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論地方政府的倒掉(下)(圖)

2017-8-13 08:3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8月13日訊】(續昨)

地方政府的倒掉

極端是中央政策的首要特點,也是中央強有力的主要表現。回顧中共歷史,中央的所有政策都是走自己的路,讓他人無路可走,最後自己也走不下去。從蘇區到文革,從改革開放到國企大下崗,從血汗工廠經濟到房地產立國,中央無一不是把所有事情做絕。比如先是全力發展國企,然後一個國企改制,幾千萬國企工人一夜下崗。一個血汗工廠出口經濟模式,把數億內地農民驅趕到沿海做奴工,低價劣質產品湧向全世界,最後摧毀西方經濟系統。房地產立國走到最後,房子夠50億人住,GDP的三分之二以上與鐵公基、房地產和汽車挂鉤,呈鐵鎖戰船之勢。

地方政府負責執行中央政策。中央政策並不能自己施行,必須通過地方政府一級級宣傳和貫徹,才能起效果。更重要的是,中央從自己的利益出發制定各種政策,必然損害到地方利益,這時地方政府就起到重要作用,負責壓制地方民眾,有效貫徹中央政策。當中央對地方利益損害過大,地方政府一方面進行宣傳和輿論壓制,另一方面採取強有力的措施壓制地方利益,分化反抗力量,確保中央政策的實施。

地方政府是中央政策的緩衝地帶。中央發布個政策,隨便幾千萬工人下崗幾億農民背井離鄉,數字看著很龐大,但經由地方政府化整為零後,都變成小數字。地方政府通過宣傳動員,從意志和力量上瓦解多數人,少數人鬧不出什麼動靜。對於中央的極端政策,地方政府分階段逐步實施,溫水煮青蛙,堅持的少數人耗不起,終至無聲無息。當中央政策與地方利益矛盾過於尖銳,地方政府會強壓執行,民眾則認為,地方政府是歪嘴和尚唸經,歪曲中央的英明政策,找中央上訪就行。有時地方民眾反抗過於激烈,如某省農民極度不滿農業稅而活埋鄉幹部,中央馬上息事寧人,停納該省農業稅,其他省份不反抗,那就繼續敲骨吸髓。通過種種緩衝方式,中央任意制定政策,交由地方政府實施。   

1990年代後,中央和地方合作建立血汗工廠經濟模式。改開前,中國的主要經濟集中在北方和內地,由北方和內地的地方政府,從地方征收農產品和工業品,上繳中央消耗,東南沿海主要作為戰爭緩衝區,上繳的資源很少。改開後,東南沿海的經濟放開,大力開辦地方集體企業,積極吸引外資,但仍然很少上繳資源。江朱從上海到中央後,實施血汗工廠出口經濟政策,一方面打散實力較強、技術隊伍完整的國企,讓北方工業發達地區淪陷,另一方面支持東南沿海大規模建立血汗工廠,用農業稅和計生罰款的經濟高壓,把農民驅趕到東南沿海做奴工,中央和地方政府聯手建立起血汗工廠出口的獲利系統。

中央搖身變成發工資的大老闆。在過去,中央通過地方政府從地方盤剝消耗地方資源,中央掌控一切資源貌似很強大,但在徵繳資源的過程中消耗掉大部分力量,實際非常虛弱,正是中央的外強中乾,促成改革開放以及1980年代的社會開放風氣。血汗工廠經濟建立後,中央制定各種政策鼓勵沿海各地方政府。出口增加後,中央收取外匯,再把人民幣發給地方政府。在此模式下,地方政府是出口創匯的勞工,中央變成掌控血汗工廠經濟給地方發工資的老闆。中央在實現角色轉變後,成真正大Boss,用資金掌控的方式,打垮任何反對者,形成對國家的實力掌控。

