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格:“我毕业了,是和爸爸同时毕业的”(图)

“中国良心”高智晟律师女儿从加州大学毕业

2017-7-17 11:18 作者: 杨婕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耿格
“中国的良心”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2017年夏天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毕业(耿格提供)

【看中国2017年7月17日讯】鲜花,花环,拥挤的人流,阵阵的欢呼,不停的拥抱和温暖的祝贺。2017年6月20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毕业典礼在该校露天大体育场举行,学生、家长、亲人们,包括一些远道从中国而来的家长们,共2万多参与者,一起见证了毕业生们人生中难忘的一刻。

穿着深蓝色的毕业袍,戴着亮丽的夏威夷紫色花环,手捧鲜花,还有妈妈和弟弟从北加州南下,来和她一起庆祝,这对年纪轻轻却已经经历了许多的她来说,该是非常满足了。

然而,萦绕心头的感伤挥之不去。此时此刻,父亲却远在中国,无法一起来庆祝这一特殊的时刻,庆祝她一路艰辛走来后的毕业,庆祝她成为父母两个大家庭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获得的是美国顶尖学府之一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经济学学士。这对没有上过大学、却自学成才成为律师的父亲来说,该是多么值得为女儿骄傲的一刻。

“当学校询问毕业生,如何在台上宣读他们的名字时,我决定用我的英文别名Grace Gao(高),”她说,“高,是爸爸的姓。Grace,表示神的恩典。”小小的一个决定,包含了千言万语。

她,就是耿格,随妈妈耿和的姓,很多朋友喜欢叫她的小名“格格”。父亲是曾三度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被誉为“中国的良心”、但长期遭受中共酷刑迫害、至今仍无真正人身自由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

“我毕业了,是和爸爸同时毕业的”

“爸爸因为从小家里很穷,而没有机会上大学。他对此一直很遗憾。现在我毕业了,当校长念我名字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和爸爸同时毕业了,这个学位是我们一起拿到的,”格格说。

“当时感触特别多,”她说,“在精神层面上,这是我和爸爸共同拿到的学位。在现实层面上,是我妈妈用她辛勤的汗水帮助我拿到的————因为妈妈英文不好,要做很多重体力的劳动来支撑这个家。还有,对关心我们家,关心我爸爸的很多人来说,也是我对他们的一个交代吧。”

为了孩子走上偷渡路

几年前,耿和带着当时5岁的儿子和16岁的女儿格格,逃离北京,历经艰险偷渡到泰国,后于2009年3月到达美国,开始了自由生活。

耿和曾对媒体说,高智晟被抓后,他们家被警察轮班入住、24小时看管,上厕所不能关门,睡觉不许关灯。不仅她自己进出有警察贴身跟随,孩子上学、上幼儿园也都有警察还跟着。

警察跟着格格上下学、并坐在课室后面看着、还经常出口污秽。同学都不敢和她说话,老师警告学生:如果谁敢把手机借给格格用,或者同情她,那管他(她)的就不再是学校,而是警察。

后来格格上不了高中,所有的学校都拒收。性格倔强的格格被逼的几次自残、甚至试图自杀。

耿和说:“当时真是绝望透顶,为了孩子,选择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逃了出来。真是感谢美国接纳了我们,让孩子能自由的长大,并完成了学业。”

格格说,她们一家所经历的,包括逃亡路上的艰辛,如果说出来很多人会感到难以相信的。

“女儿毕业了,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一个大事,尤其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意义更是不一般的,”耿和欣慰地说。

“是高智晟把女儿带出来了”

耿和说,女儿开始成熟起来,是在过去两年为出版、推广高智晟的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过程中。

据耿和早前向媒体透露,高智晟被中共长期关押释放后被软禁在他大哥陕西窑洞家里,每到夜深人静没有监视时,他开始写书。他以超人的毅力,克服9年牢狱给他造成的对身体的伤害、对语言文字的陌生,边写边恢复,惊人地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写下了35万字的《2017年,起来中国》和另外一本22万字给儿子的书(暂未出版)。

高智晟每写成一章,就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将书稿带出来,传到海外。身为基督徒的高智晟说:“我能够完成这本书是上天的旨意。”

在《2017年,起来中国》里,高智晟记述了自己9年来遭受迫害和酷刑的经历,以及对未来中国的愿景。

超越他所经历的魔难,字里行间展现的是他“精神与肉体屏蔽后内心的强大”:坚强的毅力,打不垮的信念和超然的乐观,以及他忧国忧民的宽广胸怀。

格格说,一开始也是非常不理解,为什幺爸爸要做这样的选择?但是在看了爸爸的书和在推广这本书的过程中,她感到理解爸爸、和爸爸越来越近了:“爸爸太爱中国人,爱到他觉得就是他可以先把他的家人放在一边。我觉得他非常非常伟大,他是这个时代的中国最清醒的一批人之一,我为他感到自豪。”

耿和说:“我看到女儿的成熟,是从她看她爸爸这本书、推广这本书。让我感慨的是,高智晟是个非常负责任的父亲,他在这么远、这么苦的情况下,就这一本书,就把女儿带出来了。这本书影响了孩子,我也希望它影响更多的人。”

“承担起责任,带着大家往前走”

一边上学,一边要投入到为父亲的自由发声的多种活动中,格格说,压力真的是很大。“但是,我一直在和自己战斗,我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她说。

“我们家这条船,爸爸是船长,但是现在爸爸失去了自由,我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带着大家往前走,很多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

“也有精神脆弱的时候,那种挣扎总是存在的,但是就看你如何去战胜它了,如何站起来,如何成长,这个确实很难,我也没有总做得很好,但我尽我所能地往好的方向走,”她真诚地说。

成立中国权利援助会

谈到毕业后的打算,格格说,会利用一、两年的时间运作刚成立的“中国权利援助会”,并同时找工作,日后的目标是接着读硕士。

格格说,一开始,自己做的很多事,都只是为了自己的父亲,为了带着这个家往前走,但是后来,她和妈妈都觉得应该敞开心胸,为更多的人做公益的事情,去帮助更多的人,于是她们决定成立“中国权利援助会”。

耿和说,“在去年推她爸爸的书的过程中,让孩子走到了世界的舞台,见了更多的人,让她更能理解她爸爸所做的事业,所以她也发自内心地愿意做得更多,不由自主地有了使命感。而在几年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

格格说自己做这个基金会的心愿是,以自己现在的人气优势,为那些有很多故事想讲、却没有机会讲的人发声,把他们那些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人听到的故事讲出来。

这些故事和爸爸以牺牲自己的自由来坚持的人权事业是一致的,但她会从自己的眼光,从年轻人的角度,用英文来讲这些故事。

“在成长的过程中,给自己一个爱别人的机会,是一个非常珍贵的人生体验,我为自己的家庭说的够多了,希望现在能有机会为别人发声,”她说。

耿和说格格的性格象爸爸。格格大学毕业了,在美国自由的空气下更体会父亲在中国的坚守。她开始了新的旅程,虽然和爸爸相距万里之遥,但父女的心越走越近。

视频推荐:


《超越恐惧》中国良心高智晟律师


高智晟接受美联社采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