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格:「我畢業了,是和爸爸同時畢業的」(圖)

「中國良心」高智晟律師女兒從加州大學畢業

2017-7-17 11:18 作者: 楊婕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耿格
「中國的良心」高智晟律師的女兒耿格2017年夏天從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畢業(耿格提供)

【看中國2017年7月17日訊】鮮花,花環,擁擠的人流,陣陣的歡呼,不停的擁抱和溫暖的祝賀。2017年6月20日,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畢業典禮在該校露天大體育場舉行,學生、家長、親人們,包括一些遠道從中國而來的家長們,共2萬多參與者,一起見證了畢業生們人生中難忘的一刻。

穿著深藍色的畢業袍,戴著亮麗的夏威夷紫色花環,手捧鮮花,還有媽媽和弟弟從北加州南下,來和她一起慶祝,這對年紀輕輕卻已經經歷了許多的她來說,該是非常滿足了。

然而,縈繞心頭的感傷揮之不去。此時此刻,父親卻遠在中國,無法一起來慶祝這一特殊的時刻,慶祝她一路艱辛走來後的畢業,慶祝她成為父母兩個大家庭裡的第一個大學生———而且獲得的是美國頂尖學府之一的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經濟學學士。這對沒有上過大學、卻自學成才成為律師的父親來說,該是多麼值得為女兒驕傲的一刻。

「當學校詢問畢業生,如何在台上宣讀他們的名字時,我決定用我的英文別名Grace Gao(高),」她說,「高,是爸爸的姓。Grace,表示神的恩典。」小小的一個決定,包含了千言萬語。

她,就是耿格,隨媽媽耿和的姓,很多朋友喜歡叫她的小名「格格」。父親是曾三度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被譽為「中國的良心」、但長期遭受中共酷刑迫害、至今仍無真正人身自由的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

「我畢業了,是和爸爸同時畢業的」

「爸爸因為從小家裡很窮,而沒有機會上大學。他對此一直很遺憾。現在我畢業了,當校長念我名字的時候,我覺得那是我和爸爸同時畢業了,這個學位是我們一起拿到的,」格格說。

「當時感觸特別多,」她說,「在精神層面上,這是我和爸爸共同拿到的學位。在現實層面上,是我媽媽用她辛勤的汗水幫助我拿到的————因為媽媽英文不好,要做很多重體力的勞動來支撐這個家。還有,對關心我們家,關心我爸爸的很多人來說,也是我對他們的一個交代吧。」

為了孩子走上偷渡路

幾年前,耿和帶著當時5歲的兒子和16歲的女兒格格,逃離北京,歷經艱險偷渡到泰國,後於2009年3月到達美國,開始了自由生活。

耿和曾對媒體說,高智晟被抓後,他們家被警察輪班入住、24小時看管,上廁所不能關門,睡覺不許關燈。不僅她自己進出有警察貼身跟隨,孩子上學、上幼兒園也都有警察還跟著。

警察跟著格格上下學、並坐在課室後面看著、還經常出口污穢。同學都不敢和她說話,老師警告學生:如果誰敢把手機借給格格用,或者同情她,那管他(她)的就不再是學校,而是警察。

後來格格上不了高中,所有的學校都拒收。性格倔強的格格被逼的幾次自殘、甚至試圖自殺。

耿和說:「當時真是絕望透頂,為了孩子,選擇了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逃了出來。真是感謝美國接納了我們,讓孩子能自由的長大,並完成了學業。」

格格說,她們一家所經歷的,包括逃亡路上的艱辛,如果說出來很多人會感到難以相信的。

「女兒畢業了,對每個家庭來說都是一個大事,尤其對我們這個家庭來說,意義更是不一般的,」耿和欣慰地說。

「是高智晟把女兒帶出來了」

耿和說,女兒開始成熟起來,是在過去兩年為出版、推廣高智晟的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過程中。

據耿和早前向媒體透露,高智晟被中共長期關押釋放後被軟禁在他大哥陝西窯洞家裡,每到夜深人靜沒有監視時,他開始寫書。他以超人的毅力,克服9年牢獄給他造成的對身體的傷害、對語言文字的陌生,邊寫邊恢復,驚人地在半年多的時間裏寫下了35萬字的《2017年,起來中國》和另外一本22萬字給兒子的書(暫未出版)。

高智晟每寫成一章,就有人冒著生命危險將書稿帶出來,傳到海外。身為基督徒的高智晟說:「我能夠完成這本書是上天的旨意。」

在《2017年,起來中國》裡,高智晟記述了自己9年來遭受迫害和酷刑的經歷,以及對未來中國的願景。

超越他所經歷的魔難,字裡行間展現的是他「精神與肉體屏蔽後內心的強大」:堅強的毅力,打不垮的信念和超然的樂觀,以及他憂國憂民的寬廣胸懷。

格格說,一開始也是非常不理解,為什幺爸爸要做這樣的選擇?但是在看了爸爸的書和在推廣這本書的過程中,她感到理解爸爸、和爸爸越來越近了:「爸爸太愛中國人,愛到他覺得就是他可以先把他的家人放在一邊。我覺得他非常非常偉大,他是這個時代的中國最清醒的一批人之一,我為他感到自豪。」

耿和說:「我看到女兒的成熟,是從她看她爸爸這本書、推廣這本書。讓我感慨的是,高智晟是個非常負責任的父親,他在這麼遠、這麼苦的情況下,就這一本書,就把女兒帶出來了。這本書影響了孩子,我也希望它影響更多的人。」

「承擔起責任,帶著大家往前走」

一邊上學,一邊要投入到為父親的自由發聲的多種活動中,格格說,壓力真的是很大。「但是,我一直在和自己戰鬥,我告訴自己,不能倒下,」她說。

「我們家這條船,爸爸是船長,但是現在爸爸失去了自由,我就要承擔起這個責任,帶著大家往前走,很多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

「也有精神脆弱的時候,那種掙扎總是存在的,但是就看你如何去戰勝它了,如何站起來,如何成長,這個確實很難,我也沒有總做得很好,但我盡我所能地往好的方向走,」她真誠地說。

成立中國權利援助會

談到畢業後的打算,格格說,會利用一、兩年的時間運作剛成立的「中國權利援助會」,並同時找工作,日後的目標是接著讀碩士。

格格說,一開始,自己做的很多事,都只是為了自己的父親,為了帶著這個家往前走,但是後來,她和媽媽都覺得應該敞開心胸,為更多的人做公益的事情,去幫助更多的人,於是她們決定成立「中國權利援助會」。

耿和說,「在去年推她爸爸的書的過程中,讓孩子走到了世界的舞臺,見了更多的人,讓她更能理解她爸爸所做的事業,所以她也發自內心地願意做得更多,不由自主地有了使命感。而在幾年前,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

格格說自己做這個基金會的心願是,以自己現在的人氣優勢,為那些有很多故事想講、卻沒有機會講的人發聲,把他們那些可能永遠都不會被人聽到的故事講出來。

這些故事和爸爸以犧牲自己的自由來堅持的人權事業是一致的,但她會從自己的眼光,從年輕人的角度,用英文來講這些故事。

「在成長的過程中,給自己一個愛別人的機會,是一個非常珍貴的人生體驗,我為自己的家庭說的夠多了,希望現在能有機會為別人發聲,」她說。

耿和說格格的性格像爸爸。格格大學畢業了,在美國自由的空氣下更體會父親在中國的堅守。她開始了新的旅程,雖然和爸爸相距萬里之遙,但父女的心越走越近。

視頻推薦:


《超越恐懼》中國良心高智晟律師


高智晟接受美聯社採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