地方政府急劇分化。東南沿海地區政府幫助中央賺取外匯,受到中央政府的更多政策支持,資金更加充沛,經濟增長更快。當地農民洗腳上田,建立越來越多的血汗工廠快速致富,並吸引更多的內地技術人員和農民奴工打工。內地政府難以吸引外資和出口,賺取外匯的能力弱,獲得資金少,經濟日益蕭條,大量工人失業。內地的地方政府為了生存,只能為沿海地區政府打工,廉價供應血汗奴工、農產品和能源原材料。血汗奴工寄錢回家,或者把廉價農產品和原材料賣錢後,資金再回到內地支持地方政府運轉。

美國次貸危機後,中央和地方關係再次改變。中國產品潮水般湧向全世界,中央和地方政府獲得資金的同時也壓垮了世界經濟,成為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和經濟崩潰進而引發國際金融危機的重要推手。美聯儲QE後,中國隨之轉型。國際投資和游資瘋狂湧入中國,血汗工廠出口遭重創,中國的外匯來源發生關鍵轉變。中央不再控制生產成本,而是推出4萬億的經濟刺激計畫,全面利用外資,中國火熱的經濟景象吸引更多的外資進入。隨著外儲劇增,中央開動印鈔機大水漫灌。地方政府水漲船高,房地產價格飛速上漲,同時不斷提高通脹。在外資流入和通脹壓力下,血汗工廠不斷倒閉,中央和地方的血汗工廠經濟瓦解。

地方政府也再度轉型,欠債越多越光榮。地方政府積極進京跑部錢進,儘可能多從中央獲得專項資金和貸款,然後展開各類設施,推高房地產價格,刺激樓市,獲得更多收入。沿海地區出口利潤日益微薄,部分實體老闆轉型投資到房地產。沿海地區房價日益高昂,工廠要麼關門,要麼把生產搬遷到內地或轉到東南亞。隨著實體倒閉潮和大裁員,沿海地區人口不斷減少,原工廠用地不是改作房地產項目,就是被遺棄。內地政府出於成本優勢接受部分沿海工廠,經濟反而顯得更加活躍。

在債務經濟支持下,各地方政府差距不斷縮小。由於內地大干快上,農民工在內地也能獲得較高工資,而生活成本大幅降低,離家更近,所以寧願留在內地找工。這迫使富士康等勞動密集型企業向內地遷移,沿海與內地的差距越來越小。沿海和內地都瘋狂舉債,各種貸款支持房價上漲,沿海和內地極大差距在負債增加和房價上漲的過程中不斷縮小。整體上,各地政府都借了永遠還不完的債,差別只是理論上100年還是1000年還完,房地產價格也遠遠超出房屋壽命,差別是租售比50年還是100年。

系統性危機最終爆發。中央不斷以印鈔和其他手段,支持地方政府的運營。而地方政府不考慮後果,只要能獲得貸款,就展開大規模基建和開發房地產。地方政府債務快速積累,中央試圖控制地方債務增幅,但地方政府積極開拓新的融資渠道,設法獲得更多非正規渠道資金。我在《中國系統性危機》一文有過總結,過去數年中央幫助地方政府緩解債務的措施,主要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高利貸和理財市場、A股市場以及樓市去庫存。可以說,中央為支持和挽救地方政府也是竭盡全力。但地方政府既要創造GDP,又要解決就業,還要維持自身生存,只能不斷舉債,不斷鋪基建,不斷推高房地產,引鴆止渴越久,債務規模越大,資金需求也越大。2016年,中央面臨經濟全面失控,即中國經濟空中解體。2017年3月中旬,中央以房地產限購為開端在金融系統急剎車,意味著系統性危機爆發在即。

在舉債經濟中,地方政府失去對外交往能力,中國人思維也與歐美文化也急劇疏遠。血汗工廠出口時期,沿海地方政府為吸引外資和擴大出口,積極啟用外向型人才,以市場化操作模式,建立與世界各國的交往關係。2009年之後,地方政府只需要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中央,利用中央政策獲得更多資金即可,不需要關注外界,外向型人才逐漸被淘汰。2008次貸危機後,美國超級大國的形象破產,中國崛起則唱響世界,中國人到全世界買買買,讓老外目瞪口呆,中國人自信爆棚,開始藐視老外。很多海外華人和留學生也因祖國崛起而充滿自豪感,巴不得西方列強對中國統統跪拜,完全不理解西方社會和文化。

