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四十一)(圖)

2017-11-14 06: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頤和園長廊上的彩繪:元春省親。(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四十一回 勘破紅塵斬情絲 散盡家財積厚德

半年後,紫娟因產後大出血,不幸身亡,兒子活了下來。良玉哭得幾次昏死過去。二個月後,良玉的娘親—林家的二太太因心臟病突發,猝然去世。良玉再也撐不住,像一棵大樹轟然倒蹋。一場大病臥床不起。三位大小神醫,使出渾身解數,百般醫治,總算保住了一條命。在病榻上躺了半年,才能勉強下地。又經過幾個月的精心調理,雖然虛弱,總算能出門走動了。又養了半年,林府決定:舉家扶靈南下。

臨行時,良玉上朝與皇上辭行。皇上在養心殿單獨接見他。皇上說:「愛卿的遭遇,寡人深表同情,一年之內,賢妹、愛妻、慈母先後去世,怎不讓人肝腸寸斷。」說到這裡,皇上也流了淚。又說:「人死不能復生,愛卿要珍惜貴體。朕離不開你,江山社稷需要你。丁憂三年後,朕要看到一個健健康康,英俊瀟灑的狀元郎歸來。朕等著你。」良玉淚流滿面,跪倒在地:「陛下對小臣的恩情肝腦塗地,無以回投。小臣牢記陛下的話,回來後為國盡忠,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出發的那一天,百官大臣,碼頭相送,良玉全家老小在甲板上叩頭謝恩,雙方灑淚而別。

林家的三隻大船一字兒排開,順流南下,不幾天就到了蘇州林府。安葬的那一天,全家上下四百餘口全到了祖墳。二太太同丈夫合葬。良玉命人將紫娟的棺木緊挨二老的墓下葬。並命人立即在兩墳的跟前蓋一間小屋。小屋蓋好,良玉住在小屋內,每日面對二墳,悲號不止。任何人相勸,始終不聽。碧華帶了三個孩子前來苦苦相勸,始終無效。兩個月過去了,良玉形容枯槁,骨瘦如柴。

這日晚上,明月高懸,冰冷的月光照在寂靜的墳場。良玉哭了一天,坐在床上,臨窗抱膝望月。想到自幼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母子二人無話不談,息息相通,心心相印。母親不但是最慈愛的娘親,也是最親密的知己,如今竟狠心離他而去,以後有話向誰說?有情問誰訴?……紫娟,我的愛妻,我們愛入脊髓,連成一體,你這一走,如同割掉了我的一半,怎不讓人痛徹心肺。想到此,眼淚又如泉水一般湧出。

這時,忽然一陣清風吹來,只見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站在床前,良玉淚眼朦朧中,看到了黛玉!良玉驚喜萬分,說:「好妹妹!你讓我想得好苦!」黛玉望著她,微微一笑,說:「你迷得太深,我今天是來點化你。」說著,把拂塵一揚,對良玉說:「你看!」只見母親躺在床上、不一會,慢慢坐了起來,然後緩緩飄問高空,在空中飄浮、問下俯視,忽然地上一個深宅大院中傳來一位女子的叫聲,原來這家的夫人正在臨盆。不一會,生出一個女孩兒,只見母親瞬間撲了過去,與女孩合二為一。良玉大吃一驚,原來母親早已投胎,看那一片豪華的住宅,起碼是王侯之家。黛玉問他一笑,說:「你再看!」拂塵輕揚,良玉眼前出現一片梅林,梅林浩大無邊,像一片浩瀚的花海。紅、黃、綠、白,各色梅花盛開、如燦爛的彩錦,鋪向遠方。陣陣濃郁的梅香沁人心脾。良玉深深地吸了兩口幽雅的花香,忽然感到這種味道十分熟悉。啊,這是紫娟身上的味道!

這時聽到梅林深處傳來銀鈴般的笑聲。不一會,只見幾個俏麗的女孩兒嘻笑地跑了出來,前邊的一個女孩子被後面的女孩兒追著。只顧低頭往前跑,一下子撞入良玉的懷中,良玉一驚,原來是紫娟!良玉喜出望外,抱著紫娟不放。「我的好紫娟,想死我了。」紫娟用力掙脫出來,臉兒氣得緋紅,說:「你是哪來的?竟敢如此無理!」這時後邊的兩個女孩兒也趕到了,雙手叉腰:「哪裡來的野男人!好大膽!竟敢撞入仙界,調戲我們的梅花仙子。」良玉又要拉紫娟的手,那兩個女孩,忍無可忍,用力一推。良玉好像從懸崖上落下無底的深淵。良玉驚得渾身冒汗,一睜眼,原來坐在床上。黛玉望了望他。良玉說:「原來她是梅花仙子!太無情了,難怪有人說:『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黛玉說:「你根基很好,雖沒入道,已在道中。本該早入天界,但一縷情絲牽絆,耽擱至今。不過,你與當今皇上有約,還要在世上做完該做的事。你好自為之。」說罷,瞬息消失。

