遍的判斷是過去一年非常困難,今年可能更加困難。現在中國經濟到了通貨緊縮的邊緣(其實是社會整體資金鏈斷裂引發的經濟崩潰)。另外,中國官方3月1日公布,今年2月製造業PMI持續疲軟,僅為49.9,這是今年連續第二個月PMI低於50的榮枯線。

中國的房地產狀況同樣不容樂觀,可以用「慘烈」二字形容。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測算,今年2月,中國70個大中城市新建住宅銷售價格同比下跌5.7%。這是現行《住宅銷售價格統計調查方案》自2011年1月開始實施以來的最大跌幅。從環比看,下降城市66個,較上月跌0.4%,為連續第十個月下滑。二手房方面,70個城市中有26個城市的二手房價已跌回到五年前。

以上這些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可以說,正是由於中國經濟正在逐級崩潰,中共政府才竭力鼓吹所謂的新常態,並且試圖通過大國外交戰略來提振世界各國,尤其是國內外市場資本的信心。一時間,所謂「一帶一路」、「亞投行」、「網際網路+」等概念噴湧而出,不禁讓人眼花繚亂。對於瀕臨崩潰的中國經濟,的確,信心比黃金還重要。

如何挽留國內外資本,如何延緩人民幣匯率步俄羅斯盧布後塵,最關鍵的是,如何利用媒體和輿論穩住國內陣腳,讓民眾情緒穩定的同時,為自己預留後路(向海外轉移資產),成為中共體制官員達成的共同默契。而這也是在中國房地產持續疲軟背景下,中共政府竭力推動股市牛奔的原因所在。畢竟,中國股市目前正在發揮最後池子的功能,中國股市的高漲不僅能夠穩定民眾的情緒,並且製造財富效應抑制資本的進一步外流,而且能夠通過各種操縱手段撈取最後的資本稻草。當中國此輪牛市宣告完結之時,將是國內外資本更加迅猛逃離之日。屆時,將會對中國實體經濟以及人民幣匯率形成更為猛烈的衝擊。

英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最具盛名的經濟學家、劍橋學派創始人馬歇爾曾經說:「經濟學既是一門研究財富的學問,也是一門研究人的學問。宗教力量和經濟力量共同塑造了世界歷史」。此言非虛。如果說由馬丁•路德推動的宗教改革打破了歐洲教會的權威,長期遭受壓制的個人精神和靈魂贏得解放,那麼隨後在新教信仰的引導下,人們秉承「貢獻天職」的價值理念更加朝向現世下的生產生活,進而促成了後來的工業革命。從這一點來說,自由是引領世界文明進程的基石,不畏艱辛和恐懼、嚮往真理和自由的人們,在改變歷史的同時,也給他人以希望。

而中國也同樣在改變歷史——當然是通過另外一種不同的方式。也許在10年或者20年後,世界經濟教科書上會這樣敘述:從真理層面來看,經濟學的本質是針對人類複雜本性的糾偏和指引,讓人們認清經濟事物的內在規律,並最終朝向人性中的善的一面靠攏;從機理層面看,經濟學理論告訴人們,自由行為下的人們,如何以滿足社會需求為依托,將市場—生產要素—企業組織—價格信號緊密聯繫在一起,並且實現良性循環;最終歸向表象層面:自由市場經濟是締造一國社會繁榮的基礎。在一個壟斷盛行、政府權力和慾望駕馭一切的國度當中,人們的生產生活將遭受嚴重抑制,人們在財富分配不公、物質匱乏、生產效率低下的環境中艱難度日,最終引發社會動盪和災難……補充一句,中國其實就是這麼一個很好的例證。(全文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