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上臺後最大軟肋和心結 一句話 準確表達(圖)


2016/07/28/20160728134219971.jpg
江澤民不惜用最殘酷的暴力,滿足他豁口大開的貪慾。(網路圖片)

江澤民2002年3月對《​華盛頓郵報》記者這樣宣稱:「我年輕的時候曾相信共產主義會很快來臨,但我現在不這樣認為了。」

在他之後,中共進入了無理念、無底線時代,大大小小以權謀私的官員們迅速集結在他祭起的自私貪婪的惡魔旗下。——題記

世界共產主義運動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數是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多與貧困、集權、迫害聯繫在一起。這樣的國家,像中國、朝鮮、越南、古巴,屈指可數,末日可期。

這一切,似乎一千年前北宋邵雍在梅花詩中早有預言:「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今天的共產黨,猶如「豹死猶留皮一襲」的「皮囊」,被中共繼承下來,維持著共產黨的統治。世界最後一個共產大國的魁首江澤民,2002年3月對《華盛頓郵報》記者這樣宣稱:「我年輕的時候曾相信共產主義會很快來臨,但我現在不這樣認為了。」現在仍然真正信仰共產主義者在中國已經寥寥無幾。

儘管共產主義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已風雨飄搖,被世人唾棄,以其為權力依托,剛剛過上獨裁癮的江澤民怎肯讓獨裁者之夢輕易的得而復失?

按照馬克斯•韋伯(MaxWeber)的分析,統治的類型有三種:傳統型權威(traditionalauthority),法理型權威(rational-legalauthority),魅力型權威(Charismaticauthority),但江澤民是一個例外。他既不來自皇權天命,又不得自民主選票,更不是出於個人的能力。加上「六四」事件後中共面臨的內外交困,江對權力的不安全感可想而知,既懼怕在中共內部被人取而代之,又害怕中共一朝瓦解失去權力。

不過,黑箱操作的中共政治卻恰好給了深諳溜須拍馬、見風使舵的江澤民一展身手的機會。他挑撥軍頭楊尚昆和鄧小平的關係,1992年把掌握軍權的「楊家將」拉下馬,在軍中安插他的親信,從而控制軍隊。1995年利用反腐敗作為工具,把政治對手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送進了監獄,剷除了不買江澤民帳的「北京幫」。1997年,鄧小平去世,江澤民終於媳婦熬出了頭。1998年,江澤民再一次與中共元老薄一波做交易,以年齡為藉口逼原中共第三號人物、享有廣泛威望的喬石退休。同時,通過放手腐敗把各級官員捆綁江澤民的利益戰車上。於是,江澤民的權力得到不斷鞏固,最終掌握了實權。一個原本被外界認為沒有權力基礎的過渡人物,江澤民在台上一蹲就是15年。

第一節 江澤民和中共的心結═執政合法性

「六四」事件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共極端自私性與無道德底線的特徵。作為一個分明知道自己對人民犯了罪的政黨,為了維護專制權力中共可以不斷地衝破起碼的道德底線,永遠把中共自身的利益凌駕在人民和國家利益之上,一次次對人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徹底地破產,自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政治信用喪失殆盡,中共陷於極其嚴重的信任危機。在江澤民的統治下,直到現在為止,中共不但沒有從這個信任危機中解脫出來,反而越陷越深。中共各級幹部對中央的方針路線一點都不相信,上邊騙下邊,下邊騙上邊,中央騙全黨,全黨騙中央,人民不再相信共產黨已經是普遍的事實。

新華社下屬的《國際先驅導報》在《請讓我來相信你》的報導中對這一事實作了非常形象的描述:

「這是一個神奇的國度。我們曾經對一切都充滿信任,對領袖、對革命、對資本主義的必將滅亡和共產主義的光明未來……但我們現在卻似乎什麼都不信——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表態,不相信媒體的報導,不相信身邊人——尤其,‘政府說什麼都加以懷疑,這已經成為多數人的習慣’」。

