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律躲過陰司不饒 石匠打磨要磨他!(圖)

2017-5-17 09:00 作者: 黃宜軒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若不善,生命的終點會面臨什麼?刑盡以後又將去那兒?
人若不善,生命的終點會面臨什麼?刑盡以後又將去那兒?(攝影:塵云)

錢財人人愛,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通過正當管道賺錢,不管您是憑勞力、憑實力、靠運氣,是自小家境殷實或兢兢業業打拼,還是投資理財有道……只要是不偷不搶,不取非分之財,那麼「富甲一方」可是人人稱羨的對象,如能運用錢財來濟世助人,更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不過,如果一個人的財富是「不義之財」,是靠掠奪別人的錢財占為己有,那可不妙了!因為每個人在世間都有屬於自己的一份福德,如果您偷了、搶了別人的那一份,所謂「欠債還錢」、「因果輪報」,欠了人的,今生不還下世做牛做馬也得還,一世還不完,下世接著還。

即使做了壞事自以為「人不知、鬼不覺」,但天理昭彰,瞞得過陽間的律法,瞞不過陰間的「法眼」,結束人世間的生命以後,去到陰間,這一世的所作所為可是半點逃不過地獄的審判啊!

試問,此時再多的錢財有何用?錢財能覆舟,亦能載舟,好好運用金錢,讓它發揮最大的價值,多行善事,也不枉此生了。

室內起怪風 錢貼消失無蹤

安徽省合肥縣,有一位家境富有的紳士,開了當舖、銀號和古玩店,因為善於交際,人緣很好,銀號的生意十分興隆,所出的錢貼就相當於是鈔票一樣。

有一年,銀號印製十千一張的大鈔,印好之後,經理請紳士到號中檢查,並且由印妥的十串大鈔中取出一捆給紳士過目。

紳士隨手抽出一張,仔細翻看,覺得印刷精美,非常滿意,就隨手往桌上一放。瞬間,奇事發生了!此時忽然颳起一陣風,無巧不巧將這張錢貼吹起來,往空中飛去。銀號房屋四周圍是很高的圍牆,肯定不會吹到外面,但是夥計爬上梯子到屋頂上去查看卻遍尋不著。

紳士認為此事有異,就告訴經理:「以後如果發現這張錢貼有人前來兌現,請通知他到我家來,我親自兌給他,以便查清楚是怎麼回事。」經理就將這張錢貼的號碼公告給銀號所有的夥計知道。

石匠遇公差 陰司交代打磨

兩年多以後,果然有一位石匠拿著被風吹去的那張錢貼前來兌錢。經理就派人領他到紳士家裡,紳士問他錢貼的來歷,石匠回答:「是我打磨得來的。」紳士懷疑地說:「你打一盤磨,頂多一二百文錢,怎麼可能給你這張十串錢的大錢貼呢?不要騙我了!」石匠問:「這錢貼是真的嗎?」紳士說:「錢貼倒是真的。」石匠便說:「既然是真的,你兌錢給我就是了,何必東問西問呢?」

於是,紳士便將這張錢貼當初發生的奇事告訴石匠,希望他老實說出拿到錢貼的經過,如果真是打磨而來,究竟是給誰打磨呢?石匠遂說出了他的神奇經歷。

他說:「我是給陰間去打磨的。十幾天以前,我打磨回家已經很晚了,走到西關外,肚子很餓,就在路邊找了個小攤頭吃東西。正吃著,來了兩位公差叫我跟他們打磨去。我說,天色已晚,我也累了,明天再去吧!公差不肯,說這是公事,耽誤不得,就拉著我走了,但是走的路我都很陌生,奇怪了,這合肥縣四外之路我全部熟透了,就是不知他們領我走的是什麼路啊!」

「走了好久,到達一個城市,路上行人很多,街上生意也挺興隆的。我隨公差走到一個大衙門,他們叫我在那兒等著。過了一會兒,他倆回來將我帶到大堂上,堂上坐著一位威嚴的官員,問我:『你可是磨匠?』我說是。官員就交代公差將我領到磨房,並且囑咐我說:『你可要好好地打磨,限期三天,如果打得好,到時多給你一些錢,如果打得不好,我就處罰你。』」

石磨腥氣重 公差洩漏天機

「兩位公差領我到磨房,我一進去就嚇了一大跳,我打磨幾十年以來,從來不曾見過這麼大的磨,這磨不但超級大,還有一雙磨眼,而且磨眼比人的腰還要大!兩位公差把磨抬開,我聞到一股很重的腥氣,非常難聞,就問公差說:『這磨這麼大,是磨什麼用的?』兩位公差神情嚴肅地說:『你別問,少說廢話,趕快打磨吧!』我一聽也嚇到了,不敢再說話,就開始認真打磨,整整打了兩天,和公差們同食同息,漸漸熟了以後,我實在忍不住,又詢問公差,這是磨什麼的?」

「兩位公差偷偷對我說,我們告訴你,你可千萬不能對別人說喔!我答應了,公差才說:『這是用來磨人的,這裡是陰曹地府,這磨打好之後,先磨三個罪大惡極之人。第一個是東門外殺牛的,第二個是某大官員。』」

說到此,石匠閉嘴不說了。紳士急忙追問:「你才說了兩個人,還有一個是誰?」石匠不願意再說下去,可是紳士一再追問,石匠最後迫不得已才透露說:「我好像聽說是你的名字。」紳士一聽,急了:「什麼!有我?我為何要被磨啊?」石匠小聲地說:「我聽說你在八月十五日做了一點什麼事。」石匠才說完,頃刻間,紳士面如死灰,額頭上的汗珠滾滾而下。

還魂回家中 妻子驚喜萬分

石匠繼續說:「我打完磨以後,兩位公差領我去見官員,官員很滿意,就給了我這張十串錢的錢貼,並且吩咐公差送我回家,這回兩位公差架著我走,我覺得很輕鬆,沒多久就到門口了,家門關著,公差把我從門縫裡推進去,我睜眼一看,竟然躺在靈床上。

我的妻子坐在旁邊哭泣,一看見我睜開眼睛,驚喜萬分,高興的問我:「你好啦?」我覺得很冷,叫妻子給端了一碗滾水喝下去,慢慢才感覺溫暖,也有了精神,坐起來問妻子,我怎麼會躺在這裡呢?

