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壩,鄱陽湖懸了!(組圖)

2017-03-10 09:52 作者: 韓青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3月10日訊】水利部部長陳雷7日在全國人大江西代表團會議上表示,鄱陽湖水利樞紐建設利大於弊,會盡早協調國家發改委早日批復,使該工程早日開工。陳雷稱,鄱陽湖水利樞紐已列入國家172項重大節水供水工程項目,「我認為它也是解決鄱陽湖生態保護、水資源保護、水環境保護等眾多問題的一項重大生態保護工程。」(3月7日中新社)

水利部長已經連續五年在全國兩會江西代表團會議上表態,要支持鄱陽湖建壩。兩年前他還是有條件的支持,「只要處理好有關生態、水利建設、濕地保護、動物多樣性等關係,是一個造福江西人民、惠及子孫的好項目,水利部對這個項目是全力支持的」,到了今年,鄱陽湖水利工程在他口中已經成了「一項重大生態保護工程」。


鄱陽湖建壩計畫(圖片來源:網路)

拜託,你是水利部長,不是環保部長,是不是生態保護工程,至少該由環保部門來說吧?鄱陽湖建壩已經討論了好幾年了,對反壩者提到的泥沙蓄積、動物保護、江水減少等問題,仍不見水利部門公開回應,如今只是把表述變了一變,那些問題就算是得到解決了嗎?如果不把生態保護放在第一位,不放眼江湖之爭的全局,水利部長就會成為水害部長。

五年前,鄱陽湖大壩通過環評的消息剛傳出時,我就寫過一篇《鄱陽湖建壩環評不能靜悄悄》的評論,回頭來看,文中的那些疑問和主張仍未過時:

「號稱‘長江之腎’、中國第一大淡水湖的鄱陽湖,從今春開始卻面臨用水困難、全力抗旱的空前水危機。本月鄱陽湖最低水位跌破8米,創下60年來最低水位,面積只剩下豐水期的1/20。當地官員表示,建水閘是當務之急,目前已將鄱陽湖大壩工程上報國家發改委,並通過國家環評。(1月31日《廣州日報》)

在鄱陽湖建壩的設想由來已久,和三峽大壩一樣,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就有提及。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起,攔湖建壩,蓄水發電,航運旅遊,便是幾代江西領導人的夢想。這些年長江中下游旱情嚴重,鄱陽湖水入不敷出,當地政府更是力推這一設想。但鄱陽湖被稱為「長江綠肺」,是很多候鳥的棲息地和魚類的洄游地,貿然建壩不一定能緩解旱情,還可能讓鄱陽湖稱為一湖死水,導致泥沙淤積等問題,生態影響過大,這一設想也招來不少專家和環保組織的反對。

有環保人士提到,「鄱陽湖一旦建壩,不僅僅對鄱陽湖的水體帶來毀滅性的變化,對眾多國際候鳥也是滅頂之災。全球99%的白鶴,全球30-40%的白頭鶴,全球20-30%的白枕鶴,全球80-90%的東方白鸛,全球60%以上的鴻雁……均在鄱陽湖越冬,鄱陽湖枯水期的植被,對它們至關重要。


鄱陽湖的候鳥(圖片來源:網路)

除了候鳥以外,全球瀕危的長江江豚,乃至我們人類自己,也都依賴鄱陽湖而生。毫無疑問,鄱陽湖建壩將必然是‘一個亞洲範圍內,非常非常重大的、不可逆的生態災難!’」

而今鄱陽湖大壩通過環評,這意味著建壩最主要的緊箍被摘除,已經箭在弦上。可讓人不解的是,它是如何通過環評的?要給「長江之腎」動手術,環評怎能靜悄悄地進行?這樣的環評又如何讓公眾放心?環評項目有很多,是全部過關還是部分通過?等等。這些問題給不出細緻的回覆,大壩即便順利建起,也可能成為破壞生態、貽害子孫的不定時炸彈。


