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想像!這種事竟是毛澤東最開心的事?(圖)


在毛澤東執政期間,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人口近一億人。
在毛澤東執政期間,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人口近一億人。(網路圖片)

早在1953年,毛澤東就曾用拖著朝鮮戰爭不停戰的辦法,想要蘇聯人給他核技術。但蘇聯人不點頭,毛澤東只好停戰。1954年7月,毛澤東作出一副要打臺灣的樣子,利用蘇聯擔心被拖下水,來實現他的目標。臺灣與朝鮮不一樣,打不打由他說了算。周恩來被派赴莫斯科告訴蘇共領導人,毛澤東決心要「解放臺灣」。

9月3日,毛澤東軍隊向國民黨佔領的金門島開炮,引發了第一次台海危機。炮打金門不久,蘇聯頭號人物赫魯曉夫來北京參加毛澤東建國5週年慶典,還帶來好些蘇共領導人,這在斯大林時期是不可思議的。赫魯曉夫想消除兩國間的芥蒂,主動提出取消斯大林同毛澤東簽訂的條約中損害中國利益的秘密附件。他還答應除現有的141個項目外,再賣給中國15個大型企業,同時給中國一筆5億2千萬盧布的新貸款。

毛澤東就勢提出要赫魯曉夫幫他造原子彈,說是為了抵禦美國人。赫魯曉夫問他美國為什麼要朝中國扔原子彈,毛澤東說因為「臺灣危機」。赫魯曉夫沒有勸毛澤東不要因臺灣問題而引發核大戰,他在回憶錄裡寫道:「原因是:我們認為統一中國領土的舉動是無可非議的。」赫魯曉夫只勸毛澤東不要造原子彈,說:我們這個大家庭有核保護傘就行了,無須大家都來搞。須知那東西既費錢費力,又不能吃,不能用。假使目前要搞核武器,把中國的全部電力集中用在這方面是否足夠,還很難說。那麼其他各項生產事業怎麼辦?國計民生怎麼辦?

毛澤東擺出一副樣子,好像赫魯曉夫的話傷了他的民族自尊心。赫魯曉夫雖然心裏不痛快,但還是答應考慮幫中國建設一個核反應爐。

赫魯曉夫走了以後,毛澤東加緊了對國民黨控制的沿海島嶼的轟炸,導致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與臺灣簽訂《共同防禦條約》。毛澤東繼續攻佔沿海的一系列島嶼,扯開架式準備進攻金門、馬祖,給人他不惜一切要打臺灣的印象。1955年3月16日,艾森豪威爾暗示他可能使用核武器,在記者招待會上說:為什麼不能像用子彈或者別的什麼彈一樣使用原子彈。赫魯曉夫不想捲入跟美國的核武對抗,將來也不想捲進去。他答應向毛澤東提供核技術。毛澤東的目的達到了,台海危機很快結束了。

造原子彈毛澤東也有了原料。這時蘇聯專家剛在廣西省發現了鈾礦。毛澤東興奮已極,把它稱作「福音」,馬上召來地質部負責人劉傑。劉傑回憶道:「寒暄以後,主席讓我匯報鈾礦石的情況。我把鈾礦石放在桌上,又用計數器對著鈾礦石作表演,當計數器在鈾礦石上面晃動便發出「嘎、嘎、嘎……」的聲音時,毛澤東主席感到非常好奇,他天真地笑了,並自己拿起計數器,也學我的樣子在鈾礦石上晃了晃,於是又聽到了「嘎嘎」聲。總理也在旁邊樂得合不攏嘴。「臨走時,毛主席、周總理把我們送到門口。毛主席拉著我的手說:‘劉傑啊……這是決定命運的事喲,你可要好好地幹啦!’」事後開慶祝宴會,毛澤東舉杯祝酒:「為了我們能盡早有自己的原子彈,乾杯!」

