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暴漲迫使日企撤走 華為到印度設廠(圖)


2016/09/29/20160929204909980.jpg
日企撤離員工因為失了工作而憂愁(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9月30日訊】9月22日,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由日本大企業高層等組成的經濟界訪問中國大陸團230餘人來到中國,要求中國改善經營環境,要求設立接訪窗口,縮短多部門行政許可時間,統一簡化處理日本海外企業撤出中國市場時的手續。

9月23日,華為宣布與電子製造商Flex India合作開始在印度生產智能手機,預計今年10月份第一週將開始生產第一款榮耀手機,該工廠擁有於2017年年底實現生產300萬臺設備的產能。

一個是投資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外資的絕對主力;慌不擇路,組團撤離;一個是民族企業的榮耀標桿,華為移師印度,工廠投產。不用分析具體原因,只用把兩則新聞聯合起來看,就讓人脊背發涼,不寒而慄。當前我們的經濟正在發生什麼?未來會怎麼樣?我們會失業嗎?我們會貧窮嗎?這是每個人都會關心的問題。

成本上漲消失的世界工廠

從2002年入世以來,到2014年這13年中,中國利用龐大的勞動力人口紅利、廉價的土地資源和相對成熟的基礎設施,承接了歐美日和亞洲四小龍的產業轉移,吸引了世界資本大肆進入,中國一躍成為新的世界工廠。

然而短短十年,中國幾代人積累起來的優勢資源消耗殆盡。這幾年來外資企業撤離中國呈現加速之勢。如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等均計畫進一步推進位造基地回遷日本本土。蘋果、優衣庫、耐克、富士康、船井電機、歌樂、三星等世界知名企業則紛紛在東南亞和印度開設新廠。

在華新設法人的韓國企業2006年為2294家,2010年減至901家,2014年上半年進一步銳減到368家。美國企業也在加速回撤國內。伴隨外資企業撤離,海外資本也在加速流出中國。給中國大陸留下的是,廢墟般的工廠,大量的失業群體。從整體上看,相對於東南亞、印度等新興製造業基地,中國還有勞動力價格優勢,但從匯率、原料價格、運輸、資金成本、行政成本等方面考慮,中國製造相對於歐美日及發展中國家已經沒有競爭力。

1、勞動力成本。製造業的發展,最主要的勞動力人口的充足。計畫生育30多年,中國少生了3億人,這絕對是中國的一大損失。我們一直灌輸中國人多是負擔這種思維,其實從人口密度來說,日本、韓國、臺灣的人口密度要遠遠高於大陸,為什麼他們能利用眾多的人口和有限的土地,在短短時間裏成為發達經濟體?為什麼世界上除了我們的計畫生育,其他國家都是放任甚至鼓勵多生?人口一直都是財富,從來都不是負擔,關鍵是看怎麼開發和利用。

計畫生育也就罷了,在人口增長出現拐點時,應該及時取消這一政策。然而個別部門為了一己私利,百般推阻,放開二胎的時間整整晚了十年,導致了當前中國勞動力出現極度短缺,加上通貨膨脹,中國勞動力成本直線上升,製造業技術工人短缺嚴重,杭州一家襪廠7000元的工資找不到所需的技術工人就是證明。就勞動力成本而言,不要說與越南、印尼、印度等國家比,就是和美歐日本土工人相比,我們也沒有多少優勢可言。

2014年公布了一份研究報告,報告顯示,以美國為基準的全球製造業成本競爭力指數,中國製造業對美國的成本優勢已經由2004年的14%下降到2014年的4%,這表示在美國進行生產只比在中國進行生產貴4%。

如果算上以美國、日本為首的機器人技術的高速發展,和以美國為首的3D列印技術等先進技術的發展,減少了對勞動力的使用,大大彌補了發達國家勞動力成本高的劣勢,從而導致了高端產業從中國向美國、日本、歐洲等發達經濟體回流。這也是歐巴馬政府能號令美國製造企業回流本土的重要原因,也是德國工業4.0戰略的基石。

2、資源價格。當年中國引進外資時,資源豐富且價格低廉是一大優勢,如今時移世易,這一優勢還剩下多少?

(1)能源價格。以美國為參照,美國的電價是中國的1/2,煤炭價格是中國的1/3,天然氣價格是中國的1/3~1/2。發改委提高了石油消費稅,稅費比達到37%,美國居然只有4%。上個月去了美國一趟,汽油折算成人民幣才4.8元/升,工資收入、油品暫且不論,開車數百公里,一分錢過路費都不交,這樣廉價的資源和運輸成本,是我們這個擁有佔世界70%收費公路、而且每年收費還虧損1000多億的國家無法比擬的。

美國大力發展的頁岩氣開發技術,導致美國石油不僅自給有餘,尚能出口,美國一旦不受資源的制約,全球還有那個國家趕挑戰?中國自給率40%,而下一步的國際局勢意味著中國要為國家能源戰略付出更多的機會成本。