「當懷疑成為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如今,懷疑和警惕已經成為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因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斷發生。住,我們有樓倒倒樓脆脆樓歪歪樓薄薄;吃,我們得小心假煙、假酒、假雞蛋、假牛奶、地溝油、人造脂肪、美容而成的大米、藥水泡大的荳芽、避孕藥餵肥的王八、洗衣粉炸出的油條;出門,我們要提防推銷的碰瓷的釣魚(執法)的;上醫院,我們擔心假藥、無照行醫、被過度治療(香港《太陽報》近日稱,中國人去年一年輸液104億瓶,相當於人均8瓶)。此外,我們還要面對假票、假證、假中獎、銀行詐騙、假老虎、假新聞等等。面對如此世態炎涼只能茫然自問:我們究竟該相信誰?」

「往往越是被官方或專家澄清的,反而越遭遇網民的質疑。」【1】

1991年8月蘇共垮臺和隨之而來的東歐劇變,給中共帶來極大的恐懼和壓力。當時除了蘇聯解體外,柏林牆倒塌、波蘭團結工會獲勝、捷克斯洛伐克發生天鵝絨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轉型、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被推翻和處決、保加利亞完成了第一次全國大選……共產世界土崩瓦解。有個形象的說法,推倒共產黨執政的政權,在波蘭用了10年,匈牙利10個月,民主德國10週,捷克10天,在羅馬尼亞只用了10個小時。共產政權的連鎖崩潰,令江澤民和中共如坐針氈,極度不安。

與此同時,世界上許多國家尤其是中國周邊的一些國家和地區都在迅速改變。貌似強大的蘇聯在幾天之內的垮臺,耗費巨大的冷戰正式結束,使得整個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世界經濟發展水平呈現出加速增長的趨勢。

內外交困的形勢使中共統治合法性和生存受到了空前的挑戰,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破產已使中共無法再用馬、列、毛的原教旨主義整合其黨徒和欺騙民眾。八十八歲的鄧小平在他著名的1992年初南巡中喊出了「發展是硬道理」的口號,再次推動經濟改革,想通過經濟發展的方式重新贏得民眾的政治信任,繼續黨的權力。從此,經濟發展成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唯一籌碼。

抱著共產主義的殭屍不放

然而,在意識形態破產後,沒有真正的悔過自新,也沒有道德和理想上的重新起步和新的追求,造孽太深的中共因害怕人民秋後算賬,是不可能有道義上的勇氣來拋棄共產主義的,而只能堅持政治高壓以維持其專制權力,死抱著共產主義的殭屍不放。

馬克思主義是中共的旗子。這是因為中共自稱「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共產主義不是中華傳統文化,而是泊來糟品。但是中共黨人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暴力」旗幟下,用武裝搶奪方式公然的篡取政權,得到不少好處,所以中共一向以馬克思列寧主義作為自己執政合法性的依據。「以革命的名義」,中共持續暴力統治中國人民,一黨專制。「以革命的名義」,中國共產黨人還時不時的窺視著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領導權的位置。

馬克思主義畢竟還在《共產黨宣言》中給人民畫了一個遙遠的大餅,「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中共當時給中國人民開過無數空頭支票,例如「耕者有其田」,「工人階級當家作主」,「物質極大豐富」,「按勞分配」過渡到「按需分配」,「人人平等」,「人間天堂」。現在的中國人民連這個大餅的影兒也沒摸著,且不說工人階級當不了家也做不了主,普通人能和官員、高幹子弟平等嗎?總不能把社會完全顛倒成了「耕者奪其田」,「按撈分配」和「按權分配」,沒有天堂也就算了,總不能讓全中國人民都生活在「人間地獄」中吧。中國人從來講個「名正言順」,中共執政的合法性當然遭到有史以來空前嚴重的質疑。

倒旗還是不倒?真的倒樁了,還不得不說中共有種,搞暴政不用說是提倡民主,至少裡子面子是一致的。不,中共那就不是中共了。中共的特點和多年執政經驗中最寶貴的一條就是,無所不用其極,無所不用其騙。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大旗還得扛著。連人都懶得騙了,中共也該垮臺了。那要騙人就騙到底,就連自己也一塊兒給騙了得了。

