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經濟奇觀」:注定會發生世界大事件!(組圖)


【看中國2016年08月20日訊】以今天詭異的經濟局勢,估計任何人都不敢說對未來有很強的把握能力。最詭異的地方是:根據評級機構惠譽8月10日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8月2日,全球收益率為負的主權債規模高達11.4萬億美元,其中歐洲為4.2萬億美元,日本為7.2萬億美元。負利率即購買支付價格大於國債的面值和利息。現如今,日本、德國、法國、英國等國家都出現了負利率的國債,更奇異的是連作為「歐豬」國家的義大利、西班牙、愛爾蘭也開起了國債負利率。


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曲線圖(網路圖片)

市場上負收益率國債充斥,逼使投資人轉向其他目標,尤其是收益率相對仍高的美國國債,這些需求也會進一步打壓美債收益率,迫使美債收益率不斷下滑。假如德國等其他國家的國債收益率轉負的程度持續加深,那麼,美國國債的收益率早晚也會轉為負值(考慮到通脹因素,美國國債的實質利率其實早已轉負,只是名目利率還未如此)。

據歷史學家統計,當前的借貸成本比古埃及第一王朝時代、拿破崙時代、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時代和1929年大蕭條時代都要低,這可以稱作「千年奇觀」,這往往意味著一些驚天的事件可能發生……


全球利率水平歷史演化圖(藍線為短期利率,紅線為長期利率)

2008年以來,歐美央行印鈔12.3萬億美元(其中美聯儲3.7萬億美元),這些錢充斥著市場。可根據歐洲巴塞爾協議III規定,歐洲銀行在資產負債表上必須持有一定比例的國債,等於是銀行只能被迫購入這些國債資產,因此無論收益率跌得多低,國債市場還是有基本買盤,這是國債負利率的根本原因。歐洲中央銀行實施總額1萬億歐元的量化寬鬆政策中,就是用於購買政府債券,直到2016年9月結束。在歐洲央行和歐洲巴塞爾協議III規定之下,共同將歐洲主要國家的國債推向了負利率,日本國債也基本相似。

美元脫離金本位之後,信用貨幣橫掃江湖,不斷膨脹,負利率國債也是貨幣不斷膨脹的後果,是典型的貨幣泡沫。

這種國債收益率不斷下滑的現像在日歐國家中不斷擴展,甚至已經蔓延到屬於發展中國家的中國:


8月15日,中國大陸銀行間10年國債到期收益率(來源:Wind資訊)

國債,特別是德國、美國、日本國債一直被視為傳統避險資產,可如今,負利率的國債已經超出了傳統避險的範疇,特別是義大利、西班牙的國債,難說具有避險功能,只能說明貨幣的信用水平遠低於國債。這種負利率國債造成的威脅也是顯而易見的,一旦局勢生變,可以肯定的是,歐洲以義大利、西班牙為首的國債必定遭到瘋狂的甩賣,市場的流動性猛烈收縮。

現在就談談未來可能出現的突發事件

其一,歐洲也好、日本也好,量化寬鬆的根本動力都是債務問題。日本政府的債務高企,安倍晉三上臺以後,需要貶值日元讓日本經濟恢復活力,同時也要保護自身的國債,以便為日本政府調整債務爭取時間,今年以來,日元不斷升值,說明這種戰略目標已經達成(日本新發國債規模連續兩年下降)。歐洲國家的情形不同,由於歐債危機陰魂不散,歐洲央行需要打低歐洲各國國債收益率,使財政的弱國有更多的時間改善自身的負債情況。全球經濟低迷,通脹走低,這是各國央行可以淡定地發鈔、進而不斷打壓國債利率的基礎,也是他們的信心所在。可是,央行負利率、國債負利率,就會支撐商品價格。當任何一種與經濟緊密相關的商品出現供需平衡或供需短缺的時候,意味著正收益的投資渠道出現了,那時,藏在國債中的資本就會快速流出,推動商品價格。前期的倫敦鋅基本走出的是獨立的行情,就源於出現了供應缺口,結果價格持續走高。鋅作為基本金屬中的一種,對通脹的推動力不強,容納資本的能力也有限,不會對國債市場產生大的影響。但是,如果這種情形發生在原油上哪?當國際原油價格漸趨穩定以後(意味著供需情形改善,實現基本平衡),歐佩克或國際上重要的產油國就有能力通過減產協議推動原油價格,此時,進行原油投資的吸引力就會遠遠高於負利率的國債,在資金流向轉移的同時,大幅拉升通脹。此時,通脹上行,央行就再也沒有了繼續印鈔的能力,歐美日的國債利率必定上揚(央行加不加息都沒關係),價格下跌。高盛估計,單單美國國債,若收益率意外升1個百分點,就可能引爆1萬億美元的損失,比金融海嘯期間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MBS)產生的損失金額還要嚴重,如果再加上歐日國債,簡直就是引爆一顆行星,將炸毀整個資本市場。所以,這種資金的反向流動將非常可怕。