中國境內過去兩年的外匯流出數額驚人,堪稱全球之最
中國境內過去兩年的外匯流出數額驚人,堪稱全球之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中央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保外匯,政策急劇大逆轉實屬無奈。當地方政府舉債促經濟增長,中國人民迷信房價永遠漲積極買房時,都忽略了中國外儲接近枯竭。2014年7月起中國外儲不斷減少,中央啟動無錨印鈔,從當時的M2不到120萬億增加到2017年6月末的163萬億,隨時輕易衝垮名義上3萬億美元、實則見底的外儲之堤。中央必須以金融安全的名義對貸款全面急剎車,全力打垮房地產,壓制M2,保住所剩無幾的外儲。同時,提出支持實體經濟,企圖重新以勞力賺取外匯。中國迫於川普(特朗普)政府定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壓力,人民幣節節升值,既然不能從人民幣貶值上找到出口優勢,那麼只能盡力壓低內部成本,為達這一目的,打垮房地產,降低與房地產相關的所有成本,是首要也是必要。因此,中央政策的大逆轉是在內外部都極度危機下的無奈之舉。根據慣例,中央的處境越被動,採取的政策也越極端,犧牲的利益群體也越多。

地方政府無法跟上中央的行動。中央政策已經明確,通過金融安全和促進出口兩個階段實施。第一階段,推行金融安全,即全面清理金融市場,打垮房地產,並推動各種債務和龐氏騙局爆破,消滅市場中的存量資金,卡死資金換匯外逃。在這個階段,中央已經甩開地方政府密集推出政策,迫使地方政府跟進,而大部分地方政府落在後面。第二階段,重新促進出口,包括吸引外資和支持本土生產出口。中央對此提出了明確方向和要求,地方政府並沒熱烈響應,原因前面剛說過,當前各地方政府職能全面支持舉債和房地產,早就失去外向型經濟的能力。

地方政府被中央拋棄後不得不重新回到市場找外匯。金融會議後,中央密集出臺措施表明態度和決心。節流之餘更要開源,體制想生存必須找到新的出口突破口,開創新的創匯渠道,在金融上全面卡緊,把資源集中到吸引外資和出口。也就是說,回到血汗工廠出口時期的政策,能出口創匯的地方纔有相應的資金配套,不能創匯的就停止資金供應任由倒閉。只有這樣,才能改變地方政府的導向,促使地方政府把主要精力從房地產轉移到出口創匯。

地方政府必然倒掉。各地方政府在房地產立國中只保留了一個技能,那就是舉債生存,且已負債纍纍,一旦中央卡緊資金,地方政府只能倒掉。同時地方政府功能嚴重內化,失去促進出口創匯的能力,如果重新建立創匯導向,那麼大部分職能部門根本沒用,可以直接裁撤。所以地方政府有兩條路,一是大多數政府沒有能力創匯或者支持創匯,只能破產倒閉自生自滅,二是少數政府建立起創匯導向,留下少數有用的部門,裁撤大多數廢柴。繼1990年代國企工人從頭再來之後,地方政府也從頭再來。

到此,估計很多人想問,中央到底是誰?簡單的說,現在的中央指的是太子黨和技術官僚集團,換句話就是,趙家和趙家的忠犬。技術官僚,顧名思義,擅長技術善於操作,同時他們沒有靈魂沒有道德沒有預見,中國的技術官僚尤甚。我很早在微博說過,中國不是個正常國家,只是偽裝成國家的一部分人的提款機。誰提款?太子黨。誰偽裝?技術官僚。近二十多年,中國人民變成以房子為信仰,就是技術官僚的傑作。主子一聲令下,技術官僚有的是辦法給民眾洗腦。

也是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沒有國家利益,只有中央利益和地方利益,只有小集體利益和個人利益。所以,當蛋糕越來越小,必須讓中央先吃,其他人就不要吃了。此時此境,地方政府也屬外圍,被踢開理所當然。(全文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7年8月7日)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