(2)土地成本。企業用地是製造業企業的重要成本之一。作為中國製造業行業的佼佼者,華為在市場佔有率和利潤上,無疑處於國內領先的。這樣的企業尚且都不能承擔近年來暴漲的房地產成本,外遷東莞,更何況是其他製造業企業。有人把中美地價進行了對比,國內土地價格是美國地價的9倍,並且美國是永久性產權,我們是50年產權。兩相比較,成本高低立見。

(3)資金成本。自美歐日等主要發達經濟體輪番進行量化寬鬆以來,壓制通貨緊縮,市場利率不斷降低,歐日基本趨於負利率;而中國為了控制資產價格和通脹,利率一直維持在較高水平。

特別是火爆的房地產黑洞和壟斷的國企擴展過剩產能,吸乾了有限的信貸資源,導致製造業借貸成本高起。很多製造業為了維持運轉,通過銀行理財、私募基金、民間高利貸等形式借貸,利率均超10%,企業不堪重負,頻臨破產。綜合對比,中國的製造業企業的借款利率,是美國的2.5倍。

3、貨幣匯率。自2005年匯率改革以來,特別是07年以來到214年,中國的很多貿易夥伴和競爭對手的貨幣則兌美元貶值,而人民幣一直保持升值,導致出口產品價格上漲,中國外向型的出口製造業受到嚴重打擊。近年來,日本實行安培經濟學寬鬆的貨幣政策,日元大幅度貶值,日元匯率走低,導致日本本土生產成本下降,刺激了大陸日資企業回流日本本土。在2011年底1元人民幣兌換12日元,而到2014年底則可以兌近20日元,短短三年內,人民幣對日元匯率上升60%。以日元向本國出售產品和服務,以人民幣支付工資和運營成本,那麼在華日企負擔自然會加重,利潤會減少。把生產線轉回國內,自然成為在華日企的一個選擇。

4、政策成本。近年來,中國逐漸由資本輸入國變成資本輸出國,改革開放對外資的很多優惠政策不再,加上稅收、收費和各種灰色費用成本之大,加上政府機關繁冗的官僚主義辦事程序和腐敗滋生,都是外資企業和投資者很難長期承受的。加之,被質疑為選擇性反壟斷等執法行為,比如蘋果、谷歌,都可能倒逼內外資一起撤離中國。

5、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是塊遮羞布,總是在經濟低迷的時候發臭。繼當年以為釣魚島問題全國掀起反日浪潮後,以為南海爭端和部署薩德問題,中國人又掀起抵制肯德基、砸蘋果手機的浪潮。任何一家企業,都不可能安心呆在一個隨時就會打砸其產品、店舖的國家,中國洶湧的民主主義情緒,為外資的逃離再添了一把火,世界工廠的火光衝天,不可避免走向衰落。

產業升級困境隨時引爆的核彈

世界工廠衰落的轉折點是2008年,以勞動密集型為特點的東莞企業大量倒閉,標誌著以透支生態環境與勞工生命成本的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已經走到盡頭。在此之前,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按照官方說法是投資、外貿、內需,如今這三駕馬車齊齊死火。今年一季度,外貿增速同比下降了15%,今年上半年外貿進出口仍是負增長,表明外貿這駕馬車再也無法拉動中國經濟增長。

過去20多年以來,房地產一直是帶動中國經濟增長的龍頭產業。從2014年開始,高度泡沫化的房地產成為中國經濟的黑洞,正在槓桿資金和購房者羊群效應的雙重驅動下,上演著末日的狂歡,將製造業趕盡殺絕。

正如時寒冰所說:房地產持續的賺錢效應毀滅了中國製造業的升級夢想——從全球經濟來看,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在投機大行其道的同時還能有無數人踏踏實實從事製造業的升級。房地產業的持續景氣房價的持續暴漲,使得中國的製造業不再具有優勢——高房價導致中國的生產、經營、生活等成本大幅上升。

房地產帶動的幾十個上下游企業卻陷入全面產能過剩。比如離房地產最近的鋼鐵業、水泥業產能過剩高達40%左右,鋼鐵、銅等產能反而越去越多;距離較遠的地板、傢俱、紡織業等相關產業也嚴重過剩。這種產能過剩危機,被比喻成「中國經濟的核威脅」,即像核彈一樣,隨時可能引爆經濟危機,金融危機。

上述問題預示著我們經濟結構調整升級基本無望。所謂經濟結構調整,不是政府想調整就能夠調整到位的(好比樓房,結構豈是可以隨便調整的?)。早在2005年,廣東省就開始號召騰籠換鳥,想淘汰勞動密集型產業,引進技術密集型的高科技產業。結果是籠子空了,舊鳥離籠,新鳥沒能進來,目前是珠三角產業空心化。

當前中國的生產成本遠超東南亞、非洲、墨西哥、印度、南美等出口加工國,改革開發37年來吸引的歐美日港臺外資正在加速外流,知名外資企業要麼回流本國,要麼選擇在越南、印尼、菲律賓、印度、孟加拉國等東南亞國家設廠;蘋果、松下、德馬吉、飛利浦等一個企業的轉移或倒閉,影響的是整條產業鏈的生存。