良玉怔怔地坐在那裡,兩幅畫面鮮明的浮在腦際;黛玉的聲音清楚地響在耳邊。他仰望太空,沉思良久。她們一個早已投胎,一個早已回仙界,早已不知我良玉是何人。幾個月來,我撕心裂肺的痛哭,原來每日只對兩個空土堆啼哭!難怪黛玉說我在迷中。良玉又默想半宿。忽然心中一震,腦袋頓時洞開,心中豁然明白。這時,金雞報曉,晨光照耀。良玉把冬兒推醒,說:「快起來,咱們回家。」冬兒睜開惺松的眼晴問:「什麼?回家!」良玉說:「回林府!」冬兒樂顛顛地出了門,牽出了兩匹馬。倆人飛身上馬,躍馬揚鞭,問林府奔去。

二人一進林府,全府頓時一片歡騰,前幾個月林府一直籠罩在愁雲慘霧之中,良玉回來,一掃先前的陰霾,林府沐浴在一片明媚的陽光之中。飯菜已經擺好,全家人歡聚一堂、林府像過節一般。

人人都以為良玉終於從悲痛的深淵中走了出來。一個英姿勃發的狀元郎又回來了。可是只有碧華知道,今日的良玉已從骨子裡發生了轉變。原來的熱情變成了冷靜;原來的睿智變成了豁達。對夫妻之情、父子之情,淡而又淡。回家後幾個月,夫妻之間偶有房事,再也沒有了原來的熱情似火,柔情蜜意。有的只是冷冷的應付,淡淡的安慰。碧華失望極了,真是有苦說不出!碧華的痛苦,良玉豈能不知,她畢竟只有二十六、七歲,正像一朵怒放的花,而且她仍熱烈地愛著他。這,也是讓良玉最為頭疼的事情。良玉想了好久,最後終於明白:要想讓她擺脫痛苦,只有和他一起修行,心靈昇華,看破紅塵,放棄欲望,將愛昇華成更宏大的慈悲。

這天晚上,二人促膝而談,推心置腹,開誠佈公,良玉講了那天晚上黛玉講的話,讓他看到的情景。以及自己的感受及思想突變的過程。碧華本來聰穎過人,悟性極高,一聽就明白。何況又到山裡過了幾天,見到了一連串的神異之事。後來,幡然醒悟。兩人談了一個通宵,不但毫無倦意,反而談興愈濃。

天一亮,二人立即到寒山寺,請來了兩本佛經。從此每日讀經,悉心領會。每晚早早打發下人離開,關上房門,靜心打坐。房內的丫頭們背後捂嘴而笑,悄悄地說:「二少爺、二奶奶真是恩愛無比,如膠似漆,每日這麼早就上床。」日子一天天過去,二人的境界突飛猛進。二人之間雖然沒有了男女之歡,但彼比更加信賴,純淨的情義牢不可破。二人互相切磋,共同精進,樂趣無窮。

一天,良玉對碧華說:「有件事要同你商量。」「你說。」「錢財乃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我想用咱家的家產為老百姓辦些實事,不知你願意嗎?」碧華說:「正合吾意,我早有此想法。」良玉十分欣慰,拍著碧華的肩膀說:「我的好賢妻,這才叫心心相印。」良玉說:「丁憂三年,已過去一年多,還有近二年的時間,咱們把這大事辦了,好嗎?」「好啊!先要算算有多少財力,再想想能辦哪坐事。」良玉說:「你說得對!」碧華說:「那就行動吧!」於是二人關上房門,認真估算起來,匆匆吃了午飯,又合計做哪幾件事,二人直忙到深夜。碧華把兩份材料,認真抄寫一遍,裝入一個大信封,只等自家的鐵騎隊送到京城,讓李伯和神算手柳秉禮核算,如果可行,就立即動工。

以後的兩年,二人辛辛苦苦,忙忙碌碌,做了以下幾件大事:由林家出資,建了一座大廟宇;建了兩大藏書閣,南方,北方各建一個,全日開放,各階層人士均可隨便借閱:建四個養老院,南北方各兩個;建了六所義學,讓窮苦人家的孩子能免費讀書;在林家祖墳旁,闢出十畝墳地,使窮苦人死後有個葬身之地,其餘諸如建橋、修路等事,就不一一列舉。

丁憂之期已滿,良玉立即率全家浩浩蕩蕩問京城進發。如期面見皇上。皇上上下打量良玉,只見良玉一襲白衣,俊美瀟灑、聖潔出塵,若謫仙降臨。龍顏大悅。立即委以重任。良玉不負眾望,對皇上給予的任務認真調查,反復思索,洞察利弊,高瞻遠矚。幾年之內,圓滿地做了幾件大事。事成之後,民心大快,皇上大喜,百官稱讚。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