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了「夢魘死」 誰還敢再做夢(圖)

2017-04-15 21:47 作者: 邢子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雄安 趙鑫 中國夢 黨國 亂象
雄安(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4月15日訊】話說四月一號這天,一大早兒,朋友圈裡就有人恭喜我,要從一個河北縣城人,晉升為中國首都人了。我當朋友在開玩笑,趕忙認真拜讀微信圈裡大家熱議的新聞,才知道我家已被榮幸劃入「國家級新區」、「中國‘矽谷’」以及「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範圍。

當上首都人,真是好處多多,單從房價升值這一個好處看,我已經從拖了祖國後腿的貧民變成百萬富翁。不過,對於我這類只住房不炒房的人來說,這個百萬富翁只是概念式的存在。真實實用的好處,是上學夢。

網上流傳著各種相關報導,有消息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將搬來新區,這才是大事,不得了。想當年,我也曾做過北大夢、清華夢,可惜咱河北分數太高,學校太少。這回佔了區域的優勢,我當年雖然夢碎名校,還可寄希望於孩子,說不定將來我這房子還是個學區房,我孩子的小學、中學、大學……稍等,光顧瀋浸在「學區夢」,卻發現,微信上好像還在瘋傳什麼關於學校的事。

原來是四川瀘州太伏縣14歲少年趙鑫,因沒錢交1萬元保護費,在學校被校霸活活打死。凶手還將其從5樓拋下,製造墜樓假象。學校和警方為掩蓋真相,謊稱趙鑫失足墜樓摔死,不等家長來看現場,就要強行將屍體火化。看這孩子,混身上下全是淤傷,屍檢結果居然是沒有受到過暴力外傷。哦,最新公布結果是「夢魘自殺死」。

這消息對我來講,是一個惡夢。正想關掉微信不去多想,卻又一眼瞥見網友羅列出的相關消息。說河南開封至少30名初中女生被迫賣淫,其中還有多名未滿14歲的幼童,案件涉及當地人大代表及知名企業家。

看到這些,我也不感到意外,畢竟在黨國生活了這麼久,咱也有一定生活經驗。但雖然不意外,卻不能不擔憂。

從前覺得,楊佳案與我無關,因為我沒被警察打過;夏俊峰案與我無關,因為聰明的我沒跟城管衝突過;雷洋案與我無關,我可以吸取他的教訓不要深夜出門去機場接機;賈敬龍案也與我無關,因為我家的拆遷補償還算滿意;於歡案更與我無關,因為我想我媽應該不會去借高利貸。

然而,看到了眼前這個趙鑫夢魘死、初中女生被迫賣淫案,讓我也進入了夢魘。「學區夢」雖好,可是只要想到我尚未出生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兒,長到14歲時可能被校霸夢魘死,如果是女孩兒,上到初中時,可能被迫賣淫,我這夢就再也做下去了。

這邊是「雄安」,那邊是「凶案」;這邊我在夢中笑醒了,那邊趙鑫的母親在夢中驚醒了;這邊是「學區夢」的構想,那邊是「夢魘自殺死」的構陷;這邊是人們手提現金搶房,那邊是學生因未交保護費死亡;這邊是設想打造成為文化新區,那邊是代表文化的學校已無法阻止的校園霸凌;這邊是高層反腐的初見成效,那邊是地方惡霸依然危害一方......

為啥現實中總是冰火兩重天,難怪人們說黨國的春風只洋溢在媒體報端。

從愚人節到清明節,祖國的花朵成為黨國的花圈,我也搞不清自己是否身處雲端,說不定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比別人摔的更慘。——有了夢魘死,誰還敢再做夢!

有啥辦法,趕緊翻牆看看評論分析有什麼高見。分析說,於歡案是「核心」為整肅政法、金融系統;趙鑫案裡,有人想利用警民衝突趁亂奪權……政治的亂象,官場的腐敗,司法的崩潰滲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所以,雷洋案、於歡安,趙鑫案,這些聳人聽聞的亂象層出不窮,源源不斷,而這個體制就是製造亂象的機器、禍端。

為了能繼續做我的「學區夢」,我不得不給新區的最高規劃者提個建議,與其去一個一個的解決亂象,何不騰出手來關停掉這部不斷生產亂象的機器?或許這才是治本之計,「千年大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