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在唐代會寫詩是大事?(圖)

2016-09-17 01:00 作者: 我方特邀學者風飄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唐代詩人文采高,留下千古名篇,令後人驚嘆。(圖片來源:Pexels)

有唐一朝,令後人咋舌的不僅僅只是強盛的國力和遼闊的疆域,更讓後人瞠目的是浩如煙海的唐詩

唐詩浩如煙海,中國文化的驕傲

有專家考證,唐朝有傳世詩作五萬五千餘首,史載詩人三千七百餘位。打開《全唐詩》,帝王、后妃、忠臣、酷吏、優伶、隱逸,無不有詩。

在大唐朝,差不多會寫字的人就能作詩。堂上坐的是詩人,路上走的是詩人,牢裡關的也是詩人。唐人處世的首要就是寫詩,不會寫詩的人是不好混的。聞一多先生說,與其叫做唐詩,不如說是詩唐——詩歌的唐朝,詩人的唐朝。誠如是。這是唐詩的驕傲。

唐朝的文化是多元的。文有韓愈、柳宗元,都在「唐宋八大家」之列;書有顏真卿、柳公權,還有張旭、懷素。「顏筋柳骨」、「癲張醉素」,後世書家推崇備至。

畫有閻立本、吳道子。而閻立本居然「因善繪事而貴為右相」,這恐怕在中國繪畫史上也是絕無僅有。

此外,還有大歌唱家李龜年,大音樂家張野狐,大舞蹈家謝阿蠻。在唐朝,舞劍也是一門藝術,男有裴旻,女有公孫大娘。

唐朝是一個「追星」的時代,只要你有一技之長,就會有無數的粉絲。當然,若論唐人最愛追什麼星,那自然還是「詩星」。

詩歌在唐朝何以世人如此追捧?

皇家朝堂朝南開,不會寫詩莫進來

在中國的科舉歷史上,只有唐朝的科舉制度別具一格,不但要考四書五經和策論,還要比寫詩,而且還把詩的優劣作為首要的取仕條件。也就是說,縱使你身負經天緯地之才,不會寫詩也是枉然。

在唐朝,除了各級考試要考詩歌以外,朝廷裡還經常舉行詩歌大賽,並以此作為各級官員提拔重用的參考和身份的標榜。

有一年,唐中宗在長安昆明池前舉行詩歌大賽。皇帝、皇后、評委坐在高高的彩樓上,朝中百官每人都要寫一首詩來參加比賽,總評委是上官婉兒。凡是沒有被評上的詩,就從彩樓上扔下去,雪片一樣的漫天飛舞,管你是大宰相還是小幹部,一點面子都不給。而且就評出一個第一名。不像今天的什麼詩歌大賽,不但名次多、並列多,還要弄些優秀獎。

還有一回,武則天在洛陽龍門舉行詩歌大賽並親自評選。武則天性子急躁,卷子還沒有收齊,就把第一名給了左史東方虯,命令左右賞給他一領錦袍。一領錦袍未必值多少錢,但這是皇上御賜,殊榮無比。東方虯當即把錦袍披在身上,以示榮耀。沒想過了一會兒,宋之問的詩交了上來,武則天一看,寫得更好。當時,東方虯官在宋之問之上,但是武則天居然不反思自己過於武斷,已先判定了第一名,居然又直接命令東方虯脫下錦袍,讓宋之問披上。

如果在今天,怎麼也得給個並列第一吧。「俄,之問詩獻,後覽之嗟賞,更奪錦袍賜之」。史書上就是這麼記載的。宋之問也因此而步步高陞。

在唐朝,因詩得名者眾,因詩得官者更是大有人在。

生死攸關出奇蹟,丹書鐵券不如詩

詩仙李白,一生科舉無名,但就是因為詩寫得好,得了許多實惠。天寶元年,由於玉真公主和賀知章的交口稱讚,玄宗皇帝看了李白的詩賦,十分仰慕,便召李白進宮。李白進宮朝見那天,玄宗皇帝降輦步迎,「以七寶床賜食於前,親手調羹」。後詔他為翰林院供奉,專職工作就是隨從皇上寫詩相娛。

安史之亂後,李白與妻子宗氏避隱廬山。玄宗皇帝被迫禪位於太子李亨,是為肅宗。永王李璘不服反叛。至德元年冬,永王自江陵起兵東下過九江,派使者韋子春三上廬山請李白入幕。五十六歲的李白激動萬分,不顧妻子的強烈反對,登上了永王的樓船。

兩個月後,肅宗發兵征討,擊敗並誅滅永王。李白逃到彭澤被拘捕,羈押於潯陽監獄。叛逆是十惡之首,死罪難免。但是李白的詩名太大了。御史中丞宋若思過境九江,上書肅宗皇帝請求赦免;江淮宣諭選補使崔渙也請求肅宗免罪啟用;特別是平定「安史之亂」有大功的兵部尚書郭子儀也出面作保。

就這樣,李白不但免除了斷頭之虞,釋放後還被宋若思引入幕府為官。直到兩年後,肅宗皇帝才草草將李白流放夜郎。當李白走到奉節的時候,肅宗皇帝又因冊立皇后、太子大赦天下:「天下現禁囚徒,死罪從流,流罪放免。」李白隨即調轉船頭,並寫下千古名篇《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大詩人王維也有這樣的經歷。至德元年長安被叛軍攻陷,王維被捕後投降出任偽職。戰亂平息後,王維接受審判。按理投效叛軍當斬,但因他被俘時寫了一首《凝碧池》,有「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更朝天?」之句,抒發亡國之痛和思念朝廷之情,結果得到寬宥,只被降職為太子中允。

只要你能寫好詩,歌女強盜成粉絲

在唐朝,詩人是最受人尊敬的,有時恐怕還要勝過皇親國戚和文臣武將。不僅政府認可,官家禮敬,民間更是為詩瘋狂。

有一年冬天,王之渙、王昌齡和高適三位詩友在長安相會,三人走進一家酒樓小酌。隨後進來幾位歌女坐在鄰桌。三位詩友約定看歌女們喜歡唱誰的詩作。輸者請客買單。片刻,只見第一個歌女站起來唱道: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兒女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王昌齡十分開心,這是他的《芙蓉樓送辛漸》。

過一會兒,又一個歌女起身唱道:

開篋淚沾衣,見君前日書。

夜臺何寂寞,猶是子雲居。

這是高適的《哭單父梁九少府》。

王昌齡和高適便以調笑的目光看著王之渙。王之渙說那個長得最漂亮的還沒開口呢。你們等著吧,她一定是唱我的詩。話音剛落,就見長得最漂亮的歌女站起來唱道: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這是王之渙的千古名作《涼州詞》。三人哈哈大笑。正當三位大詩人相持不下的時候,幾位歌女知道他們正是詩的作者,當即就給他們買了單。

還有一個故事。詩人李涉在探望弟弟的路上遇到一夥強盜劫船。船夫見他們翻箱倒櫃,凶神惡煞,便說各位好漢,這位客官是李涉呀。強盜頭子一聽,帶著眾位兄弟倒頭便拜。不但不搶了,還戰戰兢兢地乞求道:大詩人,能不能寫首詩送給弟兄們吶?李涉便真的贈詩一首:

暮雨瀟瀟江上村,綠林豪客夜知聞。

他時不用逃名姓,世上於今半是君。

強盜們得了李涉的贈詩如獲至寶,居然反過來贈錢饋物、一路禮送。

責任編輯:雲淡風輕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