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倒眾人推!葉劍英等將帥寫詩怒罵林彪(組圖)


1971年9月13日,林彪連同妻兒機毀人亡,身敗名裂
1971年9月13日,林彪連同妻兒機毀人亡,身敗名裂。(網路圖片)

中共體制是一部「絞肉機」。在中共將領中,林彪指揮百萬共軍從東北一直打到海南島,為中共奪取三分之二江山,對中共功勞最大,下場最慘,連同妻兒機毀人亡,身敗名裂。

林彪當紅時,被毛澤東欽定為「接班人」,並寫進黨章,全國流行呼喊「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林副統帥永遠健康!」的口號。

中共「絞肉機」讓其體制內的一切人都無安全感,誰也不知道哪天自己是否會像劉少奇、林彪一樣倒臺身裂。當詭譎的「九一三」事件突發時,許多中共元老、將帥和高幹幸災樂禍,會寫詩者乾脆寫舊體詩詞,義憤填膺,揭批「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副統帥」的罪行,並表示堅決跟林彪劃清界限。難怪林彪生前曾說,無產階級專政是「絞肉機」。

葉劍英寫下《斥林彪

1962年,林彪(中)等中共將帥合影。
1962年,林彪(中)等中共將帥合影。(網路圖片)

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中共元帥葉劍英得知林彪叛機毀身亡,於9月26日憤然提筆,寫下一首《斥林彪》詩:「鐵鳥南飛叛未成,廬山終古顯威靈。倉皇北竄埋沙磧,地下應慚漢李陵。」

10月4日,葉劍英還給毛澤東寫信,報告軍委直屬單位、軍兵種和院校傳達「中共中央關於林彪叛黨叛國事件通知」的情況和軍委工作的一些設想,信中說:「林彪及其妻、子叛變,黃、吳、李、邱附逆,以為勾結幾個死黨,掌握幾架飛機,散佈幾句謠言,製造幾樁藉口,就可以施展陰謀,篡黨篡國,結果作惡自斃,餘孽落網,從反面促使全黨提高覺悟,提高警惕,增強團結,增強戰鬥力,這證明壞事做到頭可以變成好事。……軍隊各大單位在常委會上傳達時,講到林彪謀叛三階段(謀害主席、廣東割據、北竄投敵),同志們初聽驚奇,再聽憤怒,最後聽到林彪機毀人亡,一種沈重心情又爽然消失,轉為快慰,發人深省……」

董必武寫斥林彪詩最多

中共元老董必武是以「林彪事件」為題材創作詩詞最多的黨內詩人。他一首以《偶成》為題的詩云:「盜名欺世小爬蟲,以假充真變色龍。日照原形終畢露,巋然牯嶺孰能衝!」

此後,董必武又寫了《觀墜機中屍影》五首。

其一:「烏江戈壁蔭相望,競演虞姬殉霸王。自絕於民孽難逭,萬年遺臭叛逃亡。」

其二:「平生自詡是天才,也把天才獎婦孩。三個天才天不佑,竊機投敵毀成灰。」

其三:「好話說盡如新莽,壞事做絕似法西。瞞人耳目暫時得,蒙馬虎皮露馬蹄。」

其四:「大擁大反逞陰謀,喜譏昏聵是彭劉。無情歷史車輪轉,軋出冥頑貉一丘。」

其五:「項王死有英雄氣,禿賊生懷叛逆心。擬不於倫嫌淺率,論需求允費沉吟。」

以上五首詩,是董必武看到林彪機毀人亡的殘骸照片後而寫的。

1971年11月1日,董必武乘車離京到南方休養,夜作《北京車站別兒女》五首,其中也有以「林彪事件」為內容的詩句:「世間既有偽君子,掩形只暫莫藏真。叛逃出境雖僥倖,天網終難宥惡人。」

羅瑞卿罵林彪為蛇蠍

曾經深受國防部長林彪的信任,被林彪推薦為解放軍參謀總長的羅瑞卿,在文革中遭到林彪的整肅。得知跟自己親密合作半輩子的老上司林彪身敗名裂,不但高興得好幾個晚上睡不著覺,還一口氣寫了13萬字揭發林彪罪行的材料。這還不夠解恨,又在《答友人》詩中極盡怨毒地罵道:

林賊蛇蠍心,蔽空猶烏雲。篡權之狠毒,遠超狗彘行。

陳毅給子女抄示白居易詩

中共元帥、詩人陳毅當時身患癌症,病入膏肓,他翻出白居易的《放言五首》,並抄示給子女,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對「九一三」事件的心情。

《放言五首》為唐代詩人白居易的組詩作品,是一組富含哲理的政治抒情詩。在這五首詩中,作者根據自己的閱歷,分別就社會人生的真偽、禍福、貴賤、貧富、生死諸問題縱抒已見,以表明對當時社會政治的態度並告誡世人。

唐白居易放言五首(並序)

元九在江陵時,有放言長句詩五首,韻高而體律,意古而詞新。予每詠之,甚覺有味,雖前輩深於詩者未有此作。唯李頎有云:「濟水自清河自濁,周公大聖接輿狂」,斯句近之矣。予出佐潯陽,未屆所任,舟中多暇,江上獨吟,因綴五篇以續其意耳。

其一

朝真暮偽何人辨,古往今來底事無。

但愛臧生能詐聖,可知寧子解佯愚。

草螢有耀終非火,荷露雖團豈是珠。

不取燔柴兼照乘,可憐光彩亦何殊。

其二

世途倚伏都無定,塵網牽纏卒未休。

禍福回還車轉轂,榮枯反覆手藏鉤。

龜靈未免刳腸患,馬失應無折足憂。

不信君看弈棋者,輸贏須待局終頭。

其三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其四

誰家第宅成還破,何處親賓哭復歌。

昨日屋頭堪炙手,今朝門外好張羅。

北邙未省留閑地,東海何曾有定波。

莫笑賤貧誇富貴,共成枯骨兩如何。

其五

泰山不要欺毫末,顏子無心羨老彭。

松樹千年終是朽,槿花一日自為榮。

何須戀世常憂死,亦莫嫌身漫厭生。

生去死來都是幻,幻人哀樂系何情。

喬冠華改唐詩罵林彪

還有一部分朝中大員,雖然沒受過林彪集團的直接迫害,也對林彪事件拍手稱快。譬如「出口成詩」的外交部長姬鵬飛,當看到秘書送來的中國駐蒙古大使手抄特急電報時,他用異常的語調出口成詩:「機毀人亡,絕妙下場。」

姬鵬飛手下兩個同樣「才思敏捷」的大將——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和辦公廳主任符浩,在9月14號晚上得到消息,當下直接在外交部大院裡開了一瓶茅臺開懷暢飲。喝著喝著,符浩情不自禁地吟出了唐朝詩人盧綸的《出塞曲》: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喬冠華聽後,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述舊不如編新,我把這首詩略加改動,且看如何?」於是朗聲念道:

月黑雁飛高,林彪夜遁逃。無需輕騎逐,大火自焚燒!

這四句詩想來喬老爺自己是很滿意的,此詩不脛而走,瘋傳京城高幹圈。一向善於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的無恥文人郭沫若聽後也讚不絕口,還將這四句詩揮毫寫成條幅,饋贈眾多好友,逢人就誇喬老爺改得好。

由此可見,當時大多數中共高官和名流對於林彪之死的態度,都是牆倒眾人推,幸災樂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