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神像前痛悟:「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組圖)

2017-8-17 12:0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宋哲宗紹聖元年(1094年),57歲的蘇軾再次遭貶,惠州安置。南遷路上,他拜謁了曹溪南華寺。南華寺是六祖惠能光大禪宗的地方。詩作《南華寺》記錄了蘇軾此行的感悟和透露了他前世的情況。

南華寺,又稱南華禪寺,曾名「寶林寺」、「中興寺」、「法泉寺」等,位於廣東省韶關市曲江區馬壩鎮南幾公里之外的曹溪畔,俗稱「曹溪寺」。該寺始建於南朝梁武帝天監元年(公元502),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歷史。唐高宗儀鳳二年(677年),惠能大師駐錫曹溪,該寺得以中興。


南華寺山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南華寺是中國佛教名寺,「廣東六大名寺」之一,也是中國最著名的寺院之一,是禪宗六祖惠能宏揚「南宗禪法」的發源地,故稱「六祖祖庭」,俗稱曹溪祖庭。由於從達摩到惠能經過六代,故傳統舊說將達摩視為「初祖」,而把惠能稱為「六祖」。

六祖真身像是南華寺最珍貴的文物,六祖真身像供奉在六祖殿內,坐像通高80厘米,據考證和研究,六祖造像是以六祖惠能的肉身為基礎夾紵法塑造而成。

紹聖元年,新黨再度執政,將蘇軾視為舊黨,貶為寧遠軍節度使。途經南華寺,蘇軾見到六祖惠能漆濘真身,不禁老淚縱橫,作《南華寺》一首。

在此詩中,蘇軾揭示出他其實前生的三世都是佛門中的修行之人,因前世的一念之差,才導致這一世誤入紅塵,遭受各種苦難。

南華寺

雲何見祖師,要識本來面。
亭亭塔中人,問我何所見?
可憐明上座,萬法了一電。
飲水既自知,指月無復眩。
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
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摳衣禮真相,感動淚雨霰。
借師錫端泉,洗我綺語硯。

(源自《蘇東坡全集》)

東坡在南華寺見到了六祖的漆儲真身,神色安詳,端坐於塔中。東坡自問,為什麼要來參拜祖師?是因為要認取我的「本來面目」。祖師端然而坐,似乎在詢問我這一生的修學心得。我真羨慕惠明和尚,能得到六祖的親自指點,從而悟得大道。

我前生三世本都是佛門中人,只可惜一念之差,落入塵世,招來了這一生的憂患。今天,我在祖師面前頂禮膜拜,老淚縱橫。我要用這曹溪祖庭的清泉,洗盡我心中對浮世的留戀。

蘇軾在此詩中用了多個佛家用語和典故。

「本來面」,又稱為「本來面目」,佛家用語,有注本稱是指人的本性。據《圓悟錄》:「上無攀仰,下絕己躬,外不見大地山河,內不立聞見覺知,直下擺脫情識,一念不生,證本地風光,見本來面目」。

「明上座」,原指惠明和尚。六祖惠能得傳衣缽,南下途中,僧惠明趕來,終於在大庾嶺追上慧能,向惠能求法。據《六祖壇經》,惠能讓惠明屏息諸念,良久問曰:「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惠明言下大悟。

「飲水自知」,是惠明開悟後對惠能說的話。惠明說,以前的多少年,都處於朦昧之中,今天蒙受指教,這種豁然開朗、明心見性的感受,自己能夠體會,卻無法言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據《六祖壇經》,明曰:「惠明雖在黃梅,實未省自己面目。今蒙指示,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惠明說,我過去在黃梅五祖門下時,確實並沒有明白自己的本來面目,今天聽您一講,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指月無復眩」,據《楞嚴經》:「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當應看月,若復觀指,以為月體,此人豈惟亡失月輪,亦亡其指。」就像有人用手指頭指著月亮告訴我們月亮在哪裡,照道理我們應該是通過他的手指頭去看到月亮。但如果我們只注意那個手指頭,一看再看,還把手指頭就當成月亮,問題就大了,這樣的人不但看不到月亮,就是連手指頭也看不到了。

又據《六祖壇經》,「智如日,慧如月,智慧常明,於外著境,被妄念浮雲蓋覆,自性不得明朗。」去除妄念的浮雲,就可見到如月般明朗的自性。

「摳衣」,摳,提也;衣,裳也。就是提起衣服前襟,這是古人迎趨時的動作,表示恭敬。

「真相」,猶寶相,即神、佛的畫像或塑像。這裡應指南華寺中六祖的漆儲真身。

「借師錫端泉」,因南華寺前有溪水名曹溪,慧能又被稱為「曹溪六祖」。中國佛教史上有「曹溪一滴水,遍覆三千界」的說法。據《傳燈錄》:六祖初住曹溪,卓錫泉湧,清涼甘滑,贍足大眾。又據《曹溪志》:卓錫泉,一名明通泉,凡泉脈枯,僧持祖衣往叩,即通流。

「洗我綺語硯」,表面意思是用泉水洗滌硯臺。有注本認為此處是以此比喻用祖庭的泉水洗去所有心中的污塵雜垢和對凡塵中名利情的留戀。

蘇軾篤信佛法,字號「東坡居士」,在佛門中虔誠修行。也許是在修行中前世的記憶打開了,亦或許是出了神通看到了自己的前世,總之,如詩中所述,可以肯定的是蘇軾的前三世都是非常精進的修煉人。可能是三世修行的功果未盡吧,這最終促成了他的這一世又與佛法結緣,再次修行。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文學家、藝術家、醫學家。(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歷經滄桑,一再被貶,淒苦悲涼,真是坎坷人生路呀!人生已走過大半,面對六祖真身,歷經磨難的蘇軾,悲傷痛哭。看到祖師安詳的容顏,蘇軾痛悟反省著自己的前生。原來自己的前三世都在佛門中虔誠修煉,卻因為其中一世的「一念」之失,導致這一世在紅塵中歷經各種磨難苦楚。原來所有苦難的根源在於前世的「一念」之失!

原來古代的修煉如此不易啊!一世沒修成,修了三世,卻為「一念」閃失,前功盡棄,還得下一世接著再修!蘇軾最後表明決心,希望借用祖庭的泉水滌去心中塵垢和對名利情的貪戀,在佛法修行上精進不止。也許就是憑著對佛法的堅信和在佛門中修出來的豁達,面對如此複雜的政治局勢和人生的大起大落,蘇軾最後居然得享天年、得以善終。如果是一個普通人,也許早就鬱悶悲憤被折磨死了。

人生生世世的輪迴到底為了什麼?這世間可有答案?

通過蘇軾的詩,可以瞭解到修行非易事、而修行的機緣更難得!如果有幸得逢萬古難遇、一世即可圓滿的大法,一定要抓住機緣、千萬不能錯過啊!也許一念之失,會千古遺恨,永失機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