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隨筆】臘梅之香(圖)

2015-07-27 14:00 作者: 盼梅歸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臘梅之香,充滿了詩情畫意。(網路圖片)

江南的冬天,霜降時,空氣裡充滿了那一種寒霜落在草木上,氳濕了,又在天光裡靜靜散發開的那一種好聞的氣息。它輕柔、清冷,充滿了江南水域的寒,還有熟透了、衰敗了的草木的草根氣,遍佈在十一月的空氣裡。就是這樣柔和的季節,草木凋盡,梅樹們便打苞了,小小的花蕾遍佈枝頭。

臘梅開了。那一種鮮亮的、明淨的、郁釅釅的香,香裡有霜雪凜凜。誠然,植物的每一種香味都是獨一的。薔薇的香在籬落院頭,荷花的香在水邊;桃花杏花梨花的香在浩蕩春風裡。唯有臘梅,它的香是遠的,會叫人起世外心思的。臘梅香是禪境、佛意、道心。那枝幹是橫在眼前的,花朵是蠟黃,莊重的一朵。然而,那心蕊裡的香,自很遠很遠地散發來的。是又淨又釅的寒香,沁入肺腑,沁到你的魂魄裡。香裡頭有風雪拂面的清寒冷冽。香裡頭有畫,是踏雪尋梅,是天地一白的空裡,梅花滿塢不見屋的滿和盛。

「枝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梅花香裡,水是冬日裡寒瘦的水,暮色暝漠是冬日黃昏,珠灰的天光。月色是極寒的。人間就是這樣的____寂寞。放眼望去人山人海,林中高士,月下美人,恩怨情仇,斑斕得叫人目不暇接,起初恨不得要分出幾個身子來經歷。待歷練一些了,方領略到人世間值得相守的人和事,真的很少很少,少到蕭瑟的。而這樣的冬日,彷彿人行到天涯的蒼茫索然。

而梅花的香呵,就這樣,從花蕊,枝頭香起,在小園裡,悄悄然、濃郁地瀰漫開來,它托著你在人世間受盡了苦的心,悠悠地,去往一個很遠很遠、很遠很遠的地方……

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寒夜》杜耒。這樣的寒夜,火爐,友人,書案,月窗,是永恆的文人生活,千古長夜裡的其中一幀。唯有梅花開是佳美的大事,掩映窗前,花光皎潔。那一種姿態,那一種翻牆越戶而來的奇香……

「瓊枝只合在瑤臺,誰向江南處處栽。」而今我也養了梅花。種下了硃砂梅、綠萼梅、臘梅、宮梅。盆是無錫紫砂盆,為種梅花的膏腴好土,我將平日裡的廚余:魚骨、貝類、蝦殼,榨豆漿後的豆渣、秋天吃螃蟹後的大量蟹殼,都一一打理,埋進土裡,漚成花肥。每日裡,洗魚肉葷腥的水,淘米水,用來尋常澆灌。秋去冬來,新梅的枝幹漸漸有了姿態。眼見得梅樹花苞滿身。到了寒天,第一款款綻苞開花的是臘梅。一朵二朵,那香裡有極遠的霜和雪,撲面而來,叫人痴醉。接著,硃砂梅開了,綠梅也開了。我一日裡總要去花前拜訪個六八十回合。

明朝高士陳眉公的小品文裡,曾錄有一首佚名詩。「雲意不知滄海,春光常上翠微。人間一墮千劫,猶愛梅花不歸。」那詩裡是一個活得太久的人,世事和人心,於他大抵都是很無趣的罷,唯有每年的梅花,是逗留在此的大樂趣,大寄情。

「人間一墮千劫,猶愛梅花不歸。」這戀棧之心所生發的苦惱,我真正是瞭解他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