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的「嘴炮」與黃金的戰爭(圖)

2017-07-29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7月29日訊】今日探討的是未來的局勢。

最近一段時間,歐元是最大的明星之一,壓制美元指數不斷走低。7月26日,美聯儲發布議息會議公告,公告內容完全在市場的預期之內,結果,歐元兌美元依舊大漲,美元指數大跌。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在繼上次在葡萄牙鷹派十足的講話之後,歐洲央行在日前舉行例行貨幣政策會議上,決定維持現行超寬鬆貨幣政策不變,基本符合市場預期。但在回應何時退出量化寬鬆政策(QE)這一敏感話題時,歐洲央行明顯有所顧慮,打起了「太極拳」。現在,市場普遍預期歐洲央行在9月的會議上會給出退出量化寬鬆的路徑,但德拉吉在新聞發布會上給這些人潑了一盆冷水,明顯偏向鴿派。

歐洲央行打太極的說辭自然是通脹數據,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歐元區6月未季調CPI年率終值上升1.3%,低於前值1.4%。而歐洲央行密切關注的6月未季調核心CPI年率終值上升1.1%,升幅也與預測值一致,與前值持平。歐元區通脹降溫的主要原因是原油價格環比下跌。

這是表面的因素,更深層次的因素將是債務問題。

2012年,歐元區國家政府的債務率是87.3%,到2013年,上升到了90.6%。其中,債務率最高的自然是希臘政府,2012年為156.9%;其次是義大利的127%、葡萄牙的124.1%以及愛爾蘭的117.4%。而歐盟規定,其成員國政府債務佔GDP比重不得超過60%,這些國家的債務已經遠遠超出了規定水平。

到了2015年一季度,根據歐盟統計局網站2015年7月22日公布數據顯示,歐元區債務率升至92.9%。其中,債務率最高的依舊是希臘(168.8%),其次是義大利(135.1%)和葡萄牙(129.6%),相比2012年,這三個國家的政府債務率都在上升。

歐元區經濟一直被希臘、義大利等國的高額負債率所困擾
歐元區經濟一直被希臘、義大利等國的高額負債率所困擾(圖片來源:Fotolia)

2016年,歐元區經濟呈現加速復甦的勢頭,2017年一季度,GDP增長達到了2.5%,這已經是多年未見的水平。2017年1月23日,歐盟統計局發布了截至去年三季度的債務數據,歐元區政府負債率(債務餘額佔GDP的比率)為90.1%,環比和同比均有所下降。政府負債率最高的成員國依次是希臘(176.9%)、葡萄牙(133.4%)和義大利(132.7%)。

有這組數據可以看到,雖然歐元區整體經濟在歐洲央行量化寬鬆的推動下復甦的比較理想,總體債務率也有所下降,但結構性問題更加嚴重。希臘政府的債務率從2015年1季度的168.8%上升到去年三季度的176.9%、四季度更達到了179%,而同期的葡萄牙從129.6%上升到133.4%,只有義大利略有下降,從135.1%下降到132.7%。

到今年,歐盟統計局發布的報告顯示,希臘經濟在今年再度陷入「低迷」狀態。2016年第四季度該國GDP出現1.2%的負增長之後,2017年第一季度再度出現環比0.1%的負增長,同比(與去年同期比較)出現0.5%的負增長。在此情形下,希臘政府的債務率應該會繼續增長,但公布的希臘今年一季度的債務水平倒有所下降,降至176.2%,這應該是金援的結果。

不僅希臘的債務依舊處於很高的水平上,其它經濟體也不樂觀。雖然歐盟統計局今年7月2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歐元區公共赤字降至近10年最低。但主要是德國的財政盈餘加大做出了貢獻,其一季度公共盈餘相當於GDP的比例從去年四季度的1.4%上升到1.5%。而法國的財政缺口加大,第一季政府赤字與GDP之比從之前一季的3.2%升高至3.3%。義大利的政府債務與GDP之比從上一季的132.6%升至134.7%,再次恢復升勢至接近2015年初的水平。

面對希臘、葡萄牙特別是義大利的政府負債率,歐洲央行怎麼想?

