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武俠小說開山鼻祖不是金庸,那是誰?(圖)

2016-08-20 08:30 作者: 劉繼興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09年從澳大利亞傳出不幸的消息:一代武俠小說大師梁羽生於1月22日因病在悉尼去世,享年85歲。這位元以35部小說名世、作品逾千萬字的新武俠小說開山鼻祖的仙逝,一時成了輿論的焦點。

梁羽生的生平

梁羽生,原名陳文統,生於1924年4月5日,原籍廣西壯族自治區蒙山縣。梁羽生出身世代書香門第,家中很有一些產業,算得上是一個富戶。他家在鄉下,地近瑤山,山清水秀。人傑地靈。在這樣的家庭環境和地理環境的影響下,梁羽生熟讀古文,好弄詞章,經常填詞作賦,一抒情懷。1943年,廣州一些學者避難來到蒙山,太平天國史專家簡又文和以敦煌學及詩書畫著名的饒宗頤都在他家裡住過,梁羽生便拜史學家簡又文教授為師,學到了豐富的歷史知識。

抗日戰爭勝利後,梁羽生進廣州嶺南大學讀書,學的專業是國際經濟。由於梁羽生一直酷愛中國古典詩詞和文史,1949年,嶺南大學校長陳序經介紹剛畢業的梁羽生到香港《大公報》工作。這便是梁羽生供職到退休的唯一一家報館,開始是在報館裡當翻譯,後來做副刊編輯、撰述員,一生不喜功名,不謀高職。他在《大公報》的同事金庸,後來創辦《明報》,聲震海內外。兩人遂成朋友。他們一起下棋,一起寫棋話,時常海闊天空閒聊,而聊得最起勁的則是舊派武俠小說。

舊派武俠小說是指《兒女英雄傳》以來的俠義小說和民國舊武俠作品,讀者面較窄,在當時的社會中,舊武俠小說始終難登大雅之堂,

梁羽生寫武俠小說是「趕鴨子上架」?

1954年,香港武術界太極派和白鶴派發生爭執,先是在報紙上互相攻擊,後來相約在澳門新花園擂臺比武,以決雌雄。太極派掌門人吳公儀和白鶴派掌門人陳剋夫,為了門派的利益,索性簽下了「各安天命」的生死狀,在擂台上拳腳相爭。這場比武經港澳報刊的大肆渲染而轟動香港。那天,《新晚報》的新聞大標題是「兩拳師四點鐘交鋒香港客五千人觀戰」。為了另闢蹊徑抓住讀者,擴大報紙的社會影響,造聲勢以擴大發行。

《新晚報》總編輯羅孚向梁羽生約稿,希望他寫一部關於比武的小說。梁羽生起初不允,那時他只是給《新晚報》寫寫專欄,並沒有寫小說的打算。不料這位總編輯仗著和梁羽生交情不錯,於比武的第二天,直接在報上登出「梁羽生武俠小說將於明日見報」的消息,甚至乾脆連大致情節都規定好了:「寫太極名手與各派武師爭雄的故事,兼有武林名師尋仇、江湖兒女相戀等情節,最後則在京華大打出手,故事緊張異常,希請讀者留意。」逼得梁羽生只好趕緊動筆。第三天,梁羽生「只醞釀一天」的《龍虎鬥京華》就開始連載了,在當時被稱為「新派武俠第一部」。這部小說連載了大半年,引得讀者熱追,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創作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萍蹤俠影錄》、《白髮魔女傳》、《七劍下天山》等名作陸續問世,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產生巨大影響。這次「趕鴨子上架」,居然「趕」出了一代武俠鼻祖。

《龍虎鬥京華》被公認為是新武俠之始。梁羽生被譽為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祖師。太極派掌門人吳公儀和白鶴派掌門人陳剋夫的澳門比武雷聲大雨點小,對打不到三分鐘,以吳公儀一拳打傷陳剋夫的鼻子而告終。梁羽生後來詼諧地說:「這一場不到三分鐘的比武,竟‘連累’我寫了三十年的武俠小說。」

羅孚後來有篇文章提及此事,說這一拳也就打出了從五十年代開風氣,直至八十年代依然流風餘韻不絕的海外新派武俠小說。

「新派武俠」的展開

上世紀五十年代,查良鏞、梁羽生、百劍堂主同寫武俠小說,人稱「三劍客」。一日,他們突發奇想:在報上開設了專欄《三劍樓隨筆》,三人合寫,以展現「三劍客」「互放的光芒」,給「新派武俠」留下了一段歷史見證。筆者認為,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他和比他在武俠寫作方面出道稍遲的金庸,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俠小說的大旗,號稱「金梁並稱,一時瑜亮」。

