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關係: 一座不知何時完工的大橋(圖)



2016年9月11,從中國東北的丹東市可以看到尚未完工、殘破橋樑末端的朝鮮城鎮「新義州」(後方)中的建築物。(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6年11月15日訊】(許家棟編譯/綜合報導)據英國《衛報》報導,丹東(Dandong)是位於朝鮮邊境、距離朝鮮最近的中國最大城市。這個隱士王國只需要經過短暫旅行,或者是經過短途的游泳就可以到達。在夏天,中國游泳者跳入鴨綠江,只需要游泳400米就能夠到達對面江岸。在朝鮮江岸上,站在綠松色的守衛塔上、全副武裝的朝鮮士兵監視著那些沿著泥濘江岸洗衣服的朝鮮婦女。朝鮮人一般不敢在那裡游泳。

一位在江岸附近游泳的老年中國婦女說:「朝鮮士兵會藏在長長的草叢中。如果你太靠近,他們會抓住你並收取贖金。」

這裡是一個長期共產主義聯盟、關係惡化變糟的前線。擁有180萬人的丹東看起來像任何其它二級中國城市一樣:那裡有著肯德基和麥當勞、30層公寓樓、被寳馬和路虎(Range Rovers)等車輛堵塞、綠樹成蔭的街道。

但這裡也是朝鮮所謂的主要「臍帶」(物資供應點)。通過丹東的主要通道,你可以看到江對岸破舊的兩層樓房屋。在晚上,朝鮮城市「新義州」(city of Sinuiju,人口25萬)則完全籠罩在黑暗中。在這個孤立封閉的國家中,所有進出的貿易至少有70%發生在這兩個城市之間。丹東工作有2萬多名朝鮮人,許多店面都使用中文和韓文雙語。

直到最近,中國還在大力投資,並認為經濟刺激可以勸服朝鮮頑固的領導人遵守國際規範,而丹東是他們的「胡蘿蔔」之一。中共向該城市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來鼓勵貿易:在一個被稱為「新區」(New District)的地區至少投資了30億英鎊,建設燈光明亮的公寓和商場,在江中的島嶼上建有兩個特別經濟區,並在跨越鴨綠江的一座新橋上投資了2.5億英鎊。

中朝關係惡化 大橋停建

但是似乎就在這幾個月中,雙邊關係已經開始惡化了。今年1月份,朝鮮完成了第四次核試驗;2月份,一名朝鮮駐丹東的外交官在醉酒時駕車開車,撞死了兩個中國人;3月份,習近平支持更嚴厲的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措施;9月份,朝鮮進行了又一次核試驗。

「莫斯科國立大學」(Moscow State University)中韓關係研究員奧列格.基裡亞諾夫(Oleg Kiriyanov)說:「這是中國和朝鮮雙邊關係歷史上最糟糕的時期之一。」

更糟糕的是,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處決了他的姑父張成澤(Jang Song-thaek)。據說,這個人是丹東經濟合作項目的推動人物,包括新建的跨江大橋。

那座橋樑現在是這兩個盟友之間事情出現問題的有力象徵。它本來計畫在2014年開放,但今天,這座橋樑在朝鮮方距離地面5米處突然嘎然而止:一個未完成、也沒有完成跡象的梯子懸停在朝鮮地面的上方。

丹東房市惡化

有了橋樑才能帶來貿易。「新區」的塔樓、購物中心和貿易區大部分都是空空蕩蕩的,裡面只停放有幾輛汽車。在丹東中部一片小區內幾座空蕩蕩的商品房建築中,一套兩臥室的單元只能賣出一半左右的價格。

事實上,兩國關係的惡化使丹東成為了中國最糟糕房地產生意的蕭條地區:去年丹東被記錄為中國70個主要城市中表現最差的住宅市場。投資者(其中許多是韓國人)已經開始逃離那裡。

在丹東的朝鮮人

丹東是朝鮮人硬通貨的寳貴來源:這2萬名工人中的大多數在丹東和鄰近城鎮的服裝、機械和魚加工廠工作,通常每天工作13小時。在丹東火車站幾個街區內有十幾家朝鮮餐館,如「高麗酒店」(Gaoli Hotel),穿著粉紅色和黃色朝鮮服裝的朝鮮女服務員在那裡接待客人,並且演奏傳統的朝鮮豎琴和售賣平壤啤酒。生活條件非常艱難:行動電話被禁止使用,並且在必須遵守一連串的規定下,女服務員只能三個一組地在當地上街,但這是少數的幾個朝鮮人在國外工作的機會。

同時,平壤的貿易官員每年可能要支付高達235,000英鎊在丹東居住和賺錢,並留下一個家庭成員以防他們不會叛逃。許多人將他們的孩子送到「遼東大學」(East Liaoning University),在那裡他們可以使用智能手機,在一座可以俯瞰其貧困國家的高層教師大樓中上網。

由美國「基督復臨安息日會」(American adventists)管理的丹東新區「鷹橋國際學校」(Eaglebridge International School)於2012年10月開業,他們希望利用朝鮮新義州和丹東之間的生產性新經濟關係來運營。

該學校執行委員會主任Robert Christensen說,他們希望有300名學生,但現在只有200人開始了這個新學年,他們中約有四分之一是朝鮮人。

現在,這兩座城市之間只有一條日本在1943年建造、崎嶇的單行線橋相連,這裡是北京到平壤夜班火車穿越邊境的地方。火車交通的方向是交替更換的。丹東居民幾乎很少打聽這座造價昂貴的新橋將在某個時間開放,但也沒有人知道在新橋開放之前會對房屋市場、貿易和兩個城市之間關係造成多大的損害。與此同時,丹東和新義州仍然越來越缺乏相互的聯繫。

維基百科條目:

「中朝鴨綠江界河公路大橋」,俗稱「新鴨綠江大橋」,是一座高速公路橋,用以連接中國遼寧省丹東市和朝鮮新義州,位於鴨綠江大橋下游12公里處,主橋為主跨636m的雙塔雙索面鋼箱梁斜拉橋。建設工程於2010年12月31日開工,2013年完成主橋合龍工作,預計2014年竣工通車。橋寬28.5米,雙向4車道,橋體長3.026公里,包括聯絡公路總長預計為20.4公里。但是朝鮮側的連接引道並沒有開工,因此大橋從未開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