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會勇扛全球化領軍大旗嗎?(圖)

2016-11-25 08:29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宣布上任後要廢止TPP(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11月25日訊】美國候任總統川普終於宣布上任後要立即廢止TPP,讓那些還在冀盼他手下留情的國家完全絕望,智利、秘魯終於轉投中國在亞太地區的替代貿易協議而去。世界很不情願地意識到,主張美國優先的川普最後可能會將「世界總統」一位慷慨讓賢。英國《金融時報》立刻將「世界總統」這一位置的職能分拆為二,其網站首頁上兩篇文章赫然並列,一是《中國將引領全球化》,另一篇是《默克爾是西方衣缽的繼承人》,將全球化的經濟領軍大任降之於中國,西方價值的接班大任賦予了德國總理默克爾。

日前美國總統歐巴馬訪歐時,已經將價值觀火炬傳遞給默克爾,她也表示要競選總理的第四個任期。但北京是否願意接過全球化經濟領軍的帥旗,卻有待觀察。

全球化領軍缺位,中國為何受到青睞?

中國政府還未來得及就「領軍」之事表態。但一些民間人士比政府更著急接盤。有篇文章標題為《川普勝選是中國的大機會》,大意是川普要美國優先,退出全球化領軍之位,「等於幫中國創造了一個重要的國際戰略機遇,中國一定要抓住這個難得的機遇!」還有人感嘆說:「才幾十年的功夫,角色完全倒轉了:原來美國是全球化的領頭羊,中國是閉關鎖國的,現在中國成了全球化的支持者,美國要閉關鎖國了。」

民間人士表達抓住機遇的願望絕對政治正確,但川普的「美國優先」,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美國不再出錢出力幫助別國建設他們的國家,並非閉關鎖國。川普宣布廢止TPP後,美國表示慶祝的群體階層包括製造業工人及工會,還有環保團體與中小企業。事實上,TPP只是美國承諾進一步免除或大幅度減少成員國上萬種商品的關稅,並非自由貿易的宣言書。在它之前,世界各國的貿易自由早就存在了多少年,雖然存在關稅甚至貿易壁壘,但誰敢說那不是自由貿易?

中國被相中做全球化的新領軍,是因中國在全球化中的角色引發的聯想。

中國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今年8月,我在《支撐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動搖》一文中,引述前世界銀行高級經濟學家米拉諾維奇和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E.羅默發布的研究結論,即在全球化趨勢下,中國和印度這兩個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快速上升,但發達國家內部卻擴大了貧富差距。從1988年到2011年,發達國家中下層家庭的收入幾乎沒有變化。因此引出了一個嚴峻的結論:即使全球化的發展必然帶動世界整體收入的上升,縮小全球收入差距,但同時在發達國家內部也引起了不平等的加劇。在後者所引發的不滿情緒的主導下,全球化也許會被認為是在製造一個更加不平等的世界。

近幾天,美國媒體也報導了一個兩年前就寫出的研究報告,該報告由美國聯邦儲備系統經濟學家賈斯汀.皮爾斯(Justin Pierce)和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彼得.肖特(Peter Schott)聯合發表,其重要結論之一是:美國自2000年給予中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PNTR)地位以來,美國製造業中就業機會流失的一半可以歸咎於從中國進口商品的增加。在美國那些受PNTR影響較大的地區(研究中以郡作為單位),自殺及其相關原因造成的死亡案例明顯增多,失業率每增加一個百分點將導致自殺率提高11%。論文提到,相對來說,白人男性從事製造業的比例比其他群體更高。白人男性群體是受影響的「重災區」。

但捲入全球化的國家當中有一個最大的例外,那就是中國成為純粹的受益者。這個受益可從四個層面總結:

一是GDP總量的劇增。中國從「改革開放元年」即1978年的2168億美元,增至2015年的10.98萬億美元,擴大了整整48倍。

二是從資本淨輸入國成為資本輸出大國。改革開放前,中國對外只有對兄弟國家的援助而無投資,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首次超過1萬億美元,成為世界第二大對外投資國。

三是養成了全世界最多的億萬富豪。中國在改革開放前沒有富人,到2015年,中國億萬富豪高達568名,首超美國(535名)成為世界之最,佔全球億萬富豪2188名的四分之一強。2015年中國平均每五天誕生一位億萬富翁。其中科技業、消費品與零售業、房地產業都是富翁「溫床」。