鄱陽湖的江豚(圖片來源:網路)

鄱陽湖建壩不是江西一家的事,這些年尤其是三峽蓄水位提高後,「江湖之爭」便開始上演,中下游不少省份都在喊渴。鄱陽湖的水量佔到長江下游水量的20%,既然鄱陽湖可以攔湖蓄水,那憑什麼洞庭湖就不可以?××湖就不可以?若鄱陽湖建壩獲批,新一輪的建壩高潮將隨之而起,長江下游就可能成為一條水渠。可長江之水不是一省之水,不能任由一省隨意規劃。而對生態影響不次於三峽大壩的鄱陽湖大壩,審批也不能只由行政部門進行,更應由立法機關即全國人大公開討論、投票表決,就像當年的三峽大壩那樣。

攔湖蓄水,說到底,都是缺水惹的禍。至於水荒原因,一些中下游省份便將部分罪過歸到三峽大壩上,與這些年長江中下游水荒相伴的,便是三峽蓄水位逐年提高。也許二者之間不是因果關係,但難免讓人有諸多聯想。

其實,中國的水利事業已到了反思大壩治水的時候了。以三峽大壩為例,起初的設想是為了防洪、航運和發電,同時減少對生態的破壞,現既已建起,就該及時評估,看有沒有達到當初預想,對生態破壞是否難以承擔。

畢竟,水禍處理不好就會成為人禍,禍上加禍,惡性循環。鄱陽湖建壩,更要謹慎對待。一方面要經過專家公開論證,聽取民眾意見,將決定權交給全國人大,另一方面要反思大壩治水的做法,弄清水文再談水利,而水利事業不只是該建壩時就建壩,還有該炸壩時要炸壩。

尊重民意,敬畏自然,認清科學的有限性,這才是真正的科學發展觀,而不是迷信人定勝天,讓民眾為領導人的夢想埋單,那樣遲早會招致大自然的懲罰,可受罰的卻常常是沒有知情權、發言權和決定權的民眾。

江西省政府和水利部雖然聽到了外界反對的聲音,但仍然一意孤行,五年前的環評和三個月前的公示只是走走過場。這種執著某種意義上可以理解,他們面對的是鄱陽湖枯水的現實問題。

新聞報導便提到,「2003年以來,長江中下游流域進入連續枯水年,作為中國最大淡水湖的鄱陽湖枯水期水位連創新低,低水位時間延長,嚴重威脅了濕地動植物的生存環境和沿湖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專家已經論證過,建壩對「濕地動植物的生存環境」更為不利,對江西省政府來說,真正的威脅是「沿湖地區經濟社會發展」。


枯水期的鄱陽湖(圖片來源:網路)

而枯水時間點是2003年,這正是三峽大壩蓄水的那一年。江西省不敢公開質疑三峽大壩,只好攔起壩來過日子,「不發電也不攔洪」,主要是枯水期攔水。對江西省說,讓長江和鄱陽湖相濡以沫,不如讓它們相忘於江湖。

這也是水利部長口中的「利大於弊」。但其實質,是將行業利益凌駕於生態利益之上,將短期利益凌駕於長期利益之上,將區域利益凌駕於全國利益之上。或許也是因此,江西省和水利部喊了五年,仍沒有得到發改委的批復,畢竟這是牽一髮而動全局、建一壩而禍長遠的大事。但如果民間反對的聲音和力量不夠強大,也不排除發改委日後放水的可能。

民間的反對,如果只停留在鄱陽湖建壩一事上,不對三峽工程造成的生態危害做出評估,如果只強調鄱陽湖建壩造成的生態破壞,給不出緩解鄱陽湖缺水局面的可行性方案,如果只是專家和環保人士零星的、應急的反對,沒有一家專業的機構統籌協調跟進此事,就不能對江西省的建壩衝動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民間力量就可能被當地政府各個擊破,以項目招標、科研考察等方式「收買」。到那時,鄱陽湖會成為「死湖」,長江也會成為「死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