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急需解決企業債務問題

2016-08-14 12:00 作者: 李增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6年08月14日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稱,中國迫切需要採用綜合方法解決企業債務問題。IMF執行董事鼓勵硬化國企預算約束,對高負債企業分類鑒別,有需要的進行破產重組,並在各債權方之間確認和分擔損失。

在電話會上,IMF亞太部主任羅德勞爾(Markus Rodlauer)對記者說,本次中國之行中,IMF代表團與中國相關部門進行了大量溝通,相關部委對中國企業債務問題的緊迫性、國企改革的必要性,有很清楚的認識。「我們看到,中國有一系列強有力、相互關聯的政策和具體措施,同時為解決問題可能付出的代價有所準備。」

兩個情景

IMF預計,中國經濟增速在今年實現6.6%,明年放緩至6.2%,2018年以後溫和下降至6.0%,此後會進一步平緩下降。通脹在今年回升至2.1%,明後年上升至2.3-2.4%。預計經常賬戶順差將從去年的佔GDP3%降到今年的2.5%。預計今年資本外流量將減少。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到2015年中期升值了10%,此後貶值了約4.5%,仍然大體保持與基本面相一致。

在考察中國再平衡進程時,IMF採用了四個維度:

第一,外部再平衡進展順利:經常賬戶順差已大幅下降,不再以淨出口拉動增長。

第二,國內再平衡有三個組成部分:從投資向消費轉變,從工業向服務業轉變,以及減少對信貸的依賴。中國向服務業轉型已取得巨大進展,向消費轉型進展適度,但是在減少對信貸的依賴方面進展很小。

第三,環境再平衡方面進度不一。增長的能源密集度已經下降,但空氣污染仍然十分嚴重。

第四,收入分配再平衡也進度不一。國民收入中流向勞動力的部分已經增加,但收入不均仍十分嚴重,而財政政策在減少收入不均方面發揮的作用很小。

IMF中國代表團團長丹尼爾(James Daniel)稱,增速會在中期下降,若改革不力則尤其如此。在加快推動結構性改革的更為「主動改革」情景下,中期增長將得以改善(至6.5%左右),代價是短期增速將進一步放緩,因為高負債企業將被重組。在改革進展有限且持續依賴不可持續的政策刺激的「無改革」情景中,短期內將維持較高增速,但中期增速會下降更多,急劇減速的可能性也會更大。

丹尼爾對記者說,兩大情景都是相對於「基線情景」,也就是報告中所稱的「現狀」。「主動改革」自然是IMF希望看到的結果,即犧牲部分短期增長,但在中期內顯著提升生產力,釋放增長潛力。

執董們認為,應採用有利於消費的預算內措施,可包括:提高養老金;擴大社會、教育和醫療支出;建立重組基金以及降低最低社保繳費。另外,還需持續付出努力,確保新預演算法得到充分實施,提高財政透明度,並對稅收制度進行現代化改革。

確認損失

IMF認為,在下行風險加劇、緩衝不斷消耗的情況下,中國經濟轉型將繼續是複雜、具有挑戰性的,並且轉型過程可能崎嶇不平。

丹尼爾稱,中國脆弱性正在危險的水平上不斷增加,「巨大、不透明和相互關聯」的金融系統是最突出的特點。這就需要採取果斷行動克服脆弱性,降低對信貸融資、國家主導的投資的依賴,並改善國有企業和金融部門的治理、風險定價和資源配置。

中國迫切需要採用綜合方法解決企業債務問題。「中國企業債務仍然可控,但已達到GDP的145%左右,不論怎樣衡量都是很高的水平,」丹尼爾稱。中國的非金融國企佔用了約一半的銀行信貸,但只創造了約五分之一的工業產出。

所以,首先需要一個高層決定,停止對薄弱企業繼續提供融資,並接受可能出現的近期增長放緩。也就是,要從最高層面停止追求不可持續的高增長目標、打破國企和地方政府的軟預算約束、政府顯性和隱性擔保網路以及一些金融部門過度承擔風險的行為。