過去數年,美聯儲逐漸退出量化寬鬆並走向加息的道路,這是美國經濟增速去年和今年不斷走低的主要原因之一。在生產力增長基本停滯的情形下,經濟增長與利率之間的關係更加敏感,這是造成最近一段時間美元對歐元匯率走低的根源之一。一季度歐元區經濟復甦良好,加上歐洲央行退出量化寬鬆的預期,推動了歐元,這是歐元最近走強的另一個動力。

可一旦歐洲央行開始收縮,歐元區內國家的國債收益率自然上升,而經濟熱度將逐漸回落(特別是「歐豬」國家),歐元區的債務噩夢將捲土重來。換句話說,歐元就會落入如今美元走低的邏輯,甚至更嚴重。

與6月加息的時候不同,耶倫已經認為現在正在接近中性利率。更根本的原因是也是債務問題,基於川普(特朗普)廢除歐巴馬醫保法案前景不明,政府債務壓力很大,美聯儲也在受到債務問題的困擾。

中國的企業債務問題也在不斷發作,房地產泡沫更承受不住加息的壓力。至於日本,基於全球最高的政府債務水平,加息更是艱難的。

這是全球的債務泡沫,是各國央行不斷印鈔所帶來的結果。

債務問題是全球性的。根據IMF的預測數據,2017年全球財政赤字總額為2.68萬億美元,赤字率(財政赤字/GDP)為3.37%。遠遠高於爆發次貸危機前後、2007和2008年的0.59%和2.16%,並且將連續第3年高於3%的國際警戒線。2017年,在全球有統計數據的191個經濟體中,有170個經濟體財政收入小於財政支出,赤字率高於3%的經濟體達到87個,高於5%的經濟體有43個,後者都是貨幣危機和債務危機的候選國家。

與赤字相伴的自然是債務。根據IMF的預測數據,2017年全球債務總量將延續2016年的反彈勢頭,大幅上升至67.31萬億美元,債務增長率高為6.47%,創下2012年以來新高,這表明債務上升的速度在加快。2017年全球負債率(債務總量/GDP)為84.63%,較2016年增長0.58個百分點,延續了2013年以來的上升趨勢。這一水平遠高於60%的國際警戒線,表明全球債務風險仍在持續擴大。其中,有18個經濟體逾越100%技術破產線,高危經濟體數量較2015和2016年更多。依據負債率高低,這18個經濟體依次為:日本、希臘、黎巴嫩、義大利、葡萄牙、厄利垂亞、維德角、不丹、牙買加、美國、新加坡、塞普勒斯、比利時、甘比亞、巴貝多、莫三比克、西班牙和利比亞。2017年,在上述經濟體中,名列第一、第二的日本、希臘,近年負債率持續上升的義大利、葡萄牙,以及作為全球離岸金融中心的新加坡、塞普勒斯,將最有可能爆發債務危機。

日本央行、美聯儲面對日本政府和美國政府的債務水平,真的敢連續加息嗎?利率正常化只能是空談!而面對希臘、義大利、葡萄牙不斷上升的債務,德拉吉的貨幣收縮只能是極其緩慢的進程,一旦開啟收縮,債務問題將再次引爆,最終很可能導致歐元的解體(雖然解體有多種方式)。這就決定各國和地區的央行貨幣收縮過程只能是嘴炮為主、而收縮是極其緩慢的,本質是不斷培育通脹,稀釋政府債務。當市場認識到債務問題的嚴峻性之後,黃金將成為刺向紙幣泡沫的長矛。

各路央行的嘴炮,可以對抗黃金嗎?這是黃金的未來。

責任編輯:靖曄 校對:文龍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