四是養成了佔總人口20%多的中產階級。據瑞信《2015全球財富報告》,中國擁有全球最龐大的中產階級人口,達1.09億名,超越美國的9200萬名中產階級人數。

不過,中國對全球化也並非全盤接受,比如對普世價值,以選舉權為核心的政治權利等,中國就一直拒絕接受。從胡錦濤時期開始,中共中央不斷宣布的防止顏色革命、五不搞,七不講,就是明確宣布拒絕西方價值觀的滲透與影響。這一點,中共與殖民化時代清朝廷拒斥西化一樣,那時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如今是馬克思毛澤東思想為體,西方科技為用。

在中國政府看來,中國既得全球化經濟之利,又避免了西方價值觀之害,是一本萬利、只賺不賠的生意。也因此,就算美國歐盟等國右翼民粹主義高漲,都反全球化,中國也決不會加入反全球化大軍。

全球化領軍大旗,中國能否扛得動?

做世界領袖這願望,從20世紀以來,不知多少國家的首腦們懷抱這雄心壯志,但都難以達成。無他,因為這領袖地位得有三樣:軍事實力、經濟實力與價值觀這軟實力,同時具備三種實力且能保持長盛不衰的,少之又少。美國曾被稱為「上帝選中之國」,就是它在二戰之後,長期保持了這三種實力。

以下逐項檢索中國的實力:

以軍事實力而論,中國軍事實力排名第三、在「全球火力指數」中排名第四,都居前五強之內。不過,與排名第一的美國相比較,世界都知道差距太大,尤其是全球進行武力干涉所需的空軍、海軍作戰能力,實在落後太多。

以經濟實力而論,中國雖與美國同為GDP年超10萬億美元俱樂部的兩個成員,但人均相差太多。以2015年為例,在世界191個國家中,美國GDP總量為17.94萬億元,排名第一;中國GDP總量為10.98萬億元,排名第二。但美國人均GDP為49866美元,排名第12位;中國人均GDP為7990,排名第76位。以美國如此實力,尚有70%左右的人民要求美國政府少管外國閑事,多關注國內事務,改善民生。實力遠遜的中國必須惦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中國的富人數量雖然超過美國,但窮人的數量之多卻僅次於印度,居世界第二。新疆、藏區兩地及內地每年花費的「國家安全費用」與軍費不相上下,這種情況下,能夠「維持穩定」就算不錯了,根本無法像美國那樣做全球化領軍,雄心勃勃地外擴。

至於價值觀方面,胡錦濤時期還弄了個「中國模式」,一幫中外學者在嚷嚷「北京共識將要取代華盛頓共識」,習接任後,這些說法都束之高閣,只剩下全球大撒幣展示經濟實力。

以上這些弱項,中國政府心知肚明。充當全球化領軍,聽起來非常吸引人,似乎是「皇帝輪流做,終於到我家」了。但北京更清楚地知道「夢中黃梁固然味美,眼前飢餓著實難熬」,這「飢餓」就是眼下的中國金融系統性風險。

法國興業銀行公布最新一季的全球金融市場「黑天鵝」榜單,中國因為房市泡沫、高負債和不良貸款,成為最大的「純經濟風險」,並預估中國有20%的機率硬著陸。這個估計並沒有誇大其辭,只要看看國內媒體如今喊出的口號是「放棄房地產,保衛外匯儲備」,就知道中國外匯儲備正面臨迅速流失的風險,有如金融防波堤上最薄弱的一環。大家只要想想,中國政府傾力保護的幣種不是自家人民幣而是美元,就知道這人民幣雖然成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欽定的五大儲備貨幣之一,但其實力卻遠遠比不上美元。

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一靠超強的軍事實力;二靠美元長期獲得的世界認同,能滿世界賣國債;三靠經濟上支持全世界。中國一無美國的國力,二則價值觀與西方世界格格不入;三來是人民幣沒有美元那強勢的國際地位,實無接位之能。真要去接,肯定壓彎了腰,還弄得全世界喋喋不休,埋怨沒前任「世界總統」做得好。

鑒於以上種種事實,可以斷定:美國要淡化自身在全球的領導作用,中國確實樂見其成,因為至少會比奉行意識形態至上的歐巴馬政府時期,中國感到的各種壓力會小一些。但如果認為北京因西方媒體這種意在警告美國的架秧子哄抬就患上「大頭症」,那也是低看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智商。習領導下的中共,決不希望與美國爭霸,而是希望國際格局最後演化成美、俄、中三足鼎立,中國師毛晚年故智,游刃於美、俄之間,小心維持自己那資源高度對外依存的經濟利益,以保證中共的執政地位不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