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去埃及金字塔後 回家卻開始「怪病纏身」(圖)



男子去埃及金字塔後 回家卻開始「怪病纏身」。(網頁截圖)

2015年年底,Steffanie Strathdee和丈夫Tom Patterson一塊兒到埃及旅遊,兩人興致勃勃地遊覽了許多著名景點。

Strathdee是加州大學聖迭戈全球健康研究所(UC San Diego's Global Health Institute,GHI)的所長兼傳染病流行病專家。

男子在爬完金字塔之後不久,回家卻開始「怪病纏身」甚至住進病房。剛開始,他只是感覺身體不適,然而不久之後,他開始不停地出汗並伴隨著嘔吐。

Strathdee眼看情況不妙,趕緊把丈夫送到了開羅的診所。當地的醫生診斷為胰腺炎,按標準的療法治了幾天卻不見好轉。

丈夫的病情持續惡化,無奈之下,Strathdee又聯繫了德國的醫院,救護直升機將Patterson送到法蘭克福一家著名的醫院,德國醫生對Patterson進行了仔細檢查,確診Patterson感染了一種超級細菌——鮑曼不動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

這種細菌還有一個臭名昭著的名字「伊拉克細菌」,因其大量出現在伊戰中美軍的戰地醫院而得名,不少美軍士兵都曾感染,死亡率非常高。

更可怕的是,這世界上有六大超級細菌,是現有大部分抗生素奈何不了的,它們的名稱首字母被縮寫成了一個組合「ESKAPE」。而鮑曼不動桿菌,就是這個組合裡的「A」。

病情如此嚴重,Strathdee再沒有別的選擇,她直接把丈夫送回了老家聖迭戈。聖迭戈的醫生們參考了伊戰中一些感染過鮑曼不動桿菌後倖存士兵的病例,使用了老牌頂級抗生素——多粘菌素E(Polymyxin E)。

然而不幸的是,這一次,多粘菌素E對Patterson體內的鮑曼不動桿菌毫無殺傷力,不僅如此,在使用了一段時間後,通過對Patterson體內的細菌分離物進行分析,發現一個更可怕的事實——他體內的鮑曼不動桿菌已經產生了強大的抗藥性。

Patterson的身體繼續惡化,感染已經擴散到血液和肺部,他開始出現膿血性休克,陷入昏迷,甚至出現幻覺,這幾乎是瀕死的症狀了。

2016年2月,醫生通知Strathdee,他們用盡了所有可以選擇的抗生素,對於她丈夫體內的超級細菌,他們無能為力了,醫生的話讓Strathdee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作為一個曾經走遍世界深入研究傳染病的專家,Strathdee深知,細菌進化的速度遠遠快過新抗生素研製的速度。

眼前這個感染超級細菌的人是自己的丈夫,她怎能輕易放棄?!在極度絕望,輾轉反側中,她猛然想起了一個終極命題,

在抗生素殺不死細菌的情況下,這世間還有沒有能殺死細菌的東西?

當然有!

細菌也是生物,身處自然界的食物鏈中,它的天敵在自然界必然存在,一物降一物是自然的鐵律。而這個天敵,便是中學生物課本上早已學過的東西——噬菌體!

噬菌體是病毒中一個特殊的群體,它們會有針對性地寄生到特定的細菌或真菌體內,進行自我複製繁殖,從內部將細菌蠶食瓦解。

由於噬菌體是病毒,它對細菌的攻擊是「物理攻擊」,完全不會存在抗藥性的問題。

如果能找到相應的噬菌體,或許就可以殺死Patterson體內的鮑曼不動桿菌,挽救他的生命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