有了這桿旗,中共才能繪聲繪色地繼續宣稱自己的合法性。

江澤民比誰都需要馬克思主義的招牌

江澤民不是毛澤東,鄧小平式的共產黨「偉人」,從戰爭年代的槍林彈雨中為共產黨建政「出生入死」,贏得黨內的聲望和支持以及服從。身世不明的江澤民在民憤極大的鎮壓中莫名其妙的「鼠竄」上臺是他最大的軟肋,黨內和民間都大不以為然。儘管他到處表演「揚州戲子」的吹,拉,彈,唱,仍然得到的是中國人的公開奚落和嘲笑。

能發展點馬克思列寧主義歷來被中國共產黨人視作自己的殊榮,這樣的殊榮往往是特殊授予黨魁的,用於表彰並命名他的時代。有了這個規矩,江澤民以他僅有的「科長」級別的能力,「創造」出了點什麼沒有?

江澤民在掃除權利高層障礙連勝數算後,仍然感覺到黨心和民心的背離,這對他的巨大權利慾望是個不可忍受的蔑視。在打響他的個人戰爭,以鎮壓法輪功凝聚黨內集權時,他知道必須盡快的在黨內確立自己的合法性。因為如果不把自己緊緊綁牢在中共的利益支柱上,他可能被當時仍然希望通過改革維持執政合法性的其他黨人拋棄出中共歷史的軌道。

中共是以黨的利益,黨的原則高於一切的。黨內歷次鬥爭,誰不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旗幟掛在門臉上,誰注定會被同志們淘汰出局,這是共產黨的黨性運行原則。江澤民的貪婪使他不僅把自己的合法性和黨拴在一起,還必須讓中共黨把他的淺薄記入黨的綱領,作為他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貢獻,寫入中共黨的黨章,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江澤民說:「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這一點,要堅定不移,不能含糊。」【2】「要使黨和國家的事業不停頓,首先理論上不能停頓。否認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丟掉老祖宗,是錯誤的、有害的。」【3】在中共建黨80年時,江澤民自己出來把他什麼也不是的「三個代表」定位為「我們黨的立黨之本、執政之基、力量之源」,「與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是一致的」【4】江澤民連個合格的共產黨人都算不上,卻巧妙的廁身於共產主義偉人的行列,藉著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共國的殘餘因素,確立自己在中共黨內至高的地位。

經不起放棄共產主義的任何風浪

就像中共已經再也經不起哪怕是一點點真相的披露,由此可能造成整個中共體制的全線坍塌一樣,中共經不起任何放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風險,因為人民會質問,放棄意味著否定,那麼此前所有的歷史錯誤由誰負責?都是誰的手上沾滿數千萬中國人民鮮血?黨對歷史的錯誤無法交代,緊緊抓住馬克思主義的稻草,是中共沒有糾錯機制,也沒有真正的糾錯動機,因而一錯再錯,為了掩蓋過去錯誤而繼續現在和今後的錯誤,並把錯誤包裝打扮的比勝利還要偉大光榮正確,錯得永遠光冕堂皇,永遠有理的一種反映。

1991年蘇共垮臺造成了江澤民和中共心驚肉跳的無數日日夜夜,可是他們總結經驗和教訓,得出的結論是什麼?

「1991年8月24日,蘇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宣布了兩項震驚世界的消息:一是‘蘇共中央不得不採取自行解散這個艱難但又是唯一合理的決定’;二是‘我不認為我本人今後還能夠完成蘇共中央總書記的職責,我將辭去自己的所有職權’。12月25日,克里姆林宮總統府圓屋頂上蘇聯國旗悄然落下,蘇聯自此成為‘過去式’」。

「戈爾巴喬夫時期,蘇共領導集團打著改革的招牌,本質上改旗易幟,全面背叛馬克思主義,實質上走上了資本主義的不歸路,最終葬送了社會主義。」「蘇共最終垮臺的根本原因,在於蘇共自赫魯曉夫領導集團始逐漸脫離、背離,特別是戈爾巴喬夫等人最終背叛馬克思主義。」「必須堅持把最高領導權始終掌握在忠誠於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政黨、國家和民族的人手裡。」【5】