事實上,這種事情曾經小規模預演過,2015年初,德國10年國債收益率差一點跌入負值,招致歐洲的信用市場出現一輪崩盤,導致收益率全面飆漲,德國10年國債收益率在隨後不到2個月內,急漲至1%,如果發生全球的國債利率齊升,自然是災難性的。

其二,銀行或其他機構破產。銀行、保險公司、養老機構持有國債,需要向國債發行者上繳負利率的收益,就會持續收縮銀行、保險公司的流動性,全球經濟低迷,加上歐美日都實行低利率政策,銀行的收益比較低,全球經濟下滑的週期,壞賬的比例大,此時,在上繳國債負利率的收益,很容易造成流動性短缺的情形,拖累銀行等機構破產,如果發生這種情形,就會出現新的雷曼事件,而新的雷曼事件必定導致流動性劇烈收縮,國債利率被動走高,海嘯也就發生了。

其三,美國通脹上行的可能性很大。

美國工資增長率在2015年底短暫下行之後,增速正在快速上升。事實上,工資增速目前有望打破這個十年的最高記錄,工資增長率上升,就會推動消費需求的上升。


亞特蘭大聯儲行追蹤的美國薪資增長變化圖(來源:FX168)

在2009年以後的經濟復甦週期中,美國消費者增加了自己的儲蓄,一直在拖累經濟增長。可是,今年以來情形開始改觀,過去的儲蓄增長成為現在消費增長的基礎,就個人觀察,今年二、三季度美國的經濟增長會完全是由消費拉動的,如果扣除消費增長,美國經濟實際處於負增長。


美國家庭負債與可收入支配比例(來源:FX168)

美國的消費需求中,最大宗的商品是原油。當美國依靠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的時候,意味著原油的需求上升。過去兩年,原油價格的下跌主要是因為中國和歐洲的需求不足,供過於求造成的,現在,這種因素已經比較充分地釋放。當美國需求上升之後,就會對原油價格形成支撐,既帶動通貨膨脹水平,也招致美國國債收益的上升,甚至導致美聯儲加息,這將帶動歐日負利率國債中的資金外流,帶來全球劇烈的通貨緊縮,引發負利率國債形成的危機。

今天,一旦負國債利率的危機引發,必定造成國債價格的暴跌,而國債價格的暴跌將嚴重打擊金融機構的資本金。末了,歐洲大量的金融機構很可能會出現破產,這是一場全球的信用危機。

至於危機發生的時間,筆者認為將很可能在10月份以後的一段時間,因為那時,歐洲央行的購債將結束,如果歐洲央行不再繼續QE,歐洲國家的國債價格失去了最大的支撐力,如果市場生變,西班牙、義大利等國的國債價格就很可能發生崩跌;其次,10月份以後,美國和中國的通貨膨脹預計都將顯現雛形,那時,逐漸收緊的美元就很容易製造國債價格的大幅波動,引爆危機。再有,日元兌美元8月16日再次升破100:1,半年多來已經升值了20%左右,已經繃緊了亞洲相關國家的國際流動性,美國的基準利率稍有風吹草動,就可能有重要的經濟體的貨幣倒下,造成國債收益率的大幅上升,引爆全球的經濟危機。

如果美國在今年9月加息(這種可能性並不小),為了達到目標利率,美聯儲很可能需要拋售部分國債(也就是大家說的縮表),美債收益就會上升,美歐之間國債收益率的差距就會加大(當然,在日元持續升值接近一年之後,也很容易引爆亞洲的問題),歐洲國家和亞洲一些國家(地區)的債務就會發生踩踏,所以,人們最擔心的就是10月前後。

歐日負利率國債並不是和我們無關,因為一旦引爆,全球信用市場將劇烈收縮,中國國債收益率也會大幅上升,利率上行;那時的通脹應該已經明顯形成上升的趨勢,在通脹和貨幣面臨貶值的雙重壓力之下,央行隨便印鈔的膽量受到制約,資產價格泡沫很可能開始明顯顯露問題。

一旦這種情形發生,美元、黃金將同時上升。大面積負利率國債,屬於千年奇觀,很可能帶來人生難遇的事件。

面對這種巨大的衝擊波,每個人都需要有自己的「預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