4月,蘇聯正式簽約幫助中國搞兩個發展原子彈的必需之物:一座重水反應爐和一臺迴旋加速器。中國成為核大國就此起步。一組組中國科學家立即赴蘇受訓。12月,在蘇聯科學家協助下,1956年至1967年,12年發展核工業的大綱訂出毛澤東的喜悅就不用說了。他對秘書說:「我很高興,1949年全國解放時都沒有這樣高興。」

他感到自己已在世界之巔,氣概衝天地說要「把地球管起來!」

要實現核工業的12年計畫,毛澤東需要更多的農產品來償付。他制定了個有關農業的12年計畫,即《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綱要》要求農民到1967年時年產一萬億斤糧食。這個數字是毛澤東根據12年中需要多少農產品出口推算出來的,比歷史最高年產量1936年的三千億斤,高出兩倍多。這個指標完全不切實際,遭到幾乎整個政治局的反對。出聲最高的是負責編製國民經濟計畫的周恩來,為他撐腰的是劉少奇。大家都很清楚,如按《綱要》徵糧,在餓飯的千百萬農民就得餓死。

1956年2月,一向順從的周恩來把計畫中的以軍工為核心的重工業投資砍掉大約四分之一。周知道中國沒有條件買毛澤東要的所有的東西。他的打算是集中資金髮展核工業和主要項目,把次要項目放一放。其實不放也不行,中國沒有足夠的鋼鐵、水泥、木材等物資。周的這一舉動,被稱為「反冒進」。

毛澤東要的是所有項目一齊上馬。毛澤東對經濟是外行。薄一波說,毛澤東那時要聽管經濟的部委匯報,但聽得非常吃力:「毛澤東主席十分疲勞。有次聽完匯報,他帶著疲乏的神情,說他現在每天是‘床上地下、地下床上’……聽完匯報就上床休息。」累的原因是:「匯報材料很不理想,只有乾巴巴的條條或數字,沒有事例,使他聽起來非常吃力。」一次,聽一位部長匯報,毛澤東緊皺眉頭,抬起頭來說,這是使他強迫受訓,比坐牢還厲害。周恩來某次檢討說,他給毛澤東的報告是材料數字一大堆,沒有故事性。

數字跟毛澤東無緣。南斯拉夫第二號人物卡德爾跟毛澤東打交道後說:「數字對他是不必摳死的。比方說,他說:‘要兩百年的時間,或者四十年。’蘇聯在華經濟總顧問阿爾希波夫對我們嘆著氣說,毛澤東對經濟「完全不通,一竅不通」。

毛澤東對自己想達到的目標卻一點兒也不糊塗。四月一次政治局會議上,毛澤東叫把砍掉的部分加回去。政治局沒有從命,堅持他們的意見。毛澤東怒而宣布散會。會後周恩來去找毛澤東,想說服毛澤東,最後實在無法時冒出一句,說他「從良心上不能同意」毛澤東的做法。周恩來跟毛澤東講良心,使毛澤東怒不可遏。但毛澤東無可奈何。

毛澤東的同事們跟他頂撞,原因是毛澤東的要求太過分,後果太嚴重。這時莫斯科發生的一件大事,也使他們的膽子格外壯。這年2月24日,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做秘密報告反斯大林,譴責斯大林的肅反殺人、獨斷專行,還有斯大林的工業化措施。中共領導人現在紛紛就這些問題批評斯大林。劉少奇說斯大林的錯誤第一是「肅反擴大化」,還有「農業上犯錯誤。蘇聯至今沒有解決農業問題」。張聞天說:「蘇聯內政主要錯誤是沒有把農業搞好,糧食問題始終沒有解決。」「太偏重於工業,特別是重工業。蘇聯輕工產品幾十年無改進,我在蘇聯當大使時去商店幾乎沒什麼可買。糧食也一直很緊。……值得從中吸取教訓。」四月二十日,周恩來在國務院說:「優先發展重工業是對的,但忽視了農業就會犯大錯誤。蘇聯和東歐人民民主國家的經驗都證明了這一點。」