為了避免血債被清算,被送上斷頭臺。江澤民想到這些時是發抖的。所以江澤民和中共煞有介事的繼續高扛馬克思主義的大旗。

歷史給過中共機會

歷史並不是沒有閃爍過一線的陽光,照亮中共這個陰暗的幽靈。

《星島環球網》報導,臺灣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教授魏萼回憶,主導這波歷史改革潮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曾在1988年9月向他坦白,「中共的‘四個堅持’應適時從《憲法》中撤走,保留在黨章;鄧小平當時已決定將馬克斯、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畫像從天安門廣場撤走。當年中央軍委主席、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鄧小平與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在會晤他時,魏萼拋出‘四個堅持’(即堅持馬列社會主義、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毛澤東思想、堅持共產黨領導)是不是要考慮放棄的問題。鄧小平聞言,嚴肅地說‘我們不放棄四個堅持,’;‘四個堅持可以適時的從憲法中撤走,僅保留在黨章裡頭。我也決定先將馬、恩、列、斯等四個畫像從天安門廣場撤走,只懸掛孫中山和毛澤東的畫像。’事隔整整二十年,‘四個堅持’並沒有如鄧小平所願地從《憲法》中撤走,但馬、恩、列、斯的畫像,確是從1989年4月26日即被撤離廣場。」【6】

為什麼「四個堅持」並沒有如鄧小平所願,如全中國人民所願,從《憲法》中撤走?是因為黨的權力移交到江澤民手中。江澤民為什麼要祭起共產主義?世界上有那麼多的模式和主義,任選一種不比共產主義更能讓世界人民,包括中國人民接受嗎?江澤民為什麼要為中國定下社會主義,既共產主義初級階段,逐步過渡到共產主義的國家路線?為什麼不願放下這個背在中國人民身上無比沈重的歷史和現實包袱?

這是江澤民的個人特點和中共的政黨特點決定的。因為只有這樣的主義才能讓他盡情的用國家資源弄權,極盡國家甚至世界慾望之肆掠。這也就是中共強調的,在其經濟足夠強大時,將用以重新劃分世界意識形態的中共核心價值體系。中共把自己作為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的繼承者,捍衛者,發展者,甚至領導者,儘管世界拋棄了共產主義,江澤民和中共還是要玩弄共產主義的。

在中國共產黨的眼中,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旗幟絕對不能倒,這關係執政黨的生死存亡,關係中共權力的最高擁有和其合法性。江澤民當然不會冒黨之天下大不韙易幟改轍,他正志得意滿的乘坐在中共桅桿之巔,後來的事實證明,當上天再次給予中國機會,再次給予中共機會,法輪大法在中國洪傳,江澤民不惜用最殘酷的暴力,滿足他豁口大開的貪慾,顯示他的統治者地位,即使是面臨行將自毀中共的萬丈深淵,他的個人品質不會讓他懸崖勒馬,他死守住這條逆歷史的荒唐主線絲毫不鬆手。

就這樣,在這個素以謊言治國而著稱的專制國度裡,產生了一個眾所周知的謊言:

「中國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國際上「反對帝國主義、霸權主義、殖民主義、種族主義。」「黨的最高理想和最終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7】

「馬克思主義的最終目的是要解放無產階級和全人類,實現共產主義。」「在當前社會主義在國際範圍遭受嚴重挫折,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處於低潮,對共產主義的信念和理想普遍遭到懷疑的情況下,強調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或科學共產主義的性質有其特殊的重要性。」「馬克思主義是我們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8】

參考文獻:

【1】「請讓我來相信你」,《新華網》刊載《國際先驅導報》,2011年1月17日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11-01/17/c_13694007.htm)

【2】江澤民,《十六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595頁

【3】江澤民,《十六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第376頁

【4】江澤民,「在祝中國共產黨成立八十週年大會上的講話」,《江澤民文選》第三卷,2001年7月1日

http://www.qstheory.cn/zl/gcyl/201105/t20110525_82506.htm)

【5】李慎明,《居安思危——蘇聯解體、蘇共垮臺20年的思考》,2011年5月9日,http://www.bjqx.org.cn/qxweb/n27311c375.aspx)

【6】「臺灣教授20年前密會鄧小平辯論四個堅持」,《星島環球網》,2008年9月17日

http://www.stnn.cc/reveal/200809/t20080917_865009.html

【7】《中國共產黨章程。總綱》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2-03/04/content_2558860.htm

【8】《十七大以來重要文獻選遍》,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9年,第796頁

責任編輯: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第二章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