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萬億人民幣入市 貨幣洪水再次氾濫(圖)

2017-10-8 01:52 作者: 海石2016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6萬億 人民幣 入市 貨幣政策 寬鬆
香港中銀大廈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圖)

【看中國2017年10月8日訊】每到假期來臨的最後一天,總有大事情發生,這次也不例外。中國央行下發特急文件,宣布自2018年起對部分商業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0.5%-1.5%幅度不等,降准的幅度和廣度大大超乎市場預期。幾乎覆蓋了絕大多數銀行機構,基本相當於全面降准了。

這次央行定向降准,給予了絕大多數金融機構0.5%的降准,就是第一檔降准。按照目前160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存款計算,可以釋放出8,000億的基礎貨幣,如果乘以4.7的貨幣乘數,總計將釋放出3.76萬億的M2流動性。

在實現第一檔後,看金融機構的表現情況——其向普惠金融的貸款需要達到存量或者增量的10%。這些金融機構,可以再另外給予1%的額外降准,這就是第二檔降准。這一檔會有多少家銀行能達標?

如果20%達到,就涉及32萬億的存款,1%就是3,200億。如果乘以4.7的貨幣乘數,總計將釋放出1.5萬億的M2流動性。

如果兩檔定向降准全部實施下來,累計將為市場釋放出5.3萬億的流動性,貨幣的洪水將再次氾濫起來。這必將讓樓市、股市的泡沫繼續吹大,資本外流將進一步加劇,匯市將徹底失靈,產生的後果是央行所無法承受的。

這次定向降准來的既凶猛又快速,僅在9月28日國務院會議定調之後三天內,就以「特急」文件方式得到快速落實,而且這次也創新了形式。

雖然央行強調,此舉不改變穩健貨幣政策的總體取向,但是範圍之廣、策略之高已大大超乎市場預期。回顧歷次降准來看,定向降准一般發生在經濟出現一定下行壓力時使用。上一次央行頻繁使用定向降準是在2014年,並在當年11月降息,2015年2月全面降准。

8月份經濟數據全面回落,工業生產大幅放緩已成事實。9月份數據還沒有公布的情況下,出臺「全面降准」措施,可以預見9月份數據會進一步回落,數據一定慘不忍睹,才讓央行如此加急定向降准,用了如此一劑猛藥。只是孱弱的經濟能否經得起這樣的大補,確實有待思量。

很多人認為,本次定向降準是對於小微企業貸、個體工商戶、農戶等領域採取了比較優惠的政策,是引導信貸資金流向小實體企業的一個務實舉動,也是試圖通過貨幣寬鬆拯救實體的最後努力。

很多時候,出發點是好的,但不一定能辦好事,也不一定會有效果,遲來的救助不叫救助。如今中小實體企業的絕境,在當初大規模信貸投向地產商、購房者的時候就已經注定。

央行本次定向降准的計畫注定會落空,原因有三:

1、中小企業無力借貸。

對於一棵被太陽暴晒乾涸而死的白菜,就算你澆再多的水,也於事無補,除了加速菜梗的腐爛沒有任何意義。

對於那些早就有債務纏身、奄奄一息的實體企業,在該需要貸款的時候沒有銀行願意放貸,大批實體中小企業關停的關停、減產的減產,更多的是通過民間的高利貸在苦苦維持,這就是當前實體企業的現狀。

就算央行定向降准誘導商業銀行支援實體企業的目的得到落實,實體企業已經無法承擔更多的債務。地租、人工成本暴漲、出口萎縮、匯率升值和高利貸的債務壓力,已經讓中小企業死的死,倒的倒,已經沒有借貸的慾望和動力,甚至沒還賬的能力,所以,定向降准注定不會起到拯救實體的效果,央行的想法只是一廂情願。

2、原材料價格上漲壓縮利潤。

在去庫存和環保風暴的輪番轟炸下,鐵礦石、煤炭、天然橡膠、造紙等多種原材料迎來「集體漲價」風潮,牽動著市場神經。

從2016年開始,工業原材料價格逆經濟週期,啟動了瘋狂的上漲模式。一年多的時間裏,螺紋鋼價格從1,800元/噸上漲到2017年9月初的3,800元/噸,漲幅為110%;焦煤價格從600元/噸漲到9月初的1,300元/噸,漲幅110%;橡膠價格從9,000元/噸,一路上漲到本月最高的17,800元/噸,漲幅接近100%……

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為央企國企去庫存、債務出清提供了良機,但給抗風險能力差、無法將價格向下游傳導的中小企業帶來了災難。隨著原材料價格的不斷上漲,中小企業的利潤空間受到擠壓,很多甚至是虧本維持,中小企業倒閉潮此起彼伏,而國企集中度越來越高,大有一統天下的局勢。

面對動輒10%以上的原材料價格上漲,在沒有降息的前提下,央行定向降准帶來的作用基本上是杯水車薪,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中小企業債務纏身、沒有利潤的問題,最終的結局一樣是走向死亡。

3、無法阻止資金流入房地產。

對於當前中國經濟來說,任何企圖通過貨幣寬鬆的方法,拯救實體經濟的努力都是徒勞的。因為有房地產這個黑洞在,任何資金都會被這個黑洞吸收,其他周邊需要資金的主體都會失血而亡。在當前一家上市公司的利潤還不如一套房子漲幅的情況下,所有寬鬆的資金流入房地產,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比如今年前八個月,居民房貸基本上停止了增長,但是居民短期貸款飆升至1.28萬億,同比激增8,000多億,這些貸款大多是以買車、消費等信用貸的名義,繞過重重監管,最終流向了房地產領域。

老百姓將自己90%的可支配收入都投向了房地產,還包括超出償還能力的長期貸款和短期貸款,看病、教育、養老及生活消費只剩下最後不到10%,完全失去了抵禦未來失業、減收、物價上漲等風險的能力,走向萬丈深淵……

企業、個體很可能借經營性貸款來獲取資金,進而流入到消費型的住房購房領域中。如果沒有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對資金流向和各類憑證的審查,本次定向降准釋放的5.3萬億資金,很可能會在各種隱蔽渠道下,全部流入房地產市場,最終讓樓市調控的效果大打折扣,並加速實體企業的死亡。除此結局之外,別無其他。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