在這些問題上對斯大林的批評打在毛澤東身上。毛澤東反守為攻,規定對斯大林必須「三七開」,「正確是七分,是主要的;錯誤是三分,是次要的。」錯的三分不是別的,僅是斯大林怎樣虐待了毛澤東:「這些事想起來就有氣。」

但毛澤東不能公開跟赫魯曉夫翻臉。赫魯曉夫代表共產主義陣營的「老大哥」。毛澤東離不開赫魯曉夫,他的軍工項目、原子彈,都得從赫魯曉夫那裡來。赫魯曉夫出其不意地大反斯大林,也讓毛澤東對他刮目相看。毛澤東覺得這個人不簡單,多次若有所思地講:「赫魯曉夫有膽量,敢去碰斯大林」,「這確實需要點勇氣」。毛澤東拿不準赫魯曉夫,他得小心從事。就是在這樣的心態下,當他的同事們贊同赫魯曉夫而反對他的政策時,毛澤東沒有一鎯頭打過去。他忍下了。無從發泄的怒火使他拂袖而去,離開北京到了外省。中國各省的「第一書記」,都是毛澤東特別挑選的。

毛澤東這次離開北京的方式不同以往。他在深夜親自給空軍司令劉亞樓打電話,要他準備飛機。毛澤東一向認為飛機危險而不願意坐,上次還是在一九四五年,他不得不飛到重慶去跟蔣介石談判。毛澤東這次要坐飛機了,可見他是多麼迫不及待地要離開北京。

毛澤東第一次坐由中國人駕駛的飛機。為了照顧他的生活習慣,機艙裡放了張木板床。登機前一刻,機組人員才得知乘坐飛機的是毛澤東。這是5月3日早上,一個難得的好天氣。毛澤東跟機組握手,接著站著不動,良久不作聲。劉亞樓提醒他上了飛機後,他坐下再度陷入沉思,手裡夾著的香菸煙灰結得老長也未彈去。突然他像醒過來似的命令起飛。

首站是武漢,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在候機大廳裡立了座毛澤東的立體塑像,這大概在全中國尚屬第一。當時赫魯曉夫剛譴責了斯大林搞個人崇拜,毛澤東對塑像表示不滿意,叫王任重「一定要搬掉,不然唯你是問。」王翻來覆主地想,搬好還是不搬好,最後決定不搬,塑像就留了下來。毛澤東從武漢飛往廣州,接他的是另一個對他五體投地的省委書記陶鑄。江青也在那裡。毛澤東的別墅是美麗的大莊園「小島」,靠在珠江邊上。因為毛澤東來了,江上交通運輸都停了下來,附近江面也封鎖起來。毛澤東的隨從奉命不許見客,不許寫信,不許打電話,更不必說出門走一走了。天氣又悶又熱,毛澤東的房間裡放了5桶冰塊也無濟於事。花園裡的熱帶花草茂盛,蚊子到處亂飛,從香港買來滅蚊的DDT殺蟲劑,但漏網分子眾多。毛澤東怪工作人員滅蚊不力,發了脾氣。

真正使毛澤東心情煩躁的是北京。劉少奇、周恩來繼續地不聽話,還在那裡砍軍工項目。5月底,毛澤東離開廣州飛回武漢。他要用游長江的方式,給劉少奇、周恩來們發出一個嚴厲而又意味深長的警告:他身強力壯,有體魄、有決心鬥到底。

長江寬闊流急,游泳似乎有風險。但就像毛澤東的警衛所說,毛澤東遊泳「是有限度的,沒有把握和冒風險的事他是不會做的」。後來他想游三峽,警衛告訴他那裡的水情險惡,他就沒有游。在武漢,王任重帶領幾十個人先試游,找暗流,探漩渦。當毛澤東遊泳時,若干訓練有素的警衛按照規定的位置,把毛澤東圍起來,使他萬無一失。旁邊還有三條船,以便他略感不適或有任何不測時,可以隨時上船。

毛澤東連游了三天。風大,浪也高,但是毛澤東怡然自得,寫了首詞,稱自己是「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最後那天下著小雨,長江兩岸組織了幾萬人從遠處觀看毛澤東遊泳,「毛澤東主席萬歲!」的口號聲不斷。