妻子說:「那天你出去打磨,天黑了還不回來。我心裡著急,整夜都沒睡,一早就四處去找你。在街上聽人家說,西門外死了一個石匠,我跑去一看,果然是你躺在地上,就僱人把你抬了回來。摸摸你的心口還是溫的,我捨不得埋你,就一直放到現在。」我聽完妻子說的才明白,我的確去了一趟陰曹地府,於是想起官員給我的錢貼,一摸,果然還在我的口袋中。我看是貴號的,所以今天便前來兌錢。」

紳士聽完以後,囑咐他說:「我知道了,這件事你千萬不要再向別人說,以後你不要再打磨了,除了這十串錢以外,我另外再送你二百兩銀子,你拿去做點小生意。以後如有周轉不靈的時候,可以直接來找我。」石匠連聲道謝,答應不和別人說,就拿了銀兩一再稱謝而去。

為稀世珍寶 殘忍殺害盟弟

紳士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在懼怕什麼呢?「八月十五」暗藏什麼玄機?原來他發跡的背後有這麼一段陰暗的故事。

從前紳士在上海做古玩生意時,同事中有個盟弟,與他相交很深,兩人感情非常好,後來因為古玩生意不佳,大家各奔前程,紳士就返回家鄉了。幾年後的八月十四日,這位盟弟買貨途經合肥,由於感念昔日盟兄的照顧,特地尋到了紳士家中探望,二人見面分外欣喜,盟弟說出此次出門收買了許多寶物,並且拿給紳士看。紳士一看這些稀世珍寶,眼睛為之一亮,連聲讚嘆說:「老弟,這些寶貝可不得了,你這次發了大財了。明天我準備酒菜,咱們好好聚一聚。」

隔天,八月十五日,紳士準備美酒佳餚,和盟弟在後花園賞月飲酒,並且一再勸酒,特意將盟弟灌的爛醉如泥,很快就不省人事了。此時紳士將盟弟捆綁好,推入後花園的枯井中,又在上面堆滿了泥石,將井全部填滿。

紳士將盟弟的珠寶貨物占為己有,很快就發了大財,遂在合肥縣開起了古玩店,經營的有聲有色,接連又開起了當舖和錢莊。因為他善於與人交際,出手又闊綽,結交官府,走衙門……不多時居然成了地方上赫赫有名的大紳士。因為盟弟是外省人,失蹤以後,家人根本無從找起,這樁「謀財害命」的慘案遂無人知曉。

懼受磨盤苦 佈施終於免難

現今被石匠道破,將要遭陰間磨研,紳士嚇得驚惶失措,六神無主,怎麼辦呢?他又不能對人說,只好自己想出一個懺悔的辦法。於是,他在後花園中另外闢了一間靜室,設立盟弟的靈位,日夜在其靈前焚香懺悔,發願說:願意將所有的財產全都捐出去行善事,全部算盟弟做的功德。

他果真信守承諾,積極行善,設粥廠、捨棉衣來濟助貧困,又興道院、助佛寺、廣印善書……。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將整個古玩店的資產變賣完了。

這時,他聽說東門外那位殺牛的人因為被牛踏到腳,一開始是腳腫得很高,接著流出黃水,又一直流著血水,百醫無效,兩隻腳爛的都沒有肉了,日夜哀嚎,痛不欲生。紳士聽了,更加害怕,他想:命都快保不住了,要錢財何用?如受磨研之刑,刑盡以後又將去那兒?恐怕只能變成畜生,再不能獲得人身了,不如趁現在尚有人身時,將所有財產都捨去做善事。於是他又放生吃齋,廣行善事。

不久之後,聽說東門外殺牛的死了,而那位被指名的官員在剃頭時被剃去一個熱痱子,從此就流出黃水,又流血水,同樣遍尋良醫,百醫無效,紳士聽了更加惶恐。過了半年,這位官員的頭潰爛得不成形,死的時候把頭向桌面一伏,頭頸竟然自行脫落,好像被斬首一樣,令人怵目驚心。

排名第一的殺牛者死了,第二個官員也死了,接下來不就該輪到紳士自己了?這時,紳士更加懺悔行善,與之前那個為利殺人的惡徒已經判若兩人,又過了兩年,他的財產已經佈施三分之二了。

有一晚,石匠忽然登門拜訪,紳士趕緊請他進來,問他有什麼事?石匠說:「我特地來向你報個喜,請不要害怕,陰司決定不磨你了。昨天晚上,兩位陰差又來找我,對我說,他們因為洩露天機,被陰官痛打一頓,後來因為你懺悔行善,無形之中他們又有功勞,陰官就將他們升了官。昨晚他們要上任去了,特地叫我來轉告你,念在你能真心懺悔,行善補過,不磨你了,叫你要繼續行善積德。」紳士這才放下心來,但是他依然在鄉里間為善,活到七十多歲的高壽,得了善終。

(事據《近代果報見聞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