由此,IMF執董們鼓勵對負債過高的企業進行鑒別分類,並對其開展重組或清算;確認損失,並在相關各方(必要時包括政府)之間分擔損失。對一些國有企業實施試點將有力地啟動這一過程。建議在採取這些措施的同時向下崗職工提供有針對性的社會救助,並實施舉措促進新的、具有活力的民營企業進入市場。

執董們強調,要進一步加強金融穩定的重要性。優先任務包括:鼓勵銀行積極主動地確認貸款損失並提高資本比率;加強監管對流動性風險管理和融資穩定風險的關注;以及解決影子產品的脆弱性。他們還建議顯著提升監管框架,以促進機構間信息共享和政策協調,縮小監管套利空間,並提高危機管理能力。

國企真改革

降低負債,其實主要指降低對國有企業的信貸。IMF在報告附件中專門辟出一章探討國企改革,認為國企改革在中國改革戰略中佔有顯赫位置,但其中的重要細節仍不明確。

目前中國國企具有這些特點:

第一,非金融國企在產出和就業中所佔的比例在下降,但仍佔據主體地位。增加值看,國企佔國民經濟比重已經由40%降至16%,對城市就業貢獻佔10-15%,但對他們的信貸佔銀行全部信貸的一半,佔總體工業企業資產的40%。

第二,國企仍在包括土地、信貸和自然資源等投入品方面享有隱性支持。國企融資成本,比市場普遍成本低40-50個基點。如果去除隱性支持,國企在2011年至2015年見的權益回報(ROE)應為-1%,而非8%。

第三,國企財務表現繼續惡化,卻仍在快速加槓桿。自2009年以來,國企槓桿率上升了近2倍,資產回報率惡化了2-3個百分點,顯著低於私有部門,勞動生產率是私有部門的30-40%。

現有的國企改革計畫主要原則有:國家由運營者轉變為資本投資者;將國企劃分為不同類別,如商業戰略性國企、商業非戰略性國企和社會功能性國企,不同類別有不同所有權結構、改革計畫和評估標準;對黨在國企的領導角色進行機制化;解決「殭屍」國企問題。

IMF認為,現有的改革計畫大體與國際先進經驗相符合,但在一些重要問題上仍不夠清晰,如對國家扮演角色的透明度規定。而且,截至目前,改革進展不一。2016年開展了試點項目,沿海地區推進較快,內陸仍對國企依賴較重。

面向未來,IMF認為,在當前改革的基礎上,應當注重提升效率與資源分配功能。這需要:

第一,重組或清算國企。將國企區分為基礎堅實的國企,有現金流但無法存活的國企,以及有生存能力但無法償債的國企。對後兩者分別採取清算解散和重組。

第二,「硬化」預算約束。通過更大程度上允許違約,以及謹慎地在不同所有人和債權人之間分配和承擔成本,逐漸降低對國企的隱性支持。

第三,引入競爭。放開更多領域的准入限制或「偏向」國企的措施,尤其是在服務業,如在物流和電信領域,打破行政壟斷,促進中小企業發展。

第四,提供社保支持。盡量降低下崗失業、再培訓、再就業的社會成本。近期1000億元煤炭鋼鐵行業重組基金就是很好的例證。

第五,推進配套改革。內容包括戶口改革、農村土地產權改革、破產和清算框架。財政政策瞄向改善社保「可攜行」,理順政府層級之間事權和財權關係。

第六,改進政策協調。國企改革涉及利益關係複雜,需要設立高層機制來推進和執行有效的重組。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金融監管部門之間需緊密配合,平順改革進程。

IMF稱,從國企佔經濟的比例、生產力、資本成本角度看,成功的國企改革將在中期內改善增長前景,縮小國企與私有部門之間的生產力差距,提高產出水平3-9個百分點,或每年提升GDP增速0.3-0.9個百分點。

責任編輯:岳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