在北京,6月4日,政治局進一步決定更多的項目下馬。毛澤東在這天下午回到北京,他的「迴鑾」並未影響同事們的決心。12日,劉少奇把他安排寫的「反對急躁情緒」的《人民日報》社論送給毛澤東看。社論批評說:「一切工作,不分輕重緩急,也不問客觀條件是否可能,一律求多求快……齊頭併進,企圖在一個早晨即把一切事情辦好」,「貪多圖快而造成浪費」。社論還說:急躁情緒「首先存在在上面」,「下面的急躁冒進有很多就是上面逼出來的」。毛澤東後來說,社論「尖銳地針對我」。他在稿上批了三個字:「不看了」,就退給了劉少奇。儘管毛澤東明顯惱怒,社論照樣20日登出。

這時的毛澤東心裏很不踏實,甚至比跟斯大林較勁時還不踏實。毛澤東瞭解斯大林,但赫魯曉夫是個未知數。赫魯曉夫摒棄了斯大林主義,天曉得這個莽漢下一步會幹什麼。特別是赫魯曉夫剛把匈牙利的斯大林信徒拉科西弄下了臺。金日成的同事們,為赫魯曉夫反斯大林所鼓舞,也差點兒把看去地位牢不可破的「偉大領袖」在8月黨的全會上選下臺。

毛澤東本人面臨他掌權以來的第一次黨代表大會:「八大」。大會即將在9月召開,改期是不可能的,赫魯曉夫時期的新精神是按章程辦事,大會宣傳也已作出。毛澤東擔心他要是跟政治局鬧翻了,逼急了他們也許會在黨代會上對他來這麼一手,比方說給他一個有職無權的職位,或者是把他的政綱的災難性後果在大會上公開,這樣一來把他選掉也未可知。共產黨的黨代會當然都是精心操縱的,但問題是誰來操縱,毛澤東平時都是靠政治局,現在政治局跟他處在「交戰」狀態。莫斯科派來參加「八大」的代表又是米高揚,正是此人在幾個星期前具體策劃把拉科西拉下馬。

為了使「八大」不會危及自己,毛澤東採取了一系列措施。首先是提醒同事們不要想入非非。9月10日,「八大」開幕前的一次預備會議上,毛澤東彷彿推心置腹似的說:「有些話我過去也沒有講過,我想在今天跟你們談一談。」接著他長篇大論地講起從前他受到的各種處分、打擊,「包括‘開除黨籍’、開除政治局候補委員,趕出紅軍等,有多少次呢?記得起來的有20次。」毛澤東承認:「我是犯過錯誤的。比如打仗」,「長征時候的土城戰役是我指揮的,茅台那次打仗也是我指揮的。」毛澤東還說:「肅反時我犯了錯誤,第一次肅反肅錯了人。」如此等等。毛澤東的坦誠並非心血來潮作檢討,他是在強調:再犯錯誤,造成再大的災難,我毛澤東也垮不了,誰也奈何不了我。

毛澤東的主要步驟還是表現得通情達理,願意讓步。他同意在黨章中不提「毛澤東思想」。當然,他用別的辦法來補償。黨章報告中把他稱為英明領袖,「從來厭棄對於個人的神化」。反個人崇拜的潮流被他導向對他有利的方向,「朱總司令萬歲!」這類口號一律不准喊了,毛澤東其他領導人的肖像一律去掉,只留他一個人的肖像。毛澤東對外國人說起時,好像他是不得已而為之:「過去我們遊行中拿著馬、恩、列、斯的像,拿著幾個中國人——毛、劉、周、朱的像和兄弟黨領袖的像。現在我們採取了‘打倒一切’的辦法:誰的像都不拿……但是有五個死人——馬、恩、列、斯、孫的像,和一個活人——毛的像還掛著。挂就挂吧!」