梁羽生、金庸的功績,在於開了武俠小說的一代新風。當時自命為大雅的報紙和自命為大報的報紙,都不屑於刊登舊武俠小說,武俠的讀者,主要是下層的"識字分子",武俠小說的地位,猶如流浪江湖的賣藝人,金、梁一出,局面頓時改觀,各大報都以重金作稿酬,爭相刊登,讀者也普及到社會各個階層,港、臺、新、馬,一時風起雲湧,開創了武俠小說的一個新世紀。

兩大武俠作家:梁羽生與金庸

1966年,受人之邀,梁羽生署名「佟碩之」,寫了《金庸梁羽生合論》。談到兩人的不同時,梁羽生稱,自己是名士氣味甚濃(中國式)的,而金庸則是現代的「洋才子」,梁羽生受中國傳統文化(包括詩詞、小說、歷史等等)的影響較深,而金庸接受西方文藝(包括電影)的影響較重。這個觀點至今仍有影響。

對於金庸,梁羽生後來還評價說:「我頂多只能算是個開風氣的人,真正對武俠小說有很大貢獻的,是金庸先生。他是中國武俠小說作者中最善於吸收西方文化,包括寫作技巧在內,把中國武俠小說推到一個新高度的作家。」梁羽生認為自己寫名士風流比較拿手,而金庸寫反派角色則更見功力。「四大惡人,一個比一個精彩。」

陳文統為什麼用「梁羽生」這個筆名呢?梁羽生後來自己解釋了:南北朝時是「宋齊梁陳」,梁在陳的前面,陳是繼承梁的,「羽」是來源於他所崇拜的舊派武俠小說大師宮白羽。

梁羽生之作品

梁羽生一共創作了35部武俠小說,自認為《萍蹤俠影錄》、《女帝奇英傳》及《雲海玉弓緣》三書是平生代表作。

《萍蹤俠影錄》以明朝土木堡之變為時代背景,寫忠臣于謙孤軍抵抗蒙古的悲劇;並穿插張士誠後裔張丹楓與宦門俠女雲蕾之間的愛恨衝突。全書氣勢浩瀚,布局奇巧;特別是成功地塑造了名士派大俠張丹楓這個角色,借由張丹楓個人俠士性格的自然發展,而徹底扭轉了一家一姓爭奪帝位的觀念。作者將張丹楓這種面臨民族大義與累世深仇非此即彼的心理掙扎,刻劃得淋漓盡致;終而使其生命情操升華、淨化,完善了「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典型。

《女帝奇英傳》以唐代武則天臨朝為時代背景,寫宗室李逸為興復唐室,落拓江湖,廣交天下豪傑,而與才女上官婉兒、英雌武玄霜所交織的愛怨情仇故事。作者曲曲描述上官婉兒對武後由恨生敬、內掌詔命的過程;大膽為歷史翻案,肯定武則天的施政「有益於國家百姓」,在傳統觀念上又是一項突破!而寫李逸置身宮廷鬥爭、異族入侵的交相凌逼中,何去何從?亦超越了前人的格局與成就。此書以輕快的比劍對白

開場,而以李逸功成身死收場,讀來動人心魂,扣人心弦。

《雲海玉弓緣》以放蕩不羈、亦正亦邪的金世遺為主角,描寫他週旋在俠女谷之華與魔女厲勝男之間的愛情大悲劇。本書故事跌宕起伏,最成功之處是作者運用近代心理學的手法,來刻劃金世遺那種憤世嫉俗的特殊精神狀態,因此在金世遺身上有約翰•克里斯朵夫的影子;而厲勝男不顧一切地追求愛情自由,亦活脫是卡門的化身。金世遺一心痴想名門正派出身的谷之華,卻在魔女厲勝男臨死前的一剎那才覺悟:原來自己真正深愛的人是厲勝男而不是谷之華。正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此作品具有極高文學價值。

梁羽生的武俠觀點

梁羽生曾提出了「寧可無武,不可無俠」的觀點。他認為,武俠小說必須有武有俠,武是一種手段,俠是真正目的,通過武力的手段去達到俠義的目的;所以,俠是重要的,武是次要的,一個人可以完全不懂武功,卻不可以沒有俠氣。再次,他認為,寫好武俠小說,作者只有具備相當的歷史、地理、民俗、宗教等等知識,並有相當的藝術手段、古文底子,而且還要懂得中國武術的三招兩式,才能期望成功。撰寫者的創作態度應當端正。

他在1977年應新加坡寫作人協會的邀情作演講時,曾介紹了自己創作武俠小說所作的努力:一是努力反映某一時代的歷史真實;二是著力塑造人物的性格;三是力求加強作品的藝術感染力。

梁羽生1983年正式封筆不再寫武俠小說,移居海外,他三十年來共創作了35部武俠小說,共1000多萬字。除武俠小說外,梁羽生還寫過大量的散文、評論、隨筆、棋話,筆名有陳魯、馮瑜寧、李夫人等,著有《中國歷史新活》、《文藝新談》、《古今漫話》等。

責任編輯:雲淡風輕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