而以廣東東莞、江蘇昆山、浙江溫州、福建晉江等為代表的中國製造業名城正面臨著外資大規模撤退、本土代工企業倒閉的局面,大量的農民工將失業,學生無法就業,國企員工下崗,20年來中國最嚴峻的下崗失業潮正在襲來。

高端製造業回流美日歐韓,中國無法在技術上與其競爭;低端製造業流向東南亞諸國,中國無法在成本上與其競爭。中國正在成為第五次產業大轉移的發源地,這種轉型至少要持續20年,意味著轉型不成功的中國,必將失去20年。承接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第四次產業轉移形成的中國正在失去世界工廠的地位,無可挽回。

沒有只漲不跌的股市,也沒有只增長不下降的經濟體,特別是對於一個持續保持7%以上增速30多年的經濟體,出現調整是必然的,就像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一樣,可以採取措施延緩衰退,但無法逃避,這就是經濟週期。

在泡沫中走向貧窮

不管是外資還是內資企業從中國撤離,最嚴重的還不是中國製造業的衰退、世界工廠地位的轉移,也不是勞動力失業、稅收減少、經濟下滑,真正最嚴重、最核心的問題是伴隨資本撤離帶來的外匯資產的大規模流失,外匯才是關係到今後數十年國運的命門。

中國30多年的改革開放,所有的資源被挖空,白菜價賣光,空氣、水、土地能污染的基本片甲不留;底層百姓老無所養,社保虧空;體弱者病無所醫,生病只有靠募捐、等死,醫保關卡重重;城市化造成的鋼筋水泥森林,一套房子掏空幾代人的積蓄,全民做房奴;教育產業化,老百姓承擔著教育的最大成本。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留給中國的東西真不多,13億人起早摸黑30年,勤勞苦幹,辛苦積攢起來的3.2萬億美元外匯,才是中國真正的最有價值、最應該珍惜的財富。國內20%以上的糧食、工業命脈的石油、保衛領空的飛機發動機、保護信息安全的晶元等,都需要用外匯,用花花綠綠的美元購買,用紅紙在國際上是買不到這些的。外匯之所以珍貴,主要是因為其不可複製。正如白馬所說,神州什麼走可以造假,唯綠票子假不了,當前神州紅紙氾濫,綠票子是有限的,真正的泡沫就在匯市。不管是通過領導人講話,大喊人無貶基,還是通過拉高房價,建造蓄水池,最終目的都是為了保護有限的外匯免遭洗劫,這是老爺們的命根子。

外資在中國苦心經營30多年,他們要撤離,連本帶利帶走的肯定不會是人民幣,而是美元、歐元、日元等全球流通的信用貨幣;文章開頭日本企業之所以要組團到商務部會談,應該是因為日資撤離大陸並不順利,受到了重重阻攔,日本工商業界才會如此興師動眾;大陸為何阻攔,原因不說自明。

再想到美聯儲當初承諾的今年四次加息,目前一次都沒有兌現;有人說是美國的通脹數據不夠好,達不到加息條件;也有人說中堂以一些隱性條件和美國做了交易;有人說是因為美國在等待中國資產泡沫達到頂點,一擊致命。以上三種說法都有道理,也許都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美國資本還沒有完全撤出大陸,還需要時間。如果冒然加息導致人民幣爆貶,損失還得自己背,得不償失。

對於外資的出走和民眾的換匯,國內是百般阻擾;而對於安邦、萬達及央企、國企等根正苗紅的資本,則是一路大開綠燈,暢通無阻。不管是在國外搶購房地產、酒店、農場,還是在國外並購、設廠,只要能想得到的名目,基本沒有不批的。因為外匯儲備是國家至寳,把「讓領導先走」的理念貫徹到海外投資上,就是「讓領導先換」,保證海外的商業地產、別墅、二奶村的資金供應,外資、民營和老百姓先等一等,靠邊站。

當前,樓市的瘋長已經將絕大多數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固定資產,已經將很多猶豫不決的中產、剛需已經利用高槓桿信貸,成為光榮的房奴,代代為奴,部一網打盡,老爺們聲東擊西的水平確實很高,這盤棋下得相當妙。

等一手房子銷售得差不多了,開始徵收房產稅、遺產稅,如果你想交易脫手,又開始徵收高額的二手房交易稅,或者直接在過戶環節卡主你,讓你房產無法出手;如果資金槓桿到了極限,房價開始下跌房價暴跌,房產已經資不抵貸了,就是說你房產總價值已經低於你的貸款,不僅首付白付,資產成為負數。這種情景唯一理性的選擇就是斷供,那麼銀行不幹了,你的抵押的房產價值已經低於你的貸款,你要補齊差額,即使你斷供,你也要還款。如果這種情況發生了,說明經濟已經極度蕭條,沒有工作,還要還房貸, 失業肯定是一個普遍現象。

在內資外資出逃、製造業衰敗的大背景下,未來大範圍的失業在所難免;在房地產泡沫破滅的大背景下,中產的資產清零、負債還貸也是在所難免;在所有外匯儲備被掏空後,食品、石油、晶元都將會是奢侈品,我們會越來越窮,無可挽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