毛澤東在別的方面也給人印像他在妥協。「八大」推崇法制,劉少奇的政治報告說要「著手系統地制定比較完備的法律,健全我們國家的法制」。毛澤東統治的法寶「搞運動」被批評為:「助長人們輕視一切法制的心理」。不過,「八大」一完,法制也就完了。

毛澤東最大的讓步是同意他的以軍工為核心的工業化走得慢一點。在政治報告上,毛澤東刪去他喜歡的口號:「又多、又快」;允許把他「十五年」內實現工業化的提法改成「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內」;忍耐了對他的批評,如暗示他犯了「‘左’傾的錯誤」,「冒險主義的錯誤」,「脫離經濟發展的正確比例,使人民的負擔過重」,「造成浪費」。

由於毛澤東的退讓,軍工項目減少,1956年人民吃糧水準是毛澤東27年統治下最高的:410斤。1957年,經毛澤東點頭,軍工投資繼續下降21%。

毛澤東的忍耐,出於對赫魯曉夫的忌憚,但這種忌憚也獲得優異成果。對毛澤東來說,他最大的喜事,是拿到了朝思暮想的原子彈技術。

不過,時間僅僅過了一年,毛澤東又捲土重來,更進一步悲劇產生了:大躍進「放衛星」在中國大陸的謊言虛假盛況空前——連「兩彈一星元勛」錢學森都放出畝產10萬斤稻穀「科學論證」衛星。再接著,就是史無前例的慘絕人寰的人禍——5千萬人活活餓死。有資料統計,毛澤東執政期間,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人口近一億人!據大陸官方資料說,文革結束時,「國民經濟到達了崩潰的邊緣」。

毛澤東統治中國大陸時,曾在莫斯科的共產黨峰會上說,「我們不應當害怕戰爭。我們不應當害怕原子彈和導彈。無論什麼樣的戰爭爆發,常規戰或核大戰,我們將贏得勝利。對於中國,如果帝國主義對我們發動戰爭,我們可能損失三億人。那又怎麼啦?戰爭就是戰爭。不消幾年,我們將比過去生產更多的嬰兒。」全場聽眾無不震驚,唯有宋慶齡笑出聲,全場一片死靜。無人料到毛澤東會說出此瘋狂的狂言。波共總書記Gomuka對毛澤東的發言極為反感,捷共總書記Novotny說「毛澤東說他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那我們呢?我們捷克一共只有1200萬人,我們將在核戰後死得一個不剩,將不會有任何活人,留下來傳種接代。」

由此可見,毛澤東最開心的事,就是看如何死更多的人。他最大的喜事,是拿到了朝思暮想的原子彈技術。拿到原子彈技術,是為了保權;保住了權,就可以為所欲為。不過,儘管毛澤東死去了40多年,但「毛澤東思想」的幽靈在中國大陸仍然飄蕩著,比如解放軍某少將就放言:準備讓西安以東的中國大陸化為焦土,和美國大打核戰。其「豪氣干雲」直逼毛澤東。他從未考慮,西安以東的10多億人民願不願意為這樣的狂人殉葬。他也不考慮,當中國大陸官方將美國當做「潛在敵人」時,究竟是誰用世界上第一個原子彈將中國和中國人民從日本的侵略中拯救出來;更不考慮美國為什麼不會對中國大陸動用原子彈(史料可查的是,當前蘇聯準備對中國大陸實施核打擊時,恰恰是美國出面再一次拯救了中國)。當然,這樣的狂人,也絕不會考慮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是民主國家,為什麼都沒有原子彈但美國從來不侵略他們,儘管他們更多的時候和美國在經濟利益上衝突更激烈。

毛澤東要原子彈是為了保權,在他有生之年目的達到了,他可以為所欲為。但毛澤東之後的中共黨魁們卻不可能照搬毛澤東的做法了。君不見,世界上第二個擁有核武器的蘇聯,居然在一夕之間轟然垮塌,可見原子彈最終也是保不了權的。以權為本者,總會被推翻——即使僥倖善終,也逃不了歷史的清算。

責任編輯:陳天鵬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